霍潤芝被吉林女子監獄迫害離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省報導)吉林省農安縣法輪功學員霍潤芝,在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女子監獄期間被迫害出直腸癌,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四日,離世,享年七十三歲。

霍潤芝,家住吉林省農安縣黃龍社區三委十六組,於一九九九年三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霍潤芝多次遭非法關押、非法勞教一年三個月,歷經折磨和顛沛流離,有家不能回。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五日,七十二歲的法輪功學員霍潤芝在家被綁架,直接被劫持到長春第四看守所,後來被非法判刑,送到長春女子監獄迫害。

二零一七年四月底,獲悉,被非法關押在長春女子監獄的霍潤芝,被監獄迫害得身患直腸癌,獄方不肯釋放,在延誤治療的情況下,將她送外診,家人也無法得到任何音訊。後來在霍潤芝已病入膏肓的情況下,獄方才以所謂「保外就醫」的方式讓她回家,家人把她送醫院,醫治無效,含冤離世。

為大法說公道話 多次被關押、折磨

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七日,霍潤芝第一次踏上了去北京上訪的列車,在天安門被惡警推上了警車,拉到派出所,由農安駐京惡警關押到農安縣拘留所十天,因心臟病復發放回。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五日,霍潤芝第二次去北京的途中被警察發現,警察讓同去北京的二十九名法輪功學員下車到瀋陽派出所,霍潤芝因不報姓名,被農安縣楊樹林派出所惡警楊某打了幾個嘴巴子(註﹕兩年後,楊姓惡警因多次迫害法輪功學員,而遭惡報,車禍死亡)。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六日,霍潤芝被農安縣公安局劉尚寬非法關押到拘留所七十天,劉尚寬又無理以要乘車費為名,勒索每位法輪功學員二百元錢,不給錢,就用電棍打。霍潤芝因在拘留所裏背法,堅持煉功,被惡警上大掛,戴腳鐐子,打嘴巴子,拽頭髮往牆上撞,被強迫睡在水泥地上。

非法勞教一年三個月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五日,霍潤芝被綁架後,不寫「保證書」,後被關押到九台勞教所一年。

在九台勞教所,警察不讓霍潤芝睡覺,對霍潤芝罰站,霍潤芝站得兩腿浮腫。當時在高壓下,警察強迫她寫了「五書」,結果霍潤芝心臟病復發,自己知道走錯了路,又寫嚴正聲明「五書」作廢,之後心臟病好了。

當時勞教所裏有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看霍潤芝的病好了,他們全寫了嚴正聲明,聲明「五書」作廢。為此,勞教所給霍潤芝加期三個月(共一年零三個月)。

霍潤芝在勞教所煉功,被惡警把兩隻手銬在兩層床的上邊兩天兩夜。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七日,九台勞教所把霍潤芝等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送入長春黑嘴子勞教所繼續迫害。

在二零一零年一月份,黃龍派出所惡警高俊嶺帶八九名警察到霍潤芝家,搶走一本《轉法輪》《洪吟》,把霍潤芝非法關押到農安縣拘留所七天後,在臘月二十九那天早晨六點鐘,還沒等吃早飯,就把霍潤芝送入長春黑嘴子勞教所。

在醫生體檢時,因霍潤芝高壓一百八十、低壓一百一十,黑嘴子勞教所拒收,黃龍派出所所長張宇在霍潤芝沒到家之前,在霍潤芝不知道的情況下,強迫霍潤芝兒子給霍潤芝寫「不修煉法輪功的保證」,還勒索霍潤芝兒子三千五百元錢,才放霍潤芝回家。

被山葦子溝拘留所非法關押半月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一日早晨八點,霍潤芝正在家做飯,黃龍派出所所長張宇帶了約十個警察來霍潤芝家非法抄家,翻出一本《轉法輪》,結果,霍潤芝被綁架到派出所,警察就直接向霍潤芝說要錢,霍潤芝說,給你錢就是助紂為虐,讓你們繼續抓法輪功學員。由於霍潤芝家也沒給送錢,警察就在下午四點鐘,把霍潤芝劫入長春興隆山葦子溝拘留所。

黃龍派出所警察在葦子溝拘留所非法提審霍潤芝時,霍潤芝不簽字,不照相,警察問霍潤芝知不知道誰發傳單,書是在哪買的,又讓霍潤芝簽字不煉功,讓霍潤芝罵大法師父,霍潤芝一概不配合。

最後,警察就給霍潤芝整了一沓子材料讓霍潤芝看,霍潤芝沒看,警察說: 「姨呀,你遭罪了。」霍潤芝沒動心。她每天堅持煉功、發正念、背法,十五天後,又回到家中。

被威脅送洗腦班 被迫流離失所

回家後,黃龍派出所以所長張宇為首的警察及社區的惡人跟蹤、監控霍潤芝,多次到霍潤芝家騷擾,企圖綁架霍潤芝,要把霍潤芝送到農安縣的洗腦班,致使霍潤芝被迫離家出走,有家難回一段時間。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