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微笑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日】人生都有老的時候,家家都有老人。每個家庭不同,對待老人的方法也不同,那麼老人的身體變化也不一樣。我就把護理老父親過程和老父親的變化與大家聊一聊。

我家住在長春,老父親九十多歲住在外縣。那是二零一四年五月十日,老父親突然發高燒不省人事。當時家裏只有七十多歲的繼母,她馬上通知兒女們,大家急速趕來將父親送去醫院。一番緊張的搶救之後,父親有些甦醒。但隨之而來的就是他不停的喊、不停的敲打,全身痛苦難言、難忍,折騰的響動全病房的患者都無法休息。由於病房患者的反映,第二天父親就被轉到高間病房。等我趕到,大家都淚流滿面,急的團團轉。檢查結果一出來,主任醫生說:腎衰、肺部感染、前列腺增生、肺氣腫、高血壓、並有肺大泡,如果大聲咳嗽都可能破裂,很危險。老人又是九十二歲的高齡,你們要做好思想準備。主任醫生還說他母親也是這個症狀,也是不停折騰,也是九十多歲,他給自己的母親打了鎮靜的針,他母親就再沒醒過來。「所以,」 醫生說,「我們醫院無能為力,你們轉院吧,老人隨時都有危險。」

醫院怕承擔責任。家人都懵了:怎麼辦?病情這麼重,省城大醫院一百多里路,老人受不了這麼顛簸。小弟正在石家莊司法部門三級警監受銜儀式。我們告訴主任醫生:現在不能轉院,要等全家人到齊才做決定,小弟外出回不來。醫生說:讓他趕快回來,病不等人啊。老父親一直叫著他兒子的名字,姐弟們也怕小弟見不到老父親面。後來我們也不管他甚麼受不受銜了,催小弟馬上回來。

我們原本兄妹七人,大哥已過世,我們姐弟六人,輪流護理老父親。可老人頭腦不清醒,煩躁不安,不停的動,不停的起身,不停的要下地走,用床欄杆也攔不住。有一次,我上趟衛生間,他就走了,又走不穩。我們大家都很疲勞,一個班最少得兩個人,輪不過來,晚輩也上來了。

這時我與二妹一同讓老父親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們也同他一起念,家人也念。念著、念著、慢慢的老人安穩多了,不那麼煩躁了。念著念著,就能睡著覺了,能坐下來休息一會了。並對我們說:「你們也休息一會吧,都是我把你們鬧的,嗨!」

這樣又念了幾天,老人清醒了許多。開始時不能吃東西,兒女都不認識了。漸漸認識人了,清醒了,也吃飯了。我們告訴父親:只有大法能救你,只有大法師父能救你。你求李老師救你吧!老人聽明白了,就喊出聲來,「李老師救我!」一直念三天,父親狀態好多了。有一天他肯定的說:「我死不了了。」全家人都親眼看到老人家的變化,看到了大法神奇和超常,大家又高興又感激,不煉功的弟妹們都感受到大法的偉大和大法師父的無量慈悲。

父親好一些了,準備出院時又遇到了麻煩,我們的繼母說她也七十七歲了,身體也不太好,照顧不了父親了。這樣,老父親懷著複雜無奈的心情離開了一起生活十二年的老伴,在風燭殘年中獨身出來了。他身體的病好了,心病重了。去哪裏?去兒女家?雖然老人有六個兒女,可各有困難,真要把老人接到家,都各有難處,辦不到。養老院?兒女們都不放心,怕遭罪。

面對滿臉無助的父親,我想:我是煉法輪功的,不能讓老人再增加痛苦,也不能讓大家再為難,讓弟妹們都把心放下,就由我來照顧父親吧。其實我是最不合適照顧老人的,因為我是姐妹中歲數最大一個,已七十歲了,也已是應該兒女照顧的年歲了。但我覺的我又是最合適的人,因為我修煉法輪功,修的是真、善、忍,就是要為別人著想。通過修煉我的身體非常健康,心情非常樂觀。弟妹們都為難,所以我就覺的我是最能行的。我也知道我將面對的是甚麼樣的困難,但我能盡我的能力照顧好老父親,所以我說我來照顧老父親。弟妹們都笑了,高興了,大家也都相信我能照顧好老人。這樣為了照顧父親,我從長春來到外縣,與父親租房住,照顧他。

接下來就是怎麼樣把老人照顧好,儘快恢復體質。父親是帶著導尿管出院的,醫生還說:由於腎功能問題,可能終身攜帶導尿管。這還存在感染問題。當時已到六月份,天氣熱起來了。大家都發愁,這麼多種病,這麼大年齡,身體這麼弱,睡眠又不好,一夜睡不了二、三個小時,父親整夜的哼哼,這樣下去不行。我向大家講:我煉法輪功身體奇蹟般的變化,各種病都好了,這是你們都看到的,只要修煉法輪功,身體就會好起來的。我要讓老人學法煉功,他就會有變化。

老人開始煉功了。煉動功站不住,就煉一會兒,歇一會兒。胳膊舉不動,我用手托著他的胳膊。打坐還好些,也坐不穩,我就靠著他身體,就這麼天天煉。我讀法時,讓他聽,他聽不清,我就大聲讀。父親天天學法,天天煉功,從不間斷,身體變化很大,漸漸的能坐穩了,能站住了,吃飯香了,飯量加大了,尤其是睡覺好多了。父親出院時,醫生說要終身攜帶的導尿管,結果父親在出院不到二十天,導尿管就拔下來了,一切正常,也沒感染,小便也正常,慢慢的能自理了。老人的前後變化,讓我們身邊的人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要讓老人身體健康、心情舒暢,還要細心照顧、耐心體諒。古人有句話說:老小孩,老小孩,沒親身體會還真不知道怎麼回事,可不是說一說就行的。父親上廁所小便,裏一半,外一半,也不沖水,我就笑著沖水和擦洗地面。大便都帶到臥室裏來過,他說不是他弄的,我就靜靜的擦洗。老人有個愛哼哼的習慣,沒大問題時,也哼哼,如果身體不舒服就更嚴重。有時我正睡覺就被喊醒了,我就過去問父親:你吃點東西能好些吧?口渴嗎?你需要甚麼?等父親平靜了,我就很難入睡了,這時我就想:正好多煉功。每天要給父親刷牙(他是假牙),頭幾次還真挺難刷,拿到手裏就嘔,但我心想:我行,沒問題,我不怕,時間長了就習慣了。洗頭、洗腳、洗澡,夏天每天都要擦洗。刮鬍鬚、剪手指甲、剪腳趾甲等,衣物被褥更要清潔。每天要給老人做他愛吃的飯菜,買老人喜歡吃的水果,讓老人高興,跟他嘮家常嗑,父親總愛跟著我,真像個老小孩兒。為了他高興,我經常用輪椅推他出去遛彎。有一次,我把他推到一個大超市,他驚訝的說:我從沒見過這麼大的超市,他笑著看著那些他喜愛的商品,是那樣的開心!紅潤的臉上,不見了風燭殘年的淒苦,有的是天倫之樂的安享。他兒女不管誰來,他都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他是托了大法的福了,咱家人都有福了。他的第五代玄孫都一歲多了。

現在老父親九十四歲了,身體可好了。幾十年的皮膚瘙癢症全好了,特別頭上一塊一塊的又厚又硬疤痕全好了。高血壓的病也有十多年了,現在血壓全正常,腎也沒問題了,心臟也正常,面色也紅潤了,也有活力了。

前幾天,老父親做了一個很清晰的夢,有個聲音告訴他:「你能聽的見,你能大步流星的走路。」父親說是神佛告訴他的。現在老父親聽力真的比以前好多了,走路也俐落多了。真神哪!真是有靈哪!這都是修煉法輪功的福份哪!父親是真的感謝法輪功師父呀!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