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機關幹部的奇遇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是一名機關幹部,單位領導派我負責管(即按中共的指令「轉化」)法輪功(學員)。由於多年受黨文化教育,也由於不了解法輪功到底是甚麼,我很抵觸法輪功。我以為憑我對科學知識及道理的掌握,說服單位那幾個煉法輪功的老頭、老太並不難。

我搜集了從報紙宣傳中得來的詆毀法輪功的負面信息,以及繼續修煉將要面臨的迫害和給單位領導及家人會帶來麻煩、壓力和損失等,苦口婆心的勸說他們。幾年下來,我不僅沒能勸阻了他們,相反卻被她們那種慈善的精神感染了。

我內心矛盾極了,這邊我要絞盡腦汁去說服他們;另一邊還要面對因為由於他們上訪、被抓等原因,使我常被單位領導及六一零(編者註﹕中共為迫害法輪功學員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的人叫去訓話;最糾結我的,一個是信黨,一個是信佛,我該如何選擇?

說實話,以我在法輪功學員身上看到的東西,是用我這個無神論的腦瓜子,無論如何也想不通的,我相信「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時間會是最好的見證」。

我單位一個老太太原來患有肺氣腫、肺心病,整天氣喘吁吁的,煉法輪功後,滿面紅光,活到九十多歲;一個老局長因體弱多病,提前離休,最嚴重的是心臟病,煉法輪功後百病全消,八十五歲的老頭每天騎車滿街跑,最神奇的是他原來滿臉麻子,全煉沒了,去年又長出新牙。

我親戚是個小伙子,有一次幫人挖菜窖,就在他上廁所的功夫,菜窖塌了,別人都砸裏了,他卻沒事,他說他身上帶著法輪功的護身符。

我家鄰居,兩個癌症患者──一個胃癌已經擴散,煉法輪功後痊癒了,一個宮頸癌,煉法輪功,好了,還經常能看到法輪。她擔心我迫害法輪功遭惡報,常來我家講真相,我也擔心自己曾撕過大法書,怕遭報應,心裏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天早晨三點多鐘,我胃痛難忍,坐起來,閉眼默念「法輪大法好」,一會兒,在前額出現一條金色亮線,很寬,在右側出現一個兩寸多高的小佛,像電影放慢鏡頭一樣,移動到我眼前,越移越大,金光閃閃,大到最後,我仰視都看不見佛的頭。我激動、震撼、自責,我恨那些讓我迫害佛法的人。

我現在雖然還不敢修煉大法,但我要將念「法輪大法好」的美好,告訴那些身處危難、病痛折磨的人。我舅舅腸癌做手術時,我讓他本人及全家人都為他念「法輪大法好」,他手術時,傷口縫了十三針,從手術室出來直到出院,刀口始終沒痛,和他一同做手術的病人都用止痛泵和藥來止疼,他卻一點不疼,醫生和病友都覺的不可思議。

後來,我姐姐因乳腺癌做手術時,我們全家在手術室外,都替她默念大法好,她說每當她念「法輪大法好」時,她疼痛減輕了,而且身體裏像有個電風扇似的旋轉。還有一次,她疼時,又念「法輪大法好」,她看到一個帶翅膀的小天使飛來了,拿個小白鏟子,在她傷口一鏟,就飛走了,她立刻就不疼了。

一個朋友聽說大法這麼神奇,就借了一本《轉法輪》看。第二天,她告訴我,她剛看了一半書,半夜兩點多鐘,在她家屋頂出現了一個大法輪旋轉,她一直看著,法輪也不走。後來,她倒杯水,邊喝邊看,法輪在她家待了十多分鐘,消失了。她激動的問我是咋回事?我也說不明白,這麼多奇蹟發生在我身邊,決非偶然,是該反思的時候了。

一句「法輪大法好」就展現了這麼多奇蹟,那些面對迫害依然毫不動搖的堅修者,該有多少神奇呢?再說了,沒有神,能奇嗎?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