腎結石不見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日】我是一名大法弟子的家屬,我老伴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不久多種重病痊癒,火爆的怪脾氣也變好了,家庭和睦、安寧,我也在大法中受益多多,福報連連。下面把我在大法中受益的故事講出來和大家分享。

煙癮沒了

一九九八年的冬天,我在生意上失利,賠了很多錢,一蹶不振病倒了。因平時很能吸煙,一天兩包煙不夠我吸。吸煙導致我患氣管炎和咽炎,不停的咳嗽,整夜躺不下,只能半躺半臥。老伴說你把煙戒了吧,免得你遭這個罪。我抽煙抽了二十多年了,幾次戒煙都失敗了,這怎能戒得了啊?老伴說,你學大法吧,保證你能戒。

我捧起《轉法輪》讀了起來,半個月讀了三遍。這半個月中,記不清是從哪天開始不咳嗽了,重感冒也好了,尤其是,自我捧起大法書的那天起,就再也想不起抽煙了。多年的煙癮就這樣消失了。我明白是大法師父把我抽煙的慾望給去掉了,把我的病也治好了。謝謝慈悲的李大師!我從心底喊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師父好!」

腎結石不見了

我雖然讀了大法書,但沒能堅持煉功,沒能真正走進大法中修煉。

在2003年的夏天,我得了腎結石,疼的我不能忍受,坐不直,站不起,躺不下,只能弓著腰跪在床上整夜整夜的呻吟,全家人不得安寧。第二天去醫院檢查,一塊(1 X 0.6)的結石堵在腎管裏。當時醫院沒有碎石機,得上別的醫院借,沒辦法,只好抓點止疼藥回家了。

第三天又去了其它醫院,還得從新檢查。因疼的直不起腰,是兩個孩子架著我走進門診的。在等待做B超時,老伴給值班大夫講大法真相,在邪黨鋪天蓋地謊言的毒害下,大夫不明真相,說我老伴:「你還敢煉法輪功?!」還說甚麼「天安門自焚」等謊言。我不等大夫說完,也沒等老伴講話,就搶著說:「『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栽贓陷害法輪功,我看過真相光盤,學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你看哪個法輪功學員殺人放火了?哪個偷盜搶劫了?江澤民利用共產黨鎮壓法輪功是錯的!」

就短短幾句話的功夫,我的腰一下子直起來了,肚子和腰都不疼了,去做B超檢查,腎結石不見了!就這麼神奇!我像孩子一樣高興的蹦了起來,高聲說:「這大法太神奇了!是大法師父把我的腎結石拿掉了!」在場的大夫和護士都見證了大法的超常與神奇。從此,我逢人就講「真善忍沒有錯啊,法輪大法真的好啊!」

六歲孫子喊「法輪大法好!」警察免罰款

2013年秋天,我帶著剛滿六歲小孫子,和老伴回老家看望我的父母,回來時麵包車裏拉了十幾袋玉米芯子,準備生爐子用。半路被警察截住了,叫我交出駕駛證件,要罰我二百元錢還要扣我3分。警察拿筆準備填單子時,我小孫子站起來衝著警察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反覆連喊三遍,警察一愣,隨之馬上笑了,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把證件還給我,笑著說:「下次不許客貨混裝了,這次放你一馬。」

我和老伴心裏都明白,不是警察不想罰我了,是大法的威力制約和震懾了他,使他改變了對我處理的態度。我要感恩大法和大法師父。

支持大法,病業消,福來到

二十年來,看到老伴身體和精神面貌翻天覆地的變化,我相信大法,相信大法師父說的每一句話,支持老伴做證實法的事,抵制迫害。我地公安局警察、610的人多次來騷擾,叫我勸老伴別煉了,我說:「我勸不了,我也不勸。我老伴學『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是你們錯了。法輪大法就是好!」

2016年11月份,我的雙腳有點痛,我以為是腳崴了,沒在意,幾天以後雙腳和小腿全腫了,不能下地走動了。隨之而來腎結石病也犯了,痛的我又睡不著覺了。到醫院檢查是痛風,大夫說痛風和腎結石是有連帶關係的。目前還沒有能根治的特效藥。抓了點止疼藥就回家了。老伴說,只有大法師父能救你。別無它法。我吃了藥也不見好轉,就索性不吃了。誠心念起「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著念著就睡著了。

次日晨,腿腳消腫了,也不那麼痛了,老伴問我:你能開車把救人的真相台曆給我拉回家嗎?我說:「能,一定能。你看我的腳已經消腫了。」於是我就把幾大箱真相台曆拉回家來了。我經常幫老伴拉打印紙,打印機之類的東西。在拉這些東西時,我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到了晚上,老伴把電腦打開,播放李大師《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我就跟著看,跟著聽,一直看到講法結束。一看錶已經是午夜12點了。我關了電腦,才想起腳來,一摸腳一點不痛了,腰和肚子也沒有疼痛的感覺了。

我明白是慈悲的大法師父又一次救了我,又一次治好了我在醫院無法根治的病。感恩的淚水止不住流下來了。用世界上所有的語言都無法表達對李大師的感恩。

我用我的親身見證告訴所有的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師父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支持大法到底!

叩拜李大師!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