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歲女孩的痛苦回憶(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五日】我叫徐鑫洋,今年十六歲,我來自中國。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我覺得我和別的小朋友不一樣,在我的記憶裏,也就是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的媽媽經常把我寄放到親戚和媽媽的朋友家裏,這家住幾天,那家住幾天,媽媽有時這家看看我,那家看看我,然後就匆匆地走了。

圖4:來自遼寧的十六歲女孩徐鑫洋手捧父親徐大為的遺像。徐大為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被中共冤判八年監禁,出獄後十三天離世。
圖4:來自遼寧的十六歲女孩徐鑫洋手捧父親徐大為的遺像。徐大為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被中共冤判八年監禁,出獄後十三天離世。

我想媽媽。每次媽媽走的時候,我都會躲到角落裏哭泣,我渴望和媽媽在一起,我害怕媽媽離開我,可是我每次見到媽媽的時候,總是聽到媽媽和她的朋友們談論我的爸爸,我沒有見過我的爸爸,他到底是誰?他長得甚麼樣?我的媽媽為甚麼要為我的爸爸申冤?他犯了甚麼罪被關到監獄裏?我從小聽到最多的詞彙就是:揭露邪惡、危險、警車、注意安全……

「你爸爸是個好人……」可是我的爸爸是個好人為甚麼被關在監獄裏哪?我有很多事情都不明白。

我漸漸地長大了,我從我媽媽那裏一點點知道了一些有關於我爸爸的事情。我的爸爸叫徐大為,他是一個非常老實的人。他出生在一九七四年,是一個廚師。一九九六年,我的爸爸看到一本有關信仰方面的書籍《轉法輪》,從此開始了他以「真善忍」理念做人的修煉。一九九七年,我的爸爸和我的媽媽在修煉的環境裏相遇,相愛。二零零零年的五月十二日他們結婚了。

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二十二日,江澤民下達命令全國範圍內取締法輪功,抓捕了很多法輪功修煉的人。法輪功在中國遭到了污衊、嫁禍、誹謗和抹黑。我的爸爸和媽媽為了向被謊言欺騙的世人講明真相,他們就印刷真相資料。

爸爸被非法判刑八年,媽媽被迫害的奄奄一息

我的爸爸、媽媽二零零一年二月因印刷真相資料被中國遼寧省瀋陽市的警察抓捕。我的爸爸被抓捕後遭受到了很多酷刑,因此被判刑八年,關押到了監獄裏。

我的媽媽被抓捕後被關到刑訊室,兩個大個子的警察脫下衣服打我媽媽的頭和臉,脫下大皮鞋抽打我媽媽的頭和後背,我媽媽說她當時被打的暈頭轉向、耳朵嗡嗡的響,不停的嘔吐。那個時候我的爸爸媽媽結婚才八個月。我的媽媽剛剛懷孕。

我的媽媽被關押在看守所一個月後,因懷孕被取保候審。後來,媽媽挺著大肚子到看守所、到監獄裏看我的爸爸,這些地方都不讓我媽媽見我的爸爸。

後來監獄裏的一個犯人看不下去我爸爸遭受酷刑,打電話告訴我的媽媽,監獄警察指使犯人用針扎我爸爸的手指頭和腳趾頭、上大掛、電棍電、用抹布堵住嘴不讓喊出聲,還告訴我的媽媽,我的爸爸被他們折磨的上不來氣,被監獄醫院診斷出胸膜炎半腔積水,非常殘酷。這個犯人都看不下去了,才打電話給我的媽媽。

我的爸爸因為不放棄自己的信仰,被遼寧監獄秘密轉押四個監獄迫害。媽媽帶著還沒有出生的我奔走這些個監獄。

在我出生四個月的時候,我的媽媽再次被抓捕關押在戒毒所裏,九天後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的媽媽才被釋放回家。

與爸爸僅有的十三天

在我記憶裏,大約是在我七歲的時候,我在監獄裏第一次見到了我的爸爸,他見到我很想抱抱我,我知道這個人是我媽媽很重要的一個人,是我媽媽最想見到的一個人,是我的親人,可是我不認識他,我很害怕,躲到了媽媽的懷裏沒有讓我的爸爸抱我,這成了我終生的遺憾。

第二次見到我爸爸的時候大約是在我八歲的時候,我的爸爸被關押了整整八年的時間回到家裏。我不敢靠近我的爸爸,因為他全身都是傷痕,呼吸困難,目光呆滯,一陣清醒、一陣糊塗,我的媽媽非常的痛苦和焦急,不知如何是好。

我的爸爸從監獄裏回來的第十一天就被媽媽送到醫院裏搶救,第十三天的時候,我的爸爸永遠的離開了我和我的媽媽。

那時我還不懂事。我的媽媽在不到一百天的時間裏失去了四位最親近的人──她的哥哥、爸爸、丈夫和媽媽。他們沒有經得起這場殘酷迫害的壓力和打擊相繼離開了人世間。我找不到任何語言來形容當時我媽媽的精神狀態。我只感覺到我太渺小了,我只能躲到角落裏膽怯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被迫轉了四個學校

因為爸爸的過世,我媽媽因為這件事情找到很多部門去講真相,討說法,而我也被迫轉學,從八歲之後我就再也沒有穩定生活,媽媽為了給爸爸申冤也遭到通緝和抓捕。

讀到小學三年級時,我已被迫轉了四個學校,後來我就一直住在學校裏,週六週日的時候我媽媽的朋友來接我到她家住,每次來接我的人都不是同一個人。

媽媽為了爸爸的事情到處奔波,我經常見不到她,有時匆匆見一面就走了。我記得最清楚的一次,媽媽送我去上學,快到學校了,我多希望時間慢下來,多陪我一會兒也好,當她要走的時候,我還很堅強的說「媽媽你走吧」,我心裏知道媽媽是在做一件很正義的事情……

媽媽走了,我不敢回頭看她,我想給媽媽留下一個堅強的背影,當我轉過身來的那一瞬間,我的淚流再沒有辦法止住,我哭了。

我的第四個學校是瀋陽雄獅學校,我的老師大部份都是法輪功學員。週六週日我可以見到媽媽了,因為爸爸的事情,媽媽很多時間會在瀋陽。我很高興,我想這回可好了,我終於有個安穩的地方居住和學習了。

慶幸沒有成為孤兒

可是,恐懼和驚嚇並沒有遠離我,記得有一天,有一個同學說,她在明慧網上看到一條消息,說徐大為被迫害死了,他的妻子也被抓起來了……

我當時嚇得不知如何是好,我跑到陽台大哭,同學跑出來問我怎麼了,我說:「我該怎麼辦啊?我的媽媽被抓,爸爸被迫害死,我是不是要變成孤兒了?甚麼都沒有了。」我找老師問我媽媽真的被抓起來了嗎,老師安慰我說:「你媽媽沒事的。」

可是我的媽媽真的被抓捕了,二十多天後, 生命垂危的媽媽才被釋放出來了。我慶幸我沒有成為孤兒。

在雄獅學校,雖然每天住在學校,但是我一點都沒有在別的學校那麼難過,因為老師同學大家就像一個大家庭一樣,每天學習禮儀,學習中國傳統文化。雖然我們會有矛盾,但是我們會克服困難,就像校訓裏寫的像雄獅一樣……

可老師一直沒回來

可是好景不長,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我記得在我快過生日的前一天,我很開心的跟老師說:「明天是我的生日。」老師說會給我準備生日禮物。

第二天我就一直等,左等右等,等來的卻是,老師都被帶走了,不知道帶到哪裏,我們的助教帶我們正常上課。可老師一直沒回來,助教看實在不行,正好是週末,就讓我們都走了,但大家都想等老師回來。

隔天早上有人說,中午警察可能會在食堂放一些污衊法輪大法的東西,我和一部份同學就想逃出學校,可門衛大爺不讓我們走,因為我們是兩個學校合併在一起,而那個學校也是藝術學校,但他們不是大法弟子,那個門衛大爺也不是大法弟子,他就不讓我們出校門,可我們還是逃出來了。

快中午的時候,我們這些在校外的就給學校內的打電話,學校裏的同學就說中午警察可能會在食堂放污衊大法的東西,叫我們不要進來了,就這樣,連學校裏的行李都沒來的及拿就走了。因為我們家離學校都很遠,要坐火車,大家就分開走了。

我就跟我家鄉(離我奶奶家很近)的一部份同學一起走,坐火車要三、四個小時,到達都已經天很黑了,我就給我媽媽打電話。「媽媽你能給我找個地方住嗎?學校出事了!」我哭著說。因為害怕電話監控,我沒有在電話裏和媽媽說太多,我媽媽明白了我的意思,她嚇壞了,告訴我「你別動,媽媽找人接你」。

惡夢、逃亡

從那天以後,有一段時間我一直在惡夢中驚醒,晚上睡覺必須有人握住我的手才能睡著。

後來我聽說我的很多同學都被警察帶走了,其中有個巴冠男同學被警察帶走了很多天,警察四天沒讓他睡覺,讓他指控老師,讓他說出老師都跟甚麼人接觸,然後給老師強加罪名。他嚇壞了,回家後精神崩潰死亡了。後來明慧網報導了我同學死亡的消息。

就這樣,我最喜歡的學校都上不成了,因為爸爸的事情,警察通緝我媽媽,因為學校的事情警察也找我。我和媽媽居無定所,流離失所。

我的童年大部份時間是在恐懼和逃亡中度過的。

在我十二歲那年,我的媽媽帶著我逃亡到泰國。到了泰國我們也沒有擺脫恐懼,我的媽媽差一點被泰國警察抓到移民監獄,不到一年的時間,泰國警察抓捕了二十三位法輪功學員,甚至要遣返他們,就因為一個信仰。

很幸運的是我來到了美國,這裏是信仰自由的國家,在這我不用害怕警察帶走媽媽,也不用怕帶走自己遭受酷刑、恐怖、變成孤兒。

可是這場殘酷迫害還沒有結束,在中國還有很多和我一樣遭遇的孩子,他們沒有我這樣的幸運逃亡到美國。我希望更多的人關注發生在中國的這場迫害。我希望更多的人站在正義一邊幫助結束這場長達十八年的迫害。謝謝大家。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