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敲門騷擾勾起我18年遭迫害回憶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我叫何金鳳,今年六十五歲。家住遼寧省瀋陽市沈北新區黃家鄉高坎村。一九九六年八月開始修煉法輪功,最近隨著全國的敲門行動,前兩天我去女兒家,兒子也在那,他說兩天前派出所警察又來咱家找你,兒子的一句話引出了我對十八年來遭受迫害的回憶。

十八年來我為了躲避迫害,用一個字概括就是「跑」,至今我還在流離失所,有家不能歸。

先說第一個階段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是公開迫害,當時我村有七名學員煉功,在邪黨的迫害下,那六名學員都簽字不煉了。我不簽字,鄉政府、派出所、大隊天天派人來我家,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一日在鄉黨委書記王懷玉的指使下,鄉副書記王成良、副鄉長張福聯和劉志文、村書記韓恆、治保主任韓義等人把我家給抄了,大法書和師父的法像被搶走。

一九九九年八月二十三日晚十一點,由鄉黨委副書記王成良為首和派出所的人把我劫持到區公安分局,副局長韓旭龍對我說:你是黨員必須放棄法輪功,不放棄就拘留你,讓我表態,我說:人各有志,頭歸我管,身體歸你管,隨便!他們氣急敗壞,說了一些難聽的話。下半夜兩點多把我送回家。從此對我嚴加看管。

據我知道,村裏安排兩名婦女:謝秀雲、張麗娟,給她們多少錢不知道,鄉里出一台車,由鄉副書記王成良負責,下邊有副鄉長張福聯和劉志文、經營管理站站長潘生、糧食管理所所長老朱,派出所石所長和其他警察,他們二十四小時不離我家大門,區裏各部門不分晝夜上門騷擾,王成良說:因為你一個人我們多少人圍著你轉,我十分鐘向區長彙報一次你的情況,信訪辦的曾主任說:你是市公安局重點人物,隨時隨地抓你。在那樣的高壓下我頭腦裏出了一念,找機會,去北京證實法!終於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一日剛黑天我跑出家門,一路艱難到了北京,在北京同修的幫助下,我走上了天安門,打開了「真、善、忍」的橫幅。隨後我被批三年勞教,劫持到瀋陽市龍山教養院。剛到龍山教養院,區分局和派出所提審我時,石所長對我高喊:因為你,我白幹了。當時我沒在意他說的話,我從教養院被放回家後得知,當年我從家裏走脫,他們給我家施壓,村治保主任和派出所到我家再次抄家,向我丈夫要七千元錢,不給就開機動車,他們的獎金讓我們家給補償!十八年前七千元錢可不是個小數目,我的一個朋友在我家,看不過去了說了一句話,人犯家不犯。治保主任韓義破口大罵,派出所的警察把我朋友的胳膊背過去,說他妨礙公務!

第二個階段從二零零二年起,我從教養院被放回家後,610主任高亞清、鄉長王岩、派出所片警李烈等人經常來我家,表面看挺親熱,舉兩個例子看看他們的假面目。我有個朋友在市裏住,請我去她家玩,留我在她家住一宿,我就打電話告訴家一聲,我丈夫接的電話,他說你快回來吧,他們都來了,又反了!通過這件事我才明白,他們沒有放過我,在暗中有人盯梢,監控我。第二個例子,我村有個人叫王紹權,此人就認錢,沒有親情、友情。給錢甚麼都幹,我從教養院回來後,他經常來我家,我三次發現他偷偷的看著我,我問他是甚麼意思,他不吱聲。我嚴厲的告訴他:你走吧,以後不要來我家,別想在我身上掙錢。可怎麼攆他都不走、還來。我一看也太不像話了,我找到他家屬,把事說明,不管誰讓你看著,你上大門外看著去,在我家炕頭看著不行!這是被我發現的,我不知道的還有多少呢?

第三個階段從二零一五年大法弟子訴江開始至今的敲門行動。遼寧瀋陽是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份開始非法抓捕訴江學員,十一月二十三日我不在家,聽家人告訴我,又來一幫人來找我。找不到我就要封水稻(當時剛秋收完,院裏有十二萬斤水稻)。嚇得我家人第二天就把水稻低價賣了,損失不少錢。兒子告訴我媽你就別回來了,他們三天兩頭找你,電話騷擾不斷。從那以後我一直流離失所至今。

我勸告那些還在迫害法輪功的人,三尺頭上有神靈,人在做,天在看,迫害佛法,迫害好人,善惡到頭終有報。隨著現政權反腐打虎的不斷深入,那些曾經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大大小小的「老虎」、「蒼蠅」正在落入法網,得到惡報。參與實施迫害的政法委體系特務組織「610」頭目及大陸各級政法委「610」人員因不明真相,執意執行江澤民犯罪集團的迫害指令,或撤職查辦鋃鐺入獄、或飛來橫禍不治而亡,紛紛遭報。看一看,當前的形勢,為自己和家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吧。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