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黑道混混到堂堂正正的大法徒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四日】這麼多年一直不好意思寫修煉體會,覺的自己的過去簡直不堪回首。看到網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得法前有蹲過監獄的,有吸過毒的,才給了我信心把自己的經歷寫出來。證實大法的偉大,同時也向師尊交一份答卷。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一名老弟子。得法之前,我是個黑道混子,抽煙喝酒,打架鬥毆,誰斜眼瞥我一下,我就能上去給他兩刀;誰得罪了我,把人一把勒過來,拿煙頭燙別人脖子。多年的無知爭鬥中讓我患上了神經衰弱、腸炎、胃病、頭痛,吃遍中藥、西藥也不見好,看遍中西醫也沒見效,感到生活的無望,甚至一度有過輕生念頭。

我從小水性好,擅長游泳。修煉前,我曾救過三條人命。人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可能因此種下了得法修佛的機緣。

九七年四月,氣候回暖,我去公園散步,看到一群人正在練氣功,正好有個熟人,我就問他:你們在幹啥呢?他說,我們在煉法輪功,這是高層次的功法,祛病健身效果最好。我問,我也能煉嗎?他說可以,並贈送了我一本《轉法輪》。我拿家去拜讀,看了一整晚,第二天我就去煉功點學習動作。

第一次抱輪的時候,感到全身法輪在轉,沖灌的時候,充滿了能量,轉動法輪時肚子裏咕嚕咕嚕直轉,我知道師父管我了,在給我淨化身體。我堅持煉功,三個月後,所有症狀不翼而飛,於是我更加充滿了信心,下決心一定好好修。

四套功法學會後,接下來就是第五套功法打坐。一天我把自己關在房間裏,從來沒盤過腿的我,一下子把腿扳了上去,疼得我汗流浹背,半年後,我就突破了打坐關,能盤一個小時了。一天早上五點,我穿著白鞋,跑著去公園煉功,跑著跑著,雙腳突然離開了地面,整個人飄了起來,腳不著地跑了二、三十米,大腦一片空白,但感覺舒服極了。到煉功點跟同修交流,原來這正是師父在《轉法輪》裏講的大周天通了。

一次當地同修組織觀看師父的大連講法錄像,我一看到慈眉善目的師父,聽師父講的這麼好,竟流下了眼淚。我以前是個鐵石心腸的人,沒有眼淚,也不懂甚麼叫哭。得法一年後,我的身體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知道修煉,不僅要煉,更要修,我就琢磨著要好好修自己的心性,可是怎麼修呢?就先從做好人做起吧。

一天下樓,看到樓下有個醉漢吐了一地,很噁心,我也不想碰。轉念一想,我現在修法輪功了,師父給我無條件淨化身體,不就要我一顆善心嗎?另外,這不是修心性的好機會嗎?於是我動手把它清理乾淨了。以前我屬於當地惡霸,每當我下樓的時候,鄰居看到我都嚇得夠嗆,趕緊把門關起來。現在,他們都感到奇怪,我怎麼變了呢?這是大法改變了我。事情過去了這麼多年,我仍記憶猶新,這算我修煉後做的第一件好事吧!

我在國內當時經營一家飯店,一天早晨我去上貨。買了幾塊錢的肉,貨主找了我九十多塊。我一看,立馬告訴她錢找錯了,她說「是嗎,你給了我多少錢?」我說我給了十塊,你當成一百了。貨主是位中年婦女,一下感動地哭了起來,說:我一天都掙不了這麼多錢,太感謝你了!這麼著吧,肉錢我不收你的了,贈送給你,現在上哪去找你這樣的好人呢?我說不行,肉錢我也不能要你的。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們師父要我們做一個好人。我要不學法輪功,這錢我是不可能給你的。

我店裏有一台索尼電視機,兩千多塊錢買的。一天突然進來一個老人,莫名其妙地問我,你這電視還要嗎?送給我吧。我聽後一想,這絕對不是偶然的。我現在是修大法了。可是以前自己作惡太多,業力太大,這可能就是來還債的。我對他說,那你就拿走吧,結果我就免費把電視機送給他了。這在以前,唯利是圖的我是絕對做不到的。

一天上午我在家裏打坐,我妻子突然走過來踢我,罵道:就知道煉功,也不去飯店幹活了。我想:我修煉之前,經常打她罵她,甚至冬天裏大半夜把她拖到雪地裏,我欠她的太多。現在該到我還債了。明白法理後,我自然而然地就做到師父要求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了。我面帶微笑地告訴她,煉完功,我就去飯店幫忙。我要不修煉,她也不敢踢我,否則大嘴巴子我早就扇過去了。今天修大法了,我這暴躁的脾氣也沒了。

一次我騎摩托車出去辦事,正在街道的急轉彎處突然駛出一輛解放牌大貨車,我的摩托車一下就栽進大貨車的車廂下,大貨車也急剎,摩托車正好頂在大貨車的車轂轤上停住了。我一下把摩托車拉出來,走過去跟司機道歉,我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結果司機嚇愣了,我推著車就走了。我感謝師父救了我一命,過後想想當時的情形真的很可怕。

得法兩年後,突然有一天接到通知,我的出國簽證下來了,修煉前我就報了名辦理出國手續。現在得法了,我覺的法好,不想出國了。跟同修交流,同修告訴我這也許就是師父的安排吧。於是在一九九九年迫害之前,我來到了國外。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到一家中國服裝廠燙衣服。老闆脾氣很暴躁,我每天工作十五小時,還經常被他打罵、被他欺負。在國內的時候,我本身就是混黑道的,從沒看過別人臉色。現在修煉了,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我都忍了。有一天,我身體消業,老闆當我面罵我,罵得很難聽,我心裏明白他在給我德呢,修煉人不就要這個德嗎?結果他罵完之後,老闆突然感冒了,我好了。

一天老闆讓我往牆上釘鐵架子,每隔一米,地上擺滿了鐵架子,鐵架子上面是三角鐵,很鋒利。我踩著梯子在牆上打眼,由於穿著拖鞋,我腳下一滑突然從梯子上跌下來,正好落在兩根三角鐵之間。我知道是師父再一次救了弟子的命。我跪在地上,雙手合十,眼淚流了下來,我暗下決心,一定要修好自己,不辜負師父的救度。

我的工作體制是多勞多得,工資跟燙的衣服件數成比例,我按真善忍標準衡量自己,從來不弄虛作假。有一天,一個員工找老闆告狀,給我造謠說我多計了燙的衣服數,結果老闆月末親自檢查所有的員工燙的衣服總數,說我不但沒多計,還少了兩件,反而是告我狀的那個人多計了七、八件。最後老闆把所有的燙工全辭退了,就留我一個人。我兢兢業業地幹活,得到老闆的賞識。

國外一朋友向我借了幾百塊錢,七年後才提起還錢,我對他說算了吧,送給你了。還有別的幾個人也借了不少錢,到現在也沒還我,我也不要了。我悟到,這都是我以前欠的債,我不能去要。以前我在國內混黑道的時候,我總是管別人要錢,給我準備個幾千塊錢月底送給我,沒有敢不給我的。我現在修煉了,以前欠的債都得還。當別人向我借錢的時候,我總是很樂意的把錢借給別人。

我隻身一人來到國外,色慾關也是很大的一關。一次我去剪頭,坐在內間的椅子上。突然間冒出來兩個年輕的小姑娘問我:大哥,要按摩嗎?我說千萬別,我的孩子都比你們大。你們也是被社會所逼,否則不會幹這種事的。但你們想過你們的父母沒有,找點別的活幹吧,別讓他們擔心。其實我以前色慾心挺強的,學大法後,我永遠記得師父在《轉法輪》裏說的「我們從常人開始修煉,走的第一步就是這麼一關,人人都會遇的到。」[2]所以色慾這個關是我必須過的關。

二零一二年,我有幸去美國參加法會,聆聽師尊二十年法會講法。第一次參加法會,我特別激動,因為在此之前,我從未親眼見過師父。由於參加法會的人數太多,我被分到了分會場。很多在分會場的學員都很沮喪,因為只能通過大屏幕聆聽師父講法。但是我沒有沮喪,也沒有抱怨,反而安慰身邊的同修。

法會休息期間,大廳有個出售大法資料的地方,我過去轉一轉。突然看到一尊師父的雕像,巨大無比,直通屋頂,衝我微笑,我抬著頭仰望師尊。我想真好,今天舉辦法會,主辦方還擺了這麼一尊師父的法像。等我轉了一圈,回來再一看大法像,竟然沒了,我百思不得其解,這麼大的法像,要想搬走,也得不少功夫,怎麼這麼快就不見了?回來後,我把這事告訴了同修,同修告訴我,我看到的是師父的大法身,我一下恍然大悟,我體會到了「無求而自得」[1]。感謝師尊的鼓勵!

我下決心做好「三件事」。週末我開車去周圍的城鎮講真相,去中國店給老闆做三退,去中國貨行發報紙。所有洪法、講真相、徵簽活動我都積極參加。我還在自己的小城鎮成立了煉功點,在自己家裏成立了一個學法小組。

四年前,神韻開始在我們城市演出,我有幸年年參與了神韻的推票。我跟同修組成二人小組,去街上發神韻傳單。發了幾年後,很多店裏的老闆都認識我了,說你又來了,我說是神韻又來了,每年都不一樣,今年更好看了。

買了房子後,我把師父的法像高懸在客廳裏,每天起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拜師父。感謝師父把我從一個業力滿身的常人改變成一個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煉者。我要走好以後的路,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