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三日】

  • 寫給遼寧朝陽民眾的一封信

  • 給湖南省益陽市中級法院法官魯毅東的勸善信

  • 寫給遼寧朝陽民眾的一封信

    朝陽市善良的人們:你們好!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五日,在街上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姜維珍又一次被警察抓走。姜維珍心地善良又是個孝順媳婦,多年來精心照顧年邁的婆婆,是難找的好兒媳。現在她婆婆已經八十多歲,生活起居都需要姜維珍的料理。如今姜維珍因做好人再被綁架,對老人的沉重打擊可想而知,天天盼兒媳回家望眼欲穿……

    姜維珍從小就體弱多病,在松嶺門中學、羊山高中和市商業中專學習期間,先後患有猩紅熱、風濕病、氣管炎、神經衰弱、吊線風、慢性腸炎等病,四處求醫,但毫不見效,疾病纏身的她真是萬念俱灰、生不如死。

    一九九九年初,經人介紹,姜維珍開始煉法輪功。多年的頑疾奇蹟般地都好了,她真正嘗到了沒病一身輕的滋味!發生在她身上的奇蹟,站在現代科學的角度上確實無法解釋。可這卻是活生生的事實,是人們親眼目睹的。而且修煉法輪功受益的人數不勝數,這足以證明了法輪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從此姜維珍一言一行都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身心健康、道德高尚的人;做一個有益於家庭與社會的好人。在家中她做到了尊老愛幼,工作中,她非常敬業,不求名利,樂於助人。她管的賬目非常明瞭,錢多出來了,她如數交公,少了,她自己默默地添上,這種高尚的品質,默默無聞的付出,這不正是當今社會所缺少的道德品質嗎?修煉法輪功後道德提升給家庭和社會帶來了福利卻是實實在在的,而她只是千千萬萬個法輪功學員中的一員。

    善良的姜維珍為了讓更多父老鄉親受益,多年來不辭辛苦的向人們講述著法輪大法的美好的真相,不用花一分錢,只要堂堂正正的按照真、善、忍做人、做事,就會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就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天大的好事呀!然而這樣一部好功法,這樣一群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卻無端遭到了江澤民的大肆迫害。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五條明確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第三十六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國家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不得強制公民信仰宗教或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視信仰宗教的公民或不信仰宗教要的公民。國家保護正常的宗教活動。而江公然無視中國憲法,以權代法下達了「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惡令,來對待手無寸鐵一群好人,一時間打死打殘,送入精神病院、投入監獄、勞教所,血腥迫害遍布中國大地,無數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姜維珍也是眾多被迫害者中的一員。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姜維珍因和平上訪被關押在朝陽縣拘留所,被罰款、被跟蹤。二零零零年六月,被送往馬三家勞教所。在那裏,警察對她進行強制所謂『轉化』,不放棄修煉就不讓睡覺,在地下罰蹲,讓吸毒犯打罵她、折磨她,不轉化就弄到別處用電刑。她親身經歷見證了江澤民集團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只想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們的殘酷迫害。有人問她:如此壓力,你為啥還出來講真相?她說:我要把大法的美好告訴給世人,讓有緣人得救。

    是啊,法輪功學員的善言善行感動了世人,現在已有二億八千多萬人退出了黨、團、隊。人們在覺醒,正義在復甦,欺世的謊言在揭穿。中共的暴政在瓦解,那些迫害善良的高官們被紛紛投入監獄。迫害善良的一定是邪惡,善惡有報是天理。

    姜維珍修煉法輪功,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是合理合法的,是受憲法保護的。而且,找遍了中國的法律,沒有規定法輪功是邪教。誣陷法輪功的只江澤民一人,是他利用當時手中的權力在迫害。他代表不了法律。自古道: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現在已有幾十萬人在訴江,幾億人在舉報他,三退大潮勢不可擋。江在打壓善良,迫害正信,審判他是遲早的事。多少年來法輪功學員們冒著被抓被打、被勞教判刑甚至被折磨致死的危險,一直都在堅持不懈、慈悲的向人們講清真相。尤其是對那些參與綁架法輪功學員的警察們,無怨無悔的把真相講給他們,也因此有不少人明白後不再參與迫害了。

    我的哥哥就是地方的單位領導,他看過真相材料,當上級領導到他單位讓他領著到法輪功學員家走訪時,他總是找各種理由推脫。他這樣做,領導當然高興,因為都知道法輪功學員是好人不願參與這事,這樣也符合了領導的心。我哥是二十多年黨齡了,我讓他『三退』,他說:「我得退,共產黨不行了」。我哥維護大法、大法弟子,他的工作非常順利,家庭很幸福。

    其實,法輪功學員早已把世人當作親人,關愛生命,珍惜生命,才頂著壓力向民眾講真相,勸『三退』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不希望在未來正義的大審判中,看到任何一個無辜的善良生命牽連其中,最終做江澤民的殉葬品。中共搞的歷次殺人運動,害死那麼多人,人不治天治,解體在即。不退出來,真的就跟他一道被淘汰。人心都有善的一面,呵護善良,你是有能力的。過去有句話說:不以善小而不為,不以惡小而為之。呵護善良就是在呵護自己。那就伸出您的援手,盡一份力吧。這善舉會給你生命的永遠迎來光明。善待法輪功學員,幫助法輪功學員,希望我們都能珍惜每一次稍縱即逝的機會。同時讓我們共同伸出援手,幫助法輪功學員姜維珍,以及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回家,與家人團聚。

    現在我們正處在一個特殊的歷史時期,法輪佛法的慈悲,法輪功學員的大善大忍,給了世間生命一個選擇「善」的機會。選擇善才是真正的為自己負責。

    朝陽一法輪功學員


    給湖南省益陽市中級法院法官魯毅東的勸善信

    魯法官:你好!基於對您職責之重的考量,我們書就此信,誠請你以知己知彼的智者心襟展閱為盼。

    法輪功學員手無寸鐵,衝破重重巨關險阻,開創和平理性反迫害典範,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法輪功弟子堅修大法,頂住了十八年慘絕人寰的迫害,屹立不倒,如今舉世矚目,令寰宇驚嘆敬仰!法輪大法是正法,是千年不遇、萬古難得的高德大法!「真善忍」鑄就著億萬法徒無私無我的高貴品質,生死無懼、正念不改:只為慈悲講清真相,救度被欺世謊言毒害的每一位生命遠離劫難,當然包括曾經或正在參與迫害的所有無辜警察。

    祈願魯法官你能珍惜這段特定的天賜佛緣,當你和家人真能平安躲過即將到來的人類大淘汰時,你就會明白今天這封信對你和家人有多麼的珍貴!

    一、推薦一篇文章

    正文起始,首先向你轉載明慧網一篇名為《被非法判刑 湖南益陽市梁建國、代冬雲上訴》的報導: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七日】湖南省益陽市大通湖區法輪功學員梁建國被非法判刑五年,沅江市法輪功學員代冬雲被誣判三年,他們已於八月中旬左右分別向益陽市中級法院提起上訴。

    梁建國於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日被綁架、批捕、起訴,直到七月二十八日被誣判五年的全過程中,僅僅只有三十八天。

    中國有「公開庭審」之法律規定,公開庭審是監督司法公正的一個方式。但在七月二十八日,益陽市大通湖區借地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梁建國時,不僅戒備森嚴,不准任 何人參與旁聽,而且梁建國被劫持到庭時還強制戴有黑頭套,非法庭審過程中,法庭對律師為梁建國所作的無罪辯護和質證觀點全部否定,肆意誣判梁建國五年徒刑。更有甚者,當梁建國當庭提出上訴時,某司法者聲稱「(再)請律師就重判」

    真正的法官是依法行使國家審判權的司法者,是維護社會公平 正義和明辨善惡、是非紛爭的良知裁決者。然而自從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十八年來,中共的法庭基本上都是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誣陷與枉判並存的黑暗法庭,直接導致許多基層法院淪陷為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審判」的迫害工具,徹頭徹尾的成了江澤民集團破壞中國法律實施的犯罪集中營。某些法官只要被攤派了構陷法輪功學員的案子,就屈從地方「六一零」 或政法委的指示照貓畫虎,枉判、重判法輪功學員,陷「真善忍」好人於冤獄。正如一位法官所說:「關於法輪功的案子從抓人到審判,甚至判幾年,都是 「六一零」的人說了算,法院、法官、庭審都只是擺擺形式,走走過場……」

    有人明知法輪功是被冤枉的,卻還僵硬不變的執行江澤民「對法輪功不 講法律」等邪惡政策來迫害無辜同胞,把好人投進監獄,受盡身體與精神摧殘。那些國保、警察、「六一零」去法輪功學員住地「抄家」,搶劫了法輪功學員自己擁有的法輪功書籍和法輪功遭受殘酷迫害的真相小冊子等,都被他們指控法輪功學員的「違法」證據。然後以這些所謂「證據」數量的多少當作被起訴、枉判當事人的所謂犯罪證據,卻從來沒有就這些所謂「證據」內容是如何違法的作出一丁點兒法律論證。就這樣自欺欺人的機械化的擺弄一下架子也算「庭審」?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乎!

    五月二十三日在沅江市法院對法輪功學員代冬雲的非法庭審中,公訴人叫法警搬出大量法輪功真相資料──法輪功書籍、真相小冊子、光盤等堆積 在庭審台上,說是指證代冬雲的所謂「犯罪」證據。代冬雲的辯護律師從容的說:這些資料只能證實我的當事人代冬雲是一個法輪功信仰者,卻無法證明她違反了國家哪條法律法規,因為法庭根本沒有當庭證人、證言、證詞的話,無法認定案件成立,所以法庭無權對我當事人代冬雲進行非法審判……

    緊接著辯護律師又針對代冬雲遭警察無證綁架、抄家、非法延期羈押三十一天之事實,當庭對沅江市「六一零」、國保大隊提告。這時,整個庭審就自顯破綻重重,台上的所有官方參與者(司法人員)個個耷拉著腦袋,啞口無言。因此法庭只得在方寸錯亂中宣布休庭。

    這就是沅江市法庭強權誣判代冬雲三年徒刑、罰款一萬元前的整場庭審背景。天理不容啊!他們雖然搞了兩次半公開庭審,也明知代冬雲無罪,但卻迫於上頭的無理指令,公訴人、主審法官等參與者最終沒能逃過被人當槍使的厄運。

    實在為製造這雙重冤案的兩地參與迫害者深感悲嘆:因為他們原以為迎合了上頭強權誣判令,就能保住自己仕途苟且進升的台階,於是乎,他們撇棄抑惡揚善、公平正義的庭審法則,踐踏法律的尊嚴,不折不扣的執行江澤民「對法輪功不講法律」 的邪惡政策去助紂為虐,從而讓善良蒙冤,使好人遭難,使自己協從犯罪之行為墜入江澤民犯罪團伙的陪葬深淵。

    法官手中的權力是國家和人民賜予的,弘揚正氣,懲治壞人是法官的天職、本份,怎麼能昧心判好人有罪,陷無辜百姓於黑監獄呢?

    人心都是肉長的,誰沒有父母兒女、兄弟姊妹?誠勸沅江市、大通湖區、以及益陽市所有司法人員守住法律和良知底線,拒絕迫害良善,在職責範圍內保護法輪功學員,無罪釋放正在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梁建國、代冬雲,或將梁、代雙重冤案駁回原地法院,也算是各位為自己和家人贏得美好未來邁開勇敢的第一步。請君審時度勢,把握平安未來,願君珍惜轉瞬即逝的機緣,攜家帶口走進中華歷史新紀元!

    二、修煉法輪功合法 傳播法輪功真相無罪

    魯法官,看了上篇報導後,你一定比任何人更清楚:法輪功學員梁建國、代冬雲二人案件,百分之百的是大通湖區法院、沅江市法院被幕後指令操控而昧心製造出的雙重冤案。梁、代二人為了維護自身的生存權和信仰權,這才毅然決然的將自身被遭冤案上訴到貴院,期待威嚴斷案的正氣法官奇蹟般的誕生於益陽市中級法院,率領整個益陽市各地司法者揚起秉公執法的風帆。正好就在這絕非偶然的節骨眼上,魯法官卻被派上了這雙重冤案的主審法官!

    魯法官,在怎樣對待法輪功學員代冬雲、梁建國的上訴案問題上,如果你選擇屈從中共江澤民集團餘黨定製的判法輪功學員有罪,那麼,你在判決書上簽名的那一刻就已經決定了你離被天懲僅隔一步之遙了!如果你能像習王當局一樣,緊握手中現成權力,選擇鐵肩扛道義,依據憲法原則,站在公正立場,裁決這兩位法輪功學員無罪……這樣,你不但維護了國法尊嚴、順應了天意、保護了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還給自己和子孫後代種下了一份永恆的福田喲。一舉數得,功德無量,萬古流芳!何樂而不為呢!

    魯法官,你是知道的,在中國,從來沒有任何具有司法管轄權的部門,通過正當的法定程序,認定法輪功是所謂「×教」(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也從來沒有哪條法律規定中國人不准修煉法輪功。「兩高」《內部通知》不是法律,更不能作為定罪量刑依據。因為它本身未經任何合法的司法程序,故而就沒有任何司法效力。

    我國憲法規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的權利。所謂宗教信仰自由,自然就包括了宗教信仰自身的存在、傳播、發展的自由,以及公民信宗教或不信宗教的自由。那麼,法輪功學員信仰「真善忍」,自然就有用任何載體(包括書刊、傳單、小冊子、標語、條幅、通訊、光碟、影視等方式) 傳播「真善忍」,弘揚做好人理念,救贖靈魂的自由。當法輪功學員遭到殘酷打壓,且在宣傳上有冤無處訴的困境下,他們省吃儉用,自費自製一些「真善忍」法輪功的修煉內容和法輪功學員遭受滅絕人性迫害的系列真相內容傳送給世人,這是維護老百姓的知情權呀,何罪之有?「只許暴惡凶殘殺人,不許弱勢鳴冤求救。」 咱們中國有這樣的惡法嗎?沒有吧。

    請你查一查,二零零零 年四月九 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和公安部聯合發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通知)》公通字(2000) 39 號文件,共認定和明確的邪教組織有十四種,但其中根本沒有法輪功呀!(在谷歌等搜索網站中輸入「公安部認定的邪教組織」搜索,能查到這個名單)。

    還請你查一查,現任當權者(包括國務院、公安部)為了表示與江澤民徹底切割的立場和態度,於二零一四年六月二日,通過《法制晚報》又公開重申了《公安部關於認定和取締邪教組織若干問題的通知》中所含的十四種邪教根本沒有法輪功的官方正式文件。習當局以這種方式公開否定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誣蔑,向全國十多億人民(尤其是各級公檢法司人員)傳遞一個清晰明確的信號:法輪功不是×教。修煉法輪功合法,傳播法輪功真相無罪!

    再請你查一查,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新修訂的《公安機關人民警察執法過錯責任追究規定》刪除了一九九九年六月十一日出台的同文件的第十四條「執行上級命令的,不追究人民警察的責任」,並進一步明確了 「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造成錯案,不受執法過錯責任人單位、職務、職級變動或者退休的影響,終身追究執法過錯責任」 與「誰執行,誰負責,不能免責」的新法規。這將使許多為江澤民賣命,且至今還在迫害法輪功的公檢法司人員要為自己的罪惡付出慘重的代價了。「別看你今天鬧得歡,小心今後拉清單,這都得應驗的(習近平原話)。」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日《人民日報》連續刊發三篇解讀習近平關於宗教政策講話的文章,文章要求「注意防止信仰上的差異擴大為政治上的對立」,並強調:「對宗教信仰不能用行政力量、用鬥爭方法去消滅」、「 要一切著眼於群眾和尊重人民的自主選擇,就要確定並認真貫徹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切莫落井下石啊!)

    二零一六年八月三十日,全國各地傳達了中共中央文件精神,稱:迫害法輪功十七年來造成了法輪功學員本人及其親屬、子女在任職、就業、入伍、升學等許多方面的不公正對待,今後各地要逐步給予解脫……。自迫害法輪功至今十八年以來,現當局使用「迫害」這一貶義詞描述對法輪功的迫害,並承認因「迫害」而造成「許多不公正對待」,這與江澤民「要三個月消滅法輪功」的暴虐無道,形成了天壤之別的姿態。(切莫站錯隊啊!)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日最高檢舉報中心網上舉報職務分類中,首次公開表明可以舉報正國級。這是習當局在以此種方式,公開回應兩年來海內外二十三萬多人響應習近平「有案必立,有訴必理」 的新法規,以真名實姓控告江澤民是合法的,並以此向全世界宣告: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的案件,已在正式受理之中了。(切莫自做替罪羊啊!)

    目前中國網絡上已明確公開了早在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中國新聞出版總署發布的第五十號令,廢除了一九九九年發布的對法輪功書籍的出版禁令,承認法輪功書籍都是合法的。這就更強有力的給那些良知尚存的警察指明了拒絕迫害,制止迫害的合法通道。(切莫頂風作案啊!)

    修煉法輪功合法! 傳播法輪功真相無罪!把法輪功跟「×教」第一次關聯起來,是江澤民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發起這場迫害運動後,於同年十月二十六日回答法國《費加羅時報》記者時拋出的個人誹謗之言論,隨後《人民日報》追風造勢發表評論員文章,重複江澤民的污衊之辭,由此帶動全國大小宣傳機器無一遺漏的瘋狂播報轉載,各級黨媒一改過去對法輪功正面褒揚與高度讚譽的姿態,陷害「法輪功是×教」的自焚偽案、誹謗法輪功師父的邪惡謊言、栽贓法輪功學員的種種莫須有罪名紛至沓來。一夜之間,幾乎顛倒了所有中國人的心。過去人們心目中的「座上客」竟然變成了江澤民的「階下囚」。不是說謬論重複一千遍也會變成「真理」嗎?久而久之所謂「國家已把法輪功定為× 教」的哄騙把戲就成了江氏幫兇們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的迫害幌子了。請問:江澤民信口雌黃,私定法輪功為 「×教」的說辭是法律嗎?如此戲劇性的變化,如此以權代法、以言代法,作為中國的各級公檢法司警察怎麼能視法律於兒戲去遙相呼應呢?

    魯法官,當迫害法輪功的兩髙新舊司法解釋成為一種惡魔亂黨施虐的幫兇時,每個執法者應服從自然法的召喚:用你特有的人性良知審時度勢,自我保命吧!「良知」是維繫人類生存的自然法則,是人人都必須遵守的道德底線,善待佛弟子就是善待自己!

    三、勸君守法律底線,作道義裁決

    江澤民企圖用「假、惡、鬥」戰勝「真、善、忍」,十八年來,它操控的「兩高」《內部通知》居然敢凌駕於國家憲法之上,利用所有「法院」踐踏國法,濫用刑法「第三百條」(「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行政法規實施罪」),對數千萬道德高尚的「真善忍」佛弟子進行非法「審判」、枉法定罪,直接導致無計其數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洗腦、勞教、判刑;至少有數千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甚至使數萬名法輪功學員遭受了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滅絕性大屠殺──被秘密活體摘取器官牟利,之後遭焚屍滅跡。令天地震怒,人神共憤!這場禍國殃民的鬧劇必須截止了!

    「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 蒼天早已借人間的各種惡報方式逐一清算那些迫害法輪功的人權惡棍與基層迫害者,警戒那些還在參與的迫害者切莫步其後塵。任何人的僥倖心理都是徒勞的,誰迫害佛弟子都得償還的,報應說來就突如其來!

    據明慧資料顯示,自從迫害法輪功以來,公檢法司、政法委、「六一零」人員遭惡報的例子超過兩萬起。被抓捕判刑、落馬免職、或病死、或自殺或他殺、禍及家人等等遭厄運實錄形形色色。除了周永康等幾百個江家幫迫害急先鋒被束手就擒遭惡報外,單指中共基層法院人員做了陪葬品的悲慘實例已多得驚人,僅我們湖南就有一群人(隨舉幾例,全國實際惡報的冰山一角) 。

    二零零五年八月八日,湖南郴州安仁縣法院院長劉立豐、副院長蔡銀平因枉判五位法輪功學員重刑等。結果他們倆在一週內相繼橫死:副院長蔡銀平,八月八日暴病死在郴州某賓館內;院長劉立豐,八月十五日夜發生車禍身亡,時年四十二歲。

    湖南省靖州「六一零辦公室」副主任鄧紅梅,緊緊追隨江澤民集團上躥下跳迫害法輪功學員,表現非常積極,不聽大法真相,不聽勸阻。二零零八年,鄧紅梅遭惡報,死於子宮癌,時年三十九歲。

    二零一零年,湖南常德武陵區法院審判庭庭長夏友初,他因多次參與迫害,對法輪功學員判重刑,突然一天發腦溢血,全身癱瘓,現只剩一口氣躺在床上遭受生不如死惡報折磨。

    二零一三年四月,湖南省懷化市鶴城區法院刑事審判庭庭長汪競業誣判法輪功學員陳開玉3年。法輪功學員當時勸汪不要追隨中共作惡,他不聽;送他真相資料,他也不要,還稱:「我要跟共產黨奮鬥到底!」 結果三個月後,汪競業釣魚時被魚「釣」入河底,溺亡。

    多行不義必自斃。下面略舉幾例,雖不是法院人員,但也足能視為前車之鑑。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一點四十分,湖南省公安廳,嚴密監控、專門構陷法輪功學員的 「網特」周松柏在辦公室加班時突發腦溢血,經搶救無效,於次日十六時三十四分死亡,時年五十歲。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六日,湖南省永州市藍山縣政法委書記,拼命作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黃小兵,在上午縣委務虛工作會議上身感不適,中午突發心臟病,搶救無效死亡,時年四十九歲。

    二零一七年,岳陽市平江縣原政法書記丁源源在任職三年中,致使一百二十五名法輪功學員遭惡人迫害,其中三人被非法判刑、八人被非法勞教。丁源源於今年遭惡報,患癌症死亡。

    平江縣政法委副書記何秀其因伙同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五十九歲那年死於癌症;

    平江縣原任政法書記徐教凡任職期間,操縱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五十六人,犯心肌梗死,心臟安裝五個支架,遭到了報應。

    平江縣原政法書記曾平源在任職二年,操縱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六十八人,現已患心臟病。

    平江縣現任政法委副書記、「六一零」辦頭目方緣模,十多年來迫害法輪功學員548人次,現已患直腸癌……

    為甚麼平江縣所有政法委官員幾乎都患絕症賠命?答:迫害法輪功越賣力,做替死鬼越快!

    之所以寫這些,是因為我們不願看到再有這樣的悲劇、惡報在益陽發生。我們渴望在當今的中國法庭上,湧現出許許多多的有不畏強權的律師依法辯護,我們更祈禱蒼天眷顧中國,造就層出不窮有擔當的稱職法官主持公道,正義凜然,為法輪功學員良知斷案開創美好未來!那樣,咱們中國才有望快速回歸法制昌明的社會,那才皆大歡喜啊!

    魯法官,請你千萬要謹之慎之!守住法律和良知底線,做出忠於憲法和道義的判決!

    四、保護法輪功學員 迎接意想不到的驚喜福祿

    天要變,誰也擋不住。法輪功學員身在紅塵念在方外,對政治、政權毫無興趣。十八年迫害中,全世界法輪功弟子風雨同舟,堅忍奇恥大辱,無怨無恨的默默拯救那些盲從參與迫害的各級司法警察與無辜世人。過程中,只有行惡者用盡其各類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而絕對沒有法輪功學員仇視迫害者;大小刑事案件裏法輪功學員創造了零記錄;貪污腐敗等與大法弟子從不沾邊(即使江澤民集團邪惡至極,十八年來它們也無法從雞蛋裏挑出骨頭來)。億萬個法徒的群體,如此高潔、完美的展現,唯有「真善忍」師父教導的弟子才能擁有!

    稍感慰藉的是,好在現任國家領導人習近平心中有桿秤,他雖沒煉法輪功,但他當政後的一系列治國舉措都是為了與迫害法輪功的罪惡切割,為法辦江澤民鋪路。比如習近平上任伊始,立馬強行廢除江澤民集團極力阻撓的勞教制,使全國數十萬被關押在勞教所黑窩遭受殘酷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當場得以無條件釋放;又比如2013年1月十八屆中紀委二次全會上, 習近平又以「踏石留印,抓鐵有痕,善始善終,善作善成」16個字,發出了圍剿江澤民、曾慶紅邪惡集團的總動員令。得民心者,必得天下,這是古往今來的歷史鐵律。 「一正壓百邪」,正義終將戰勝邪惡!不管江澤民血債幫殘犬怎樣垂死掙扎、怎樣機關算盡,最終都改變不了江澤民集團傾巢覆滅的必然下場。一場亙古未有的世紀大審判──全球公審江澤民即將上演!法輪功普天同慶與中華邁進歷史新紀元指日可待!

    目前,中國民間對前中共黨魁江澤民貪腐治國與迫害法輪功弟子的罪惡行徑早已深惡痛絕。這其中也包括被江澤民流氓集團直接脅迫的各級政府、「六一零」、公檢法司人員,他們中很多人明白真相後不願再參與迫害,主動抵制、逃避迫害指令,並在各個環節中保護和釋放法輪功學員時,主動向法輪功學員道出了心裏苦衷。

    某看守所裏,一警察對法輪功學員訴說了他的真言:「我們也知道你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我們也沒有辦法,我們不這樣做,我們就得進去。我們就是一群機器人。」

    某地一「六一零」人員厭倦迫害法輪功,他說:「十八年了,就這麼沒完沒了,昧良心的幹這個迫害好人的工作,我覺得是在抱著個定時炸彈,說不定哪天就爆了,我也就毀了。上頭「六一零」最近又有任務壓下來,要求對重點監控人上報,還要派專人盯著。我厭倦了這些,不想報。我要有一點門路,我也就調走了,沒辦法,為了生存,在這裏受這窩囊氣。我看見聽見了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說了一大串名字)一個個遭了惡報,我實在不想幹這些,我是相信因果報應的人,我現在這個位置,幹了對不起良心,不幹怕丟工作。幹著這些缺德的事,說不定哪天就要倒霉了,我在這裏就是等著遭殃。」

    某地一從北京回家探親的警察給一位法輪功學員袒露真言:「我們明顯地感覺得到,幹一次(迫害法輪功修煉人)報應一次,我們做警察的也覺得後怕,也不想幹,可是又想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更不知道如何解脫。」他說:「前一陣,我的一個上司得了一場大病住院了,他心裏明白是怎麼回事,所以出院後就辭職了。平時我很佩服他,因此我也不想幹了,可是不幹這個了我還會幹點啥呢?心裏很苦悶,這一次說是回家探親,其實也是想迴避那裏的環境好好考慮考慮這些事。」後來他連續三次找到這位法輪功學員聽講真相:「咱們是炎黃子孫,一定要立即擺脫中共魔鬼的糾纏,停止迫害法輪大法,釋放並盡可能的保護大法弟子。同時,趕快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廢除為它獻出終生的毒誓,不再承認是它的一員,這樣在天滅中共時,就不會跟它遭殃而失去寶貴生命。國內的天災人禍、陰霾、疫情、地震、水災都是老天在警示咱們趕快脫離中共的組織,這不是開玩笑。現如今兩億九千多萬的三退人數,不容任何人小覷,這就是明白真相後的各階層中國民眾基於良知和勇氣生出的一種歷史使命和責任感,這就是真實的民意、人心!」最後,他徹底明白了法輪大法真相,並化名退出了邪黨,還態度堅定地表示:回去立馬就辭職!這位法輪功學員建議他可以繼續幹下去,反過來利用職務之便好好保護大法弟子,他欣然接受了建議。臨走的時候,他完全像換了一個人一樣,精神煥發,對未來充滿希望。他對大法的感激之情無以言表,感謝大法真相讓他的心情豁然開朗,給他指出了一條光明大道。附1:(三退)方法:可找大法弟子代退,也可找他人幫忙上網代理。暫時不能上網聲明退出的,可將「三退聲明」寫在錢上花出,同樣有效。( 向「追查國際」提供自己和別人的迫害證據,贖罪並立功,那麼關鍵時,追查國際保留的證據會幫到你。追查國際的電話是:001-347-448-5790,他的傳真是:001-347-402-1444.)

    魯法官,也許你當初選擇法官職業時就立志要做個能彰顯法律神聖的優秀法官,為維護國法尊嚴,保一方百姓平安而盡心盡責。然而今天,對於被大通湖區法院、沅江市法院誣判五年、三年的法輪功學員梁建國和代冬雲來說,如果你屈從淫威指令,對冤屈深深的梁建國和代冬雲仍然冠以 「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的莫須有罪名維持原判的話,那你就和中國的部份法官一樣淪為了中共江澤民集團在益陽地區迫害法輪功群體的迫害工具,你那支在判決書上簽字之筆,就不再是匡扶正義的利劍,而是一把殘害修佛弟子的滴血匕首。待到法輪功學員平冤昭雪的時候,你的良心用後悔是根本承載不了的。有道是「君子不立危牆下」。為了你自己與家人的幸福平安,請用「槍口抬高一釐米」的良知保護法輪功學員吧!你若能利用現有的職權之便,無罪釋放梁建國和代冬雲(或將冤案分別駁回兩地法院)的話,等待你與家人的一定是迎接意想不到的驚喜福祿!

    五、當法律和良知發生衝突的時候,良知才是最高的行為準則!

    兩千多年前的孟子曰:「無惻隱之心非人也,無羞惡之心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無辭讓之心非人也。」 懂得善良文明、同情悲憫、禮義廉恥的人,乃堂堂君子。濟困扶危、光明正大、主持公道真理的人,那是頂天立地的漢子。卑躬屈膝、不知進退、出賣良心者,小人矣!

    雖然中共江澤民集團的餘毒還在,但中華大地不是江氏邪惡集團無休止逞兇的樂園!人算不如天算。黑暗終將過去,法輪功真相大白於天下的曙光已初現眼前!但願你能夠堅守自己的良知善念,清醒智慧的作出正確的抉擇:為實事負責,為法律負責,為當事人負責。更要以超凡的智慧為你和自己家人能夠擁有一個美好的未來負責!

    今天,在法輪佛法與大法師父慈悲威德的感召下,在法輪功學員堅持不懈講清真相救贖中,在上百名律師為法輪功學員上千場的無罪辯護中,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善良司法者主動找真相、聽真相,從中打開了他們久違的心靈大門,看清了時局的速變和江澤民集團必然滅亡的下場,也知道了自己參與迫害法輪功是在瞎跟江集團玩火自焚。因此他們開始棄暗投明。不再盲從於錯誤命令,而是策略的抵制、拒絕、排斥上級的錯誤指令,對法輪功學員也越來越敬重、同情和支持。他們利用當時特有的權力,站準善惡基點,果敢選擇了用公道保護法輪功學員:有的檢察院乾脆直接撤案放人;有的法院二審被判退回重審,有的法院堂堂正正無罪釋放法輪功學員……凸顯了作為人民檢察官、法官應有的威嚴,他們,是中國走向未來法制昌明的希望!

    僅二零一七年以來就有近六十名法輪功學員被無罪釋放回家。也就是說,除了 「今年一至六月,在全國二十一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公安局、檢察院、初審法院、中級法院,紛紛出現對法輪功學員拒絕批捕、宣判,或不起訴、退卷,或改判無罪的喜訊案例五十四名法輪功學員獲釋,另有九十七人被退卷)」外,連月來又湧現了不少如同「包青天」的正氣法官、檢察官和警察,他們展現的人性光輝,在即將終結的黑暗中耀眼奪目,他們的無量功德將名留青史!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上午九時,遼寧省大連市中山區法院審判庭一庭對法輪功學員王秀香非法開庭後無罪釋放;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遼寧省丹東市檢察院因證據不足把公安送交的構陷孫立豪、趙雪景的案卷退回公安局;二零一七年七月十日,甘肅省通渭縣法院退案,檢察院不起訴,案卷退回到通渭公安刑偵隊以及國保大隊。

    某主管刑事審判的法院副院長說:「我把所有法輪功的案件都弄成因病取保候審拖著。」 某市有遠見的領導說:「我對迫害法輪功的上級指示也多次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某地一公安局長讓安排他迫害法輪功的上級出示『紅頭文件』,結果心虛的上級不敢出。

    某地一法官不願枉判法輪功學員,叫逼迫他的上級和「六一零」 人員簽字,說「只要有人先簽字,他再判。結果沒有一個人敢簽字的。」某地一個「六一零」主任說:「我對法輪功是出工不出力,法輪功修煉『真善忍』, 又不幹壞事,總有一天要平反的。我今天參與迫害做壞事,平反那一天,我脫不了幹繫,自己犯罪不說,還連累我全家老少。」

    最後,請允許我們謹借北京律師站在庭審台上為法輪功學員作辯護時發出的鏗鏘之聲作為全文的結語:「以法律方式對信仰者進行打壓、迫害,是特定歷史時期的產物,這一頁不光彩的歷史即將掀過,它違背天理、國法、公道、人心。在這一過程中無論以任何名義對善良的信仰者採取懲治都是違法犯罪行為,這些傷天害理的罪行,一定會受到追訴、嚴懲,接受歷史的審判。」

    魯法官,望保重。

    珍愛你生命的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七年十月八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