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廚修煉路上的苦辣酸甜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今年四十六歲,修煉大法已經二十多年了,在這些年的修煉中風風雨雨,經歷了太多太多,回頭看一看真是苦辣酸甜咸五味俱全。特別是對大法弟子持續迫害的這種恐怖環境裏,我對大法從未動搖過,一直堅定的走在回歸的路上,也一直見證著師父的慈悲,大法的偉大。

一、去掉求名心

我的職業是廚師,對於做菜我很有天分。十六歲從廚學藝就與眾不同,看到師傅做菜我幾乎過目不忘。自己主灶做廚師時才二十幾歲,但在市裏就有一定名氣了。那時改革開放不是很久,社會風氣已是日落西山了,人心不古,道德下滑。我年輕、氣盛、聰明、手藝好,隨之帶來的是很重的名利之心,擺架子、說大話、愛面子、要排場,下面的徒弟稍有不對,我說罵就罵,說打就打,有的顧客挑我做的菜有毛病,我從來不接受,固執己見,還經常和那些社會上混事的來來往往。我的老闆不敢給我臉色看。

一九九五年我有幸得法。因為我從小就喜歡武術、氣功之類的,也一直在練氣功,師父在法中講的氣功現象我基本上都經歷過,也經常給人開手治病,幾乎是手到病除。所以當我讀第一遍《轉法輪》我就如夢方醒,確認這是寶中之寶!首先明白了為甚麼煉功不長功的原因,在內心深處強烈的感悟到這才是做人的道理!這才是我應該要的!

對照師父講的法,我看到了自己的問題,我這是算甚麼人啊?簡直是無地自容。我雖然發現了自己的骯髒的執著心,但修去這些執著心可真是不容易啊!

記得得法那一年我到飯店找工作處處碰壁,要麼面試嫌我年輕不用,要麼試炒幾個菜說我做的不好,還有時幹了幾天了老闆卻對我說:「就你這把手白給我幹我都不用,你走吧,工資一分也沒有!」如果我沒有修煉,我絕不會罷休的,我都敢把他的店砸了。可是我忍住了,我不是以前的我了,我已經是修煉的人,我要按照師父講的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

師父在法中講:「那怎麼是懦弱?我說那是大忍之心的體現,那是意志堅強的體現,只有煉功人才能有這樣大忍之心。」[1]「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2]

我用師父所講的法來消去我那顆不平衡的心。就這樣磕磕絆絆我過了一關又一關。有的過的坦然,有的還會抱屈。記得從年初到年末,我沒有找到一份穩定的工作。一直到年底,我才能心平氣和的對待每一次的工作挫折和羞辱,沒有絲毫的心理不平衡。

其實我已經悟到了我為甚麼遇到這些麻煩──求名之心太強了,已經遠遠的超出了正常人應有的執著了。師父就是要利用這些麻煩和委屈把我這骯髒的心磨掉啊!

當我面對這些真的達到心如止水,能坦坦蕩蕩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時,環境一下就變了:轉過年來我就擔任了一個賓館的總廚。這二十多年來,我的工作穩定,再也沒有因為名利之心而帶來甚麼麻煩。謝謝師父的苦心安排!這讓我以後能隨時警惕自己的名利之心,為我從根本上去掉名利心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二、去掉貪佔之心

修煉以前在酒店做總廚工作,進貨、用貨權力獨攬,特別是生意好的酒店,食品原材料出入很大,我都會有一定的額外收入,「飯店有的家裏有,家裏沒有從飯店拿」,已是常事。自從修大法以後,明白了失與得的關係,這樣做人得失去多大的德啊!就像師父說的:「你錢再多,官再大也就是幾十年,生帶不來,死帶不去。這個功為甚麼這麼珍貴呢?就是因為它直接長在你的元神身上,生帶的來,死帶的去,而且它直接決定你的果位,所以就不好修。」[1]

這時再有送貨的給我打電話要我的銀行卡號,說:「剛才一批貨有你的提成,我把錢打過去。」我都會果斷的回絕,告訴他們:「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這種錢一分錢也不會要。只要你的貨質量有保證,價格合理,我不會難為你的。」他們幾乎都說:「送這麼多家的貨,沒見過你這樣的廚師,白給都不要,法輪功可真好啊!有的廚師給少了還不行呢,專門卡我們送貨的。」我都會告訴他們:「你就謝我師父吧,是我師父教我這麼做的。」

在一個國營賓館做總廚時,有一次其它單位食堂來我這裏取海鮮,過了幾天還我一張現金支票四千多元,他告訴我日期沒填,隨時取隨時填,我隨手放在我的一個不常穿的工作服裏了。過了好多天無意中發現了這張支票,我就交給了財務,而財務根本就不知道這件事。

其實我這種舉動她們也理解,因為她們都知道我是大法弟子,這類事情經常出現,所以誰都不會驚訝的。

曾經在一個單位做了六年廚師,正值邪惡瘋狂迫害大法時期,我在工作中嚴守心性,對誹謗、攻擊大法的,我從不迴避,堂堂正正證實大法,講清真相。言傳不如身教,食堂的工作人員人人都往家拿東西,幾乎常年不用去市場買菜,用他們的話說:「公家的,不拿白不拿,這點算甚麼?這東西當官的都看不上眼,人家拿的是錢。」

時間長了大家發現我真的是來去兩手空空,甚麼都不動,而且由始至終毫不動心,整個食堂所有職工都發自內心的佩服我這個大法弟子。有一回公司機關幹事奉市裏610之命,調查單位外雇人員有沒有煉法輪功的,如果有就上報並辭退。這個幹事知道我是大法弟子,也知道我做菜乾淨,敬崗敬業,口碑出眾,他找到食堂的管理員問:「你們食堂的員工有沒有煉法輪功的?」「沒有,沒聽說過。」「沒聽說過?你那個廚師不煉麼?你倆成天在一起不知道?」「不知道,沒聽誰說過,就聽你說了。」「那我咋往上報啊?」「沒有煉的你瞎報啥呀?」那個幹事晃了晃腦袋說:「哎,好了,反正我是調查過了,沒聽說有煉法輪功的,我就往上報沒有。」就走了。管理員憤憤不平的補了一句:「哼!淨整這些損事!這要是都煉法輪功,單位啥也不會丟的。」

這件事情是後來食堂的同事和我講的,而且說上面都來調查兩次了,都是管理員給擋過去了。這個管理員後來得了腫瘤,做完手術,專家告訴家屬他想幹啥就隨他吧,最多活不過三個月。十多年過去了,他一直到今天還很健康。我知道這是他了解了大法真相,保護大法弟子而得到的福報。

三、去掉爭辯心

有一個酒店已經換了六伙廚師了,後來經人介紹找到了我。我帶的後廚員工基本上都是我引導得法的大法弟子。我們工作認真、負責、敬業。第一個月的月底,老闆全家請我們後廚吃飯,老闆說:「我從開小吃點到現在開酒店,無論是技術還是人品,你們是我最理想的合作伙伴,我不會換掉任何一個人,也希望你們都不要離開,在我這裏安心工作。」

有一次廚房新採購的西紅柿不見了,中午飯沒有用的,去買還來不及,老闆很不悅說:「上午剛買回來怎麼就沒了呢?你這廚房管理是有問題呀!」我只是說了一句:「我們廚房不會有人動的。」老闆又說了一些牢騷話,我也沒搭茬。第二天,老闆的姐姐來了,說是她把那兜子西紅柿拿走了,沒有告訴我們。老闆有點尷尬,說我:「你也是很能說的一個人,我埋怨你時,你咋不辯解呢?」我說:「我如果和你爭辯,一定會產生矛盾,是會影響合作的。我們大法弟子都是按照師父的話做好人,時間長了一定會得到大家的理解和信任。那時有甚麼問題不用我去解釋,你都不會誤會我們的。」

類似這樣的事情很多,我們都是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化解了矛盾。我在這個酒店一直做到這個大樓被出售,餐廳停業。在閉店的晚宴上,老闆摟著我流著眼淚說:「人的一生碰到一個好人合作很不容易,碰到一群好人那就更不容易!我覺的我這輩子再也碰不到你們這一群好人了!」

直到今天我和老闆依然是很好的朋友。在邪惡開始迫害大法到現在,這個老闆在任何場合只要大家提起法輪功這個話題,他都義正詞嚴的說法輪大法好,告訴他的那些朋友大法真相。

四、去掉色心

在大陸這個物慾橫流的社會,書籍、音像、網絡無處不充滿暴力、色情,毒害著一代又一代人。修煉前我二十多歲,年輕、帥氣、有能力,走到哪裏都有女孩子圍著轉,我交女朋友也是腳踩幾隻船,直到我修煉大法明白了道理,才慧劍斬情絲,選了我現在的妻子結婚。

結婚以後我嚴以律己,和女性在一起工作時不說過分的話,少開玩笑,避免誤會。

記得有一個在一起工作的青年女同事,時間久了對我產生了感情。開始我沒有在意,後來她的過分舉動和表白才讓我驚醒。我對她說:「你不要這樣戀我,我有一個和睦的家庭,我決不會離婚和你在一起。如果你這樣發展下去吃虧的一定是你自己!你把我放下,雖然很痛苦,等你找到一個真正屬於你的人的時候,你會為今天的抉擇而高興。我不屬於你,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信仰是神聖的,我也決不會玷污我的信仰!你也是大法受益者,一定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我堅定的回絕了她之後,她也漸漸的把那顆心放下了。後來她找到了如意伴侶結婚了。如果我沒有修煉大法,那會和常人一樣不加約束的搞起婚外情之類的。因為我是修煉的人,絕不可以隨波逐流,我會守住我的正信、正念,用大法的標準來嚴格要求自己。

師父的浩蕩佛恩我無以言表,把一個惡習滿身的我,在大法中一點一點洗淨,啟迪先天善良的本性。我見證著大法給予了我健康的身體,和睦的家庭,和諧的家族,溶洽的朋友圈。能得大法已是亙古機緣,我會更加珍惜大法,珍惜走過的每一步,珍惜我接觸到的每一個人,讓眾生了解大法,了解真相,選擇美好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