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封家信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四月二十三日有緣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在二十餘年的修煉過程中,我目睹和親歷了太多大法的神奇事,師父給予了我無量慈悲。故事很多,千頭萬緒,今天僅借兩封家信來表達我和我的家人對師父和大法的感恩。

第一封家信的前前後後

第一封家信是二零零零年六月寫的。那時我被綁架,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近兩個月,在要被非法勞教的當天,我被從看守所帶出,一善良的警察拿出紙、筆讓我給家人留話。當時時間緊迫,不容多想,拿起筆在紙的背面寫道:

「你好:

我去某市了,可能是一年,我無悔。你有你的權利,如確實需要辦手續,不要顧慮。你為我的事承受許多,我心裏明白。

女兒很懂事,要正面引導,和氣相處。

我堅信不移,為我承受的所有的人不會白承受的。

此致

淨宇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日

另外,請不要為這事花錢,因為路是我自己明明白白走過來的。
請轉告其他家人,並問好。」

我看到這張紙的正面印的是:「詢問證人筆錄」,顯然是警察工作中用的。也就是說這個警察在工作中利用自己能做到的在幫助大法弟子,不願做惡黨的幫兇。我也曾經聽到過這個警察生氣的說:「一天不幹正事,就去抓一幫老太太!」

這個警察在後來我多次被騷擾和綁架中都盡力去幫助我。因為他不願出賣自己的良心。後來他不做這個工作了,聽說發展的很好。

我修煉法輪大法前,丈夫酗酒、鬧事,回到家砸東西,下死手打我,經常鬧得樓上樓下四鄰不安。喝醉了找不到家,曾經在雪地睡著了;醉酒駕車翻到公路下面去了。一次,母親在我家幫我們照顧孩子,丈夫因不順心,酒後大打出手,砸東西,摔電視,正巧婆婆來我家,進門一看轉身走了。後來聽小叔子說婆婆看是幹仗呢,就走了。婆婆不管兒子,也沒安慰我一句。

記得我們結婚那年過年,大年三十晚上包餃子,因我不懂事與婆婆、小姑子發生口角,生氣去了另一屋。他們誰也不理我,想回娘家一個人又不敢走,一氣把茶壺扒拉到地上。丈夫聞聲進來把門關上大打出手,婆家沒一人來拉。此時正趕上丈夫的同學來拜年,推開門看到我臉上、身上都是血,嚇一跳。

這次他鬧騰後母親回家了,我沒回娘家,帶著孩子去了同學家,不想再和他過了。丈夫沒來找我,是同學倆口子把丈夫找來了。丈夫沒認錯,為了孩子我就回去了。同學曾憤憤不平的說我:「你怎麼找了這麼個丈夫!」是呀,在學校我是班長,課代表,學習好,樣樣活動都落不下,出類拔萃;在單位各種先進都有我的份,可是在這個家裏卻是如此……

年齡不算大,卻活的這麼累,那為甚麼活著?有時實在想不通,憋得受不了了,就自己躺在床上嚎啕大哭,發洩內心的痛苦,直到哭夠為止。

這是一個瀕臨破碎的家庭。

看完法輪大法師父講法錄像的第一講,我很好奇,就接著看下去。九講看完後,我知道了人為何活著了,知道活著要為他人著想,要善待身邊的每個人,家庭不幸福也與我爭強好勝有關,我得改變自己……

我義無反顧的在大法中修煉,即使在大法遭受殘酷打壓迫害、甚至是生離死別時,都沒有動搖過。我對修煉法輪大法的信心和決心始終如一。因為我明白了人生的意義,因為我受益了,我的家人受益了,我要感謝師恩!感謝大法!

修煉大法後,首先心不累了,遇事能先考慮別人,家裏、單位的活主動幹,不攀不比,家庭和睦工作順利,身體健康,走路生風,不覺累。

明白了能成為一家人都是緣份,把婆婆、小姑子當作自己的母親、姊妹一樣對待。半年後,婆婆也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就在她走入修煉的第四天,一天得吃幾次救心丸的心臟病就好了。一次去婆婆家,小姑子驚喜的喊著:「嫂子,嫂子,奇蹟,奇蹟呀,咱媽能讀《轉法輪》中的《論語》了!」是呀,婆婆學法前一個大字都不識,現在不但身體好,還識字,能讀法了。

丈夫從我和婆婆的變化看到了法輪大法好。晨煉的時候,我若沒醒他有時就叫醒我去煉功。打壓前,他的警察朋友說,「告訴你媳婦注意點,聽說法輪功要有甚麼說法。」丈夫當時自然沒想到法輪功會遭到如此嚴酷的迫害,理直氣壯的說:「法輪功有甚麼不好的?我媳婦從煉法輪功後不跟我幹仗了,還能幹活了。」法輪功遭迫害後,我被騷擾、被綁架、被非法關押,確實讓丈夫很為難,因為在承受巨大精神壓力的同時,還得照顧孩子和家,而且他自己的單位、我工作單位及「六一零」等都在對他施壓。這個家又面臨著支離破碎。當看到丈夫承受著這巨大壓力,真是不忍心,我就想自己承擔吧,對丈夫說:「分手吧。」丈夫痛苦的說,「這麼長時間都過來了,我要想那麼做,早就那麼做了。」

那一刻讓我再一次體會到了大法的美好。

記得從勞教所回來時,一同修問我,你記不記得你以前找人算過,說你三十七歲時有婚變等,你被非法勞教正好是三十七歲呀。是呀,還記得大法被迫害後,婆婆在各種壓力下,懈怠了修煉,身上的各種疾病又回來了。一次,我把婆婆接來,在我家附近一個診所治療了一週。就在要結束治療的那天,我與診所的大夫談起了法輪功,那個大夫態度一下就變了,非常生氣的說,「你別跟我說法輪功,你們誰誰不是煉法輪功嗎?」其實他說的這個人當時已脫離大法了。

我笑著問他:「老師教的學生有好學生,有差學生,有的甚至成為很有成就的專家,那有的就可能變成無惡不作的惡人,那您說這個老師不好嗎?只能說這個學生沒按老師的要求去做罷了。」這個大夫馬上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說:「你說的對呀!」我接著說,「我婆婆……」我是想說婆婆遭受壓力的事,我剛剛說婆婆兩個字,他驚訝的說,「這是你婆婆?」看來他把我婆婆當成我娘家媽了。我給他講法輪功真相,他就非常願意聽了。

他懂奇門遁甲,他掰著手指頭推算,驗證修煉前我曾經找人算的命,推算後,他又一次驚訝的說:「你不只是有婚變。」用手比劃一下胳膊,又比劃一下大腿,意思是不是少胳膊就是少腿,「是你師父保護了你呀!」他及家人都做了「三退」。

師父保護大法弟子這是我堅信不疑的。現在的社會道德敗壞,離婚太普遍了,如不是修大法,自己那爭強好勝的性格不知是甚麼樣的結局。在這裏再次感恩慈悲偉大的師尊!

第二封信是我被非法關押到勞教所一個月後寫給女兒的

「小丫,你好:

開學了,學習很緊張了吧?在大姨的來信中媽媽接到了你的祝願,同時媽媽也知道你過早的承擔了許多。媽媽心裏明白,女兒的付出終會有償的。

媽媽只希望你在沒有媽媽陪伴的日子裏能自我約束好自己,走好每一步。媽媽也希望你早日適應目前這種生活狀態,把自己的心放輕鬆,一切都會做好,一切也都能做好。

媽媽的話說的再多,如何去做,還在於小丫你自己,我想你不會讓媽媽和親人失望的,媽媽相信你。

寫到這,願小丫把握好自己。

媽媽
二零零零年九月十三日」

女兒從小就沐浴在佛法中,在大法及大法弟子遭到殘酷的迫害後,她那顆童心始終與大法緊緊相連。看到電視中誹謗大法,女兒說,「電視盡瞎說!」我決定去北京上訪衛護大法,臨行前女兒與我擁抱給我增添信心。在非法勞教期間,女兒上初中,我通過寫信鼓勵丈夫、女兒,告訴他們我一點壞事沒做,你們不要覺著抬不起頭。告訴女兒作為學生就應該認真學習。我在給女兒的信中寫道:「媽媽和這裏的許多人一樣,心中無愧,知道目前的處境不會長久,真相大白之日我們會團聚的。」在我被非法關押十四個月(因拒絕所謂的「轉化」,我被加期二個月)回到家中,這時女兒的學習成績由班級的十幾名已提升到前幾名。

女兒上高中時一次召開家長會,班主任及任課老師異口同聲說:你家孩子素質非常高。老師說女兒在班級裏把同學扔掉的礦泉水瓶等可回收品收集後賣掉,給同學買冰淇淋。女兒在重點班,不是藝體班,可美術、書法、音樂、長跑等樣樣行,參加學校各項活動。

女兒要考藝術院校,需要提前去北京學習。由於九九年大法及大法弟子遭到殘酷的迫害,我一直在遭受著精神、肉體及經濟的重重壓力。女兒高二、高三兩年的寒假都是隻身一人在北京學習,一人在北京過了兩個大年。高三在北京學習半年,學費、吃住等費用都需自負,女兒為了節省費用,就租了個地下室。期間我發短信鼓勵女兒,告訴她她會「苦盡甘來」。

一天中午下班,我被警察堵到單元門口,要帶我去分局。正趕上女兒高中放暑假,女兒聞訊下樓問警察:「為甚麼帶我媽走?」警察謊稱:「沒甚麼事,只是去核實,核實後就回來。」女兒大聲說:「你們警察甚麼時候說話算數了?不准我媽跟你們去,我媽得跟我在一起。」

修煉前有人給女兒算過命,說沒有上學的命。就在女兒要高考時,丈夫的一個會看面相的朋友在我家吃飯時還說讓女兒要躲星星,躲月亮甚麼的。我們都沒有動心,相信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更何況女兒直言保護大法弟子。

女兒如願以償的考上了全國最好的藝術院校。正如幾年前那個留條中的那句話:「我堅信不移,為我承受的所有人不會白承受的。」送女兒上大學,碰到和女兒一起在北京學習的陪讀家長,非常羨慕的拍著我的肩膀說:「你女兒咋這麼好?沒有家長陪讀的孩子上完課不是去網吧,就是男女孩到一起住,而你家孩子回來就是學習。」

女兒五年大學畢業後又考取了法國的一所院校,實現了兒時的夢想──去巴黎這個藝術的天堂。

是法輪佛法改變了我的人生,是法輪佛法挽救了我的家,正如開篇所言我經歷了太多大法的神奇,經歷了太多師尊給予我的無量慈悲。

想寫的故事很多。我還想說發生在我家的一件神奇事:

因為師尊給予弟子的太多,弟子就給師尊敬香。不久前在一次敬香時,看到櫃面上有灰,我就用布擦,可是擦不掉。仔細一看,啊!原來是彩虹。記得女兒在法國時,遇到難事,凌晨通話時向我哭訴,我告訴女兒:「風雨過後是彩虹。」

是啊,越來越多的有良知的世人看清了這場史無前例的對法輪佛法的殘酷迫害;越來越多的有良知的世人在譴責這場殘酷迫害;越來越多的律師勇敢的站出來為大法弟子辯護,開創了在中共惡黨恐怖統治下仗義勇為的先河。風雨過後,彩虹出現還會遠嗎?!

因此,弟子只有精進,精進,再精進做好三件事,多救眾生,回報師恩,兌現誓約,惟願師尊笑。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合十
謝謝同修!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