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的福份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日】一九九四年,我丈夫肝癌去世,丟下我和兒子。兒子才九歲,患有重症肌無力,眼皮下垂,腿不靈便,走路一拐一拐的,右手萎縮,用左手寫字。老師說他智力差,影響年終獎,不願意帶他,有一次還把他連人帶包從教室推了出來。這些魔心的事讓我很難受,覺的生活無法過下去。我既要照顧孩子,又要打工,我本來身體就差,有人建議我到廟裏去,和兒子有口飯吃。

一九九八年,經朋友介紹我參加了一次法輪大法的法會,感到很震撼。法會期間,下起了中雨,學員們站在雨中煉功,紋絲不動,我突然看見天上出現一個彩色的大法輪,還有一串串的小法輪落在學員身上,我心裏說不出來的高興,這種高興一直伴隨著我回到家裏。從那以後,我家裏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兒子病好了,我自己的身體也康復了,腦子也彷彿開竅了,碰到問題知道怎麼處理了,別人問話我也會回答了,家裏事事順利。這是我修大法後師父給我家帶來的福份,我對師父的感恩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我身邊還發生了很多神奇小故事,今天寫出點滴與大家分享。

有一次,我到居住地不遠的地方參加一個小型法會,兒子騎一個小自行車陪我去,突然一個賣豆腐的大自行車把兒子和車子撞倒了,我說沒事,兒子也說沒事,旁邊打抱不平的人叫我們找那個人賠錢,我們說不會有事的,讓那人走了。事後真的沒事。

另一次,天下著濛濛細雨,我打著雨傘行走在雨中,突然一個的士衝過來把我撞倒了,我趴倒在的士的前頭那一截,傘撞飛了,兩腿撞的不能動彈了,直挺挺的。司機趕快過來揉腿,我也是說:「沒事。」因為我想到師父告訴我們要為別人著想,我不能給別人找麻煩。回家後,我發現膝蓋起了個大包,一大片紫色,全腫了,卻不疼,兩天後恢復正常。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

還有一次我去做鐘點工的途中,一個坐著兩個人的「摩的」把我的自行車前輪撞成了弧形,我也是說「沒事」,讓他們走了,我自己花二十元錢換了一個車輪。

又一次也是雨天,一輛「摩的」衝過來把我連人帶自行車拖了將近三米遠,他飛快的沖走了,我自己爬起來,發現腳踝處有半巴掌大的傷口,淌著血,肉裏面全是石子。我用泥水把腿沖洗了一下,有點痛。那些天我照常打工料理家務,兩天就神奇般的好了。如果不是師父保護,後果不堪設想。

煉功後,我的工作不犯愁了,總有人主動給我介紹工作,連我那殘疾的兒子,也順利的找到了工作。我知道是師父在幫弟子。

兒子讀中專時,他姑姑不贊成他讀書,說別人好手好腳讀了書也找不到工作,說我是把錢往水裏丟。我說有他做的工作,我深信修大法有師父管。我堅持把兒子送到學校學了計算機。後來我在社區看到招聘殘疾人的消息,我兒子去應聘,居委會的人同情的說:你家沒背景、沒關係,容易被擠掉。我不為所動。

我做工的東家知道了,找殘聯幫忙打了聲招呼,我兒子被錄取了,在居委會工作。我和兒子身體健康,憑自己的勞動賺錢,心情舒暢,母子相處融洽,這都是托大法師父的福。

修大法後,我家每年都開優曇婆羅花,有開在花罈子上的,有開在橘子樹樹葉上的,有開在小白菜上的,這是師父對弟子的鼓勵,弟子要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不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