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腕骨折 七天恢復正常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四日】二零一四年的冬天,我去集市發真相小冊子,對面來一騎自行車的,她車後面還帶一小孩,我說,大姐,給你一本小冊子回去看看。因那幾天路上都是冰,特別滑,我說完,沒等遞到她車筐裏,她就過去了。

我又接著發,這時就聽到那位大姐在喊我:「你給我啥呀?怎麼不給我了?」我當時很高興的說:「給你,給你。」我就跑過去,把小冊遞給了她,我說:「回去好好看看。」她說:「謝謝。」

剛給她,我就滑倒了,這時我看到我的左手腕的骨頭都支出來了,我馬上就意識到這是我的歡喜心被魔鑽了空子,心想我有執著,你也不配干擾、迫害我。

等我把帶的小冊子全都發完後,回到家,剛好一同修在我家,我們一起發正念,清除一切對我的干擾迫害因素,我發了一念:七天一定好。第二天,煉第五套功法時,就感到左手腕的骨頭都在動,我知道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在給我調整,心想謝謝師父。

白天,我還要做小冊子,當我裝釘小冊子時,我的左手連小冊子都拿不起來了,我心想你不讓我做大法的事,那可不行,你越疼我越做,我就給你反著來。

為了不讓家人知道我手腕骨折的事,我家裏的活還得幹,在這期間,我還蒸了兩鍋饅頭,但還是被我弟媳婦(也修煉大法) 看到了,我說,好事壞事都是好事,反正我就覺的沒事。

到了第七天,我的手腕真恢復了正常。是呀,如果沒有師父的保護,我怎麼會走過來。

徒手拿掉手銬

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我和同修一起,輾轉來到了北京天安門廣場,為了證實法、講清真相,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清白的」。那個時候,去天安門廣場證實法的人很多,一會兒,一車又一車的法輪功學員被警察拉走,我也被便衣抓到,並拖到了廣場的一側問姓名,我不告訴他們,他們就給我一個寫著W28號的布,別在我身後,作為標記。然後,用公交車把我與其他同修一起拉到一個我也不知道是甚麼地方,關了三天三夜。

看我還不說姓名,他們又把我轉押到了昌平一個地方非法關押,是晚上到了那個地方(具體地點說不清楚),發現那裏已經關押了許多與我一樣在背後有編號的法輪功學員(都是在天安門廣場被抓的)。

被非法關在一起的同修之間為防止特務監聽,互相之間雖然都不說話,但心裏都在互相鼓勵。第二天,因為他們要非法勞教一位同修,我們就不讓帶走,那時,衝進來好多警察打我們,有多位同修被拖出去暴打,並戴上了手銬、腳鐐,還有把手銬和腳鐐串在一起(叫「倒穿」),我知道那樣會很痛。

到了晚上,有的同修的手被銬的出血了。為了減輕同修們的痛苦,我就把紙墊到他們的銬子裏。然後,我對一位同修說:「我看看能不能給你(把手銬)拿下來。」我就這麼一想,真的拿掉了。她說謝謝我,我說別謝我,是師父做的,千萬別起歡喜心,甚麼都別想。

就這樣,我幾乎把所有同修戴著的手銬都徒手拿了下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