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給我們演化了一個門把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八日】今年五月十三日晚上九時許,我和同修A出去發真相資料、貼不乾膠。A進入一樓道發資料,我在外邊發正念。這時過來一個人進了這個樓洞,順手把防盜門關上了。

我在外邊等了六、七分鐘,還不見A同修出來,就走過去看看怎麼回事。到了門跟前,我抓著門把手向外一拉,門「喀嚓」就開了。A同修趕快出來,抓著我的手說:我怎麼也開不開門了,出不去了。就雙手合十求師父,剛求完師父就聽到門開了。

我倆到其它地方貼粘貼,邊走邊說這個門怎麼在裏面開不開,在外面不用鑰匙就能開開呢?我見過的其它防盜門在外面必須用鑰匙才能開開,而且根本沒有門把手。是不是師父給演化一個門把手開開的?回家後給孩子一說,孩子說人家可能就是那樣設計的。

五月十六日上午,我學完一講法,就坐公交車到那小區去了。到那一看,根本沒有門把手,在外面沒有鑰匙也根本開不開門。我激動的淚水都流出來了,慈悲的師父時時刻刻都在保護著我們,真的是演化了一個門把手讓我把門開開的呀。謝謝師父!

我校的血旗飄不起來了

文:大陸大法弟子

常常佩服同修們用強大的正念使害人的血旗當眾升不上去或當眾落下去,我也一直想用正念清除血旗對我地眾生的危害。在二零零五年,我們教學樓前的血旗突然落下來了,當時辦公室幾個同事也看到了。可不多久,一男生又把它升上去了。再過一段時間,它老是落到地上,學校就沒再在那個地方掛血旗了。

過了幾年後,學校又在操場上做了個司令台,栽根桿子,又掛上了一面血旗。我經常對它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黨因素。在邪黨十九大之前,我偶然一看,血旗成了降半旗。我覺的邪黨開會這一週,是我們大法弟子高效率發正念解體另外空間的邪黨因素的好機會。於是,這幾天,四個正點幾乎有三個正點每次發正念時間增加十五分鐘。有時,晨煉前也先發一會兒正念。

十月二十三日偶然朝操場方向一望,血旗已經完全耷拉著了,再大的風都飄不起來啦。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