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的婆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四日】我的婆婆今年八十二歲了,公公在婆婆五十多歲時就去世了,婆婆的生活很不容易。

一九九七年,老人喜得法輪大法,雖然不識字,但她很熱心的在本村組織了三十多人集體學法煉功,也得到了村裏領導的大力支持,把村裏的三間教室騰出來(學校已搬遷)供學員們煉功用。婆婆每天早晚兩次拿著鑰匙、提著錄音機去煉功場煉功。她的身體越來越好,多年的高血壓也不用吃降壓藥了。

可是,婆婆只煉了兩年的時間,江澤民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打壓。婆婆出於對文革的恐懼,放棄了對大法的修煉,而且害怕我也受迫害,也極力的阻止我繼續修煉。過了不久,早先的高血壓病又回到了她的身上,不得不靠吃藥維持。

命運總是那樣的捉弄人。十年後,也就是二零一零年的冬天,婆婆的三兒子(我的丈夫)與二兒子先後都因病去世。這對一輩子很要強的婆婆來說,簡直是無法生活下去了,對她的打擊太大了。

那段時間,我一直守在婆婆的身邊,給她講師父在法中如何講的,講輪迴故事等,鼓勵她堅強的活下去。還給她買了一個小點播機,錄上師父的講法讓她聽。她自己也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其實婆婆還是幸運的。她告訴我說:在很早以前(那時還沒學大法),一個算命的給婆婆算命說:婆婆有三個兒子,但不能都給她送終。婆婆問為甚麼,那個人說了幾句模稜兩可的話就不說了。最後苦笑了一下,說了一句「小老鼠拉木锨,大頭在後邊」(一句地方方言)。當時婆婆不知這句話是甚麼意思,也就沒有往心裏去。

經歷了那麼多事,婆婆想起了算命人說的話,也明白甚麼意思了,感慨的說:哎,這都是自己的命運啊!兒子沒有了,現在這個社會媳婦改嫁的已司空見慣,不足為奇。如果媳婦們一個個的都離我而去了,我還怎麼活呀?現在還能活著,幸虧有法輪功師父在幫我啊!倆個媳婦都修煉法輪大法,也都沒有再婚,仍然不離不棄的贍養我,要不我是無法走過來的,真得好好謝謝李大師啊!

後來婆婆也親眼見證了大法師父的慈悲。

一年前,婆婆發現在老家的宅子(有一百多年的歷史了),突然有兩根木房的樑上住上了一些不速之客─白蟻。以前我從有關資料上得知,白蟻的危害很大,一幢房子用不了多久就能被白蟻吃坍塌了,而且它們每隔一段時間就從木梁桿的縫隙中湧出成千上萬的飛蟻(黑色帶翅膀的螞蟻,即白蟻的成蟲)一時間,並不寬敞的三間屋黑壓壓的,隨處可見,叫人看了渾身都起雞皮疙瘩。

婆婆又是掃,又是打,急了喊來我二妯娌撒農藥清除,但收效甚微。用不了多長的時間,就會有更多的飛蟻侵蝕。晚上睡覺時,飛蟻還會落在臉上進行騷擾。婆婆害怕鑽到她的耳朵和嘴巴裏,不能安心生活。但又感到無可奈何。

有一次,婆婆仰望著兩根不斷湧出飛蟻的木梁桿,從心底裏喊出:李老師啊!您快幫幫我吧!別讓它們再生(白蟻)了,我也不想殺生啊!話音剛落,就見木梁桿的縫隙裏往外湧出的飛蟻漸漸稀落,一會兒的功夫便不再湧出,而外面的飛蟻也不知都飛到哪裏去了。只見在灶台上、地面上只留下了一層白蟻蛻掉的皮,像麩皮一樣的輕盈。

一年多過去了,直到現在都平安無事,再也沒有看到一隻飛蟻來騷擾。這件事情對婆婆的感觸特別深,多次給我講過。每當跟別人談起此事時,婆婆都會讚歎不已:李老師就在咱身邊啊!咱說甚麼話老師都聽的見啊!我告訴她:不光咱說甚麼老師知道,就連咱心裏想甚麼老師都知道啊!婆婆連連點頭稱是,從此以後,她對師父更加畢恭畢敬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