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明真相「三退」小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一日】這些年來,隨著法輪大法弟子不斷的講真相,受中共謊言矇蔽的人越來越清醒、理智,越來越多的人敢於了解真相,並且一旦明白真相之後,就馬上選擇「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甚至非常踴躍。下面是我遇到的這方面的幾個小故事,寫出來與大家分享。

「阿姨,您住哪?我要到您家裏去看看」

今年元宵節後,我碰到了三個月前給他講過真相的那個交警。我發現他與以前判若兩人,要不是在老地方,我真認不出他來了。原來的他又黑又瘦,現在臉色好看多了,體態也壯實了,他見到我後高興的說:「自從您給了我護身符後,我就把它放在錢夾子裏,每天睡覺時放在枕邊,只幾個月我就長了二十幾斤,人也精神了。阿姨您住哪?我要到您家裏去看看。」我說:「不用了,今天不是又見到了嗎?你明白了法輪功真相,思想上清除了江澤民一言堂灌輸的謊言,做了『三退』,你就有福了,更大的福份還在後頭呢。護身符上都講清楚了。你應該謝的是我的師父。」他雙手合十說道:「謝謝大慈大悲的李洪志師父!」我從包裏拿出一份真相資料,上次不敢接的他這次愉快的接受了。

八十二歲的老教授說:「請幫我老伴也退了吧!」

我上公共汽車時,遇到一位八十二歲的老教授。我給他講真相,講了共產黨整人、殺人的歷史,講了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講了二十萬人訴江,每天十多萬人「三退」(退出中共及其附屬的共青團和少先隊),他都接受並愉快的選擇了「三退」,還連聲說「謝謝!」

我問他老伴好嗎?他說老伴腿腳不利索了,不能出來活動。我又問他老伴是否也是教授、也是黨員?他說是的。我正想著不能出來聽真相得救度多遺憾啊,老教授就對我說:「請你幫我老伴也退了,行嗎?」我說:「您真善良。那可得她自己真心要退才行。她聽您的嗎?」他自豪的回答:「大事她都聽我的。」我告訴他,一定要給他老伴講清楚真相,特別是與「三退」有關的真相一定要講透。只有真心退才管用。

我送了老教授兩張護身符,叮囑他和老伴一起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下車時,老教授不停的向我揮手告別,看得出他發自內心的感激。

農民工喜接台曆 踴躍三退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下旬,我與同修拉著裝滿台曆的拖包,到一個建築工地去講真相。工地上的農民工正在幹著泥瓦活,我們邊發台曆邊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非常順利,發一本,退一個。

發到最後一本時,一看還有五個人沒拿到呢。這時其中一個中年人就伸著胳膊喊:「給我一本!」同修就把最後一本給了他。我向其他幾個人表示歉意,然後將護身符送給了他們一個,把真相期刊也給了他們,對他們說:只要明白真相,你們就有福了,大難來了能保命,是用多少錢都買不來的。

最後在場的所有人都自願退出了曾經加入過的中共及其附屬組織共青團和少先隊。經過門房,保安也開心的退了他加入過的中共組織。

這一次就有三十五個人聽了真相做了「三退」,他們都有福了。

家鄉人明真相選擇「三退」

今年三月二十日早上,我來到老家當地的集市,不算寬敞的街道兩旁擺滿了品種繁多的蔬菜,門店裏有賣早點和做各種生意的。我在來來往往的人群中穿梭,不管認識的和不認識的,我都上前和他們打招呼問好,然後講為甚麼要「三退」,基本上是講一個退一個,送護身符也都接收,除了一桌喝早酒和極個別的幾個人不聽外,兩個多小時勸退了四十人。

我乘上了一輛車,一看車上已無空座位,就坐在了司機後面的箱子上,正好面對乘客。我就像講台上老師給學生上課那樣講起了法輪功真相。

我說我也是本地人,只是十幾歲就離開了家鄉。今年七十歲了。五十歲時,家族遺傳病──腦血管硬化找上了我,喪失記憶。我動過大手術,整個人有氣無力,吃藥吃到胃都受不了了,真是活著受罪,活著等死!

九八年我學煉了法輪功,各種疾病不治自癒,身體健康,心情舒暢,十八年來身體健康,沒吃過一顆藥,沒打過一次針。

接著給他們講了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中共的貪腐、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等等,車上的人都用心的聽,玩手機的也都抬起了頭,有五個人還對我露出會心的笑容。車到站時,六個人選擇了「三退」。我送給他們護身符,互道祝福。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