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企業家終於退黨了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三日】這是一名非常有正義感的鄉鎮企業家。二零零四年我被非法關押了半個月。在我被非法關押期間,企業家親自找到當時市裏的政法委書記去要人。那一天政法委書記辦公室裏人很多,等到他說明情況後,當眾訓斥了那書記一通。晚上他又到了政法委書記家裏與書記長談,無論如何也得放人。政法委書記告訴他:「殺人放火都可以馬上放人,可就是煉法輪功的不行,我得去協調。」

據說這名政法委書記親自找到公安局長,說明了情況,沒過幾天就把我放了。政法委書記因為此事沒過幾個月便高升了,到地區任職了。

俗話說:受人點水恩必當湧泉報,不能忘記恩人。每當過年我們夫婦都要到他家拜年。老人的家裏裝修的特氣派,家具都是價值幾十萬的紫檀木做的。老人身材高大,紅光滿面,盤腿坐在檀木椅子上,說話聲音洪亮,談笑風生,總愛講故事。過年過節來看望他的人一撥接著一撥,鮮花與禮物堆滿了屋子。

期間他也會給我們講一些他不能理解的社會現象。有一年他們要把親朋好友過年送的柴雞蛋腌制一些,打開箱子大大的出乎他們的預料。六、七箱子雞蛋僅有一百三十多個。正常情況一箱就得有一百多個。這麼多的親友不可能都是從一家商店買東西,也不可能是同時買的,怎麼會這麼少?他們就覺的社會上的人道德真的完了。每年我們都給他送去神韻晚會的光盤,他也看過《九評共產黨》,可他對毛澤東還是挺崇拜。勸他退黨,他就說以後再說,便岔開話題。

三年前他的生活突然發生了變故,整個生活大變樣。

他在生活中幫助過許許多多的人,培養了很多的銷售人員,使許多的親屬受益。可是隨著社會的變化,人的道德在不斷的下滑,見利忘義,最後這些親屬與銷售人員合謀,侵佔了他多年一手經營的企業,還誣告他。為了還債,老人賣掉了自己心愛的房子和全部家當,搬回農村老宅子去住了。面對現實,老人真的想不明白了,這些人怎麼一點仁義都沒有了?

二零一五年我們夫婦又去他家拜年,正趕上他嫂子去世。老人見到我們後非常激動:這麼遠就不用來了,打個電話就行了,不用年年都來。忙著把我們讓進屋。老人穿著陳舊的衣服,臉又黑又瘦,盤坐在炕上,炕頭放著厚厚的舊棉被,老式的牆櫃上方掛著發黃的照片。昔日過年過節人來人往的景象再也不見了。

我們聊了一些家常與健康的話題。人生無常,世態炎涼。每次去他都會問我岳母的身體狀況。我岳母以前腿疼、頭疼天天離不開去疼片,修大法後已經十幾年不吃藥了,今年都九十一歲了。大法的神奇他們聽說著,大法弟子的為人他們在觀察著。十一年來每年我們無論多忙,都要去拜望老人。老人也對我們感慨的說:你們有工作,過年很忙,家裏親屬又多,就不用年年過來,打個電話就行了。

因有事我們便告辭了。老人一直把我們送到大門外很遠,緊緊的握住我們的手久久不願撒開。我們告訴老人一定要保重身體。「保重啥呀,該關進去了。」「您不用這樣想,關進去的應該是那些迫害法輪功的壞人。」我從衣服口袋裏拿出了周永康被關押的小冊子遞給他。這時妻子跟老人說:您把邪黨退了吧,您就會平安了。「行,我退。」老人說的很堅決。「我相信你們都是為我好,我相信大法師父會保祐我的。」老人眼眶裏含滿了熱淚。回來的路上,妻子感慨的說:「我們十一年的堅持,讓老人看到了希望,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有好人在,他最終得救了,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