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將做事當作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九日】將做事當作修煉的現象,在同修中也是普遍存在。如果是普通學員,可能僅是個人修煉中的問題;而如果協調人將做事當作修煉,不僅阻礙著自己的修煉提高,也會影響到所協調範圍內的同修。

一次,當地某片一協調同修來找我,一進門,就傾訴起自己的苦衷:「你知道嗎,那些年,我們那片的協調人都進去了,同修都趴下了,只有我一個人頂著壓力在往前走,打印機誰家都不敢放,只好拿我家來;打印好的資料沒人敢存,也都放在我家;同修家的學法小組都不敢讓同修去了,也都來我家學法;周邊農場缺資料時,也都是我去給他們郵寄。我家老伴、孩子都不修煉,你說我得頂著多大的壓力……」我聽著七十多歲的老協調同修如數家珍般的述說著在邪惡瘋狂時期,親身經歷的故事,確實很感人。可接下來聽她說起與同修發生的那些矛盾,又覺得很可憐。她說:「那時候,同修都哪去了?可現在環境寬鬆了,同修的翅膀也都硬實了,就開始說我的壞話,背後整我了。我倒不是非要去當這個協調人,我甚麼都能做,但就是心理不平衡。」

聽她激動的把話講完,我說,姨啊,咱們先將心平靜一下。其實,您做的真挺好,特別是在邪惡瘋狂時期,那時沒人出面協調,你能頂著那麼大壓力走過來,真的很了不起,但是,你是否記得師父講過這段法:「因為你們是大法在常人這一層中的精英,我不能只叫你們工作而不叫你們圓滿。」[1]她說,原話我記不住,但是我知道師父講過。雖然同修有執著,在背後說你甚麼,這確實不對,傷害了你,但這也給我們提供了提高心性的環境,也是在考驗我們讓不讓人說啊。我又與她交流了一些自己遇到不公時如何向內找修煉提高的體會以及其他協調同修遇到矛盾向內找的修煉故事。最後,她說,今天聽過你這樣的交流,我心裏敞亮多了。

可令我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天,她又來了,說昨天交流的那些體會,回去後就全都忘了。再一想到那些事,自己還是想不通,依然憤憤不平。

事後,我與同修去和那片同修交流,發現整個那一片同修大都也是同樣狀態,遇事向外求。在邪惡迫害初期,因為這位老協調同修很強勢,那時與同修也有矛盾,但同修都很依賴她、指望她給大家遮風避雨,所以很多矛盾被掩蓋起來了;可環境寬鬆了,矛盾就都暴露了出來,同時給她一個提高的機會。可由於這位協調同修將做事看的很重,修煉因素相對很少,後來被舊勢力以病業形式迫害走了。每想到此,在同修這我也想到了自己的責任,真的是很痛心。

幾年前,在一較大城市的協調人之間,矛盾重重,特意約我們兩位同修去那裏交流。到達時已是晚上了,我們就住在其中一位協調同修家。次日一早,我們準備去另一位同修家交流。在等來接我們的同修時,聽帶路的同修在埋怨司機同修:「昨晚說的好好的,這都過點了,怎麼還不來?!」我們聽後就說,看來是因為我們還有怨心,邪惡就藉此來干擾了。這位同修很驚訝的說,「啊,是他來晚了,我們也得向內找啊?」我們都笑了。

等我們到了同修家,交流剛一開始,房主同修也是當地協調人之一,首先近乎哭訴一般談起其他協調人如何排擠她,還弄來一幫人給她開「批鬥會」。恰好她提到給她開「批鬥會」的協調人也在場,一聽就反駁她說話不實,接下來是一番解釋。房主同修在證實大法中做的事真的很多,我們在交流切磋的過程中,另一個房間的打印機還在不停的忙碌著,地上擺著一摞摞打印好還未來得及裝訂的掛曆和台曆。

當去另一片與學法小組協調同修交流時,他們一再讓我們先說,於是我們談了一些向內找的體會。一位老年同修碰了一下身邊的同修說:怎麼樣,看看人家那地區的同修向內找的多好,師父說:「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2]可那天,你就是和我過不去,可你直到現在也沒向內找。在場同修一聽,都笑了。

我們又來到另一片交流,一協調同修說,為把台曆抓緊打印出來,她已經忙的好幾天沒學法了,實在忙不過來時,連不修煉的丈夫和孩子都上陣幫忙。

這一地區的很多同修到一起交流的時候,大多還是交流怎麼做的事,互相之間攀比誰事情做的多等。遇到矛盾,多是向外求,為此當地協調同修間隔很大。由於形不成整體,經常出現被邪惡鑽空子的現象,比如在同修中搞集資;外地來此演講亂法;傳假經文;組織大型戶外煉功;在學員中抓「特務」等等問題。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負責人也是修煉人〉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