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讀一遍《轉法輪》 改變了女兒一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三十一日】我有一個女兒,一九九九年五月十三日出生。二零零四年,在我修煉大法前,我就離了婚,女兒判給了前妻撫養。由於我忙著所謂常人的事業,多年來,忽視了對女兒的照顧和教育,這樣一直到二零一一年九月,女兒上初中。

二零一一年九月的一天,我接到前妻電話,要求去女兒學校見老師,當時我正在湖南工作,女兒在深圳上學。我到了學校之後,才知道是因為女兒從小生活在單親環境中,一直性格內向,不願和陌生人說話交往,和父母及熟悉的同學之間才能自在地交流,如果現場稍有不熟悉的人,就說不出話來。讀小學時,由於年齡小,老師同學習以為常,上初中,換了新的學校之後,環境變了,以前熟悉的同學和老師都看不見了,不敢和現在的同學和老師說話、打交道,課堂上,根本做不到舉手回答問題,即使被老師點名叫起來,也是低頭根本張不開嘴,同時連做廣播體操都不能在大眾面前一起做,伸不開手腳。看過心理醫生,做過檢查治療,都沒有好轉,學校老師、甚至女兒的外婆等人都建議將小孩送到特殊學校(智障或傷殘的人上的學校)。

在學校,我了解並親眼見到孩子上課、做操的實際情況後,我的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掉。雖然在社會法律上講,自己只要撫養費按時供給,其它事情可以推托,但我是個修煉人,按照師父教的真善忍的法理向內找,知道這件事絕不是偶然,師父講過的平衡好家庭的法不斷湧上心頭,我認識到這是我自己的錯誤,是家庭教育的責任,一個「世界法輪大法日」出生的孩子,是有來頭的,大法弟子決不能不管。我知道只有大法可以改變她,按照常人的理處理會徹底毀了她的,是師父給我的一次機會彌補自己的過失。我果斷地給女兒辦了休學,將她帶回了長沙。

我嘗試讓女兒學法煉功,教她動作,她不肯做,自己看書不看,中共邪黨實在太邪了,在小學就給學生灌輸了很多惡毒的謊言和觀念,使這麼小的學生在內心本能地排斥大法。最後實在沒辦法,想起師父在法中講過每個人都有一個得法的最初動機,不能讓她失去這個機緣,於是利用她想媽媽的心理談條件,聽完我念一遍《轉法輪》後,才能回深圳去見媽媽。

我每天利用工作空餘時間給她念書,念完一段,就問問她念的內容是甚麼,確保她聽進去了。這樣一段時間後,讓她自己念,她也肯念了。念完一遍《轉法輪》後,明顯感覺到女兒內心的變化,她終於明白大法裏講的是甚麼,大法在常人這一層的理正在影響著她,膽子逐漸在變大,人也開朗了許多。大約三個多月後,女兒背會了大法師父的《論語》,記住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了「少先隊」,回到深圳她媽媽身邊。在後面一段時間的電話裏,我經常提醒女兒默念法輪大法好,她都能基本做到。

二零一二年五月,我在長沙本地找學校給女兒讀書,過程出奇的順利,電腦派位分到了「長沙市實驗中學」這所比較好的學校。我知道這是女兒學法後帶來的福報,過程中,我也是本著「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的心態,順其自然地報名填表的,結果真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一人煉功全家受益」[2]。二零一二年六月,我又將女兒接到了長沙讀書,一直到現在。

在長沙上學後,無論軍訓期間、平時課間做操、體育課等,女兒都能做到和其他同學一樣的表現,雖然在課堂公開發言以及有生人的場合說話還是靦腆膽怯,但在熟悉的同學之間、寢室、家庭等場合表現正常。初中三年來,成績一直在班上名列前茅,理科成績經常考到全班乃至全校第一,現在已在長沙一所高中讀高一,高中成績在班上一直是前幾名。

多年來,我一直以一個修煉人的心態來教育女兒,她對大法也一直是很正面的認識,經常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已經在她心中紮下根。發稿前,我就此事徵求她的意見,她對多年來在大法中受益的事情非常肯定,樂呵呵的同意將她的情況寫出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