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稱我是家中的「消防隊員」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六日】我的大弟今年六十六歲,獨身一人,看到我修煉法輪大法後的身心變化,有點心動,也想學法輪大法。給他看《轉法輪》,他卻看不進去,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受中共洗腦灌輸幾十年,無神論進化論在腦中已經根深蒂固了,要他接受大法法理,障礙實在太大。他十分苦惱的對我說:「我對大法不能理解和接受,又怎麼能照著去做呢?我修不了!」讓他先看《九評共產黨》和《解體黨文化》吧,也同樣是看不進去。

怎麼辦呢?我想了想,對他說,那你就抄書吧,無需動腦和思考,只管去抄,保證有效!對於長期以來不曾拿筆規規矩矩寫字的他,要他抄寫這麼一本厚厚的書,的確要下個決心才行。一旁的二弟幫我開導他,問他:「你想不想像她一樣好?」他認真點頭,想!「那你就抄書吧!」

大弟曾長期病休過,收入低,母親在世時,他與母親同住,母親走後,我就把原先每月給母親的三百元錢給了他,現在就成了「獎學金」。其實,我也有私心在裏面,他曾經中風住院,我去陪的夜,現在父母都不在了,他若有點甚麼事,我這個修大法的姐姐不管,誰去管?

大弟終於收下了我給他的本子和筆開始抄寫《轉法輪》這本書,大概花了半年功夫,總算抄完了一本《轉法輪》。看著他的手抄本,我真的不敢恭維,可是他的變化卻是驚人的──

原來老態龍鍾步履蹣跚的他,如今變的步履輕健,滿面紅光,容光煥發,過年來我家,竟然能提著一箱十斤重的蘋果,足足走了兩站路,也不見他有一點疲勞樣,只不過拿乾毛巾擦了擦額頭的汗。原來幾乎全白的頭髮,如今也黑了一大半,不知年輕了多少。

最令人叫絕的是他的心的變化,一點不誇張的說,過去的他可是個把一分錢看的比磨盤還要重的人,所以去年過年,當他這個當大伯的第一次想到給我那已經十六歲的小侄壓歲錢時,大家簡直像看到太陽從西邊出來一樣。還有幾件看淡錢財的事發生在他身上,讓全家人對他刮目相看。寡言的他自己也對我說,確實放下了不少。

大弟的生活狀態曾經是我們大家心中的一塊石頭,我那小弟早就對我說過,你別忙著到處傳功,就先把我家這位「老大難」帶帶好吧,現在我們心中的石頭徹底落地了,再也不用籌劃給他送哪家養老院了,因為大弟他現在獨自一人健康自在,生活的有滋有味,一點都不用我們操心了。

想到大弟他雖然至今還有不少的黨文化思維模式,神佛的概念也沒有建立起來,大法真相資料也不愛看,甚至連功也懶得學,可慈悲的師尊仍然如同弟子一樣看護著他,使他煥然一新。人類的語言已實在是無法描述師尊的慈悲和法力了。

講完大弟的故事再說說二弟。

二弟在我們姐弟四人中是屬於成功人士,但生活的並不如意,由於婚姻和生意的雙重挫折,患上了嚴重的憂鬱症,送他去市精神衛生中心看專家門診,他告訴專家,今天早上起來,第一件事就是推開窗戶往下看,掂量跳下去是否能致命,他真害怕自己控制不住時,會幹出蠢事來。見狀,我只得在他家住下,看著他,丈夫陪我同住。

每天,我除了給他做可口的飯菜外,就是要求他與我一起讀一講《轉法輪》,再加聽師父講法和有空就念「法輪大法好」。二弟同大弟一樣,知道大法好,但接受大法法理有障礙,為了求生保命,只得老老實實照著做,他一邊大聲讀書,一邊對我說,雖然書上的話我接受不了,但我的態度可是認真的啊!

就這麼過了短短的兩週功夫,他就說,他好了,要外出洗澡、理髮,可以上班去了。再說那專家門診也正好是兩週一複診,到了那兒,這位老專家一看,真的好了,禁不住驚訝的脫口而出:「我的藥可沒那麼靈啊!」

二弟的病好後,又把書還給了我,他說他已心中有法了,確實平安到現在。

我那小弟曾戲稱,我是家中消災消難的「消防隊員」,眾生一定要看明白,法輪大法就是來給人類消災解難的呀!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