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除11年監控 大連姜淑華獲自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今年十月三日,大連沙河口區派出所警察告知,對法輪功學員姜淑華長達十一年的監控(電話監控、簽字、畫押、上門探視等)解除了。姜淑華和家人及親屬歷經中共人員十一年的時時監控、無人身自由的生活之後,過了第一個放心的長假。

今年十月三日,六十一歲法輪功學員姜淑華的家門被敲響,她打開房門,兩個年輕的警察站在門外,這時,她的丈夫也來迎門,見狀,高聲喊道:「怎麼又是你們倆?大過節的,讓不讓老百姓過了?」

原來幾個月前,這兩個警察上門騷擾過他們家,十一年的監控讓家人已無法忍受這種驚擾。但此時,一個警察趕忙說:「大叔,您別急,沒事的,您先到屋裏,我們跟阿姨說兩句話。」姜女士請他們到屋裏坐,「不用了,就在這說說,」警察接著說,「阿姨,你的那個(監控)解除了,」「哦,」姜女士無語。警察又點頭賠笑說:「阿姨,理解啊,這是我們的『工作』,抱歉打擾了。」「哦,謝謝了。」姜女士微笑著目送警察下樓離開。

回家倚門閉眼,姜女士熱淚盈眶,十一年了,一塊堵在心窩的石頭終於落地了。

十一年前的綁架歷歷在目

那是二零零六年二月底的一天下午二點左右,姜女士散發介紹法輪功真實情況的資料,被封閉的小區保安綁架到物業,其妹聞訊,趕到物業,眼看著姐姐被中山公園派出所警察奪包、野蠻帶走。家人急匆匆趕往派出所,姜女士被關在二樓,家屬被隔一樓。後見外來一些便衣參加審問,家屬多次上樓詢問情況,都被阻。

後來一名便衣在樓梯間接待了家屬,「她今天能回家嗎?」家屬問。「不能,她包裏那麼多東西。你們回去準備錢吧!」家屬問:「準備多少錢?幹甚麼用?」「你們看著準備吧,準備多了,就少關幾天,準備少了,就多關幾天。」家屬蒙頭轉向,還沒行動,姜女士就被警車劫走,說是拘留十天。

當晚八點多,姜妹接到拘留所電話:「你姐姐在拘留所心臟病發作,快來送藥。」妹妹知道姐姐哪有甚麼心臟病,根本也沒有甚麼藥啊!心急如火的妹妹驅車趕到了拘留所。

接待室的莊姓警察說:「怎麼你一個人來了,得派出所來人啊!」妹妹說:「我們也不懂程序呀,說是讓我來送藥的,姐姐身體怎麼樣了?」「很糟糕,她送來的時候,已經過了晚飯時間,就一起下車間幹活了,誰知不一會兒,就口吐白沫,暈倒在地,臉像豬肝似的,虧了今天是劉大夫值班,她血壓280,打了降壓針,還220,一直不下。」妹妹說:「那就放人吧,我們自己調整。」「這個我們說了不算,得有醫院的檢查證明,還得派出所同意才行,你應該和派出所人一起來。」「我們沒經歷過,不懂啊!那咱們先去醫院檢查吧!」「這麼晚了,所裏司機都下班了,這個地方又打不到車。」妹妹說:「我開車來了。」

於是,當班大夫劉蘊,又從男所調來了一位王姓警察陪同姜女士和家人去市三院,做了體檢。才幾個小時,姐姐已直不起腰,沒有人樣了。檢查結果出來,很糟糕,不符合拘留條件,妹妹說:「我拿診斷書去派出所吧?」「不行,先回所裏,複印一份給你,原件我們得存留。」

回到拘留所,已是夜半十一點了,妹妹說:「已經這麼晚了,派出所恐怕也不能接待了,可人留你們這兒又太危險,也別給你們添麻煩,人我先帶走,明天再辦手續。」「這個我們可說了不算。」於是她們用電話向孟所長彙報,孟所長在電話裏對妹妹客氣地說:「你們家屬的心情我可以理解,這麼晚了,你去派出所也辦不了事,這樣吧,你先耐心等等,我給你聯繫一下。」

幾分鐘後,孟所長電話回來:「可以放人,但要留下妹妹的家庭住址及電話。」這樣,姜淑華歷經一場魔難,半夜十二點回到了家中。

監聽、噪音、試探電話、上門騷擾、簽字、畫押

自此,姜淑華就成了南沙派出所及社區的監控對像。先是姜淑華家裏的座機電話被監聽,噪音震耳,還不時打進試探電話,擾得人心煩躁,換了部電話機,噪音依舊。只好去電話局換了個電話號碼,可不多時,監控又追上了,通話幾乎聽不清,只好將座機取消了。那個年代,家裏沒有電話很不方便的。

然後,是派出所警察一次次的上門騷擾,要姜淑華去派出所簽字、畫押,可每一次姜淑華都不在家,不管怎麼叫,怎麼傳喚,姜淑華一次也沒去過派出所。但是,被逼無奈,家人為了保護她,丈夫和兒子分別都被迫到派出所受過訓、簽過字。

十一年啊,不間斷的騷擾,給姜淑華及家人都帶來了很大的心理壓力。

現在姜淑華和家人鬆了一口氣,監控解除了,可以過上正常的日子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