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在哪裏都是一個品德高尚的亮點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九日】師父說:「煉功要重德,要做好事,要為善,處處事事都這樣要求自己。」[1]這裏,我想談一點自己的做法,也就是怎樣用行為去影響周圍人,去證實法,從中救度世人的。

我住的小區條件不好,下雨時,樓下有一段路汪很多水,我走路不方便,行人也不方便,有的孩子媽媽送孩子上學,經常掉進水裏。我看到後,就撿些磚塊,鋪一條磚路,讓行人踩著磚走過去,天好時,再把磚搬走。事雖不大,對周圍人影響很大,不少人衝著我說:「你這人真好。」我說:「不是我好,是法輪功好,要不煉法輪功,我也不會這樣做的。」

後來,由於生意需要,我在那段路上改了一段下水道,正好路過汪水那個地方,我又多花一千多元錢,讓幹活人挖了一個雨水井,這一下子徹底解決了汪水問題,這件事對左鄰右舍影響不小,大家特高興,住一樓的一個單位幹部高興的說:「你這事做的太好了,了不起呀。」我笑著說:「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福報的。」他痛快的答應了。以前我也給他講真相時,他面無表情不搭理我,現在見到我打招呼。

倒不是我特意花錢去買人家說法輪大法好,我就覺的,住在小區裏,稍微留心,會發現有不少不起眼的小事是可以做的,舉手之勞,又不費甚麼時間,比如:有時我見物業人員用水泥把有坑的地面抹平,怕人踩,用石頭圈上,可是,水泥凝固了後,石頭沒人搬走,來往車輛和行人得繞開,我就貓下腰,一塊塊的給搬走。

現在常人都自私,很少主動做好事,你能默默付出時,人們就留意了,這時講真相也容易了。當然,我不是說有為的專找好事做,就是稍微留心一點,順其自然的做。

掃大街的一個大姐,每次見到我時都主動打招呼,為甚麼呢?因為我的店前路面,常自己打掃,或讓店員打掃,有廢紙和垃圾甚麼的,隨手撿走。下雪了,把門前掃淨,再幫助周圍掃一塊。下雪大時,就掃出一條行人小道。雪化結冰了,就用鐵锨清理走。按說,這些活應該是大姐和物業人幹的,可他們幹不過來,我不等不靠,自己動手。有幾次我跟大姐說:「見到法輪功真相小冊子,你千萬別扔了,那是救人的,放到乾淨地方,讓有緣人拿。」她說:「是呀,我沒扔。」我跟她講真相和三退,她特能接受。她說:「我娘家人有學的,我看你這麼好,就知道這功好。」我說:「你回家告訴家人和親戚朋友,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將來有大災時,等於你把他們救了,你會得大福報的。」她說:「好,好,我記住了,記住了。」

我住的樓有個退休老幹部,住一樓,好管個閒事甚麼的,開始我給他講大法真相,他不聽,像瞅怪物似的看著我。後來有一天他跟我說:「你這人呀,挺服你的,真是好人。」當時我很驚訝。他又說:「你挺善良,沒少為大夥做好事,我能不能也學學這法輪功?」我說:「我二十年沒吃藥了,身體很好,你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法有威力,你念就行。」我給他講了許多修大法祛病有奇效的例子,他很能接受。

我家門前的路有點小坡,下雪後,路滑,有時成了冰川,騎車子人經常摔倒,有時摔倒一片。我就和店員從遠處弄來一些乾土,一筐一筐的撒上。撒時,行人和車輛就遠遠的等著我,等我撒完了才過去,有人走到我跟前時,客氣的說:「謝謝你,這下不滑了。」我說:「不用謝,你就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了。」對方說:「啊,你是煉法輪功的?」然後笑笑。我想,最起碼讓他們知道,這件好事是大法弟子幹的,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不像惡黨宣傳的那樣邪乎,我覺的,在點滴中體現出高尚來,眾生對大法的印象就在逐漸改變。

有一年,小區有個車棚夜間暖氣跑水了,跑了一夜,臘月天滴水成冰,第二天一看,有二十多米路面是冰川,冰層有一拳多厚。過往車輛和行人得小心翼翼的走,那幾天經常堵車,騎車的人經常摔倒,人步行得一點點往前蹭。我弄來一些土,給撒上,後來發現還是不行,太陽一曬還是滑。我就找了另一個同修,掄起鐵鎬,從頭刨冰,露出水泥地面來,幹了半天多,把冰全清理完了。期間,有人和我搭話時,我就說:「告訴你一句話: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化災解難的。」對方笑著回答:「嗯,嗯。」似乎明白了甚麼。我不停的告訴他們,雖然沒有細緻的講大法真相,但我想,他們心裏肯定對大法和大法弟子有好感。

我做生意,貨站的司機經常給我送貨,夏天熱,司機搬貨時一臉汗,我就送他一瓶礦泉水(可能沒人給他們水),司機感動的直說:「謝謝,謝謝。」有的司機說:「你這人,老天應該讓你發大財。」還有的說:「你能活一百歲。」過程中,我給他們講真相和三退,效果非常好,幾乎講一個退一個。我覺的,作為修煉人就應該逐漸培養為別人著想的習慣,有些事情看似小,但是,當你堅持做下去的時候,境界也就在其中了。

早些年我住舊樓,單元裏的垃圾道偶爾會堵,每次堵時,誰都不願處理,嫌髒,就等著靠著。我發現後,就找來木桿,或鐵棒,一層一層的往下捅。捅時,有時要把腦袋伸進垃圾道裏往上觀察一下,垃圾裏甚麼都有,有時髒物弄一手,或掉到臉上和脖子裏,處理完後,我心裏很高興。我認為,對修煉人來說,真正的髒,不是表面,而是心裏,當我能為別人著想,真心去付出,或做一件好事時,心裏的髒就在漸漸的去。

我搬到新樓後,家裏的垃圾要裝進塑料袋,扔到樓下垃圾箱,每次下樓時,只要看見地上有煙頭、紙片、塑料瓶、廣告紙甚麼的,我就撿起來,順手裝到垃圾袋裏拎走。老伴不修煉,有時看見了,就訓我:「別撿了,掉死價了。」我心想:「掉啥價?沒有高尚的心,我還彎不下這個腰呢。」

又一次,我和另兩個同修去鄉下一個同修家,回來時沒車了,我們走了十多里鄉土路。路上,偶爾會看見碗口大的石頭在車轍印上,這對行人和車輛都是障礙,我就順手撿起來扔到路邊,撿了一路。同修感慨的說:「在這點上,我不如你修得好。」我說:「咳,小事呢,誰都有自己的長處。」

我認為,世人對大法怎麼美好不知道,但他們有時會注意看大法弟子的表現,表面做好很重要,不管在哪兒,行為高尚些,講真相救人就會容易些。有一次,一個同修跟我說一件事:有個老年同修,到市場買菜,挑個沒完,好菜挑到塑料袋裏,不好菜扔到一邊,挑了好長時間,攤主一臉不悅。臨走時,老同修對攤主說:「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攤主不耐煩的說:「你可走吧。」我想,同修這個真相不如不講,沒救人,倒毀了人。在這裏,我不是說同修不好,可能同修還沒有認識到,有時候,你行為高尚些,再加上說幾句大法內容的話,對方就知道你是幹甚麼的?講真相就容易接受。

我買菜時,沒有挑菜的習慣,覺的這些人起早貪黑,挺不易的。買菜時,順手抓一把就過秤,雖然裏面夾點蔫菜或不好菜甚麼的,我不在乎。一次買土豆,裏面有個土豆有黑眼,我裝進塑料袋裏,攤主又拿了出來,說:「這個有點壞了,別拿了。」我說:「好壞就差那麼一口,沒事的。」我又裝進袋裏。她過秤時我就講真相,我說:「你們這點錢掙的不易呀,辛苦錢,血汗錢。」攤主說:「是呢,你太理解人了。」攤主見我買菜不挑,又大方,很有好感。我說:「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來世就不用賣菜了,該有大福報了。」她一臉的真誠和興奮,直說:「借你吉言,謝謝,謝謝。」我心想,這人雖然沒給她講三退,我相信,她對大法的真心態度也會有美好未來的。當然,咱也別走極端:專買破爛菜,我是說一種心態和境界,其實,吃虧和佔便宜,不過在幾毛錢之間,修煉人計較這點蠅頭小利幹啥?細想想,平庸和高尚,就差那麼一點點。

我上班的路上,有塊地方被車壓個坑,坑越來越大,也沒人管,行人和車輛路過時得小心,下雨時,經常有人掉進坑裏,水雖不深,褲腳和鞋子全濕了。我就推了一些方磚,把坑裏土鏟平,把磚鋪平,車輛和人行走時很暢順。當時幹這活時,旁邊賣水果的一個攤主一直在看著,我幹完了,他才說話:「你這個人呀,是好人,真是好人。」我說:「凡是煉法輪功的,都會這樣做的。」我得證實大法,不能證實自己,我給他講大法好,他直點頭。還有一次,堵車了,正好我趕上,一個女司機大概是新手,從岔口處往外倒車,倒了一半,出不出來了,後面車直按喇叭,她急得有點手忙腳亂。我說:「你別急,我給你指揮。」她搗鼓半天,還是不行,她著急的說:「大哥,你幫我倒出去吧?」她下了車,把車給我。其實,我的手也不行,但我很自信:我有師父管,肯定沒事。我很順利的把車倒了出來,她感激的說:「謝謝你,謝謝你。」就在她進駕駛室要走的那幾秒鐘裏,我衝她說:「你記住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以後遇到難事時,會有人幫你的。」她直點頭:「我記住了,記住了。」我想,最起碼在她心裏,是一個煉法輪功的人幫了她,會給她留下一個大法弟子好的印象,這也是在證實大法呀。

一次,一個警察到店裏騷擾我,我跟他說:「在這個小區裏,你們打聽打聽?都知道我是好人。」我的意思是:對好人,你折騰個啥?警察沒再說啥,轉了一圈走了。這時,旁邊一個人(我多次給他講過大法真相)替我不公,說:「這幫××××,欺負好人不睜眼……」

也許,我談的事很瑣碎,都是些不起眼的小事,但我不是顯擺自己,我認為,修煉人在哪裏都應該是一個品德高尚的亮點,這個亮點看似不大,如果大家都能高尚的話,就是一片光芒,會照亮世人的心,那樣講真相就有力度,就容易了,世人會逐漸對我們認可,對大法認可,這還不夠嗎?

一點感受,寫出來意在交流,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