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去妒嫉心的再認識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二日】從九五年走入修煉到現在,很少內心引起重視修去妒嫉心,原因是過高的估計自己,認為自己沒有妒嫉心。我上學時就是公認的好學生,品學兼優,在讚揚聲中長大;參加工作後,除領導和同事公認的工作成績顯著外,論文獲獎,作品多次登在報紙、權威刊物上,還有書、電視劇等,年年評為雙優。這種高人一頭的強勢,自然而然的使我產生一種優越感,有在別人之上的心,就誤以為只有別人妒嫉我,我絕不會妒嫉別人,因為我比他們強。

修煉後,我所能接觸到的同修文化程度都不高,只有一個同修是名牌大學畢業,但學的是理科,不善言談,很少說話。由於在當常人時養成的優越感未去,我便有點夜郎自大,總好表現自己,顯示自己等。當我意識到這些,向內找並努力去掉這些人心時,更認為自己沒有妒嫉心。所以,儘管我把《轉法輪》讀的已經記不清多少遍了,還背過兩遍,卻從未靜下心來對照自己找一找妒嫉心,更別說把它去掉了。

可能到我應該去這顆心的時候了。今天上午我學法的時候,當讀到「妒嫉心」這一節時,心格外淨,無一點雜念,頭腦也特別清晰,集中,句句入心,這在以前是從未有過的。我發現師尊在這一節中用了好幾個「不平衡」,我想「不平衡」就是妒嫉心的最主要的表現吧,由心裏的不平衡而生妒嫉。師尊還三次提到「不服氣」。我想「不服氣」怎麼會和妒嫉心有聯繫呢,有點想不明白。後來從師尊舉的申公豹的例子中得到啟示,心裏不服氣、「搗亂」的背後就是妒嫉心促成的。心裏的不平衡、不服氣還會引起爭鬥心。師尊說:「爭鬥心不去,也容易產生妒嫉心。」[1]

向內找,我經常多次有過不平衡心呀,就說明我不但有妒嫉心,而且還很嚴重。我不服氣的表現也很多,並且我的爭鬥心就很強。這二者相加,日積月累,又會產生多少妒嫉心。我為自己曾大言不慚說過的話「我沒有妒嫉心,我從來不妒嫉別人」而臉紅。很多同修像我以前一樣,否定妒嫉心存在,就連平時很少說話的同修也說:「就修自己,妒嫉別人幹啥」,等等。當然並不是刻意隱瞞,只是沒意識到而已。其實,妒嫉心東方人可能都有,只是大小成度不同罷了,有的人顯露,有的人不明顯,還有的人比較隱晦。

當今中國大陸人的妒嫉心太強烈了,也太普遍了,強烈、普遍的讓人感覺不出來了,絕對平均主義是它的藉口,「內鬥」是它表現形式。尤其在邪惡黨文化鬥爭哲學的鼓譟、灌輸、煽動下以及對傳統文化有目地的破壞與批判的環境中,妒嫉心更是應劫而生,在人人為近敵中隨時隨地的產生出來。嘲笑人無、妒嫉人有,是當今中國大陸人的普遍心態,就連親人、朋友間的羨慕背後也隱藏著妒嫉心;有錢的大老闆還妒嫉底層打工人僅有的那點「窮歡樂」。幸災樂禍的背後也是妒嫉心。人心的敗壞,社會道德的墮落、下滑,很多壞事,原來大都是由妒嫉心促成的。

師尊說:「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煉的一切心都變的很脆弱。」「這有一個規定: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1]我的心猛的一陣驚悸,妒嫉心真的是太可怕了,可不能因為妒嫉心不去讓自己的修煉前功盡棄呀。一定要把妒嫉心修去!

一、在家裏去妒嫉心

我想起老伴把他房子出租(他住我的房,我們是再婚)時,把每月房租幾千元全部給他前妻和兒子,總共八萬元,我沒得到一分錢,心裏不平衡過。我想,你住我房,理應給我點,但一想到自己是修煉人,不給就不給吧,沒有同他爭。但每當想起這事心裏還是不痛快,不平衡。後來為他孫子上個好學校,背著我偷偷把房子賣了,錢全給他兒子買房子了。當我知道後,心裏那個不平衡啊,就別提了,雖表面未說甚麼,但從此對他們父子心懷怨恨,心想:你兒子得了幾十萬,我孩子啥都沒得到。我要不修大法我非把你趕出去不可,看你住哪。

當時我認為是在去我利益之心。煉功人有師父在管,隨其自然吧,侷限在去利益心上。沒有想到還有妒嫉心,這妒嫉心就隱藏在利益心背後,被「我沒有妒嫉心」這個人心保護傘保護起來了。現在我把它揪出來去掉了它,頓覺心容量擴大,寬敞明亮了。我對老伴和兒子怨恨心沒了。我們關係溶洽,無話不說,無事不談。我對老伴說:感謝師父和大法吧,要不然,就憑我的性格,決不會像現在這樣的。他說:知道,知道。

再比如:家裏幹活多少、吃喝、花錢上的消費、衛生保潔做的好與不好,對雙方孩子的態度與用錢上等諸多方面,都隨時會產生不平衡、不服氣的妒嫉心,及時發現,及時去掉,決不能有半點姑息、遷就,更不能放縱。

二、在同事之間去妒嫉心

從記憶中搜尋昔日與單位同事交往人與事,已經淡化的幾乎沒有甚麼了。能想起來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在我剛修煉法輪功不久,領導讓我完成一份有關教改經驗的稿件,我寫好後交給督導室。後來稿件獲獎了,出人意外的是獲獎者竟是督導室負責人,而我的名字連提都沒提。

知情同事都為我抱不平,讓我去找領導,找督導理論。我開始是一片愕然,不相信世上竟有這種事發生,以前只是聽說過有剽竊成果者,還不相信。今天竟然發生在我身上,一時不知怎麼辦好。繼而,又憤憤不平,不服氣,不平衡。就想先把事情弄個水落石出,然後來個真相曝光。轉念又一想,我是修真、善、忍的,我不能以惡治惡,我要把這事一曝光,他還怎麼在單位呆?領導、同事會怎麼看他、評價他?師尊講法中讓我們與人為善,遇事先考慮別人。我慢慢平靜下來,就想,算了吧,我不追究了,在去我名利心呢。不管同事怎麼說,我都不為之所動,這事就不了了之了。

現在想來,我把別的事都化為雲煙而淡忘,唯有此事記憶猶新,可見,妒嫉心就隱藏在名利心後面,當時只揪住名利心,去名利心,而放過了妒嫉心,讓它存活了這麼多年。現在把它挖出來,去掉它,讓此事畫上一個圓滿句號。

三、在同修之間去妒嫉心

我所在的第一個學法小組,總共四個人。除了我之外,那三個同修都參加過好幾個師尊的講法班。我就非常羨慕他們,現在想來,那羨慕的背後就有妒嫉心。後來,學法小組因為邪惡迫害而被迫停止。

可能因為我這個妒嫉心沒去,也不可能去,因為那時我根本沒有意識到羨慕心的背後還隱藏著妒嫉心。所以第二個學法小組也是由四人組成,也是除我之外,那三位也都是多次見過師父,其中有一位老同修就是我這一片的義務總負責人之一。因此,在我心目中的分量是很重的。講真相做的也很好,我平時對他是恭敬佩服有加。可當有個同修被迫害,其他同修頂著壓力和危險都幫忙轉移設備時,他那種自私、無動於衷的態度、做法上卻讓我接受不了。我心裏就非常的不平衡,一度產生不想和他來往,甚至看都不願看到他,找藉口不去學法小組。最終,因為沒有其它集體學法環境,才不得不勉強又去了學法小組。去了之後,不但不平衡心未去,反又添了不服氣的心。除了對其本人不服氣外,對另外兩位同修也產生了不服氣心,認為她們無原則,心知肚明卻又佯裝不知,認為對自己不公而大失所望。

當我冷靜下來通過大量學法向內找時,才知道自己這擰勁了,自己幫助同修的心不純淨:有顯示心,討好心,邀功心、回報心(中間和我聯繫的同修曾多次幫助過我)還摻雜著同修情和求名心在裏面。當我把這些心找出來之後並挖出隱藏背後的為私為我心時,我和同修的關係似乎溶洽了,間隔消除了,可總是覺的還有那麼一個東西橫在那,讓人覺的不那麼順暢。現在才知道,就是那個妒嫉心。

師尊說:「今天我跟煉功人講,你可不要這樣執迷不悟,你想要達到的目地是往更高層次上修煉,妒嫉心必須要去掉。」[1]我悟到,這是師尊對每個大法弟子慈悲的提醒、告誡和要求,我們大法弟子在這個問題上決不能有半點含糊,更不能掉以輕心。

個人體會,有不在法上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