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器官捐獻登記反觀中共活摘罪行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三十一日】近日中共媒體紛紛報導了中國社會「器官捐獻」的新聞。12月24日深圳媒體報導了羅一笑因白血病去世,家屬主動捐獻了她的遺體,但深圳市器官捐獻協調員高敏透露,羅一笑是急性淋巴系統白血病,這種情況(惡性腫瘤性疾病)角膜和各器官是不能捐獻移植的,故捐獻的遺體無用。12月16日中共《賀州日報》報導了38歲的謝宗理因摔傷搶救無效後死亡捐獻器官的案例,賀州市紅十字會副會長江乙告訴中共記者:「謝宗理是賀州市今年第15例器官捐獻者,他的器官被捐獻給了4位病人。」一時間中國普通人從來不關心的器官捐獻問題卻成了社會「新聞」。

山東《半島都市報》於12月19日報導稱:「從中國器官移植髮展基金會了解到,自12月22日起,中國人的器官捐獻又多一個登記渠道,目前擁有4.5億用戶的支付寶APP成為該服務登記的新‘窗口’。中國器官移植髮展基金會將在支付寶醫療服務平台上線‘器官捐贈登記’功能,支付寶實名用戶可一鍵完成登記,整個過程不超過10秒,我國器官捐獻登記工作真正邁進‘互聯網+’時代。」其實中共這一系列的舉動是對2016年6月1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的「343號決議案」和2016年7月27日歐洲議會通過的《制止中共活摘器官的48號書面聲明》的間接回應。近半年中共密集召開各種研討會、學術交流會和利用各大媒體有意報導器官移植相關問題,這種舉動反映出中共對「活摘」指控的膽怯,急於通過各種方式掩蓋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暴行。

這次中共和「活摘」嫌犯黃潔夫利用支付寶醫療服務平台進行在線「器官捐贈登記」是想用器官捐贈登記的數據來掩蓋中共過去16年來的「活摘」暴行,但這卻恰恰證實了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真實性。首先中共媒體針對國際輿論的「活摘」指控根本拿不出任何具體的數據來回應中國在過去16年來是如何做到「器官移植手術」平均等待時間僅有3天的,因為中國在2010年前全國性的「器官捐贈登記」庫根本沒有。2010年之後被動建立起來的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成立至今僅有器官自願捐獻者80780人,這當中相當大數量的人仍是活人並沒有立即能捐獻器官的可能。

其次根據國際組織統計顯示,中國過去16年每年器官移植數量超過了10萬例以上,如此龐大的器官移植需求量已遠遠超過了系統所登記捐獻自願者的總和,剩餘的供體器官從何而來?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登記的器官捐獻自願者的數據恰好證明了中共使用了大量登記以外的非法器官。支付寶開通了「器官捐贈登記」功能,即使有很多支付寶的用戶主動去登記捐獻器官,但這些登記者的器官也不能隨時都能被醫院使用,必須等到這些自願捐獻者因故死亡後才有被使用的可能。即使支付寶中登記的器官捐獻者本人死亡,如何能實現死者的器官在第一時間被醫院利用也是一個難題。器官捐獻登記者如何能在即將死亡的時刻把自己的死訊傳達給支付寶?家屬是否能按死者的意願順利進行器官捐獻?死者捐獻的器官是否能滿足被用作供體器官的各種要求與苛刻匹配條件?可見如何解決這一切實際問題都遠比建立一個器官捐獻登記系統困難的多。

當今世界,美國已經有非常完善的器官捐獻與器官移植的系統,事實證明他們的器官移植等待時間平均是三年,我們很難相信支付寶上線後就能大幅縮短器官移植等待平均時間。所以中共拉上支付寶搞的在線「器官捐贈登記」其漂白中共「活摘」暴行的作用遠比其實際起到的作用要大得多。其實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暴行正是被美國先進的、完善的器官捐獻與移植系統所揭露出來的。因為中國的器官移植手術的等待時間很短,很多只需要數天時間,而美國器官移植系統給出的第一手數據是3年。中國每年器官移植手術成功案例高達10萬例以上,而美國每年器官移植手術成功的案例數量小很多。一個擁有非常完善的器官捐獻與器官移植系統的美國,它給出的器官等待時間和每年器官移植數量同沒有器官捐獻與器官移植系統的中國給出的數據形成了強烈的反差,這種強烈對比後形成的反差更確信了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真實性。

現在中共通過支付寶建立的「器官捐贈登記」只能說明中共心虛,任何器官捐獻系統的建立都不可能改變某一事件的統計規律,也不能依靠它來滿足中國每年10萬例以上的供體器官需求,更不能依靠這個系統來縮短中國器官移植手術所必須的等待時間。所以我們會發現中共精心建立的「器官捐獻登記」系統將再一次證明中共「活摘」人體器官的暴行真實無疑,因為統計規律永遠不會說謊,相反器官移植手術中的各種統計規律將成為揭開中共「活摘」暴行的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