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住院我陪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四日】二零一六年四月份婆婆不幸突然患腦血栓。丈夫把婆婆送到煙台醫院住院治療並在那裏照顧了婆婆幾天。他回家後讓我第二天去接他的班。作為兒媳婦,我義不容辭。

由於我從未去過這家醫院,就拿著丈夫寫的甚麼科,幾層樓,幾號病床的字條去醫院找。還是費了很大的周折才找到她住的病房。這時我公公與我大姑姐已經推著我婆婆在排隊等著做B超檢查去了。我找到他們一看,下一個就該輪到婆婆檢查了。

這時一個小伙子推著一個孕婦到了我跟前,小伙子問我:「大姐,你們著急嗎?」這時我大姑姐非常嚴厲而且很不耐煩的說:「著急!怎麼不著急!?」那小伙子很尷尬,我問那小伙子:「你很著急嗎?」他說:「我對像馬上就要生孩子了,希望能儘快做個檢查。」我心裏想還是生孩子緊急,就讓一下吧,也不差這幾分鐘,我問婆婆:「咱們讓一下他吧?」

大姑姐一聽,立即破口大罵:「滾!你給我滾!某某某(指我),你是來幹甚麼的?你知道我們排隊的辛苦嗎?我們早上還沒吃飯呢,你算老幾?!」一時間整個大廳鴉雀無聲,所有目光一齊集中到我身上,我面紅耳赤,內心努力地告訴自己:「不能發脾氣,我是學大法的,一定要做到忍,做到忍……」

那個小伙子對我說:「大姐,對不起,我也沒想到會這樣。」我說:「沒關係,不管你的事。」我默默的走向走廊邊的一個椅子,在那裏坐下,心想:我早飯也沒吃就急急忙忙坐車趕來,我圖啥呢?覺的憋屈得慌。是一走了之還是在這照顧老人呢?師父講遇事「向內找」,我到底哪兒做錯了?

師父講:「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還有一個問題,在矛盾當中,牽扯一個業力轉化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具體對待的時候,應該高姿態,不能像常人一樣。」「因為業力落到誰那兒誰難受,保證是這樣的。」[1]想到這裏,我想我是個修煉人,不能和她計較,我要聽師父的話。

一會兒,我大姑姐過來對我很和氣地說:「你出去買飯吧。」

看!學大法就是這麼好,避免了一場戰爭。

一天我推著婆婆去做康復。把婆婆送進理療室後我就出來了。這幾天在醫院護理婆婆,與主治醫生比較熟悉了。這時他突然問我:「那天你大姑姐是和誰吵架?」我告訴他是我,我把事情的原委簡單的說了一下,醫生說:「還沒見過有大姑姐敢對弟媳婦這麼發脾氣的,你就是太老實了。」我告訴他,我是學「真、善、忍」的,我要不學大法,我不會來這裏照顧我婆婆的。公公婆婆過去對我很不好,我生孩子時,月子裏婆婆不但不照顧我,還罵我。由於生氣,我得了月子病;我家蓋房子,公公婆婆沒給我們一分錢,連個面都沒照。就是因為學了「真、善、忍」,我身體好了……

還沒等我說完,另一個醫生說:法輪功啊?這麼說法輪大法還真是好!我對像剛從外國旅遊回來,說外國法輪功遊行時,有警車開道,隊伍裏有甚麼「控告江澤民」、「天滅中共」等等的大橫幅……

我告訴他們:現在法輪大法洪傳世界,全球的法輪功學員、家屬和正義民眾都在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犯下的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又給他們講了甚麼是「天滅中共」和「三退」保平安。我說,你們每天都上網、玩手機,應該上動態網、明慧網了解了解外面的世界。一位醫生說在自家門口撿到一本法輪功的小冊子。我告訴他按照小冊子上面的網址就能翻牆看到外面的世界。

醫生們連說一定回家上網看。

在我伺候婆婆期間,本來是我大姑姐與我兩個人照顧婆婆,可大姑姐總是借故就走,我只得一個人抱著婆婆上廁所,自己推著婆婆去做康復治療,等到我買好了飯大姑姐就來了。我不與她計較,周圍的人問我:「你是閨女在伺候媽?」當得知我是兒媳婦時,他們都很驚訝,說:「你對你婆婆這麼好,我們以為你是女兒在伺候媽呢,原來是媳婦在伺候婆婆。」「看看咱這些住院的病人,哪個不是女兒或兒子在伺候父母?」

我告訴他們我是學了法輪大法後才做到這樣的。他們說,看來法輪大法是好的!電視上那些都是假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