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師父教我做好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一日】修煉前我脾氣暴躁,再加上心臟病、類風濕、神經衰弱等多種疾病,折磨的我生不如死。我苦苦思索人生的意義、怎樣能讓我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卻不得其解。最讓我不能理解的是:我自己就是一名醫生,守著大醫院和那麼多技術高明的專家,卻治不好我的病。

就在我對人生悲觀絕望之際,也就是一九九六年三月份,我有幸遇到法輪大法。大法教會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我的身體很快恢復健康。

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年來我身體健康,沒吃過一粒藥、沒打過一針,為國家節省了大量的醫療費。通過修煉我身心得以淨化,道德得以回升,事事處處為別人著想,從不計較個人利益。

在工作中勤勞認真,身心輕鬆。同事和患者都說我學了法輪大法後,既年輕又漂亮。找我看病的患者越來越多,經常中午下班了還有幾位患者沒排上,我就不休息接著為患者治療,讓患者早點減輕痛苦。患者也很感動,就有請我吃飯的,我一一謝絕,我告訴患者:我是煉法輪功的,師父教我要為他人著想,不能給你們添麻煩。後來為了打消患者請我吃飯的念頭,乾脆就從家裏帶午飯上班。

患者們都很尊敬我,來我這裏看病的,既治好了病又聽了法輪大法真相,同時又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邪黨及團、隊)。我和在本院工作的另兩位同修相互配合,幫單位幾百名職工做了「三退」(全院只有四位受邪黨文化毒害太深的沒退)。我的親屬近九十多人退出了邪黨組織。我為那些能給自己選擇一個好的未來的眾生而高興。我每天都沐浴在佛光普照之中,每年都被評為我市先進工作者。

我家兄弟姐妹六個,一個姐姐,四個哥哥,我最小。二零零七年我退休了。單位返聘我回去工作,我沒同意。因為我的母親已八十一歲,獨自一人生活,姐姐、哥哥們都在為自己的家庭、事業忙碌著,沒時間照顧母親,我是大法弟子,就該主動去照顧母親,讓母親舒心的度過晚年。二零零八年我就搬到母親家和她一起生活,每天照顧她的生活起居,同時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事。雖然每天感到時間很緊,但我內心感到很欣慰。

一天母親對我說:「我年歲大了,想把年輕時積攢的金、銀首飾給你四個哥哥分了,去年已經給他們分了一次了,沒告訴你,你有想法嗎?」我笑著說:「媽媽,我是您的女兒,我甚麼想法都沒有。我學大法以後,把這些東西都看淡了,給哥、嫂們我同意。」母親還說將來她要把她在市中心的八十平米的樓房給我四哥,問我同意嗎?我很平靜的說:「媽媽,房子是你的,給誰是你的權利,我同意。」

哥嫂們知道後都說小妹照顧母親了,房子應該給小妹。我說:「照顧母親是我自願的,況且我自己有房子,我不要。」

一年後母親得了小腦萎縮,癱瘓在床,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我每天給母親洗涮、梳理、餵飯,母親大、小便都不知道了,經常把糞便抓在手上、抹在身上、被子上、牆上,我都不厭其煩的給她洗淨。哥嫂們常說:小妹對咱們家太有功了,把老媽伺候的這麼乾淨,謝謝小妹了。我說要謝就謝我師父吧,是師父教我這麼做的。哥哥們都說謝謝李大師!讓我們有這麼好的小妹。哥嫂們都認同大法好,也向他們的親朋好友講述大法真相,可喜的是親朋好友們也都同意「三退」,給自己選擇了一個好的未來。

師父教會我「做而不求」[1]。二零一五年的春天母親安詳的離開了人世。在照顧母親的七年間,我沒要過母親、哥嫂們的一分錢。哥哥們商議把母親生前積攢的近二十萬元錢,分給我一半,認為我護理老媽這麼多年太不容易了,付出那麼多都沒怨言,多給點就算辛苦費。我仍然說:「照顧老媽是我自願的,咱們兄弟姐妹六個,都是媽媽的兒女,要分這錢就平均分吧。」哥哥們看勸不動我,只好採納我的意見。哥哥們又拿錢讓我出去旅遊放鬆放鬆,我謝絕了他們的好意。

師父教會我處處為他人著想。母親的喪事辦完後,我就背著哥哥們從母親家搬了出來。四哥、四嫂知道後落淚了,說:「小妹你就住吧,我們永遠不會攆你的。」

二十年的風雨修煉中,不管在多麼惡劣的環境下,修大法的決心從來沒有動搖過,每一步的前行,都滲透著師父的無數心血。人類的任何語言都不能表達弟子對師尊的感恩:師父,謝謝您!謝謝您在這十惡毒世中一直呵護著弟子,讓弟子在助師正法、救眾生中做自己該做的,感謝您不嫌棄弟子業力滿身,用真、善、忍教弟子做好人,每天做著神聖的三件事,幸福的走在神的路上。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道中〉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