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判說:這獎就該給你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二日】我修煉法輪大法已經二十年了。這二十年來,我不但甩掉了藥罐子,擁有了健康的身體,還改變了過去爭強好勝的性格,人變的隨和了,敵人沒有了,朋友到處是,不但看起來比同齡人年輕許多,一些我並不熟識的人偶爾交談起來,也常讚我心態好。每到這時,我都發自內心的感恩李洪志師父。如果是面對面的聊天說起這些,我都會自豪的告訴對方:因為我煉法輪功。

修煉法輪大法前,我被稱為單位裏的「紅人」。雖然身為女性,工作在男性比例80%以上的崗位上,卻被中共「巾幗不讓鬚眉」的蠱惑帶動著,樣樣事情都要爭個第一。把名利看的特別重,一點小虧都不能吃,爭來鬥去的,結了不少怨。由於精神壓力大,健康每況愈下。

修煉大法後,我看淡了名利,對工作盡職盡責,卻變的不那麼計較個人得失了,因而得到更多領導和同事的認可。江澤民一九九九年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我因堅持修煉,被剝奪了繼續升遷崗位的機會。不僅如此,在邪惡的迫害政策下,工作中做出同樣的業績,別人有的獎勵,卻很少給我。有時我所從事的工作因業績突出獲得上級的獎勵,單位也給扣下。很多人為此惋惜和抱不平,我心裏卻很坦然。那點蠅頭小利的損失與修煉大法的幸福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一次,單位組織女工遊園活動,我參加了「夾琉璃球」的項目。因為參賽的人多,裁判數量少,比賽開始不久場面就亂哄哄的,很多人開始作弊。幾個小組賽下來,作弊已經是半公開的了,裁判的嗓子都喊啞了,也沒人聽。輪到我時,兩名熱心的同事擠到我身邊來小聲說:「我倆給你擋著裁判,你邊夾邊往裏撥就行。」等了一會兒,見我沒按她們的建議做,就又催促我:「你那麼老實幹啥?獎品不要白不要,人家都作弊,咱又不是第一個。」同事可能是急了,越說聲越大。裁判聽到了,在一旁氣鼓鼓的盯著我這邊。

一直到比賽結束,我也沒作弊,成績是倒數的,跟獎品無緣。同事早就知道我修大法,雖然沒跟我生氣,卻不住的抱怨:「你可真沉得住氣,好幾個人幫你你都不幹,獎品那麼豐厚,你就不看在眼裏?再說,不就是個遊戲,那麼認真幹啥?」我笑了笑:「我是有信仰的人,不能作假。玩遊戲也一樣。」

等我陪同事轉去別的場地看比賽時,聽到有人大聲喊著我的名字,是從發獎品的那個角落向人群集中的地方走來:「某某,某某呢,快來領你的特等獎。」我循聲看過去發現是剛才「夾琉璃球」項目的主裁判。她高高的舉著獎品,一邊喊一邊走,好像在做廣告似的。我迎上去,她說:「這是特別獎,我專門跑去跟領導申請的。這獎就該給你。因為你的成績是真實的。」看著跑的氣喘吁吁的主裁判一臉興奮的樣子,我猶豫了一下接過獎品。再看身邊的同事,她們都開心的笑起來。

如果不是修煉了法輪大法,我也會隨著敗壞的社會風氣隨波逐流,在人人為敵的爭鬥和雞毛蒜皮的斤斤計較中相互傷害著,在精神壓抑的痛苦和疾病的折磨中消磨人生歲月。修煉法輪大法,是我最幸福、最正確的決定。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