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報告:中共經濟截斷和肉體消滅

2016年逾千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5)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六日】(接上文

八、經濟上截斷 中共以各種形式敲詐勒索

中共江氏一夥迫害法輪功的滅絕政策之一「經濟上截斷」非常陰毒,把法輪功學員抓起來,非法判刑、開除公職,還要高額勒索罰金,叫你傾家蕩產,一無所有。中共的公檢法人員為了多拿獎金,共同犯罪,政法委、610人員、派出所、國保警察甚至直接搶劫法輪功學員錢財,不擇手段。

據對明慧網報導信息的統計:二零一六年有二十四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中共法庭在給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的同時非法勒索罰金高達1,463,400元。

中共以各種形式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企圖用經濟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

例一:朝陽市當局敲詐被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多則二十多萬,少則七、八萬元

依法控告元凶江澤民,朝陽市法輪功學員姜偉被枉判重刑十二年,李國俊十一年,吳金萍七年,建平縣尹秀芝被枉判七年、勒索二萬元,林江梅七年、罰金二萬元,陳素英九年,王志國(小兒麻痺坐輪椅的殘疾人)四年。在朝陽市政法委書記劉朝震、610頭目蓋永武和雙塔區政法委書記王辰相互勾結下,有的釋放回家的法輪功學員被敲詐巨額錢財,多則二十多萬,少則七、八萬元不等。

例二:河北滄州李麗等十位法輪功學員遭判刑並處以重罰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八日報導,河北省滄州市李麗等十名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七日被綁架,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被非法判刑,李麗被非法判刑六年,常壽軒、唐建英被非法判一年零八個月,徐凱一年零六個月,劉立新、趙翔、康蘭英、趙俊茹、侯東亮、曹延香一年零五個月,九人被處罰金三千至一萬元。

九名法輪功學員在被非法關押在滄州市看守所時遭到各種迫害,如被逼迫寫「保證書」、「悔過書」、污衊抹黑的假材料;被逼迫穿囚服、做奴工,遭獄警慫恿的在押人員毆打、辱罵,絕食抗議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遭野蠻灌食等等。

例三:中共法庭誣判敲詐五千 警匪搶走八萬

四川遂寧市善良的法輪大法學員陳鳳均女士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四日被誣判三年,還罰五千元;次日十幾個人闖進她家的麵館,其中一位被介紹說是市長的說:「現在你這麵館不許開業了!」他們聲稱:「衛生檢查不合格。」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六日這一天,對於遂寧市機場小區「快樂面莊」的主人來說遭遇滅頂之災:易輝自己和妻子陳鳳均被綁架,家被抄,八萬裝修費(有六萬是借來的)、電腦、照相機、還有很多私人物品被抄,至今石沉大海。

綁架陳鳳均夫妻倆的是遂寧市經濟技術開發分局國保大隊、富源路派出所、機場小區委員會十幾個人。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富源路派出所把陳鳳均反銬在老虎凳上,一直到第二天下午四點多鐘。他們根本不像政府官員,像黑社會的老大,對陳鳳均進行人身攻擊,人格侮辱,特別是所長周洪波更惡,他揚言自己是四大惡人之一,給他上「惡人榜」他也不怕。之後,就把陳鳳均和另一位法輪功學員強行送醫院檢查身體,送往遂寧市永興看守所非法關押。

二零一六年三月七日陳鳳均被非法開庭,律師為陳鳳均在庭上作了無罪辯護。陳鳳均也為自己辯護,問修真善忍做好人、祛病健身何罪之有?法官廖勇及法警無法回答,就宣布休庭。

遂寧市四月十四日,船山區法院在沒有辯護律師參與的情況下,對陳鳳均又進行第二次開庭,庭上不准家屬和其他人發言,由審判長廖勇說了算,他污衊貼粘大法標語為擾亂社會秩序罪,判三年,人民幣不退,還罰五千元。

賴以養家的麵館被停業逼迫搬走

四月十五日來了十幾個人闖進易輝麵館,各職能部門的都有,還有幾個警察,其中一位被介紹給易輝說是市長。市長說:「現在你這麵館不許開業了!」易輝問:「為甚麼?」他們答:「衛生檢查不合格,你馬上關門。」有個警察說上樓看看,有沒有法輪功資料,易輝說:「你們敢,我要和你們拼了」。那個所謂的「市長」污衊法輪功。易輝反駁他,他不吱聲了。

易輝說:「現在我還沒煉法輪功,妻子煉功後,在她身上見證了法輪功的美好,自己也受益多多!法輪功學員心胸坦蕩,在利益與正義面前,他們選擇了正義,在良心與生死面前他們選擇了良心。在我的妻子陳鳳均被綁架前,我還沒完全認清中共官員這樣惡毒,簡直沒有一點人性,根本上分不清好與壞、善與惡,混淆是非,強加罪名,為了一點錢、權出賣自己的良知。」

例四:三十多萬現金被警察搶走,廣東揭陽市徐瑞萍被判重刑十年

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五日,廣東省揭陽市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610辦公室和揭東派出所等五、六十人,綁架了揭東縣路篦村法輪功學員徐瑞萍夫婦及外地來做客的法輪功學員二十多人。警察還搶走徐瑞萍家的私人物品、現金三十多萬。

九月二十一日,廣東揭東法輪功學員楊壯楷、徐瑞萍的家屬接到辯護律師的通知,楊壯楷被揭東區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徐瑞萍被非法判刑十年。兩家家屬都提出上訴。

例五:搶走現金十八萬多 妻子被迫害命危 吉林梨樹縣張景全被秘判八年半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報導,吉林省四平市梨樹縣法輪功學員張景全、劉金茹夫婦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六日被當地國保大隊非法入室綁架、抄家,搶走現金十八萬多,劉金茹當天在公安局裏就受傷嚴重,左腿跟腱折了四根,渾身是血,至今生命垂危。張景全十月份被秘密開庭,非法判八年半。

據悉,梨樹縣政法委、610在幕後操控當地公檢法,秘密下令要求做成「大案」,把張景全、劉金茹非法判刑,編造的所謂「案子」九月二十六日就已經到法院了,卻沒有通知家屬和律師,並操控所有部門不許出聲,使律師不能辦案,家屬去了就抓。

張景全先後被非法關押在梨樹看守所和四平看守所,當地政法委操控國保阻止律師會見,國保一直阻斷張景全和外界的所有聯繫。非法判刑後,家屬申請二審,法院以各種方式阻撓。

例六:十多萬所謂押金不還 郭玉芬老人再遭非法判刑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一日報導,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遼寧省朝陽市七道泉子鎮西三家村兩名老年法輪功學員羅淑芝,現年七十一歲,郭玉芬,六十多歲,她們為了讓警察們了解法輪功真相,去向陽派出所粘貼真相貼,向陽警察當時把兩位好心的老人綁架到朝陽新華分局。

新華分局的警察不但沒釋放兩位老人,卻找到片警李賢中,由李賢中帶路,去非法抄了兩位老人的家,法輪大法書籍被全部搶走。把兩位老人非法關押在朝陽市西大營子看守所。郭玉芬的家人托關係找人,用十多萬做所謂押金,將郭玉芬放回,近日又將郭玉芬綁架,據說被龍城檢察院伙同法院非法判二年。十多萬做所謂押金也不給家人了。

現羅淑芝老人也被非法判刑,幾次送往監獄因年齡大被拒收,但看守所仍沒放人。

例七:家屬被勒索現金七萬元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上午十時左右,遼寧省朝陽市法輪功學員沙錦堂(七十多歲)在家中被國保大隊及萬壽派出所警察綁架,在沙錦堂家中的幾位法輪功學員同時也遭綁架,這些法輪功學員有:王樹友、閆海燕、韓朱英、郭浩。隨後跟來的十多名警察進行非法抄家。沙錦堂的妻子田鳳英突發病態吐血,當時沒有被帶走;王樹友檢查有病被取保候審、放回、並被勒索現金三千元;韓朱英測血壓達到220被放回家;劉啟雲被綁架至紅山派出所非法拘禁一天後放回;郭昊被綁架到葉柏壽派出所一天後移交紅山派出所,後被劫持至建平縣看守所,因體檢不合格而被取保候審;閆海燕當天被劫持到朝陽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沙錦堂當天被劫持到建平縣看守所,非法關押六個多月後,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上午九時,在建平縣法院刑事審判一廳被非法庭審,後被非法判刑三年緩期五年,已回家,家屬被勒索現金七萬元。

例八:山東濟寧楊曉琴被非法判刑七年,勒索三萬元

山東濟寧法輪功學員楊曉琴十月二十五日下午被濟寧任城區法院非法判刑七年,並勒索罰金三萬元。宣判後,家屬表示強烈不滿。楊曉琴質問:你們不是人民的法官,當庭表示不服判決,要求上訴。法院、檢察院無視法律尊嚴,按照國保大隊提供的所謂非法證據,無視律師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一意孤行的把國保當初叫囂的試圖做成大案要案,至少要判七年的說法付諸實施。

楊曉琴上訴至中級法院,維持原判。據悉,這個案子一直被當地政法委及610操縱。

例九:誣判五年 處罰金四萬

吉林省長春市法輪功學員王永青上週遭到長春市高新區法院秘密非法開庭宣判。僅僅幾分鐘,庭審就草草收場,王永青被誣判五年,處罰金四萬元。判決書(2016吉0193刑初90)簽發日期是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判決書送達日期是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六日。

九、肉體上消滅 中共害死九十一名法輪功學員

據明慧網報導,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已經有三千多名法輪功學員為了向可貴的中國民眾講清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為了喚醒人們的良知善念,救度被中共謊言毒害的中國人而被中共迫害致死。

據明慧網信息統計:二零一六年,中國大陸又有九十一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他們中有廣州市公安管理幹部學院法律講師、二級警督、律師趙萍,深圳武警醫院中醫師馬興勇、天津大型企業廠長張德堂、湖北省省婦聯處級幹部雷銀芝、山西省平定縣中醫師王繼貴、東北師範大學附屬中學高級教師孫世斌、退休警察、教師、醫生、工程師等社會精英人士。

二零一六年被迫害致死的部份法輪功學員的照片

吉林省延吉市王燕 吉林靖宇縣周繼安 河南省鄲城縣魯秀榮
吉林省延吉市王燕 吉林靖宇縣周繼安 河南省鄲城縣魯秀榮

遼寧錦州市王玉泉 黑龍江伊春市王桂香 山東濟南市陳秀梅
遼寧錦州市王玉泉 黑龍江伊春市王桂香 山東濟南市陳秀梅

湖北省省婦聯雷銀芝 黑龍江牡丹江市高一喜
湖北省省婦聯雷銀芝 黑龍江牡丹江市高一喜 新疆克拉瑪依市趙淑媛

山西省平定縣王繼貴
山西省平定縣王繼貴 遼寧大連市程富華 河南省鄭州市楊中省

河北省滄州市滄縣許增亮
河北省滄州市滄縣許增亮

陝西省禮泉縣七十六歲的陳淑賢女士遭迫害前 陳淑賢遭迫害後
陝西省禮泉縣七十六歲的陳淑賢女士遭迫害前 陳淑賢遭迫害後

江蘇南京市兒童醫院主管護師陳春美女士

陳春美女士二零零零年九日三十日在天安門廣場高喊「法輪大法好!」被四個便衣警察追擊的現場照片
陳春美女士二零零零年九日三十日在天安門廣場高喊「法輪大法好!」被四個便衣警察追擊的現場照片

廣州市公安管理幹部學院法律講師、二級警督、律師趙萍女士
廣州市公安管理幹部學院法律講師、二級警督、律師趙萍女士

二零一六年被中共監獄迫害致死案例:

例一:冤判十年 四川宜賓市黃順坤被迫害致死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四日報導,四川宜賓市興文縣法輪功學員黃順坤(黃順昆)被非法判刑十年,於二零一六年九月三十日被成都阿壩監獄迫害致死,次日遺體被強行火化,時年六十三歲。被綁架關押四年零七個月以來,黃家人只在法院非法開庭前見過黃順昆的面,直到火化前才允許家屬探望五分鐘遺體。

例二:河南新鄉市付金泉在鄭州監獄被迫害致死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日報導,河南新鄉市法輪功學員付金泉,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九日晚七點十分左右,在鄭州監獄九監區被迫害致生命垂危,送往新密市某醫院,當晚十時後去世,終年六十四歲。

當晚十二點九監區獄警侯指導等從家趕到監獄,第二天副大隊長李廣星布置有關事項,宣布不能說出付金泉死亡,只能說付金泉出監接受治療。

付金泉去世前每日被強制服用大量的藥物,每次一大把,由罪犯李昭監督服。李昭非常仇視法輪功學員,付金泉被迫害致死的整個過程李昭都在現場。

例三:工程師趙淑媛被新疆女子監獄迫害致死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六日報導,新疆克拉瑪依市鑽井公司環評鑑理工程師、法輪功學員趙淑媛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二日被新疆女子監獄迫害致死,趙淑媛的兒子要求賠償被監獄拒絕。八月八日,趙淑媛的遺體被火化。

趙淑媛因幫助老年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被克拉瑪依市克拉瑪依區公安局綁架,同年十二月初移送克拉瑪依區檢察院,十二月二十四日起訴到克拉瑪依區法院。原定二零一六年一月十八日的開庭被克拉瑪依區法院取消後,趙淑媛的律師在多個部門控告法院阻撓律師複印案卷的諸多違法行為。之後,克拉瑪依區法院予以報復,在沒有給律師送達開庭通知書的情況下於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七日非法開庭,對趙淑媛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六年五月三日,趙淑媛被送往新疆女子監獄,僅僅兩個月零十九天就被迫害致死。家屬要求將遺體運回克拉瑪依市安葬,監獄方面不同意,強行送往烏魯木齊市第二殯儀館,不讓家屬設靈堂,冷藏遺體的手續不給家屬,並限制親戚吊唁。家屬不同意火化,要求監獄給個說法。監獄方面不做答覆,告知家屬十天內若沒有其它理由將強行火化。

八月七日,監獄委託司法鑑定所對趙淑媛的屍體進行檢驗,八月八日趙淑媛的遺體被火化。

例四:法輪功學員趙存貴被山西晉中監獄迫害致死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四日報導,近日,太原市法輪功學員趙存貴的家屬接到晉中監獄通知,趙存貴在晉中監獄「突發疾病」,在太原一零九醫院(新康監獄)死亡。家屬提出要見屍體,監獄拒絕,只要家屬簽字,強行火化屍體。

趙存貴今年六十二歲,住太原市尖草平區,家屬表示,趙存貴修煉法輪功後身體非常好,雙目有神,走路比年輕人都靈巧。家屬懷疑趙存貴是被謀殺,而且涉及活摘人體器官。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日,山西省平定縣中醫師、法輪功學員王繼貴被晉中監獄迫害致死。晉中監獄給王繼貴的家屬打電話,稱王繼貴於當天在太原一零九醫院去世。家屬連夜趕到新康監獄,得知王繼貴遺體已於當天下午送往太原市永安殯儀館,獄方稱一切後續手續必須在晉中監獄相關人員陪同下方可辦理。

趙存貴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七日被太原市尖草坪刑警隊非法抄家,綁架,關押在當地看守所。據明慧網八月二日發表的大陸消息報導,趙存貴在太原市看守所非法關押中,惡警曾在飯中投毒,致趙存貴雙眼視力模糊,頭上、腿上長了兩個大膿包。

二零一六年五月,趙存貴被劫持到晉中監獄十五監區迫害。時隔僅兩個多月,家屬驚聞此噩耗,怎麼也不相信,人好好的,怎麼會「突發疾病」死亡?

晉中監獄是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魔窟,惡警指使殺人犯用各種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劉志斌、康治國、欒福生、郭菊庭等多名法輪功學員。趙存貴被劫持到監獄僅兩個多月的時間,就被迫害失去生命,而且家屬連屍體都不能見。

例五:房慶昌被內蒙古保安沼監獄迫害致死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二日報導,內蒙古興安盟科右前旗法輪功學員房慶昌,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五日被保安沼監獄迫害致死。獄方阻擋著不讓家屬看死者的遺體全身。據內部可靠消息,房慶昌是被警察和犯人包夾電擊和毆打致死。

六月二十六日,保安沼監獄通知房慶昌家屬,聲稱房慶昌二十五日晚六點鐘死於「心臟病」。房慶昌的家人接到通知就急忙去了監獄,獄方說放在了殯儀館。家人又去 了殯儀館,看到房慶昌鼻子裏都是血、後腦下都是血,從脖子往下不讓看,腿只能看到膝蓋以下,無論房的家人怎麼說都不讓看。房慶昌的家人問為甚麼有血,獄方 謊稱:因天太熱腹部脹起就把血擠出來,是「正常現象」。

房慶昌家人請了律師、請了法醫驗屍,一切準備好了,當法醫要開始工作時,發現檢察院 開的證明不符合法律程序,法醫就和獄方爭吵起來。人死快一個月了各項調查進展很慢處處受阻。房的家人一直找死因,監獄方一直撒謊和造假,設法阻擋,還找了 三個律師和顧問。監獄放風要把房慶昌的屍體強行火化、想銷毀證據。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房慶昌的被迫害致死激起了有良知的犯人和警察的共鳴。房慶昌被關押在保安沼監獄第三監區。據悉,從六月二十一日監區長李長江逼迫房慶昌多幹活,一天內用電棍 電擊他兩次,又指使犯人包夾:李彥龍、張洪玉、包好力保毆打他兩次,專往胸部、腹部打,當時打得口裏流血,是在攝象頭底下打的,躲開了攝象頭。當天咽不下 去飯;第二天走路打晃;第三天送二院(離監獄二十里路),醫院聲稱無病;第四天晚上十點多,房慶昌昏迷,抬到七監區,第五天晚上六點輸著液去世。

現在獄方想私了,房慶昌的親人們提出不交代明白,就依法上告保安沼監獄。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五日,法輪功學員房慶昌、宗廷選、趙曉榮、叢蘭傑、胡延磊被非法開庭判刑,房慶昌、宗廷選分別被判四到六年,趙曉榮、叢蘭傑、胡延磊分別被判三年。房慶昌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份送進臭名昭著的保安沼監獄。

例六:河北秦皇島李凱遭迫害離世

河北秦皇島盧龍縣法輪功學員李凱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下午在家中看電視,被盧龍縣陳官屯派出所和司法所七~八個警察強行綁架劫持,被偷偷判刑,於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初被劫持到唐山冀東監獄,被迫害致腦出血,在唐山工人醫院搶救,於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九日下午離世。李凱二零零九年開始修煉大法,由於講真相,二零一零年四月九日被綁架、勞教。

例七:四川瀘州陳世康女士含冤離世

四川瀘州法輪功學員陳世康女士,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六日晚上在家門口被綁架,而後被龍馬潭區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在成都龍泉監獄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一六年過年前秘密送回家。回家二十天左右,陳世康於正月十六左右含冤離世,終年五十九歲。

例八:重慶市武隆縣馮志蘭含冤離世

重慶市武隆縣醫務人員、法輪功學員馮志蘭女士被綁架、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五年七月六日被劫持到重慶市女子監獄,遭殘酷的迫害,被惡徒拉著頭髮往牆上撞,直至出血,用腳隨意踹肚子,不許上廁所等,被折磨致病危、保外就醫,於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五日含冤離世。

例九:黑龍江哈爾濱市楊瑞芹含冤離世

黑龍江哈爾濱市呼蘭區法輪功學員楊瑞芹,兩次遭勞教迫害,二零一四年四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被折磨的骨瘦如柴、保外就醫,於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四日含冤離世,終年七十一歲。

例十:山西老中醫王繼貴被迫害致死

山西省陽泉市平定縣老中醫王繼貴,因散發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的光盤,於二零一四年八月四日被綁架,後被非法判刑三年,關押在山西晉中監獄,於二零一六年六月二日在太原一零九醫院(山西新康監獄)去世。家屬要求查看並複印王繼貴住院期間病歷,但遭到獄警的拒絕。王繼貴的遺體於二零一六年六月八日在太原永安殯儀館火化。王繼貴的兒子王慧明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晉中監獄,不被允許參加其葬禮。

例十一:出獄前強迫吃下不明藥物

遼寧阜新市法輪功學員高連珍女士於二零一零年被610推翻法院的判三年緩五年的判決、直接判刑三年,被綁架到遼寧省女子監獄迫害。在出獄前一個月,高連珍被強迫吃下不明藥物,出獄後有身體潰爛、大小便失禁、高度腹脹等不良症狀,於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二日含冤離世,時年五十七歲。遺體火化後,股骨頭呈黑色且內有一淺綠色糊狀不明物。

十、中共法庭惡行錄

《憲法》明文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論自由的權利。中共迫害法輪功完全是違法的。因此,中共對律師聲援法輪功做無罪辯護非常恐懼,千方百計的打壓、阻止律師和親屬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

例一:大連西崗司法局脅迫律師不許代理法輪功冤案

二零一六年,遼寧省大連市司法局及律師協會長期壓制律師群體,不許大連地區的律師代理法輪功案件。

大連市嶺岩律師事務所的律師王立盛、呂楠、楊華近期去看守所會見法輪功學員盛傑、王闖、王弘。結果嶺岩律師事務所被當局罰款一萬元,西崗司法局並脅迫律師王立盛、呂楠、楊華寫不代理法輪功案件的保證書。

例二:法官威脅:不許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如做無罪辯護,越辯判得越重。

二零一六年八月三日,遼寧省丹東市元寶區法院對法輪功學員宋桂香非法判刑三年半,宋桂香已依法提出上訴。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一日下午,宋桂香走在街上被元寶區八道派出所警察綁架,之後多名警察到宋桂香家中非法抄家,抄走兩本《轉法輪》及煉功用的MP3一台,家中牆上掛的掛曆、字畫都被抄走。後被非法送入丹東看守所至今。

宋桂香被非法關押期間,八十多歲的老父親及家人曾多次到八道派出所、檢察院、法院要求放人,告訴他們法輪功不是×教,綁架、關押是違法的,要求檢察院、法院秉公執法、依法辦案。

宋桂香代理律師到法院閱卷時,法官馬述和告訴宋桂香的代理律師:一、不許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如做無罪辯護,越辯判得越重。二、不能對法輪功的定性問題進行辯護。如果律師非要辯,他就要敲法錘,辯一次敲一次,敲三次後就要將律師趕出法庭。」

二零一六年七月七日,元寶區法院對宋桂香進行非法庭審。律師沒有畏懼法官的無理阻撓,依然在法庭為宋桂香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

例三:政法委叫囂:律師見當事人需到中央開介紹信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五日報導,二零一五年六月間,遼寧省新賓縣的鄧玉清等七人到通化縣三棵榆鎮郵寄控告江澤民的控告書,被三棵榆樹派出所綁架,後被通化縣國保隊長王義冠等人送到通化市看守所。

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中國現政府推行了司法新政,要求各級法院實行「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立案登記制度。法輪功學員及家屬根據這規定:向中國的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投遞控告江澤民的訴狀。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遭中共嚴厲打壓。

鄧玉清、張富春、張國友、閆廣玲被非法判刑,其他三人被非法取保候審。

二零一六年六月間,鄧玉清的家人到通化縣政法委,去為自己的親人鄧玉清被判刑的事討個說法。而鄧玉清家找的律師要到看守所見當事人,通化縣政法委不讓見。

鄧玉清的家人給通化縣政法委打電話說:「上次律師要見鄧玉清,看守所不讓見,說是因為你們政法委不讓見的。」接電話的人又說:「就是不讓見,中央下命令不讓見的,要想見到中央開介紹信去。」

例四:吉林省政法委610決定,不允許北京律師介入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一日上午,敦化市法院在延吉龍景法院對榆樹市法輪功學員鄧麗娟進行了非法庭審,參與非法庭審的有審判長周濟民,審判員王翠玲,公訴人梁二勝等。

當鄧麗娟問:「我的律師來了嗎?」王翠玲謊稱:「律師不給你辯護了。」之前為此事家屬曾找法官理論,「我們花那麼多錢請的律師,為何不允許辯護?」法官說:「這是610的決定,我們也沒辦法。」610是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類似納粹蓋世太保。

家屬找到敦化市610的人,他們說「這是吉林省政法委610的決定,不允許北京律師介入。」鄧麗娟被非法關押近一年,綁架時遭到敦化巡警大隊警察酷刑迫害,不讓睡覺,坐老虎凳,往身上澆涼水,薅掉很多頭髮。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九日下午,吉林市豐滿區法院,在沒通知律師、也沒通知家屬的情況下偷偷庭審二十八歲的女青年劉聖操,非法量刑五至七年。劉聖操在法庭抗議說:我有律師,所有的指證就是不屬實。

劉聖操
劉聖操

整個庭審時間就三十分鐘。結束後,劉聖操聽到陪審人員私下議論說:「人家有律師,為甚麼不通知律師?」所謂「法官」郭芮說:「是北京律師,不能通知」,滿不在乎的踐踏法律。

第二天(二十三日),北京律師到看守所會見劉聖操得知,劉聖操已被非法開庭。

期間豐滿檢察院撒謊,阻止律師閱卷、公安局做假證誣陷。

例五:法官「就是不叫你們知道」

二零一六年九月八日明慧網大陸綜合消息:山東省高密市法輪功學員徐孝蘭被非法判刑一年半,李淑梅被非法判刑兩年,張秀花被非法判刑一年半,單紀花被非法判刑三年,現四人已被劫持到濟南女子監獄繼續迫害。

高密市610辦公室勾結高密市法院,暗箱操作式非法判決,在不通知當事人家屬的情況下,秘密開庭誣陷審判,當法輪功學員單既花、張秀花的家屬為其家人聘請律師之後,他們又以「已開過庭了」為由阻止律師介入,當家屬質問高密市法院刑事庭副庭長宗明海「為甚麼不通知家屬就偷著開庭」時,宗明海竟然說「就是不叫你們知道」,如此公然藐視法律,侮辱當事人。

例六:淮南市公安:必須交十五萬元贖金,否則就不放人,關五年

安徽省淮南市謝家集區法輪功學員趙淑女因訴江被非法判刑五年,被非法關押在淮南市。淮南市公安局不經任何司法程序就對趙淑女非法判刑和非法關押,惡警還勒索趙淑女的兒子,聲稱要想讓公安局放人,必須交十五萬元贖金,否則就不放人,關五年。趙淑女的兒子目前已準備聘請律師。

例七:河北邯鄲市肥鄉區法院法警兩次毆打董前勇律師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一日,河北邯鄲市肥鄉區法院非法庭審被綁架關押了近九個月的法輪功學員栗從春、李明濤、申有亮、王英茹、萬梅花、羅金玉六人。開庭前和整個庭審過程中,肥鄉區法院、檢察院和公安局等人員,執法犯法,明目張膽地在法庭內外踐踏法律,在法院內毆打辯護律師,在法院外綁架民眾,在法庭上阻撓律師辯護,不讓當事人說話。

法庭裏面,審判長柳延峰和公訴人栗文英(女)狼狽為奸,倆人像失了控一樣,濫用職權、我行我素,毆打、謾罵、侮辱、恐嚇、哄、騙、壓、拖、拽、不讓律師喝水等手段都用上了。法庭裏沒有法律、沒有真理與正義、沒有人的道德與良知。

董前勇律師費了很多周折到法庭,法警不讓董律師帶包,並說必須檢查背包,董前勇律師向主審法官柳延峰申請說:隨身背包裏都是案卷材料,可以打開包檢查(法律規定,律師是不能被檢查的)。

董律師被法官帶到辦公室開包檢查。辦公室有一便衣男子對董前勇律師態度惡劣,出口傷人。董前勇律師詢問該人是誰,有人回答說:是邯鄲市中級法院的。董律師隨後問到:中院的人來此幹嘛?這時一個法警上前就扇了董律師兩個耳光,將董律師的眼鏡打落在地上後再故意摔壞。董律師再次質問法警為何打人?法警回答說:打人是強制手段的一種。

董前勇律師要求庭長柳延峰處理打人的法警,並提出向檢察院控告。庭長柳延峰惡狠狠的說:你去呀!董前勇律師隨後掏出手機準備聯繫開庭事情,法警以防止錄音為由將董律師兩部手機搶走。

董前勇律師又遭到法警隊長郭志強強制檢查手機,並將手機扣留。法警將董律師強行反扭雙臂搜查全身,進行人身攻擊。並將董律師公文包的鎖扣撕壞,把案卷等材料全倒在地上,法警還大喊著:「把東西全給他倒地上!」當時辦公室門開著,樓道裏的其他法官和法警都目睹了整個事件的過程,有一個警號132201的法警手持司法記錄儀全程記錄。

董前勇律師被搜包檢查完後,法警仍不讓董律師進法庭辯護,反而又被強行逐出法院。

結語

踏著「六四」鮮血上台的江澤民,荒淫無能、邪惡膽小,但是在曾慶紅等人的陰謀策劃下,玩弄權術整掉了一個個政敵。在江澤民於一九九九年七月掀起的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中,江氏一夥用放縱貪腐與「有罪才上位」的用人原則,在中共內部從上到下羅織了一個能跟隨它迫害善良的龐大利益集團,被稱為「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

在中國大陸,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的黨羽遍布中共軍隊、武警、政法、公檢法司及重要的國有企業等各個部門,他們上下串通,關係網盤根錯節,積極實施江澤民的迫害指令,甚至系統地利用國家機器犯下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反人類罪行。

「誰給我錢,我就給誰幹」是很多中共官員的口頭禪,這些人在跟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時,確實得到過「好處」:官位、金錢……然而傷天害理之後得到的利益,怎能長久呢?接踵而來的就是各種災禍和痛苦。因為參與迫害法輪功,一是違法犯罪,二是會遭受天理報應。

據中共網站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報導,中共十八大以來已公開有124名副部級以上中共高官落馬,56人已獲刑入獄,17人被行政降級、撤銷職務,病死2人,結案61%,63%已進入司法程序,另10人被提起公訴。這些人大部份都是江氏人馬,各個都是參與迫害法輪功得到重用的。如今這些人追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是最大受害者,而不是受益者。

中國現政權與江澤民集團切割的意圖也非常明顯。如今,現政權仍在抓捕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的各級官員。近年來,現政權在江氏集團的阻撓中廢除了勞教制度,實行了「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司法制度,明令停止了軍隊的一切有償服務(涉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出台了「司法錯案終身追責規定」等等。

江澤民被押上審判庭只是個時間問題。這些落馬高官,江澤民曾經的死黨,江澤民一個都保不了,那些妄想以死保江澤民不被起訴,拼命迫害訴江法輪功學員來保全自己的人,你的下場和這些落馬高官的下場是一樣的。

停止迫害才是保全你的唯一的選擇!

(全文完,信息採集時間:2016年1月1日至2017年1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