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言行是世人明真相的關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九日】一個生命能夠修煉大法,是無比幸運的,但是,大法修煉卻是極其嚴肅的,如果大法弟子由於自己的言行不符合大法的標準,不能證實大法,可能會令眾生因大法弟子沒做好而產生了負面思想,從而失去被救度的萬古機緣。

在明慧網《第十三屆大陸法會徵稿通知》中有這樣一段話:「希望更多的同修珍惜所剩為數不多的正法時期明慧法會的機緣,寫出自己正法修煉的實例、提高過程和對法理的正悟,以便大家相互促進、共同精進。如果我們的法會都有助於更多的同修學會以法為師向內找,在任何矛盾中都能切實對照法來找到自己的不足、提高心性,我們大法弟子的整體就能更好的證實法、起到助師救人的作用,減少救人的損失。」

看到這段話,我當時還想不到我有甚麼不妥及這次法會我寫些甚麼,然而最近發生在我家人(同修)和自己身上一些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差點毀了世人的事,使我驚醒。我把這些看似小事,實質是非常嚴肅的修煉問題寫出來,從而警醒自己一定要對大法修煉負責,對眾生負責,歸正一切不正的言行。

我的母親因我修煉大法而有幸聽聞師父的講法(嚴格說並沒有做到實修),但最近我的弟弟、弟媳、妹妹都對我母親很反感,甚至還吵了架。上週,弟弟、弟媳來看我,訴說了一大堆母親的不是,還因我父親一人在老家,大家對他不放心(覺得他身體不好),就讓我母親回老家照顧父親,母親就直接對家人說:「生死由命,不要如何如何……」,此話一出,頓時令弟媳等人覺得母親很無情,很難相處,怎麼會這樣?還說母親說一些他們不理解、又聽不懂的話,壓制晚輩按照她的意思去做。他們並不懂母親並沒有真正實修,沒有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從而對大法產生了不好的看法。

當我聽到這些話時,心裏為之一震,我耐心的聽完弟媳的訴說,待她冷靜一點後,我和她說了發生在我自己家的事情:「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我和你說說我們家的保姆吧。在她來我家之前,她去過一個老太太家裏做家政。聽說老太太煉法輪功,這個保姆不幹了,因為以前電視上的栽贓陷害,她告訴我她很害怕。後來到我們家來照顧小孩,通過接觸,她覺得我們很善良,人也很好相處。並且當保姆知道了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後,她發自內心的說了一句:法輪功沒有那麼可怕,不像電視上說的那樣,還知道很多有文化的高級知識分子在學,從而改變了對大法的不正確看法。」

當我說到這裏的時候,我弟媳清醒了,她說:「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弟媳在前兩年聽過師父的講法錄音,雖未走入修煉,其實,對大法的好是認可的,可能由於母親的言行令她十分反感,從而在思想中產生了排斥。

我在和弟媳聊天的過程中,談到了世人對大法態度的轉變是因為一個大法弟子做得好,但是切不可因為一個大法弟子沒做好,從而就否定大法,對大法本身產生負面的思想啊,這一點弟媳真正理解了。我說:「通過我家阿姨的這個轉變,你想想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如何證實大法有多麼重要啊!」

當我說出「證實大法」這幾個字時,心裏又是一震,突然間好像明白了「證實大法」這幾個字的深層含義。說來慚愧,修煉大法幾年,師父多次提及證實大法,自己好像似懂非懂,並沒有真正理解,通過這次好像突然間明白了甚麼是證實大法及其重要性。

回想這段時間公司同事之間講話的語氣不太友善,而且也是帶有強制和命令的,當我聽到後,只是覺得為甚麼他們會這麼說話呢?並沒有及時向內找,當看到弟媳對母親這些不善的言行的反映後,我也沒有及時看看自己。

當我看到師父在《精進要旨》<清醒>這一篇經文後好像才明白自己其實是很不善的,並且工作中帶著強制性,而且在公司與員工利益之間有衝突時,將公司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沒有設身處地的站在員工的角度著想。難怪一位員工在通話時說:「你告訴Z總,我現在很討厭她!」

師父說:「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別人心裏不服而只是表面的服從,那麼看不見時還會按著自己的意願行事。」[1]

早些年,很多認識我的人說我很強勢,而且很會辯解。我修煉以前並沒有發現,還覺的沒甚麼,修煉後有所改變,也有人稱讚我說:「你很面善」,但直到有一天我和一個人講大法真相時,她說了一些話才讓我真正認識到其實自己好像在例行公事機械的講真相,並且想把思想觀念強加於人,沒有真正發自內心的站在為她好的角度上去講大法真相,她說:「你說了這麼多,我在靜靜的聽,但不代表我認同你的看法,我只是出於禮貌沒有打斷你的講話,你想把你的思想觀念強加給我。」我回答:「我並沒有這麼說呀。」她回應:「你是沒有明確的說,但你話裏面的意思是有的。」我認識到,由於自我太強,沒有證實大法,而是證實自己了,執著於口才,把世人給推出去了,由於這個強大的執著,導致我沒有向這個生命講清真相,也沒有勸退她,留下了深深的遺憾!

還有就是上文說到的,那名員工之所以會說出「討厭」我這樣的話,是有原因的,公司因要派這名員工去外地監督工程,考慮到工期較長,我就在員工臨出發前,帶著命令的口氣(當時並沒有意識到)對這名員工和他的下屬說:「考慮到這個工程周期長,費用高,因此,公司就不按以往外出補貼的方式給你們發補貼,而改成外出食宿公司承擔,等工程結束了,再給你們發個紅包這種方式。現在,公司費用緊張,請你們理解一下。」這名員工當時臉就沉下去了,只是說我不要公司的錢(並沒有表示同意這種改變補貼的方式,這是事後他說的)。另一名同事倒是說:「沒事,沒事。」我就以為員工同意這種方式了,就沒有再深想了。只是在回家的路上,覺得今天對員工說話的語氣不是很好,並覺得是不是不應該改變補貼方式,但當時我還是沒有及時的向內找,從而在後面險些由於自己的這種做法導致員工因氣憤而離職的事件。

由於公司事情多,我沒有及時和行政部溝通改變了這次工程發放補貼的方式。工程施工近兩個月,第一個月,行政部按以往的補貼方式將工資和補貼一併發給了這名員工,這名員工沒說甚麼,第二個月,又到發工資的時間了,行政部告訴我,這次要取很多現金發工資,光是某某員工就要接近兩萬元,我說:「怎麼要那麼多?哦,我想起來了,我沒有及時和你說,公司改變了做工程發放補貼的方式,這樣吧,上個月多發的就算了,就當獎金吧,畢竟員工也辛苦,但這個月就按公司定的去做吧,在原工資的基礎上,你給這名員工發三千元的獎金,另一名發二千元。」行政部的同事還提醒了一下:「員工同意了嗎?」我回答:「同意了。不過,你還是要和他們解釋一下上個月和這個月計算補貼的方式有所不同。」

我自以為公司多發了那麼多獎金給這名員工,他應該會高興的,豈料,當行政部的同事給這名員工打電話解釋的時候,這名員工非常激動,情緒非常不好,還在電話裏說了很不好聽的話。他說:「你轉告Z總,我現在很討厭她,我是不同意這樣改變補貼的方式的,只是因為當時突然在我們出發前告訴我們,都沒有思想準備,所以我才被迫默認的。並且我們在外面很辛苦,早上五點鐘就要起來去工地,如果她要這樣算,食宿我們自己承擔可以,但我們的加班工資公司怎麼計算?我也不多要公司的錢,就把我們這一個月每天加班三小時的錢算上。我很傷心,做完這個工程我就不幹了……」

這時,我才意識到,我沒有真正站在員工的角度上考慮,我很自私,只考慮公司怎麼省錢,而沒有顧及員工的感受。聽到這些話後,我沒有生氣,因為我知道自己做錯了,不該這樣對待員工,我立即和行政部同事溝通,讓她先安撫員工,了解員工真實的意思,並承諾如果他提出任何合理的費用,公司都答應。我也做好了一切最壞的打算,把心放下了,坦然面對,當我把心放下了,真誠的向這位員工展示公司的一片誠心,這名員工看到我的誠意後,也就沒有再憤憤不平了,情緒漸漸平穩了,沒再說辭職一事。

唉,我連一個常人都不如,員工都會說不多要公司的錢,而我卻因為自私想少付點工錢。

其實現在想想,我是後怕的。由於我的自私、重利,並執著於自我,工作中又帶著強制(這就是黨文化的真實寫照),所以,我想起以前我和這名員工講大法真相的時候,他雖沒直接反駁我,嘴上也沒有說不好的話,但他在心裏不一定認可大法。因為我雖然告訴了他,大法如何如何的好,可是他並沒有在我身上看到令他真正認可大法的地方,並且這一次事件,更令他生氣,深深的傷害了他。我不但沒能證實大法,還差一點把他給推了出去,我真的是修得太差了,如果由此他對大法產生了負面思想,我就做大壞事了。難怪丈夫(也是同修)很多次都說我,你根本就還在門外呢!當時我心裏還不認同。

雖然在這些年講真相中勸退了一些人,但我感覺我還是修得很表面,沒有尋到根上,這個「我」真的是太強大了,殼太硬了,即使我寫到文章的尾聲了,那個假「我」好像還是不痛不癢,我一定要破這個殼。

由於自己的不悟沒能真正實修和沒有及時向內找,被邪魔鑽了空子,近段時間學法不入心,犯睏,煉功受到干擾,發正念倒掌或雜念很多,公司事務也有一些不順和麻煩事。意識到這是干擾,但問題出在哪裏並不是很清楚。我基本屬於自己修,比丈夫得法晚,我們倆沒有形成整體,也很少交流修煉的話題,各自修各自的,我知道其實這是不對的,但一時又無法突破,我就多學法,並看到最近明慧網上同修交流文章多次提到加強發正念,我就集中思想發正念,清除這些不好的東西,現在修煉狀態比之前好多了。

今天看到師父的《道法》這篇經文時,心裏「轟」的一下,突然間好像師父幫我打開了一層法理,師父說:「作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過關了。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修煉的人畢竟不是常人,那麼本性的一面為甚麼不正法呢?」[2]

師父是在點化我呀,我要返本歸真,怎能放任心性問題?正法已經到最後的最後了,我要好好修呀,不能再因為我的執著和不善把世人給推出去了,否則正法結束了,因為我做的不好,沒能救了有緣的眾生,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失,那真的是犯了大罪了,我如何面對師父,如何面對眾生啊?!

文中有不符合大法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