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同修給老年同修的反饋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五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接觸大法十幾年來,由於好勝心理和要有一番作為的執著心遲遲沒去,心的基點其實一直在常人那裏,就算學法,頂多也是讀法的時候,覺得師尊講得有道理,回到社會中,思維又變成常人的思維模式了。偶爾做出一些表面上符合大法標準的事情,還沾沾自喜,覺得在這複雜的社會中,保持一時的清醒,我比其他同修家不修煉的孩子強多了。

從今年才算正式走入大法修煉,真正的做好師父講的三件事,很是慚愧,謝謝師父等我這麼長時間,在我帶修不修的十幾年裏,一直看護著我,一直等我回家。

在我們這一地區,大部份都是老年同修,我所知道的青年同修寥寥無幾。曾經跟著老年同修集體學法了一段時間,由於有的同修不識字,讀的語速非常慢,我幫她糾正錯別字的心起來了,老是想著這麼神聖的大法,千萬不要讀錯字,心在糾正別人是否讀錯上,並非在領悟大法的內涵上。有個別的同修得法接近二十年了,雖然曾經不識字,但是讀法的時候,語速快得要我跟不上,我難以想像這麼快的語速,真的能有時間思考嗎?

再有一個就是這個學法小組的個別老年同修不注意修口,經常翻來覆去的說些跟大法跟修煉無關的事情,而且說起不符合自己觀念的事情來憤憤不平,有的同修還聽得津津有味,殊不知時間這麼緊迫,我們的同修有的被綁架有的被關押有的被酷刑,我們的大法被誣蔑,世人還在被矇騙,心不在助師正法上,卻把時間放在嘮家常上,浪費自己的生命,也在浪費他人的生命,別的同修提醒不要再說時,剛停下,不一會兒,又開始喋喋不休,我難以想像每天的煉功是怎樣做到定下來的。

個別老年同修是否把集體學法切磋當成了排遣老年孤獨的場所,切磋是在法上對大法領悟的切磋,對自己經歷的心性關怎麼悟道的切磋,對怎麼更好的助師正法的切磋,對怎麼幫助同修的切磋,而不是講述自己常人經歷,自己苦惱,命運怎麼對自己不公,自己如何不容易的訴苦 。

再有一個就是我了解到的老年同修,大家每天三點多起來堅持不懈地煉功,可是身體卻越來越老齡化,肯定有不同的原因。我所了解到的是,很多同修都是跟家裏子女的關係處理不好,要不就是對孩子的漠視,不管不問,認為自己把孩子養活,已經盡到了父母的責任,當孩子提出異議的時候,總是把自己放在一個高高在上的位置,好一點的覺得孩子不懂事,自己悶聲委屈,不好一點的對孩子破口大罵,攆孩子出去。

一個同修家的孩子跟我說過,他知道大法好,但是看看這些長輩的修為,他真的不敢走進來。我想問下有此類問題的同修,雖然形式上都在每天煉功、學法、講真相,真的做到修自己了嗎?明慧同修切磋交流文章中,難以發現的執著心都要挖出來,我們這些顯而易見的連常人都能看到的矛盾,我們重視起來了嗎?

還有的同修在自己遇到魔難的時候,不去自己的執著心,到處去傳這是別的同修要自己這麼做的,其實我了解到的並非別的同修的本意,是這位同修無意或者故意扭曲了同修的原來的意思,其實還是人中的狡猾。還有的同修,喜歡結交在人中有地位有本事的同修,利用同修的關係,給自己的子女和家屬安排工作等,我認為我們是塊淨土,只要自己的吃住等能保證做好三件事的基本條件,不要麻煩同修,別的同修不要認為這是同修,隨便幫助,滋長同修貪婪的執著心,讓魔鑽了空子。

還有的同修,曾經做過很大的生意,十幾年來事業心遲遲不去,打著要為家裏負責的名義,到處東奔西走,救世人的事情做得少之又少,個別同修還助長這種執著心,明明是有很大的執著心,基點不在法上,卻以各種冠冕堂皇的理由說這也是證實法。

還有的同修看到別的同修在發資料上力度很大,在默默讚歎人家做得好。可一到自己家人同修也這樣做時,就各種擔心,其實這就是自私的表現,表現在人這裏,就是對家人同修的情和怕心,其實家人同修和沒有血緣關係的同修都是親人,能做的就是加持他們。

還有的老年同修在勸自己孩子學法時,大部份都是說學法能得到人間的各種好處,比如學業好,事業好等,我個人覺得這是修煉的不嚴肅,不深入,大法是修煉,不能拿各種好處引誘別人修煉的。

還有的老年同修多多少少有些強迫症,希望別的同修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做事,一旦不符合自己觀念的時候,就對別的同修的修煉品頭論足,每個大法弟子都有自己正悟的東西,都有自己的路,都是師父給安排的,不影響整體證實法救人的前提下,為甚麼非要太強調自我呢?

以上是我看到的一些問題,不是向外指責,而是希望引起同修們真正重視。在我自己做三件事的時候,老年同修給了我很多的幫助,我想如果把這些心修去,豈不是更好?如果有不對的地方,敬請海涵!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