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媒體關注過的這些好人怎麼都在中共監牢裏?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七日】按理說,媒體報導好人好事是在彰顯社會正氣,監獄關押壞人是在維護社會正義。真正的好人是不應被關押在監獄裏的,然而在中國,卻有好多媒體報導或關注過的好人被投入到了中共的監牢裏,這究竟是為甚麼?我們看具體的實例。

「好心人,你在哪裏?」

現年六十四歲的司德利先生,是河南省信陽市浉河區文化館美術骨幹,副教授。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大法後,他遵循真、善、忍的標準,做了很多好事。有一次,他去醫院看望病人,遇到一個農民的孩子被汽車軋斷了腿,肇事司機逃走了,孩子無錢醫治,司德利立即回家把家中現有的五百元錢拿來,捐給這個孩子,不留姓名走了。此事被當地電視台熱線報導:「好心人,你在哪裏?」

還有一次,他在報紙上看到本地有一個患癌症的姑娘急需四千元錢治療的報導,就冒著寒冷的天氣,跑了很遠的地方找到她,給她送去一千元錢。

然而就是這樣的好人,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以來一直遭受著中共的迫害,司德利多次被非法關押,二零零零年七月及二零零一年三月兩次被非法勞教,在河南省第三勞教所裏遭受迫害;二零零五年被誣判三年;二零一一年又被誣判五年半,均在鄭州監獄遭受折磨。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九日下午,信陽市浉河區法院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司德利,圖謀再一次對他進行構陷。

「好心的李老師,你在哪裏?」

無獨有偶,還有一位受助人士在媒體上尋找恩人的報導,她就是江蘇省崑山市政府部門的一名工作人員李紀南女士。

李紀南女士,今年六十一歲了。她於一九九三年開始資助山東沂蒙山區臨沭縣的一個貧困兒童宏剛上學,當時小宏剛才上小學二年級。李紀南不但在經濟上無償資助他,還經常用書信和他交流。為了減輕他的負擔,每次去信都是把回信的郵票和信一塊給小宏剛寄去。十多年的資助和交流增進了二人母子般的情誼。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李紀南因堅持修煉法輪功遭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兩人的聯繫就此中斷。第二年,宏剛以突出的成績考入了天津工程師範學院。他接到錄取通知書的第一個念頭就是給李老師去信,可是,宏剛的信被郵局以「查無此人」而退回。宏剛入學後,對李紀南老師的思念與日俱增。他把自己的情況告訴了記者。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七日《崑山日報》便以《好心的李老師,您在哪裏》為標題作了報導,並藉此替宏剛尋找這位長期資助他的好心人。

而李紀南女士在哪裏呢?說來讓人唏噓,她正在中共的監牢裏,是因為她修煉法輪功,嚴格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做事,所以被中共枉法審判,劫持在監獄裏。

李紀南女士資助過多少學生?她極少對人提起,只是很偶然的聽她說過有幾個都已經參加工作,有的還在上小學,宏剛只是其中的一個。

剛走入修煉,他就捐款兩萬

遼寧大連某公司財務部經理、法輪功學員王希梁自述:一九九四年七月,我經親屬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法輪功後,我明白了人應該與人為善,應該為別人著想,吃苦忍耐,為社會多做好事,人生觀得到了昇華。我變得更善良、更加寬容、更加真誠。一九九四年十一月,我匿名為希望工程捐款兩萬元。因為當時最高匯款限額是一萬元,分開兩筆匯的,第二天的報紙有報導。

一九九四年的兩萬元還很值錢,而剛走入大法修煉的王希梁就能捐款兩萬,這在說明他本人善良的同時,也道出了法輪大法的偉大。可是就因為他敢說真話,不放棄大法的信仰,曾被數次非法抓捕。

農婦的義舉

甘肅省天水市甘谷縣新興鎮七甲村法輪功學員王芝蘭,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農民,本身並不富裕。她修煉法輪功後,以真、善、忍要求自己,常給窮困人家送錢送物,給村裏捐款修路,汶川地震後她捐款五百元。作為一個農民,她作出這些真是難能可貴,為此,本地電視台對她作了報導,給予表揚。可是她也因為修煉法輪功被數度綁架到中共的監牢裏。

《太原晚報》的感人報導

在山西省太原理工大學院內經營書店的法輪功學員王志剛,靠出租書為生,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他誠實善良,極富愛心。一九九八年中國大陸南方遭受特大洪災,他向災區捐款一萬五千元。當時《太原晚報》曾給予報導。王志剛並不富裕,他是把幾年來二角、三角出租書的收入全部捐給了災區。

二零零八年七月,他散發法輪功資料時被綁架,後被枉判三年,非法關押在山西省晉中監獄三隊遭受迫害,雙眼被打得近乎失明。

為無名氏特別召開的新聞發布會

呂春雲原是吉林省遼源衛生學校教師,煉功前身患風濕病、心臟病、產後風等多種疾病,花了上萬元沒治好。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大法以後,身體所有疾病奇蹟般消失,身體素質和道德修養不斷提升。

一九九八年,吉林省遼源市建公路、鐵路立交橋號召捐款時,她把自己半生積蓄的六萬元錢捐獻給政府,用於建設立交橋,不留姓名。當時遼源市特別召開了一個新聞發布會,給予高度讚揚,並當場宣讀了她寫給徐增力市長的信。她在信中說:「我是李洪志老師的學生,通過學習他的《轉法輪》,使我明白了人生的意義和目的是返本歸真,是大法使我從一個自私自利的人變成了一個好人,是李洪志師父、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立交橋碑文上的「無名氏」指的就是她。

法輪功被迫害後,呂春雲女士先後四次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討還公道。因不放棄信仰,她被綁架、勞教和判刑,並被劫持到精神病院進行迫害。她多次遭到摧殘性灌食,在遼源市看守所她曾被迫害得體重僅剩三十五公斤。

專題報導為何停了?

法輪功修煉者是不求名不求利的,所以往往做了好事也不留名。特別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前後,各地都收緊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正面報導,許多做過好事的法輪功學員的感人事蹟沒有得到公正的報導。我們看下面這個案例。

牡丹江農墾管理局中心醫院中醫科副主任醫師陳國清,與同在一所醫院的外二科主管護師韓玉琴,是一對夫妻,二人同修法輪功。他自述:我們曾經通過別的法輪功學員向密山市關工委捐獻一千多元錢,資助貧困兒童上學,不留姓名。密山市關工委想就此事做一個地方電視台的專題報導,但是要求我撒謊說我們這樣做是在××黨的教育下的結果,我明確告訴他們我們這樣做是因為修煉法輪大法的結果,他們說這麼說就不能報導了。本來我們就是匿名捐款的,也沒有想追求甚麼名利的,讓我們違心撒謊怎麼能行?修煉大法講的就是真、善、忍。他們過意不去,最後決定通知醫院內部表揚算了。

夫妻二人因為修煉法輪功,遭數次綁架,被開除工作,妻子還被迫害致死。

捐款十萬,拒絕報導

遼寧省本溪市法輪功學員王繼財,曾在一九九八年夏季捐款十萬元人民幣支援抗洪救災。本溪郵局服務員一再追問他的姓名和住址,王繼財鄭重地告訴服務員:「我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服務員主動的把本溪市的記者、錄像師找來,一再要求給王繼財錄像。他當時就拒絕了,並告訴記者:「我是法輪大法修煉者,百姓受災,盡己所能幫助別人是我的責任。因為法輪大法的法理告訴我們:修煉人是不求名、不重利的,無私無我地為了別人著想。」

中共迫害法輪功前,媒體對法輪功的報導比較公正。可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後,中共的媒體完全變成了中共迫害好人的工具,再也找不到一篇公正報導法輪功學員的文章了。而且中共歹徒竟然將許多被公開報導過的對社會產生正面影響的法輪功學員劫持到監獄中。把好人當成壞人打,誰還敢再做好人啊!中共對中國社會道德的破壞,對中國社會穩定的破壞是無比巨大的。

然而,法輪功學員並未因中共的迫害而降低信仰真、善、忍的標準。任憑中共如何揮舞大棒,他們仍然堅定的修煉著,這在相當大的程度上阻止著社會向更加危險的方向墮落。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