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化」後面的中共罪惡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八日】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有一種嚴重的犯罪行為和精神迫害叫「轉化」,所謂「轉化」,就是在勞教所、勞改營、或專門的洗腦班(打著法制學校、法制學習班等等旗號的私設監獄),用各種暴力折磨、精神摧殘的方式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中共為甚麼要「轉化」法輪功學員呢?這個「轉化」裏面包藏著怎樣的邪惡與黑暗?……今天我們就把 「轉化」後的罪惡一一揭開。

一、「轉化」的由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因為妒嫉法輪功創始人,還有對權力的極度不安和貪慾,江澤民瘋狂地發動了對法輪功學員的全面迫害,迫害之初,江澤民以為這些手無寸鐵,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法輪功學員會很快被「鎮壓」下去,因此叫囂:「三個月鏟除法輪功」。誰知,法輪功學員的堅忍超過了迫害者的想像,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在各種高壓下,將生死置之度外,前赴後繼的和平理性的持續上訪,反而贏得了了解實情的各階層民眾的同情,三個月過去了,「鏟除」卻遙遙無期,江澤民一夥騎虎難下。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江澤民集團發現純暴力並不能起多大作用,於是就想以各種手段摧毀法輪功學員的精神和意志,使之放棄信仰,從而達到「鏟除」的目的。

從二零零零年起,在對法輪功強行迫害不奏效的情況下,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由此而生,至二零零一年一月,大陸各地紛紛出現中共各地黨委、政府一把手參加的所謂「加強法輪功練習者教育轉化工作會議」,會議公然叫囂「轉化工作是戰勝法輪功的根本」。中共各級黨委還要求各級各部門落實「轉化」、「幫教小組」,並且制定所謂「轉化」細則,要求落實到基層,落實到每個法輪功學員身上。各地法輪功學員被大量綁架,非法拘禁,強迫洗腦,各地 「六一零」(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成立的一個非法組織)也從上至下紛紛效仿舉辦「洗腦轉化班」。中共還將對法輪功學員的所謂「轉化率」列為各級領導的政績考核指標,並與單位經濟利益掛鉤。另外對非法關押在勞教所、監獄的法輪功學進行所謂強行「轉化」洗腦,在肉體折磨的基礎上從精神上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更加嚴重的迫害。

二、「轉化」是中共歷次毀滅人靈魂的整人運動的延續和「升級」

在中共江氏集團操控中國大陸所有的媒體鋪天蓋地地污衊法輪功的時期,中國大陸民眾經常聽到、看到這樣類似的說法:某某地方的黨委和政府對「法輪功習練者」展開了全面的轉化工作,如何「幫教」習練者,最後「春風化雨」般的轉化了百分之多少多少……。

在這些媒體報導中,「轉化」套上了溫柔的面紗,披上了曼妙的畫皮,在很多中國大陸人的心目中,這裏的「轉化」完全就是一種「黨和政府」對「失足」人員,體貼入微的「關愛」和「挽救」,對「誤入歧途」者的耐心的「幫助」和「教育」。

納粹德國的頭子戈培爾說: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成了真理。何況這樣的謊言在迫害中重複了不止萬遍,更何況還有那麼一些「迷途知返」的「習練者」在中共的各種媒體中聲淚俱下的出來「現身說法」,「感謝黨和政府」對他的挽救云云……

十多年無休止的洗腦,中共的宣傳機構、各種媒體真的欺騙了無數的中國人,這裏被欺騙的不僅僅是大陸普通民眾,也包括大量沒有參與迫害的中共政府中的各級人員,在中共江氏集團操控各種媒體精心的欺騙和長期的誤導宣傳中,這個「轉化」在許多人的心目中基本上是一個正面的詞彙了。但很多人卻不知道這個「轉化」後面究竟包藏了多少的罪惡、血腥、殘酷的折磨和法輪功學員的辛酸血淚……這是一種精神上的嚴重迫害,其罪惡意圖是從精神上、人格上、人的意志上摧毀法輪功學員人性善良的本質,這種精神迫害其實是基於各種酷刑、高壓以及欺騙手段之上的,它毀滅人的良知,逼迫人出賣自己的靈魂,讓人生不如死,其對被迫害者的傷害甚至遠遠超過單純的肉體迫害。

中共江氏集團在迫害法輪功中「成功」的運用了中共幾十年積累下來整人的一切成熟的經驗和手段:鋪天蓋地的輿論批判、密不透風的暴力恐懼、栽贓誣陷、精心欺騙、發動群眾鬥群眾、株連……

經歷過文革等中共各種政治運動的人,特別是在歷次政治運動中被整過的人,都多少體會到過中共的邪惡和流氓,最可怕和無恥的是它對人尊嚴和精神的摧殘,它不僅要消滅你的肉體,還要毀滅你的精神,它不僅要強姦你的身體還要強姦你的靈魂。死它都不會讓你有尊嚴的死,它要讓你屈辱的死,卑屈的死……留你一條命,它也要讓你自我作賤,低頭認罪,所以,回過頭來我們翻看中共的荒唐史,你會看到歷次運動中,有那麼多人都違心地寫過「悔過書」、「揭批書」,「決裂書」,同樣是聲淚俱下的「感謝黨和政府」的「教育和挽救」,有人甚至「痛心疾首」的表示「永不翻案」。

如果你只看這些人的文字和表現,你以為他們真的犯了甚麼罪、犯了甚麼錯,「認罪態度」是那樣的誠懇和深入。但你不知道,他們在寫這些所謂甚麼書的時候,經歷過多少可怕的批鬥,毒打,精神的壓力和折磨,親人被株連的擔憂和恐懼……

他們在這種情況下被「改造」了,人格被踐踏了,意志被摧毀了,再沒有了尊嚴,只求為能活下來,不被無休止的瘋狂折磨,於是作賤自己、出賣、決裂、揭批……

被中共殘酷折磨後,劫後餘生的不少人患上了「斯德哥爾莫綜合症」,他們在暴力恐懼的極度絕望過後,在隨之而來的中共的偽善欺騙和施以小恩惠中,反而「真心」的感謝這個毀滅了他靈魂的「黨」的「寬大」和「挽救」。所以文革結束後,有不少受過殘酷迫害的人卻把邪黨比著對孩子管嚴了的「母親」。

歷史在重複,回顧歷史有助於人們清醒地認識現在。中共的荒謬、荒唐、殘暴、邪惡從來就沒有變過,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改頭換面,精心包裝,使中國人忘了此前的一次次傷痛,再一次次的又被欺騙。

所以江澤民和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後,一些曾煉過法輪功的人在被中共所謂「轉化」後,在不清醒中,卻為這個瘋狂折磨自己的邪黨歌功頌德,甚至助「共」為虐,充當「轉化」別人的角色,忘了中共邪黨剝奪了他的人身自由和做好人的基本權利,對他威逼利誘,讓他出賣自己的靈魂,毀滅了他的良知。當然,很多所謂被「轉化」的人,一旦脫離了那個高壓、嚴酷的環境就清醒了過來,他們普遍回憶,在違心地「轉化」,出賣師父、出賣自己良知的那一刻,淚如長河,那是靈魂被拖入罪惡深淵時的悲泣啊。

而這些人當時的表現和行為又被中共再次利用,來欺騙更多不知情的人,掩蓋「轉化」背後的滔天罪惡,為「轉化」的存在和繼續找到理由。其實這更反映出中共的邪惡,就像一個殘忍、陰狠、極度狡猾的流氓,他能讓被他一次次強暴的良家婦女為他「歌功頌德」,只能說明這個流氓不是一般的壞和邪惡。

江澤民發動的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有人把它說成「第二次文革」,確實如此,只是它相比文革,更加邪惡、罪惡,更加具有隱蔽性和欺騙性。江澤民把中共歷次整人運動中的手段全面的、「升級」的運用到了迫害法輪功中。

三、中共「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目的和實質

法輪功學員按真、善、忍做好人,有多少浪子回頭,有多少惡棍變良善,有多少家庭變和睦,當官的清正廉潔、為民的誠實善良……法輪功學員修煉法輪大法,從法輪大法師父所講和法輪功書籍中明白了不失不得、有失必有得的道理,知道修煉必須重德,遇到矛盾、遇到問題向內找自己的原因,在單位上、鄰里間、社會中發自內心的做一個好人,這是有目共睹的事實。一九九九年前法輪功學員遍及中國社會各階層,各職業,不分文化高低,性別、年齡、對社會、國家道德的復甦和回升影響巨大,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在一九九九年前,前人大委員長喬石經過大量客觀調查,在給中共中央的調查報告中評價:「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就客觀的反映了這一事實。

儘管法輪功利國利民的事實有目共睹,儘管中共中一些有良知的人本著事實的對法輪功有積極、正面的評價。但江澤民醜惡的心靈容不下美好,中共的「假惡鬥」容不下法輪功的「真、善、忍」,它們無法容忍在中共治下的一群人,不以中共的謊言而卻以「真、善、忍」來作為衡量好壞、是非的標準,民眾能獨立思考是用暴力和謊言維護統治的中共最怕的一件事。所以江澤民和中共才會相互利用,以傾國之力去迫害億萬修心向善的民眾。

剝奪民眾的獨立思考能力,就是中共幾十年來用各種方式給民眾「洗腦」的主要任務,這也是江澤民要「轉化」法輪功學員的其中一個原因,所以那些各種各樣的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轉化」的場所,又被稱為「洗腦轉化班」。

那麼要把修心向善做好人的人往哪「轉化」呢?十多年來,在勞教所、勞改營、洗腦班,中共對法輪功學員「轉化」的「標準」就是「抽煙、喝酒、打人、罵人、罵自己的師父……把法輪功學員「變壞」就是中共「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目的;用邪的、惡的東西去打擊正的、善的,用「假惡鬥」去鏟除人們心中對「真、善、忍」的信仰,這就是江澤民和中共迫害法輪功和「轉化」法輪功學員的實質。

對「真、善、忍」的仇視,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打壓和「轉化」,使整個中國社會快速全面的向黑暗和罪惡沉淪……中共鏟除 「真、善、忍」,造成的惡果使大陸人人都成為受害者。所以今天在中共治下的中國大陸才會出現那樣深重的道德危機和社會亂象,毒、黃、騙遍地,貪腐層出不窮,難以禁絕……

四、中共江氏集團在「轉化」中採用的各種犯罪手段

在明慧網上曝光的各種「轉化」案例,浩如煙海,觸目驚心,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勞改營這些本來就殘酷高壓的地方,在被「被轉化」中受到的迫害罄竹難書。

這裏限於篇幅,僅從洗腦班來說,在全國打著「法制學校」、「法制學習班」、「法制教育中心」的洗腦班不計其數,罪行累累,這裏以在全國臭名昭著的四川省成都市新津洗腦班舉例(因其典型且有代表性),來說明中共江氏集團在「轉化」中採用的各種犯罪手段,內容來自於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六日文章:《成都新津洗腦班頭目殷舜堯犯罪事實》部份。

成都新津洗腦班名為「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實質為強制洗腦班,以下簡稱「新津洗腦班」),位於新津縣花橋鎮蔡灣十八號,是一個完全凌駕於公檢法之上的非法機構,是一個為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而實施暴虐的肉體及精神折磨迫害的集中營。 根據突破重重信息封鎖收集的數據(二零一三年不完全統計),自二零零三年以來,新津洗腦班非法拘禁法輪功學員至少達上千人次,其中多名被害人被虐待致死,有的被害人被折磨成痴呆,多名受害人身體器官衰竭,出現嚴重中毒症狀;洗腦班竟然還毫無人性地非法接收並關押已被迫害致心智不清的法輪功學員祝霞、劉瑛等,她們被洗腦班放出時,均精神失常。

以下說明洗腦班不法人員的部份犯罪事實:

1、隔離關押非法監控

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洗腦班後,新津洗腦班主任殷舜堯帶領下屬,將他們非法扣押、監禁,用隔離關押、辦封閉式「學習班」等方式,非法剝奪公民人身自由。洗腦班隨處安裝有監視器、竊聽器,實行全天二十四小時持續的密集監控。對不配合的被害人(法輪功學員),則隨時叫到房間內進行毆打、侮辱、不准睡覺、罰站、不准上廁所、不讓吃飽飯或不給吃飯,導致多名被害人呈頭腦發脹、發昏、眼睛腫脹、眼球往外突出、睏乏、無精打采、呼吸困難、心臟絞痛等症狀。

2、投毒

洗腦班不法人員在飲食中投不明藥物。

第一步,在飯裏下毒,飯菜內隨時可見有白色粉狀沉澱物,當被害人藥性發作時全身會呈昏沉嗜睡、醒時心煩意亂坐立不安、陌生恐懼、心胃嚴重受傷或嘔吐腹瀉等症狀,幾天時間使被害人各種疾病紛至沓來。這一步下毒的目的是既打亂被害人全身生理機能,又為掩蓋毒殺留下藉口:病發死亡。

第二步,殷舜堯等會說這些被害人病了,將被害人強按捆綁住輸液,輸的是破壞中樞神經的各種藥物,其中有迷幻藥。輸了這些液後不久,被害人就開始頭痛、精神狂亂、莫名恐懼、肌肉和胃抽搐、嚴重幻聽幻覺,全身細胞難受,每分每秒都在極其痛苦中煎熬;有的全身癱瘓或局部癱瘓;有的雙目失明,兩耳失聰;有的身體肌肉、器官腐爛;有的部份或全部喪失記憶,成為呆癡;有的導致內臟功能嚴重損害,表現為全身浮腫,腹部下肢腫脹,腹部如同懷孕八~九月那麼大,呈現肝腹水或腎衰竭症狀;有的由於藥物發作很快死亡。下毒直接威脅被害人的生命,據不完全統計,已知至少七人被虐待致死,其中至少四人是被毒殺(謝德清、劉生樂、李曉文、鄧淑芬,他們比較共同的特點是內臟受到嚴重損傷致死。)

3、酷刑暴力脅迫

以殷舜堯為首的不法人員為達「轉化」目的大量而系統地採用各種暴力、酷刑等方式恣意傷害這些善良公民,諸如暴打、拳打腳踢、通宵不准睡覺、長時間罰站等乃是家常便飯,並且對絕食抗議的被害人進行迫害性野蠻灌食:將用於灌食的開口器張開至最大,不讓人出氣,灌生雞蛋,意圖讓人拉肚子、拉脫水,好送醫院迫害;灌濃鹽水後馬上灌糖水,導致人嘔吐。

殷舜堯帶領手下,將絕食抗議的法輪功學員的雙手、雙腳、雙腿分別固定捆綁至木板床上動不了,然後將導管從鼻孔插到胃裏、尿管固定死,灌食有時持續幾天幾夜,讓人痛不欲生,殷舜堯甚至威脅絕食抗議者「要絕食,我叫你生不如死!」被害人詹敏被上插鼻管、下導尿管的綁在一樓的一間小屋的木板上,被折磨的乙肝病發也不放下。被害人黃敏被五、六個受殷舜堯指使的不法人員摁在地上灌食,牙齒被撬掉一顆,食道被插出血,黃敏拔掉管子,他們又插,還叫囂說:「拔嘛,拔了又給你插,反正痛的是你,只要你不怕痛……」手段令人髮指的殘忍!使被害人的身體健康受到不同程度的巨大傷害。

4、恐嚇精神折磨

殷舜堯等不法人員,就是針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這個群體,企圖通過精神折磨、恐嚇、心理暗示、各種暴力酷刑、藥物迫害、欺騙等各種手段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為達剝奪信仰的目的無所不用其極。每天從早上起床至晚上十二點,甚至通宵都將電視機音量調至八十、九十分貝甚至更烈的噪音,強迫這些信仰者不許閉眼睛,看誹謗法輪功的造假新聞,進行電視洗腦,心靈摧殘,強迫放棄信仰。被害人沒有與家人通信的權利,沒有獲得法律幫助和救濟的權利,甚至睡覺、吃飯、上廁所這些最基本的人權和人身自由都被任意剝奪。

5、貪污斂財

新津洗腦班不僅是非法關押法輪功信仰者的場所,更是殷舜堯等人的斂財之地。據熟悉內情的人士介紹:每抓一個法輪功信仰者進來,洗腦班就向上級組織報稱需要費用數萬元,每一個被害人加兩個「陪教」每月是六~七千元錢,費用從何而來?除政府撥款外,新津洗腦班的一切開支,包括「陪教」的工資、獎金和其不時出去娛樂、喝酒等所有的費用開銷都是通過敲詐勒索法輪功信仰者的家人、單位、戶口管轄區來維持。殷舜堯以非法佔有為目的,對這些被害人使用威脅或要挾、恫嚇等方式,強行索要被害人家屬、單位的財物。在限制被害人購買生活用品時,少買多報賬;強制給被害人開藥品時,發票上不寫具體內容,以此貪污被害人錢款。 ……

以上是成都新津洗腦班的部份犯罪事實,成都新津洗腦班一度成為四川各地六一零人員「學習經驗」的地方,因此其它地方的洗腦班迫害方式大同小異。

中共江氏集團對「轉化」法輪功學員花了很大力氣,不僅投入巨資(人民的血汗錢),獎勵那些在「轉化」中手上沾滿鮮血的殺人犯,那些以折磨好人為樂事的變態惡魔,把他們評為「先進」、「勞模」,還經常讓犯罪突出的地方進行迫害經驗的「交流」和「推廣」。邪惡的遼寧省「馬三家幫教團」就是這樣一個犯罪團體,全國很多地方都曾花費重金請「馬三家幫教團」對當地沒有「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強制「轉化」迫害。

五、中共江氏集團在「轉化」中所觸犯的刑律

中共江氏集團在各種環境用各種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是徹底的犯罪行為,據《中國憲法》、《中國刑法》、等多部法律,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構成違法違憲的多項犯罪。具有明確罪名界定的至少有以下幾項。

罪行之一:違犯中國現行《憲法》第三十六條規定:「人民有信仰自由」。中共江氏集團各級不法人員運用各種殘忍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即所謂的「轉化」,構成了非法剝奪宗教信仰自由罪。

罪行之二:國安警察或法輪功學員工作單位的人等,把法輪功學員強行帶走、綁架劫持到洗腦班等地「轉化」,向法輪功學員單位、家屬勒索「生活費」、「保證金」、其它名目的財物,不管是否勒索成功,構成了綁架罪。中共江氏集團各級不法人員綁架法輪功學員為人質,向法輪功學員家人索要、收取財物,構成敲詐勒索罪,綁架罪。

罪行之三:中國現行《憲法》第三十七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經檢察院批准或者決定或者法院決定,並由公安機關執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剝奪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體。中共江氏集團各級不法人員把法輪功學員綁架到洗腦班,這種嚴重限制人身自由,長期二十四小時不准離開的行為就是實實在在的犯了綁架罪和非法拘禁罪。

罪行之四:在監獄、勞教所、洗腦班等地,警察或其它等人,對法輪功學員施用肉刑(如,毆打,吊銬,捆綁,電擊,以及其它折磨人的肉體的方法)或變相肉刑(如,凍、餓、烤、曬,強迫站著,蹲著,不讓睡覺),逼取口供,逼迫法輪功學員承認強加的偽證,強迫法輪功學員承認強加的罪名,不管是否取得口供,構成了刑訊逼供罪。

罪行之五:在監獄、勞教所、洗腦班等地,警察或其它等人,對法輪功學員毒打、投毒,暴力灌食…等等使法輪功學員致瘋、致殘或死亡的構成故意傷害罪和故意殺人罪。

在所謂「轉化」過程中,中共江氏集團各級不法人員不僅大量觸犯中國的法律,同時也觸犯了國際法中的﹝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酷刑罪﹞等等。

六、江氏集團利誘各級機構參與「轉化」法輪功學員

中共江氏集團迫害「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主靠的是謊言欺騙和利誘,脅迫中共各級機構參與。

在監獄和勞教所,「轉化率」列為對單位領導的政績考核指標,而警察的效益直接和「轉化率」掛鉤,「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獎金是多少。所以監獄和勞教所利用環境和信息較封閉「方便條件」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肆意暴虐,在有「死亡指標」,和江澤民的「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等滅絕政策下,在這些地方,法輪功學員會受到怎樣的迫害,那就可想而知了。

而各地地方政府所辦洗腦班,則由當地六一零、政法委等給法輪功學員所在單位施壓,勒索各單位錢財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眾,勒索單位錢財數千元到上萬元不等。還不算單位派人去所謂「幫教」的人工資錢等,事實上各地六一零通過辦洗腦班還可獲取上級六一零的撥款,還有「轉化」方面的獎金(比如四川省六一零給各地發的獎金:「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獎勵相關單位及人員四點五萬元,全國其它地方獎金額大體相同),因此在利益的誘惑下,各級六一零等中共江氏集團各級不法人員不惜犯罪,把辦洗腦班當成了發財的途徑之一。

光有利誘還不行,因為「轉化」法輪功學員的行為是在犯罪,同時在接觸法輪功學員的過程中,會不斷了解到真相。因此有些人良心發現,良知受到譴責,不願再繼續迫害。因此中共就必須不斷製造謊言,不僅欺騙廣大民眾,同時也給參與者不斷灌輸,以此麻痺參與者的良知,謊言和利誘讓他們在「轉化」迫害中幹盡壞事能自我「安慰」,而不再有任何負罪感。

這裏不得不提到一個在所謂「轉化」中起到極其惡劣作用的犯罪組織:「中國反邪教協會」。「邪會」成立於二零零一年四月,這是一群見風使舵、趨炎附勢、人品低劣之徒糾集在一起,成立的一個冒充「民間團體」,戴著科學、宗教的畫皮,專事為中共江氏集團搞迫害製造謊言、迷惑和毒害人心的罪惡組織。

其經常召開各種所謂的「報告會」和「學術討論會」,舉辦以「理論與實踐」等為題的「學術年會」,專門討論有關「轉化」的歪理和經驗,為迫害法輪功提供理論思想依據。中共江氏集團各級參與迫害者在迫害中喪失良知和人性,被中共變成了沒有任何道德底線的人間惡魔,除了中共的利益誘惑外,「邪會」製造的各種謊言、各種「理論作品」和中共的各種媒體散布的謊言,對他們的欺騙、毒害、蠱惑,慫恿……起到的惡劣作用是巨大的。

在謊言的欺騙、麻痺下,在利益的誘惑下,參與迫害的不少中共各級機構人員在無知中,竟把「轉化」迫害好人當成「事業」來做,犯下大量罪行,這是怎樣的一種可悲啊。

七、結語

對好人的「轉化」,是如此的荒唐與邪惡,這樣的事發生在中國,已持續了十七年,這是中華民族和每一個炎黃子孫的奇恥大辱,這樣的「轉化」是江澤民操控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系統犯罪,參與迫害者犯下各種嚴重罪行,必將受到應有的法律制裁和天理的嚴懲。

中共禍亂中華,中共的存在就是中華民族的劫難,中共幾十年幹盡了傷天害理的罪惡,尤以江澤民和中共相互利用迫害「真、善、忍」,妄圖鏟除「真、善、忍」到了邪惡的頂點。然而,「假惡鬥」能鏟除的了「真、善、忍」嗎?這麼多年來,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用盡各種卑鄙殘忍的手段想鏟除他們心中的「真、善、忍」信仰,但根本做不到。多少法輪功學員當初面臨殘酷迫害時,只要說一句:「不煉」就可以放人,只要假裝寫一個違心的「材料」就可以免受切身利益的損失,多少人都這樣「勸」過法輪功學員:「寫個保證,你回去該咋煉就咋煉」。但無數法輪功學員沒有這樣做,他們堅持連違心的假話都不說,有的因此付出了生命和鮮血的代價。無數法輪功學員為堅持「真、善、忍」而被上百種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殘酷得超過你想像。

「真、善、忍」就像一面照妖鏡,照出了「假、惡、鬥」邪惡醜陋的真面目,在「真、善、忍」面前,「假、惡、鬥」只有無可避免的走向崩潰和解體,今天,在中共迫害「真、善、忍」後即將全面走向崩潰、解體的前夕,事實已告訴我們了一個從古至今的真理:邪不能勝正!即使「假惡鬥」能欺騙一時,逞兇一時,曾那樣不可一世。而所有認不清中共邪惡本質的人,跟中共一條道走到黑的人都會隨著中共一起被歷史淘汰,這也就是為甚麼法輪功學員要勸世人退出中共邪黨組織的原因。

無數法輪功學員在最嚴酷的環境中都未放棄「真、善、忍」,在自身最困難的時候和地方,心中惦記的卻是被中共毒害和脅迫的世人的安危,他們做到了「真、善、忍」。也證明了真、善、忍的力量,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學員在殘酷的迫害中堅持「真、善、忍」信仰,展現了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中最優秀的品質──真誠善良、寬容忍讓、堅韌不屈,內心有對真、善、忍的崇高信仰,面對生死的威脅都不曾放棄,從未向邪惡低頭和「轉化」。而這樣的人會去做毒食品嗎?會做假藥嗎?會去宰客,索賄嗎?會去貪污腐敗、黃、賭、毒嗎?……讓世人看到了中國道德重建和中華民族復興的希望。

法輪功學員維護「真、善、忍」其實也是在維護人類的未來和生存的環境,他們今天在中共殘酷迫害下堅持的一切,將被歷史和後來的人類永遠銘記。

而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迫害,將被永遠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