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力的抵賴:中共無法解釋器官來源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二日】適逢2016年第二十六屆國際器官移植協會(TTS)大會在香港召開之際,中共喉舌和附庸媒體開始了一輪抵賴「活摘器官」指控的宣傳炒作。

中共抵賴「活摘器官」的藉口是甚麼呢?中共誣陷說是法輪功的所謂「造謠」。中共誣陷法輪功「造謠」的理由又是甚麼呢?就是因為根本沒有「活摘」。為甚麼沒有「活摘」呢?因為這是法輪功在「造謠」。為甚麼是在「造謠」呢?因為沒有「活摘」 ……中共自欺欺人的抵賴和誣陷是毫無邏輯的死循環。

中共假如要否認「活摘」指控,根本就不用這麼費力地讓這些御用喉舌或者收買的國外專家來對「活摘」指控說三道四。

怎麼做?

就是拿出證據,證明死囚器官完全能夠支撐起中國大陸這些年暴漲的器官移植市場。

怎麼證明呢?

公布死囚名單,證明器官來源

就是公布自2000年以來每年被槍斃的死囚名單。光是數字還不夠,說個每年殺20萬,我們也不知道這都是20萬甚麼人。

對於被槍斃的死囚,要把他們的姓名、籍貫、性別、年齡、職業、犯的甚麼罪、何時被槍決、有沒有家屬收屍等等這些基本信息都公布出來,人們就可以客觀地判斷死刑犯到底是不是就是中國大陸器官移植的最主要供體來源。

假如說中共公布的被槍斃的死囚名單中,某年的人數是9千人(這個數字算其實比外界公認的高許多)。不是每個人的器官都合適做移植啊,往高說,算三分之一,被摘取器官的就有3000名死囚。一個死囚的器官也不是全部都能用上,沒有全國的聯網系統,據說浪費的很多,咱們還是往高裏說,器官利用率有三分之二,就是一個死囚提供的一個肝兩個腎中有兩個被利用。那麼,這被摘取器官的3千死囚一共也就能提供6000個器官。因為「95%以上的供體是屍體,而屍體幾乎全部來自死刑犯。」(大陸《財經》雜誌2005年第24期),所以這6000個器官就算是主要供體來源了。

朱繼業、黃潔夫兩人把四分之三的死囚器官都用光了

這6000個器官夠誰用呢?朱繼業自個兒就用了大半。朱繼業是甚麼人啊?北大人民醫院肝膽外科主任,他說「(2010年之前)我們醫院曾在一年之內做過4000例肝腎移植手術,這些器官來源全部是死刑犯人。」 (新華社,2013年9月3日)

看見沒有?朱繼業自己醫院一年就用了4000個死囚器官,把我們上面計算出的全國死囚器官供應量的三分之二都吃光了。

黃潔夫也不甘示弱,透露說「我去年做的肝移植手術有500多例,去年11月到廣州做的那台肝移植手術,是按照中國標準公民自願捐獻的首例肝移植手術。」(2013年3月13日,《廣州日報》)他一個人,還不是他所在的北京協和醫院團隊,一年就整掉了500多例器官,他也承認只有1例(多也多不了幾例)是自願捐獻的。

那麼,朱繼業與黃潔夫合起來就用了至少4500例器官,相當於6000個死囚犯器官的四分之三。

可是,比朱繼業的名聲更響亮的那些真正的移植大戶我們還沒開始算呢。沈中陽的「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他兼職的「北京武警總院移植中心」,鄭樹森的「浙大附屬一院移植中心」,石炳毅的「全軍器官移植中心」,葉啟發的「湘雅三醫院移植中心」,何曉順的「中山大學附屬一院器官移植科」(黃潔夫曾長期在此工作),吳孟超的二軍大「東方肝膽外科醫院」,嚴律南的川大「華西醫院器官移植中心」……這些器官移植大戶們都是號稱這個第一,那個第一的,他們的器官又是從哪裏來的呢?

1000多家移植機構,器官哪裏來?

器官的需求還遠遠不是這幾家。中國在最多的時候有多少家移植醫院?湘雅三院的移植大亨葉啟發說,2007年前中國開展器官移植業務的醫療機構有1000多家(「器官移植與時間賽跑」,人民網-湖北頻道,2015年04月25日)。

居然有1000多家!這1000多家移植機構是甚麼概念?就算平均下來每個醫院一個禮拜做一例手術,一年就做52例,1000家醫院合起來那就是5萬多例器官移植手術。不過,很多醫院可不是這麼清閒。看看山東大學齊魯醫院器官移植團隊有多忙: 「我不在醫院,就在取腎的地方;不在取腎的地方,就在去醫院和取腎地方的路上。」 「經常一週甚至半月不能回家享受天倫之樂。」(齊魯醫院科室新聞,2010年12月26日)這一個禮拜得做多少例器官移植?

所以,6000個死囚器官,也就是讓移植醫院打個牙祭,根本撐不起中國大陸器官移植暴漲的蘑菇雲。器官何來? 「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給出了一個解釋。

當然,如果中共給出的死囚名單上,一年被槍決的死囚不是8千人,而是8萬人,那我們就來看看這8萬人都是甚麼人,犯的甚麼罪。真相自然就大白了。

中共抵賴「活摘」的三個階段

「活摘」是2006年3月由幾個知情人相繼曝光的。中共一直迴避「活摘」話題,甚至在外交部新聞發布會上有關「活摘」的記者問答都不敢記錄在案。為甚麼十年之後,中共開始出來高調回應呢?當然背後原因可能涉及中共高層權鬥,參與「活摘」的江澤民、曾慶紅、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等「血債幫」在反腐大潮中被風捲殘雲,朝不保夕,免不得要困獸猶鬥。我們這裏不討論這個權鬥,要說的是技術層面。中共用了十年的時間來漂白「活摘」。現在覺得漂白得有點頭緒了,於是就敢於跳出來攻擊「活摘」了。

漂白「活摘」有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把死囚器官推出來,從死活不承認死囚器官,到高調承認器官的主要來源是死囚器官;第二階段是搞「器官捐獻與共享分配系統」,有多大效果不管,輿論宣傳最重要;第三階段是宣布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企圖讓國際社會接納中共的移植體系,同時收買國際器官移植專家來為中共站台。到底如何停用死囚器官,誰來監督,對不起,那是國家機密。這三個階段目前算是完成了。

等到2016年8月18日在香港召開年國際器官移植協會的時候,中共認為時機到了。於是在大會召開的第一天專門舉辦了「中國專場」,只對中共喉舌和附庸媒體開放。在這個專場裏,黃潔夫跳出來公開攻擊「活摘」指控。

中共在技術層面上漂白「活摘」的最重要推手就是黃潔夫。他是前衛生部副部長,也是呼風喚雨的肝移植專家。他在新疆做一個肝移植示範,為了防範不測,黃要求提供備份肝,結果不到一天就從重慶和廣州各運來一個備份肝臟。

身為醫生殺手,黃潔夫漂白「活摘」不遺餘力。

媒體齊上陣 環球社評「丟心缺肺」

黃潔夫攻擊「活摘」之後,中共一眾喉舌開始了有關「活摘」的炒作。昨天環球日報的社評甚至用了一個可笑的詞「丟心缺肺」。我們就來看看它自己才是如何「丟心缺肺」的。

它說如果中國有這麼多「活摘器官」,豈不是成了「人間地獄」?這就是環球社評的作者少見多怪了。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不是經歷過很多「人間地獄」的時候嗎?三反、五反、反右、大躍進、大飢荒、文化大革命,種種浩劫,累計起來中共害死了8千萬同胞,難道那些苦難不是「人間地獄」嗎?今天中共再次製造出「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人間地獄」,有甚麼不可理解的?

它還說,那幾年中國政府「最不缺錢」,幹嘛要「活摘」牟取暴利?政府缺不缺錢我們不管,反正大夫和醫院是需要賺錢的,要不為甚麼看病送紅包屢禁不止呢?為甚麼醫院還要收取高昂的費用,讓很多老百姓看不起病呢?

它還為中共不讓外界獨立調查做辯護,說中國是主權國家,憑甚麼要讓你來調查?伊朗的核設施都敢讓國際社會去調查,環球這麼說,我們也不得不說,不讓調查「活摘」,本身就是最大的證據。

它還說,「活摘器官」是犯罪,如果有,中國政府必定會不遺餘力地打擊之。中國的憲法規定年滿十八週歲的公民都有選舉權,倒是問問環球作者選舉過誰?中國憲法規定公民有言論、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環球作者享受過多少這些自由?

借用環球社評的一句話,抵賴「活摘」的倒像「丟心缺肺」了。

歷史驚人的相似:從抵賴死囚器官到抵賴「活摘」

黃潔夫今天出來抵賴活摘,不得不讓人想起當年抵賴使用死囚器官的往事。中共一向不承認使用死囚器官,堅持說是民眾自願捐贈。後來,為了 「漂白」活摘,黃潔夫是最早出來承認使用死囚器官的,那是在2005年,在「活摘」還沒有曝光的時候。但是,黃潔夫是身陷其中者,明白「紙是包不住火的」,用死囚掩蓋「活摘」是他們力求自保的本能。中共官方並不買賬,中共的喉舌媒體包括人民網、新華網高調反擊境外「中國使用死囚器官」的有關指控。我們不妨看看那時抨擊指控的一些標題:

中國取死刑犯器官移植是謠言

衛生部:「隨意取死刑犯器官」報導不實

衛生部:「中國隨意取死刑犯器官」言論嚴重失實

衛生部駁斥「中國隨意取死刑犯器官移植」謬論

衛生部:器官移植主要來源於公民去世時自願捐贈

衛生部駁斥中國隨意取死刑犯器官進行移植的言論

「隨意進行死囚器官移植」是惡意詆毀我司法制度

隨意取死囚器官移植論是惡意詆毀

外媒稱中國從死刑犯身上取器官移植是別有用心

武警天津醫院駁斥「死刑犯器官移植」謊言

衛生部:從死囚身上隨意取器官進行移植,是惡意詆毀

外媒蓄意編造中國從死囚身上隨意取器官進行移植,欺騙群眾,別有用心

……

到了2012年,呼啦啦的大陸各種新聞網站上的標題都變成了:

衛生部:死囚器官是中國器官移植主要來源

從否認死囚器官,到高調承認主要來源就是死囚器官,中共又一次愚弄了國內外民眾。

看看今天中共否認「活摘」的用詞,與當年否認死囚器官同出一轍,甚麼活摘「造謠」、活摘「謠言」、活摘「謊言」、活摘「謬論」、「惡意詆毀」、「另有用心」、「嚴重失實」……

一次又一次撒謊,用一個謊言去掩蓋另一個更大的謊言,這就是中共的歷史。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也是一次一次地給人以警醒。「活摘器官」人神共憤,中共承認「活摘」的時候,也該是中共解體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