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今天的修煉機緣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二日】我是一個農村婦女,一九九六年七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功。儘管我當時年紀不大,可是身體並不好。由於我常年在外地讀書,農村的學校條件很艱苦。東北的冬天很寒冷,睡的是涼板床,更加重了本來就有的關節炎,犯病的時候膝蓋疼的走不了路,蹲在地上直哭。後來初中得過兩次「剋山病」導致心臟不好,症狀就是經常喘長氣,上坡都要歇幾次。在學校期間又得了三叉神經痛、彎腰走路,成把吃藥,儘管後來有所好轉。但是,時常不太舒服。

那時候本來就家境貧窮,母親體弱多病,父親儘管不吸煙、不賭博,但是嗜酒如命。我記得我拿著十元錢去上學都得借,家庭狀況可見一斑。我的兩個弟弟頗有才華,但是,家裏根本供不起三個學生,於是先後輟學。我二弟考上高中了,他們把學習的機會給了我。因為,我家供我一個人讀書都很吃力。我是身負一家人的希望,刻苦學習。然而,在上學期間還得了神經官能症,後來大學無望,回家務農。

剛畢業那段時間我有一種感受,叫萬念俱灰。我整天坐在小屋的牆角裏,不說話,不見人,要麼就穿的乾淨的去水邊坐著,父母怕我尋短見,派弟弟們看著我。我是沒打算死,我是覺得貧窮的家境,自己的未來如黑夜一般沒有希望!看著家裏兩間小草房,還漏雨。體弱多病的母親還招了附體,漸漸長大的弟弟,哥哥結婚扔下的外債,都是像壓在我心上的石頭,沉重,煩悶。

後來我幹了兩年蔬菜大棚,每當午夜,我都坐在溫室上看著路上川流不息的車燈的流光,想了很多很多,甚至想到了出家。

一九九六年七月的一天,我忽然有病,四肢無力幹不了活兒了,我走回家。聽說父母都去煉功了,我當時心裏想不通,甚至是來氣的。這年月誰不賺錢啊,還去煉功?!我帶著氣走進了煉功場。看到師父的大法像,大家還熱情的讓我讀了一篇經文。我在人群裏看到一位很有威信的老師,我沒想到他也會在這裏,就問他:煉功能把關節炎煉好嗎?他沉靜而肯定地說:能。

後來在父母的身上,我看到了法輪功的神奇與超常。我的母親自從修煉了法輪功身體好了,都能幹農活兒了;我父親也輕鬆戒酒了。他們的變化,在我看來就是奇蹟,父親自從戒酒,專心領著弟弟賺錢,我家一順百順,三年時間,蓋新房,娶兒媳婦,添了一個大孫子。

我們一家心懷感激啊,是的,如果不修煉法輪大法這樣的生活我們想都不敢想啊,謝謝師父!

我呢,自從修煉以後儘管不是天天煉功、學法,但是,這一身的病在不知不覺中都好了。我曾經困惑的很多問題在大法中都找到了答案,大法給我打開了一個個心結,也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觀和世界觀。我就像一個走在茫茫黑夜的人,終於看見了曙光。

儘管農活很累,可是我的心是輕鬆的,因為我有信仰,大法給了我健康,也教會我用「真、善、忍」的標準去做好人。

法輪大法的祛病健身的奇效,只要是真心修煉過法輪功的都給展現了。我身邊一些常年離不開醫生的「藥簍子」,比如我的姑姑,胃病,肝功能造血不好導致的貧血,婦女病等等自從修煉大法後,幹活有勁兒,小伙子都幹不過她,她逢人就說:她身體這麼好是煉法輪功煉的。還有一個大姨,患上了結核性胸膜炎,胸積水嚴重,醫生讓她回家準備後事。可是,她們自從修煉以後身體都好了,就這幾個「藥簍子」三年再也沒進醫生的門,三年後著名的老中醫自動走進煉功場學起了法輪功。

最主要的是大法真正傳達給我的是教人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好人,逐漸去掉自私心理,成為一個為別人著想的善良生命。

修煉兩年後我結婚了,在彩禮問題上我就要了僅僅夠買些家具被褥、婚後生活的日用品的錢,在那個年代我要的是最少的。我沒有為難家境並不好的公婆,而且,我還告訴他們:如果分家,也要等幫他們還完外債之後。別人都誇我通情達理,但我知道自己是按著師父教導我的「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的,遇到事情替別人著想,做好人。

然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這場對法輪功民眾的瘋狂迫害開始了,中華大地進入了茫茫黑暗。我的父親和弟弟,在二零零一年也被抓,被打。我善良的父親,被那些惡警,惡徒逼著喝酒,吸煙,逼迫他錄製所謂「轉化視頻」父親回來後,心情沉重,這一切宛如噩夢一般,讓父親無法釋懷,終於於二零零一年含恨離世!

回頭風雨修煉路,我曾迷茫,也曾恐懼,也曾停滯不前。可是,師父從來就不曾放開牽著我的手啊,我才可能走到今天。我覺得只有好好修煉,才是對師父最好的報答。我希望和我一樣的曾經懈怠的修煉人都能珍惜今天的修煉機緣,因為這是萬古不遇的。謝謝師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