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對方角度思考 清除負面思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二日】師父說過:「人活著就得思考。」[1]而我經常一動念,一思考就是負面的想法,在日常生活中的表現就是愛發牢騷愛抱怨,覺得別人這不對那也不對的,對同修也時常會產生負面想法。

通過學法和向內找,我發現這些負面想法和思維的習慣中,思想比較狹隘,總站在自己的角度看問題。我慢慢學著改變,注意修這個負面思維,一段時間後,我發現負面想法一出現後,很快就能意識到,也比較能站在對方角度去思考問題了,由於是站在對方角度想,好像就容易理解寬容對方了,說話也隨和了,不那麼衝了。

以下是當我出現負面思維後,由開始向外找到向內找,然後能站在對方角度想問題,負面思維被清除掉的幾個例子。

例1:有幾次,在RTC平台的「重點講真相直播室」值班時,由於很多號碼不接,空號等等,為了節省時間多打電話,幾位經常在一起值班的同修就聚在一個房間,不關嘴巴不關耳朵(也就是不摁開口鍵)各打各的。有時候正通著話,結果甲同修就會進房間來開口問話,我幾次腦子裏出了負面想法:「別的剛進房間的同修,都知道不出聲音的靜靜的等一會兒再問話,可這個同修怎麼一點也不注意,進來也不管有沒有人開口就開始說話。」

最近有一次,相同的情況又出現了,於是我按捺不住開始寫信息想提醒甲同修,當我寫到「給您提個建議,以後進來時,先別說話,要不然會打擾其他同修」時,我一下意識到了我這是負面想法,又在向外找了,於是我的想法改變了:還怪同修不注意,如果我不想被同修打擾,可以關嘴巴關耳朵呀,那樣即使同修進來就說話,我也不會受任何的影響,再說了,自己不關嘴不關耳朵,剛進來的同修也不知道我們在各自撥打呀,能怪她嗎?對同修的負面思維清除掉後,我就把要發的提醒信息刪除了。

例2:我發現,當我多一點站在對方角度考慮問題後,即使對方真的是做的不對、想的不對,我比較以前,現在更能寬容對方,理解對方。說話的語氣也不再像從前那樣氣哼哼的了,就不再是牢騷、抱怨、憤憤不平了。

這裏舉一個家居中的例子:我住的臥室窗框周圍最近幾年發現有滲水的現象,導致幾塊牆紙因潮濕而變形脫落。多次催促家人找人修補,但是他都沒去辦,我心裏很著急,覺得這事不能再拖了。去年夏天,在他出差外地的時候,我想,我自己去修補牆,看著也不難,於是我從鄰居家裏借來長梯子,找出家裏以前剩餘的水泥,調和好後,就開始補牆,用了好幾個小時,終於把漏縫補好了,最後,我在下梯子時,腳踩在地上的塑料凳子上,我的腳把凳子踩漏了,腳卡在凳子裏,劃出了一個長長的口子,流血了。但是我還是挺高興,畢竟解決了一樁心頭大事。

家人出差回來後,我只告訴他我把房子修補了,沒有提受傷的事情,他聽完後沒有吭聲。沒有想到的是,一個心性考驗要來了,幾天後他臉色很難看,大聲和我吼著說:你說說,那牆到底是誰補的?我不知道他為甚麼要這樣說,我說:是我補的。他惡狠狠的說:你說是你補的,拿甚麼補的?我走到房門外,指著那把還粘著水泥的小鏟刀說:你不相信,你看看,這就是我用來補牆的鏟刀。我又掀開褲腿,我說你看,補牆的時候,我的腿也被凳子刮傷了。他不說話回到他自己的房間。

我甚麼也沒有說,雖然搞不明白他為甚麼是這樣的反應,但是也沒有動負面的想法。就開始做飯,吃飯時,他說:我今天在報紙上看到一篇報導,是附近城市有家華人全家被華人朋友滿門殺害的事情,那還是平時的朋友呀,都能幹的出來,和人打交道一定要謹慎呀。我以為你是乘我不在的時候,請那些沒有合法身份的人來家裏了(修房子)。聽他這樣一講,我才明白。於是我說:沒有關係,也能理解你的想法,我雖然喜歡和人搭話,是為了告訴他們法輪功的真相,他們聽到我講的真相了,就行了,我不會把不熟悉人領到家裏來的,放心吧。

例3:前幾天寫了一篇交流,發到了集體郵箱裏,結果收到了一位同修的郵件,同修說:「你是誰呀?連個落款都沒有? 交流寫的挺好,很感人,很慈悲。這麼好的交流還怕別人知道你是誰嗎?不夠慈悲不要介意,如果還是有點小怕心,就去掉它。如果我冤枉了你,對不起表示道歉。在人間來講,發東西,最後連個名字都沒寫,好奇怪呀。」我當時一看,負面想法冒出來了,我想:我哪像你想的是因為害怕才不署名,我是忘記了,再說了,我的這篇交流還同時貼到了另外一個公共平台上了,我的真實姓名全顯現在上面的呀,你沒有看到,還這樣說我。過了一會兒,意識到了這是負面思維,在向外找,歸正自己後,我想:同修提醒的對,雖然不像她猜測的那樣是因為怕心,可結果確實是沒有署名,以後一定要注意。這位同修這麼真誠的給我指出來,應該感謝她,事後,我回郵件感謝她的提醒。

例4:外地的A同修因為當地要搞活動,需要半箱子傳單,結果我幫助聯繫了管材料的B同修,B同修答應下週把傳單帶來。我想應該萬無一失了。結果第二週,約定好取材料的那天,B同修說忘記了,沒有帶來。我沒有生氣,也沒有出現負面思維,我找我自己,表面上這事情沒有我的錯,但是呢,如果我能在幾天前,再次提醒一下B同修,可能就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了,還是自己考慮的不周到,也有我的一些責任吧,A同修的心性很好,一點怨言也沒有。整個過程中,我們幾個都沒有產生負面想法,也不彼此抱怨,都在努力想辦法把問題妥善解決。

例5:我家人總把兩公斤重的麵條放到吊櫃上,而我喜歡放到和地面相連的底櫃裏。每次他都是這樣,我就動了負面想法,覺得他怎麼總和我對著幹呢?有那麼一天,我意識到了這是負面思維,於是我就心平氣和的說:今天我給你出個智力題,你猜猜好嗎?他好奇的問是甚麼。我問:你猜猜我為甚麼總把麵條放到底櫃裏?他稍停頓一下回答「不知道」。我說:我放到底下,是因為覺得麵條太重了,吊櫃承受不住那麼大的重量,櫃子容易壞。他馬上說不會的。雖然他嘴裏這麼說,可是我發現,以後他用完麵條後,都放到底櫃裏了,站在他的角度,我想,他以前可能是沒有考慮到吊櫃不易承重過多這個問題。

以上這類考驗心性的小事,幾乎每天都會發生,在此,僅和大家交流幾例,不足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