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報告:610人員惡報綜述(下)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六日】(接上文

七、610人員遭惡報的各種形式

610人員遭惡報的各種形式
610人員遭惡報的各種形式

明慧網報導的中共610人員遭惡報總人數:783人。

表8:610人員遭惡報形式一覽表
大類惡報形式人數
一、惡報死亡(266人,34.0%)惡疾死162
車禍死71
不明原因暴死、死亡、失蹤16
意外事故(除車禍)死亡6
被人毒、殺死2
自殺死9
二、身體病傷痛苦(287人,36.7%)患惡疾、怪病、重病199
車禍傷54
意外事故受傷(除車禍)11
自己摔傷扭傷23
三、被判刑、被查處、被處分、被控告、被打罵(126人,16.1%)被判刑、被查處、被處分、被降職、被免職、被逆意調動、被控告、被告發等118
被人打、罵8
四、家庭與親人出事致精神痛苦(104人,13.3%)家庭變故、親人出事導致經濟損失、精神痛苦104

註﹕受多種惡報者,以一種報應類型進行統計,以避免重複統計。

分析:610人員遭惡報死亡和患病、受傷者的比例非常大,二者合起來超過70%,很多610人員越來越面臨著疾病的折磨和死亡的威脅,亟需懸崖勒馬。另外,特別是近年來,610官員被查處落馬的也越來越多,很多人幻想著通過迫害法輪功升官發財,結果卻招來了鐐銬加身,這也值得610人員警醒!

八、更多的離奇車禍

甘肅省慶陽縣610主任門懿鏡和白維權,二零零三年一月八日外出做迫害法輪功的強制「轉化」時翻車,雙雙身亡。

陝西省漢中市610主任、市委辦公室副秘書長蘆鶴鳴,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三日,帶上女兒、女婿、小外孫和秘書一行六人,乘三菱越野車外出,行至西漢高速公路佛坪縣境內隧道時,被兩輛大貨車夾撞,瞬間車被擠撞變形,車上四人慘死。蘆鶴鳴坐在前排,發生車禍時,一頭撞擊玻璃,頭伸出窗外,玻璃將他脖子的動脈割斷斃命,秘書被從腰部撞斷死亡,他女兒和他的司機當場撞死;他的女婿被送醫院救治,撞斷了四根肋骨,只有懷裏抱的二歲小外孫在發生車禍時,放到了腳下,完好無損。其情其景慘不忍睹。

黑龍江省雙城市單城鎮政法委書記、610頭目姜文超等五人,二零零八年十月五日一起遭遇車禍,三死二重傷,單城鎮中共領導班子二把手高志武(38歲)、三把手姜文超(32歲)、四把手副鎮長薄建夫(34歲)當場暴亡;一把手關文良(48歲)失去一隻眼睛、一條腿,一隻胳膊被撞斷;五把手副鎮長陳超武(36歲)腿被撞成粉碎性骨折。事後2個殘疾人被踢出領導班子。

黑龍江省樺南縣曙光農場610主任、政法委副書記宋曉文,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四日,和曙光農場公安分局教導員張白葵(女)、曙光農場公安分局副局長任海坤三人,同乘一輛小車到樺南縣城北共和水庫遊玩,返回途中與一大貨車相撞,現場慘不忍睹,宋曉文當場死亡;任海坤被撞得脾破裂、雙下肢骨折昏迷不醒,由樺南縣醫院急轉佳木斯二院急救,脾臟摘除,險些喪命;張白葵重傷,在樺南縣醫院治半月之餘才回家養傷。

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道里區榆樹鎮政法委書記趙國家,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四日開車去甘南縣途中發生車禍,造成其鎖骨、肋骨多處骨折。但其不知悔改,繼續行惡。二零零四年九月七日,趙國家又開轎車去甘南縣,在距上次肇事地點不到150米處,和一輛貨車相撞,造成車毀人亡,趙國家的兒子也受重傷。

九、那些離奇的暴亡與怪病

二零一零年,廣東省廣州市公安局610辦副主任、市公安局國保支隊副支隊長王廣平,神秘倒地猝死,中共媒體新華網報導稱王心臟病突發猝死,這個五十四歲的610辦副主任恰巧是在六月十日猝死的。而十一年前的這一天是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特務組織610辦公室的成立日子。生前多次公開表態不相信報應的610副主任王廣平猝死於六月十日當天,似乎天意使然。

河南淇縣高村鎮610頭子張立新,在二零零一年召開的一次迫害法輪功的會議上,張立新突感不適,口吐鮮血,栽倒在地,搶救無效,死於惡報。

遼寧省營口市的李聞啟,610主任,原本身體健康,二零零五年去北京檢查肝病,醫生確診是肝癌晚期。七月二十五日返回營口途經秦皇島市時,口噴鮮血,當即死亡,時年五十二歲。據目擊者稱,李死時死狀極慘,全身赤條條,只蓋一條床單,到處是血,回營口後被直接送到火葬場。真是多行不義必自斃。

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610警察伏田有(音),二零零六年初,他在上班後40天左右,就死在工作崗位──石景山區魯谷派出所。據說死的很奇怪,坐那兒好好的就死了。

浙江省縉雲縣原壺鎮610頭目盧志偉,在原610頭目趙葛水遭報後接任,僅過半年,盧志偉即遭報生了肝癌。住院很長時間,他打算用老百姓的錢換肝。原先聯繫好的肝源,結果被外國人爭了先,後來又聯繫了一個肝,預計某天下午三點鐘到貨,誰知就在那天下午二點鐘,盧志偉噴血不止,一命嗚呼,遭惡報身亡。

河南省洛陽市老城區610辦公室主任楊宏偉,因身體不適住進醫院,出院後,不思悔過,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於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下午15點零2分在醫院死亡。直到死醫院也沒查出甚麼病。

山東省棲霞市610副主任劉維東,二零一二年二月因結腸癌擴散在棲霞市人民醫院痛苦地死去,死時五十歲左右。劉維東是一個很注重養生的人,平時很注意鍛煉身體,也很會保養自己的身體。多次去濟南大醫院治療,妻子也辦了內退精心陪護,卻終沒逃脫報應。

北京市延慶縣千家店鎮副鎮長、610頭子趙漢武,出現渾身難受、脾氣大變,像個瘋子似的抓起東西就摔,並打自己嘴巴,罵自己的妻子。西醫、中醫都看不好,現在不能上班。

十、那些蹊蹺的意外事故

內蒙古赤峰市元寶山區元寶山鎮610頭目張玉霞(女),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底,栽到自己家中的水缸裏淹死,死時51歲。當時水缸裏的水並不深,淹死後家裏三個人往外扯她,但就是扯不出來。家裏人說是有人害死的,就把她弄到市醫院解剖,結果既沒有他人害死的痕跡,也沒有其它疑點,死後屍首還被解剖稀爛。當地知情的老百姓都說,她這是抓法輪功遭惡報了。

陝西省寶雞市渭濱區610主任劉迪華,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一日(大年三十),劉在情婦家中,與情婦洗澡時一氧化碳中毒,雙雙裸死衛生間。中共渭濱區委、區政府掩蓋醜聞,草草處理後事。由於他死得不光彩,在其葬禮那天,他的兒子都不願參加。

吉林省梨樹縣610人員徐大勇,二零零八年元旦期間,此人在車庫轎車內與一女子通姦。由於時間過長,造成中毒雙雙死亡在車中。兩天後,被他妻子發現,一月六日火化。在當地爆出醜聞影響很大。據說他的父母、妻子、孩子處於萬分悲痛之中,而且難以啟齒。

四川省郫縣德源鎮綜治辦主任(與610辦名異而實同)鄭友奎,二零零六年五月遭雷電擊斃,時年四十四歲。鄭友奎死狀極慘:頭髮幾乎燒光,臉、胸、腹部均被燒成焦黑,除內褲外,其餘衣褲全被燒的稀爛。村民們議論說老天有眼,鄭友奎迫害好人遭惡報,罪有應得。

黑龍江省綏化市北林區公安分局610警察劉琨鵬,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八日晚七點多,開車跟蹤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劉琨鵬將車停在綏化市「維也納」夜總會門前。這時,從夜總會出來六個公路巡警,發現劉琨鵬的車停在他們車前面,當時發生爭吵。劉琨鵬被巡警暴打,他拿出警官證說:我是公安局610的,正在跟蹤煉法輪功的……這六個巡警一聽抓煉法輪功的好人,打得更厲害了,將劉琨鵬四顆門牙打掉,滿身是血。劉琨鵬真是應了善惡有報的天理。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四日晚八時十分左右,洛陽飯店突發大火,火光映紅半邊天,大火燃燒近二小時,飯店東樓四層樓樓頂燃燒殆盡。該飯店當時曾經是洛陽最高檔的飯店。一九九九年以來,多次租給610迫害法輪功學員,河南省洛陽市澗西區610多次在洛陽飯店舉辦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洗腦班,法輪功學員多次被非法關押在該飯店的東樓。後來,該飯店經營不下去,於二零零六年年初宣告破產。

大約二零零三年春的一天,湖北漢川市中共市委610辦公室突然不明原因起火,內有誣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材料被燒得精光。

二零零九年初(農曆年底),湖南省岳陽市平江縣委會大院裏發生了一場奇怪的火災,在底層左通道內連著三個門著火的,被燒的是該縣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辦公室,兩間約30多平方,旁邊還有一間其它單位的辦公室。據內部透露,損失約100多萬元,旁邊其它單位的辦公室因撲救及時未受重大損失。奇怪的就是,610人員害怕別人知道610被火燒了,若有人問此事,他們就反問你怎麼知道的?

十一、那些離奇的集體報應事件

重慶市奉節縣副縣長兼政法委書記、610頭目楊大才下令抓法輪功學員,奉節縣公安局副局長尹明平開著公安局的車,奉節縣國保大隊隊長唐勇耀武揚威的坐在前排位子上,還有國保副大隊長胥建,還有其他幾個迫害法輪功的所謂「辦案」人員,坐著這個嗚嗚直叫的公安車飛快的往前跑,不知有多神氣呀!誰都沒有想到這個車跑到三河大酒店時,和一輛人家剛買回來的新車撞上了。坐在前面的唐隊長頭部撞傷,他捂著腦袋叫,呃,還真有報應呀!

第二天尹明平副局長不開車了,從公安局辦公室調了一輛車和司機,首先國保大隊長聲明他不坐前頭了,他鑽到後面那排位置上去了,胥副隊長硬著頭皮說;「我不信那些,我去坐那兒嘛。」車開出去沒走多遠,又和一個車子撞上了,胥建的頭和腳撞傷。第三天去「辦案」時,他們這幾個人不敢坐公安局的車兒了,只好搭地方的大客車去迫害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五年楊大才在家裏平地摔跟頭,摔斷一條腿,奉節法輪功學員多人向楊大才多次講真相,但楊大才不思悔改,繼續行惡。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楊大才在重慶陪妻子做手術時,突發腦溢血,暴病身亡他鄉。他的妻子劉厚君,奉節中學圖書管理員,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四日,身患胃癌去世,他的女兒楊怡,無生育能力,被男方拋棄,現又染上吸毒,真是生不如死。

二零零二年五月初,黑龍江省大慶市610辦公室組織各單位迫害法輪功的骨幹分子近30人,由林甸縣政法委副書記隋某帶隊,到四川成都學習迫害的邪惡手段,並藉機觀光。途中,在沒有車輛擁擠的情況下,該車突然自行立起,完全失控,翻到幾十米深的山澗中。帶隊主要負責人隋某當場死亡,其餘人皆不同程度受傷,其中多人受重傷,被送往當地醫院搶救。另一單位的一位領導,因從本單位法輪功學員那兒了解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而對大法予以同情,所以在此次特大車禍中,她只是被輕微擦傷和受到驚嚇。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二日,雲南省紅河州石屏縣610辦公室主任龍清福和副主任一起到州610參加部署迫害法輪功的會議,返回途中遇車禍,龍清福當場死亡,副主任受重傷。兩個610頭目同時遭報在石屏縣引起極大反響,民眾都說:「這是他們迫害法輪功,幹壞事的報應。」

黑龍江依蘭縣宏克力鎮政法委書記付麗君在二零零三年正月的一天,帶領政法幹事小杜去依蘭縣610開會,密謀迫害。會後付麗君、小杜與縣610主任楊曉清乘車剛出縣城,車前輪半軸折斷,高速行駛的轎車連翻數次翻到路下,四腳朝天,滑出三十餘米。付麗君肋骨折斷,脊柱擠壓變形,後去佳木斯市二院醫治,治療期間,付麗君自腰往下完全失去知覺,雙腿不聽使喚,大小便失禁。

湖北省武漢市黃陂區公安局內保科610辦胡禮貴(副科長)、李榮、吳志軍、張富忠及馮長城等五人,於二零零一年九月十八日奉命查抄該鎮一村民鞭炮作坊過程中引發爆炸身亡。據說李榮是送至某醫院搶救無效死亡,其他人都被炸得血肉橫飛,其屍骨只好用編織袋裝,其景慘不忍睹。一次事故死亡五名公安幹警全國實屬少見,當地610損兵折將大半。此案驚動了中共中央,令政法委書記羅幹心寒,他懷疑有「陰謀」,親自火速出動到黃陂現場調查,結果徒勞而返。

雲南省建水縣公安局城北分局原分局長黃保奇,在任內曾於二零零六年三月參與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二日被連捅十餘刀致死,年僅三十五歲。同時被刺傷的還有主管610辦公室迫害大法的縣政法委副書記鄒志軍、縣公安局副局長童金錄。在場的其他二十多警察都毫髮無損,就只他們三個死傷。

十二、那些家破人亡的教訓

內蒙古赤峰市610辦公室主任楊春悅,二零一四年三月,死於癌症。其子楊志慧是610辦公室司機,於二零零五年八月遇車禍慘死。楊春悅的妻子哭了一個多月,說:「我們缺了甚麼德啊,出了這樣的慘事!」此後,她一直處於瘋瘋癲癲的狀態。楊春悅父子迫害法輪功,導致多少人家破人亡?這不是報應嗎?不是別人害他們,是他們害了自己啊。其妻子也應該醒悟一下了。

海南省海口市610辦處長張某某,二零零一年下半年其妻突患血癌,兩個月後醫治無效死亡。其子也患上直腸癌,半年後死去。他本人也患上胰腺癌,全家三口人前後僅八個月時間全部得上癌症死亡。

河南省淮濱縣政法委副書記鄔銀春,於二零零二年主管縣610後,他家連遭橫禍:二零零四年他的兒子被人用刀捅成重傷,二零零五年三月八日,他家遭火災,他的老母親被燒成重傷,醫治無效而死亡,鄔本人被燒成了植物人,鼻樑骨變形,雙耳萎縮,雙眼瞼緊縮而不能合,即使睡覺也是如此,雙腿大筋變短,不能正常站立,只能腳趾著地,腳後跟抬起站立,十指只留一指,其狀慘烈,生不如死。

十三、不相信報應,不等於沒有報應

黑龍江省樺南縣公安局國保大隊長、主管迫害法輪功的610頭目陳洪輝揚言:「都說報應,報應我個試試,我就跟共產黨走到底了。」沒出七天,陳洪輝從樺南縣土龍山鎮返回樺南鎮途中,車撞到大樹上,顱骨粉碎,當場死亡。

吉林省長春市雙陽區政法委副書記、610頭目王舒涵(寒)曾叫囂說:我送走(非法判刑)那麼多法輪功學員,我應該第一個遭報啊。二零一零年六月二日晚十點左右,王舒涵駕車在雙陽與長春途中,車禍身亡。

黑龍江省建三江分局前進農場610主任王維倫,曾宣稱:「我不怕遭報應,我就不信有報應。」而且他曾向一位對他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說:「我跟共產(邪)黨跟定了。」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一日,王維倫在山東老家上墳的路上遇車禍暴死,死狀很慘。

天津市武清區下伍旗鎮610人員劉旺連續抽打三名法輪功學員嘴巴,法輪功學員勸善:告訴他善惡有報,劉旺不但不聽,還惡狠狠的說:「我寧可少活十年,也得打你們。」沒過多久,平時無大病的劉旺突感身體不適,在送往縣醫院的路上就嚥氣了。

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市呼中區610主任梁興,不聽法輪功學員的善意忠告,他一跳多高地叫嚷:「我就狂,我就狂。」二零零六年六月,梁興身患喉癌身亡。

山東省濰坊市坊子區坊子鎮後張村支部書記、610頭目李炳泉專管迫害法輪功,他曾用指頭點著法輪功學員說:「你們修甚麼佛?你們修成了我就死給你們看!」他回去後沒幾天舊病復發,於清明前幾天死去。

河北省唐山市曹妃甸區公安局副局長、610頭目李福國,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多次給他講真相,他不但不聽,還說「你們說善惡有報,我這不是好好的?」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二日,四十七歲的李福國被埋葬,從發白血病到死亡,僅兩個月左右時間。

浙江省浙江縉雲縣原壺鎮副鎮長、610頭目趙葛水,他一邊死勁打法輪功學員,一邊說:「甚麼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你有本事來報應好了,我趙葛水文會來、武會來、手會來、腳會來、口也會來,不怕你來報應!」誰知僅半月,趙葛水就真的病倒在床,到醫院一查,說是小病,但是越醫越重。這邊好了,那邊又出問題,住院很長時間,吃穿不能自理,翻身要靠他人幫忙,花了十幾萬元,總算保住一條小命。可趙葛水偏偏不知悔改。二零零一年,他又說:「你們法輪功都說我遭報應,這是沒有的事,我去年生病,醫生還叫家屬準備料理後事,結果我現在還活得好好的,這哪是報應?有報應我早該死了。」沒料到半個月後,趙葛水和幾個鎮政府人員坐的車,一頭撞上公路邊的大樹上翻倒,全車六人,四重傷二輕傷,趙葛水手腳各斷一隻,下顎撞裂,還瞎了一隻眼!真是「手會來、腳會來、口也會來」。

黑龍江省穆稜市下城子政法委書記、610頭目孟慶林二零零零年綁架法輪功學員時破口大罵,並說「不信能遭報」,結果四天後得腦血栓住進醫院,變成植物人。

黑龍江省海倫市610辦公室主任明亮曾說:「我這麼說法輪功,我也沒遭報,還活得挺好的。」不長時間,得了闌尾炎,手術後還沒痊癒,鼻子又做了手術,自那以後他不再那麼囂張了。

河北省定興縣610主任時田元曾揚言,定興縣在全市(迫害法輪功)數一數二,我怎麼沒事?結果,半年後患股骨頭壞死絕症。

海南省定安縣610主任王忠俊曾叫嚷:「你們說報應,報應在哪?我抓了你們不少人,我還是瀟瀟灑灑、白白胖胖,沒看到有報應。」此言不出一個月,他的獨子在廣州因液化氣泄漏中毒身亡,二零零四年五月八日,他妻子跳井自殺身亡。家破人亡,痛苦何堪?

有人說:我也沒遭報啊,我的官職還提升了。有這樣一句古訓:「做惡必滅,做惡不滅,前世有餘德,德盡即滅;為善必昌,為善不昌,前世有餘殃,殃盡即昌。」相信大家能夠明白這句話的意思。生命不是用來做賭注的,官職與身家性命相比,人人都能做出正確的選擇。

十四、為何還不醒悟?醒悟才有出路

湖北省天門市皂市鎮有一名610主任因為迫害法輪功而得怪病,也由於國內外法輪功學員給他打電話、講真相,使他良心復甦,不再擔任610主任了。可能鎮裏的幹部知道迫害法輪功會招致惡報,因此,這個位置很長時間沒人去坐。後來,劉霞接任政法委610主任。她說不怕有報應。二零一一年劉霞被查出癌症,在此之前,她在家無緣無故的摔斷了幾根肋骨。一名法輪功學員知道後,帶著禮物和真相資料去關心她、看望她,勸她放棄610工作,她不肯接受。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五日,劉霞在兩種癌症──卵巢癌和肝癌的病痛折磨中,走完了她短暫的一生。

吉林省磐石市公安局政保科幹部、610人員高力財,身癱瘓在床,自己也說「我整法輪功太狠了,遭惡報了」,但不能悔過,終惡報死亡。

山東省蒙陰縣610二號頭目類延成,2002年多次突然昏死,被確診為「小腦萎縮」。類延成遭報之後說:「別讓法輪功知道了。」既是怕別人知道,應是心中有羞恥之心,為甚麼不悔悟呢?

黑龍江省雙鴨山市公安局610頭目杜佔一,參與迫害法輪功後,變得臉色發烏,滿身穢氣。他在一次酒後嘆息:「打家劫舍的也沒少拿(指抄家),敲詐勒索的也沒少整,就是日子越過越窮,活著越來越不像人,我連電話號碼都不敢告訴別人,怕別人給上網曝光,身體好像也一天不如一天。」自知不對路,為何不醒悟?

山東省萊州市610國保大隊的大隊長於智斌,其父親有一天彎腰去拿蔥的時候,突然就咽了氣。其兒子找了個女朋友,倆人談了好幾年戀愛,眼看就準備結婚了,突然人家女孩子提出分手,不幹了。於智武的妻子盛煥秋,二零一一年二月份因子宮患暴發性子宮肌瘤準備手術,結果又發現腸子上還長瘤子,又跑北京去做手術。於智斌本人二零零九年春天突然昏倒在地,送去醫院搶救,醫生說他得了嚴重的心臟病,再晚來一步就沒命了,並給他做了搭橋手術,但是沒等過一年病又發作了,又跑到北京做了第二次手術,在那裏住了好幾月的院才回家。用他自己的話說:「每年都做體檢,身體沒甚麼毛病,可怎麼突然就這樣了呢?」當時他身邊的警察就說:可別讓法輪功學員知道了,不要又得曝光。於智斌也可能發覺這是自己迫害善良殘害好人招來的報應吧,還說了句:「人家也是為咱好嘛。」上天都警醒到這種程度了,為何還不醒悟?

浙江省縉雲縣原壺鎮610頭目盧胡金看到前任活生生的遭惡報的事實,盧胡金起先不肯接管這爛攤子,知道這傷天害理的事兒,粘上誰誰倒霉。但盧胡金不堅決,還是接手了610,不久,他就耳朵失聰,掛上了助聽器。

四川省成都市公安一處610成員馮久偉得了一種骨壞死病,他知道是遭報應了,趕快退下來不幹了。正因為他醒悟過來,才留下了一條性命。他對人講:「我真不該去接迫害法輪功這個‘工作’。真是醒悟得早,生命能保。」

十五、惡報的特殊形式──被查處、被控告

在本次收集的610遭惡報的783個名單中,受到判刑、查處、處分、控告、免職等處罰的就有118人,佔610總遭報人數的15.1%,可見比例有多大。從中也可以看出,迫害法輪功的人很多都是貪贓枉法之徒。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共內部對610人員的清洗還會以各種形式加劇。雖然不明說是清洗迫害法輪功的人、為法輪功「平反」,但實際上做的就是清洗惡人的事。

在被清洗的610官員中,高官數量佔了相當的比例,見下表:

表9:610高官遭報落馬簡表
級別落馬名單
中央6104人:周永康、李東生、周本順、張越
省級61014人:徐小剛、陳紹基、朱明國、蘇宏章、史少林、王昭耀、韓劍飛、白志明、馬西林、王林、張國強、丘廣鐘、吉林、宋平順(畏罪自殺)
其它級別610約100人

據海外華人媒體大紀元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一日報導:德國首例中共610間諜案六月八日宣判,被告人John Zhou(周超英)被判緩刑兩年,並被處以一萬五千歐元的罰款,以示警告。周超英是首位由於為中共情報機構刺探海外法輪功團體的情報而被判刑的德國華裔。中共當局打壓法輪功的核心機構610辦公室也因此在德國社會大幅度曝光。德國檢察院在公訴書中說,610辦公室作為中共為打壓法輪功而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特別建立的機構,屬於中共情報組織的一部份。John Zhou(周超英)向610辦公室提供法輪功學員的信息觸犯了德國刑法第99條,犯有間諜罪。

如今,訴江(控告和起訴迫害元凶江澤民)大潮迭起。從二零一五年五月底到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一日,明慧網已收到總數209321名(176956案例)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遞交給中國最高檢察院、法院的實名訴訟狀副本。由於網絡封鎖和信息傳輸的不便,實際數字不止於此。元凶江澤民的罪行尚且終將被追究,何況普通官員?

此時還不猛醒,更待何時?

附:全國610人員遭惡報實例一覽表(word格式和XLS格式)下載(226KB)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