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37人迫害法輪功遭惡報死亡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在十七年的迫害中,吉林省吉林市不法人員緊跟中共惡首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對吉林市法輪功學員犯下了罪惡,施用的種種迫害令人髮指,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就有七十五人,迫害離世的更多。天網恢恢,惡有惡報。根據明慧網消息的不完全統計,吉林市及五個市縣,自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六年七月遭惡報死亡共三十七人。

一、公檢法司遭惡報死亡十九人,其中癌症血栓等病亡五人 意外暴斃十四人

郝壯,蛟河市中共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郝壯十一月九日在公安局六樓辦公室「擦玻璃時意外」從窗台墜落,因傷勢過重,經搶救無效死亡。

事件發生後,引起社會關注,網民提出疑問:公安局長需要親自擦玻璃嗎?況且,事發當日的吉林已經是冰天雪地。據《北京青年報》記者諮詢蛟河市氣象局,得知十一月九日當天,當地天氣為大雪轉小雪,最低氣溫為零下3.4度,最高氣溫為零下1.6度。

對於郝壯的死因,社會上有各種各樣的說法,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郝壯是蛟河地區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其結局是他對善良法輪功學員迫害的報應。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後,郝壯死心塌地的執行江澤民的迫害政策。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三年,蛟河市有十六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蛟河市一中教師劉延龍,蛟河市松江鎮中學教導主任劉江,退休職工常桂雲女士是在郝壯任職期間被迫害死的。據明慧網信息統計: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四年,蛟河市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二十一人,勞教五十四人,拘留二十五人,送洗腦班六十六人。蛟河市法輪功學員因中共迫害被綁架、抄家、開除公職的成百上千。

汪曉輝,男、四十九歲,吉林市昌邑區公安分局刑警第三中隊惡警汪曉輝,在二零零四年多次親自參與迫害大法弟子,手段殘忍。有一次, 汪曉輝毆打一名年輕的男大法弟子。不久,汪曉輝被調離別處,然後就患了肝癌,死亡。在這以前,汪曉輝身體沒有任何疾病。死時年僅四十幾歲。

張立春,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蓮花派出所警察張立春,男,四十歲左右,大高個子,身體一向健壯,二零零九年底突然身亡,都知道他迫害法輪功遭報了,法輪功學員於全就是被他迫害死於吉林市看守所的。

張春生,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蓮花派出所警察在本區抓兩個法輪功弟子,都是他辦案簽名,法輪功學員家屬再去索要個人財物時,發現張春生遭現報已死亡。

王書文,男,五十五歲,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站前派出所前片警。任職期間,在市、區「610」的指使下,極力協同昌邑公安分局、所幹部,迫害轄區內的法輪功學員:經常騷擾、逼迫大法弟子本人寫「三書」家人寫保證,並協同市「610」、市國保、昌邑公安分局非法抄家、綁架法輪功學員,還罰款、扣留身份證等。致使有的法輪功學員被迫放棄修煉、搬到它處居住,被迫流離失所等。法輪功學員給其講真相他也不聽,他竟說:「我就是江澤民的一條狗」。其人患上食道癌死亡。

姜海濤,二零一三年初春,吉林市龍潭公安分局山前派出所副所長姜海濤和朋友開車去吉林豐滿松花湖遊玩,在回來的路上,發生車禍當即喪命,年僅三十二歲。惡警姜海濤參與迫害法輪功特別賣命,幾乎是每次迫害他都衝在前面。十四年裏,據不完全統計,當地鄧世英、張俊英、關玉鳳、劉廣智、董淑蘭、劉紅霞等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慘遭迫害,他們中有被關洗腦班的;有多次被非法勞教的;有的被非法判刑的;其中鄧世英被迫害致死;關玉鳳被非法判刑七年;劉廣智被非法判刑六年。

趙偉,原吉林省舒蘭市政法委書記。法輪功學員曾給他寄信、講真相,希望他不要迫害法輪功學員。他不聽不信,更變本加厲的迫害。二零零四年,被迫害致死的宋冰的父母去找到趙偉,趙偉說:不許跟他談法律,他不講法律。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二日,法輪功學員姜躍軍的父母及親友來找趙偉,向他述說兒子姜躍軍被警察刑訊逼供非法關押等等警察惡行。趙偉聽後竟然說:「你們看見他們打人了?你們拿出證據來,公安人員打壞人我們咋沒聽說,你們有醫院的鑑定書嗎?」家屬說姜躍軍身體出現的一切後果,你都要負責。趙偉說他死不了。姜躍軍的家屬說當年孔繁榮等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不都是被公安迫害死的嗎?趙偉凶惡地說:「誰說她是被迫害死的?誰迫害他們了?你們是在造謠。」趙偉死於癌症,臨死時妻子、孩子都不願去看他一眼。

周鍵,原吉林省舒蘭縣亮甲山派出所所長。在二零零二年-二零零四年任職期間,緊隨江氏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不論白天和夜晚多次到法輪功學員家騷擾。多次帶領手下不法人員,深更半夜,不叫門,直接翻牆而入,在不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非法搜查,如櫃子上鎖直接撬開櫃子亂翻,還拆看他人信件,他多次恐嚇法輪功學員及家人。在一法輪功學員家因阻止他非法搜查,他就拽女法輪功學員的頭髮。他還把法輪功學員強行送入看守所、勞教所,勒索一法輪功學員五千元,法輪功學員好言相勸,告訴他迫害好人會遭報應,他就是不聽。 二零零四年五月初,周鍵去哈爾濱旅遊遭車禍,當場死亡。一人做惡殃及全家,周健的一家人死的死、殘的殘。

陳萬華,男,四十多歲,吉林舒蘭市南山拘留所獄警。對法輪功學員的惡言惡行更是舉不勝舉,也是口口聲聲說不怕報應,二零零四年零七月二十五日去吉林市與情人幽會歸途中在五樺公路與一同方向奧拓轎車相撞身亡,死於車禍,其狀慘不忍睹。他六歲的女兒也在車上,因脾裂、肝橫斷裂而手術。

付忠男,五十多歲,曾任吉林舒蘭市南山拘留所所長,對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從來不聽。一個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不堪忍受拘留所對他的折磨,從拘留所二樓跳下逃離了魔窟。付忠因此調離了工作,這本是給他改過的機會,可他卻更加仇恨大法和法輪功學員。他的惡行給家人帶來災難,二零一二年十月其子和對像據說是回來結婚的,在吉林開車外出與大車相撞,當時就車毀人亡,慘狀目不忍睹。(其子對像的父親也是在監獄工作,也給法輪功學員造成過傷害)。

劉桂榮,女,三十多歲,曾任吉林舒蘭市南山看守所女獄警。別看她是女人,行起惡來與魔鬼無異。曾經被她迫害過的大法弟子揭露說:獄警劉桂榮和所長迫害我們,叫我們七個人站成橫排,先用三角帶抽打一頓,然後用小鐵鍬打屁股,每人三十下,還得自己查數。我們七個人屁股全被打黑了。然後給我們戴上鐵鐐子,兩人一副。我和邵桂榮戴十八斤的大鐵鐐。有一次被非法關押的七個法輪功學員煉功被她發現,她發瘋似的指使犯人用鐵鍬拍法輪功學員的臀部,法輪功學員的臀部被打得像鍋底那樣黑。法輪功學員宋冰(已被迫害致死),在看守所時生命垂危,劉桂榮還是給宋冰戴上腳鐐手銬。家屬質問劉桂榮你太過分了,她都這樣了,還能跑了嗎?宋冰當時就對劉桂榮說:「你不會有好報的。」劉桂榮後來死於宮外孕。

張大軍、徐勤范、宋宏超、付慶剛四名警察暴斃。二零一零年七月八日去吉林辦案子,十時二十分左右,在五樺公路發生交通事故,造成四人死亡,一名女警察重傷。在網上有的被稱讚、惋惜,有的則被痛罵、解恨。這些不一樣品行的人,為甚麼會死在一起?為甚麼會有同樣的結局呢?看一下他們的部份簡歷,也許您會找到答案。

宋宏超,男,三十多歲,原在舒蘭市北城派出所工作十年。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有宋宏超等十幾名警察用兩名女人以收水費為名騙開法輪功學員楊國樞家門,綁架了一家四口人,搶走現金一萬多元和六台電腦等物品。楊國樞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其次子楊俊琦被酷刑迫害後非法判刑五年。宋宏超在北城派出所工作期間曾數次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這只是其中一例。

張大軍,男,三十多歲,警校畢業。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九日,張大軍等數人闖進法輪功學員王慶林家,綁架了王慶林,王慶林抵制迫害喊「法輪大法好」,張大軍就把他推上車,強制按倒在車裏,用腿頂住他的腦袋說:「你喊呀,你再喊呀」。後來王慶林被非法勞教一年,飽受勞教所的迫害。

徐勤范,原舒蘭市吉舒鎮北派出所所長。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六日,徐勤范指使副所長王某某等四人闖入法輪功學員張秀芹家,將其綁架,非法拘留十五天,勒索抵押金一千元。在徐勤范任所長期間,他在管轄片無數次迫害法輪功學員:非法洗腦、非法勞教、被迫流離失所、罰款等。

付慶剛,原北城派出所公益崗位人員,司機。二零一零年七月五日,付慶剛開車,北城三個警察以查戶口為名綁架了法輪功學員楊淑雲,搶走大法書、電腦主機等物品。其親戚曾讓他母親勸他別迫害法輪功。他母親說:「小二(付慶剛)說了:領導讓幹啥幹啥,我最恨法輪功了。」

徐詠,男,三十一歲,現職舒蘭礦務局公安局(任職不詳)。二零零一年五月起,徐詠夥同其父徐啟新為私利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活動(湊黑材料,盯梢等),終於在二零零二年五月暴斃。所以對他的暴斃,多數人都感到有點奇怪。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死前身體健康,百米賽跑無人能比得上,怎麼就死了呢?而且還是那麼突然,那麼快!殊不知,天理昭昭,善惡有報,迫害大法的惡人終成邪惡之首江澤民的犧牲品。

許傳仁,樺甸市紅石林業局公安局一百一十警察,在二零零一年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在看守所用髒抹布堵法輪功學員的嘴,打罵去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在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車禍死亡。

張國琦,舒蘭市蓮花鄉派出所協警,於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六日暴斃。張國琦經常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採取蹲坑、監視、跟蹤、抄家等。

劉喜春 原磐石市看守所所長劉喜春,在看守所期間,多次對大法弟子進行嚴刑拷打。後遭惡報,得急性腦血栓,暴死。

二、610遭惡報死亡 四人 暴死一人 病亡二人 車禍一人

孫慶林,吉林市豐滿區610頭目,從一九九九年成立610開始,就在這個部門。他妻子曾煉法輪功,身心受益。孫慶林明知法輪功是好的,他仍迫害法輪功。他兒子在他在位時,去世了。孫慶林本人於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份暴死在海南。 接孫慶林的610頭目位置的張克祥,其老婆得了癌症。

▲蛟河松江鎮邪黨610頭子李德昌等不法官員遭惡報。

蛟河市松江鎮610頭子李德昌於二零零八年十月患肺癌死亡;然後所謂的司法幹部高如明二零零九年猝死於家中;二零一零年八月原宣傳部主任於曉東死於肺癌;二零一零年九月鎮計劃生育辦公室官員王元敏酒後駕摩托車與一輛停在路旁拖拉機相撞,腿部造成骨折。鎮長魏亞蘭子宮切除;原崔書記和婦女主任關豔梅搞男女關係,造成兩個家庭破裂。

以崔書記、魏亞蘭、姜喜才、李德昌為首的官員,不斷到法輪功學員家中騷擾,綁架,恐嚇家屬,秘密監視行蹤,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到十月間,多次將數十名法輪大法學員軟禁在鎮政府會議室,強行放棄信仰。僅十年內一個小鎮就有四人被非法判重刑,十多人被非法勞教,幾十人多次被非法軟禁、拘留。

李相庫,吉林省磐石市政法委幹部,是磐石市第一任「610」辦公室主任。在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九日晚,被一小車撞死。據目擊者稱,當時小車車速極快,直衝向李相庫和其朋友李群,撞車時,發出巨大的響聲六樓都聽得非常清楚,李相庫被撞起三米多高,落地時七竅流血,當場死亡,死狀極慘。其朋友李群當時昏迷不醒,身體多處骨折。

李相庫於一千九百九十九-二零零三年隨著江澤民、羅幹等邪惡頭子迫害大法弟子,非法關押、刑訊、綁架、勞教數十名磐石大法弟子,二零零二年十月綁架近三十名正在正常工作、生活的大法弟子到磐石市廣播電視大學舉辦洗腦班,還大肆搜刮大法弟子錢財。當年其本人和家人就遭惡報,其本人多次發病住院,後有所醒悟,辭去了「610」辦公室主任職務,但沒有彌補以前所造下的罪惡。

楊文學,舒蘭市蓮花鄉「610」頭子,因為經常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屢勸不改,在他女兒的婚禮上得了腦出血,送醫院搶救無效,於二零一五年八月四日死亡。

三、教育系統遭惡報死亡五人 突發性病亡四人 車禍一人

孫平,曾任蛟河市教育局長,患肝癌,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一日死亡,年僅五十歲。每逢年節或重大節假日,蛟河教育局就指令各學校藉機誹謗、構陷法輪功,傳播謊言毒害可憐的師生,挑動他們去仇恨自己一無所知的佛法信仰,把他們拖入罪惡的深淵,比如強迫學生看誣陷法輪功的電影、宣傳品,簽署反「真、善、忍」的承諾卡等等。二零零九年實驗小學毒桌椅事件曝光後,孫平為轉嫁危機而通過媒體栽贓法輪功,混淆視聽、開脫罪責。在其任職期間,蛟河教育局還與蛟河市610勾結,在蛟河十中等學校辦過封閉式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

劉佰岩,吉林舒蘭市原十五中校長,是一九九九年以來迫害法輪功學員殷麗梅和幾個煉法輪功的學生的主謀,指使者。開除本校法輪大法學生征岩,已在二零零一年四月,心臟病突發死亡。

許榮才,男、五十八歲,曾任吉林舒蘭市一中校長。不管家長、學生怎麼給他講真相都不聽,並公開叫囂在他的範圍內不允許有法輪功學員,對就讀的大法小弟子從不留情,發現就開除。二零零三年七月三日突發心肌梗塞死於辦公室。

劉英超,原舒蘭市教育局長,積極主動的辦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開除學大法的學生,扣發學大法的教師的工資,強令學生在反對法輪功議定書上簽字,並迫害煉功教師,有的不止一次的勞教。二零零四年秋遭車禍。

才某,五十二歲,村小學教師,與妻子住在學校,看校舍。二零零一年「六一」兒童節前夕他主張小學生演誹謗大法的小品,並夥同幾名老師一起編劇本,主要以誹謗大法及法輪功創始人為題材,並且準備「六一」到鎮政府小學參加比賽。後因當地法輪功學員找校長及有關教師講清真相,取消了此節目,使許多無辜的生命免受毒害。幾個月後,才某遭惡報,騎摩托車摔成重傷,門牙全部斷落,臉部畸形。他的妻子曾對一名法輪功學員講:「看你們煉法輪功的,天天往學校發傳單,我看見了就團一團扔爐子裏燒了……」二零零二年三月,其妻突患重病,全身腐爛,不久便離開人世,死時肺已全爛,年僅五十二歲。

四、基層企事業幹部與世人遭惡報死亡九人 病亡四人 車禍三人 墜跳樓亡二人

傅萬才,男,六十多歲,吉林市化纖股份有限公司終身董事長,總經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緊緊追隨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大法十分賣力,凡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者一律被他非法開除,連退休職工都不能倖免,並送多人去洗腦班和勞教所,二零零零年患喉癌去日本醫治未癒,不思悔改,現已臥床不起,命在旦夕。(已於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間死亡)

馬佔海,舒蘭市平安鎮政府官員,迫害法輪功學員,勒索法輪功學員錢財,酒醉一命嗚呼。

徐剛,舒蘭市工商銀行行長徐剛,二零零零年把單位一法輪功學員開除,二零零一年十月左右去蛟河辦事,自己開車,車壞了,下車修車時被後面一大汽車當場撞死。

張廷軍,吉林省舒蘭市糧食局會計,和法輪功學員孟凡義是同學,一九九九年底,孟凡義去北京上訪,回來後被拘留,讓孟凡義上電視做反面宣傳,孟不幹,張廷軍以為自己和孟凡義是同學,就幫助寫宣傳材料,二零零一年九月份去平安鎮辦事,被一手扶拖拉機上拉的一棵木頭當場撞死,據目擊者說半個臉都被撞沒了。

胡志文,舒蘭市蓮花鄉北蓮村治保,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起,參與誹謗大法,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他隨從派出所去北京抓捕本鄉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並勒索錢財。回來後覺得身體不適。二零零一年春去醫院檢查為骨癌,後期疼得怪叫,死於二零零二年五月。

董德福,磐石市紅旗嶺鎮吉林鎳業公司公安處處長董德福,追隨江氏集團參與迫害大法弟子,於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六日駕車出車禍,當場死亡,終年四十九歲。

劉俊仁,舒蘭市蓮花鄉蓮花村村幹部,在二零零四年「十一」前,去鄉開緊急會議,他騎摩托車與自行車相撞,撞得昏迷不醒,送市醫院住院搶救;可騎自行車的人只是刮破皮,他卻成了植物人,神智不清,吃喝拉撒都不知道。據鄉親們說:有一天他兒子突然昏迷不醒,醒來後說:他爹已經在地獄籠子裏受罪呢!不能好了!劉俊仁在床上躺了不到三個月,就死去了。

在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劉俊仁充當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犯罪打手。在二零零零年法輪功學員李忠勝進京上訪被綁架後,他雇人抄家,雇人用車把蓮花鄉蓮花村二社忠厚老實的李忠勝家的苞米架子用刀砍、用二齒子扒,雇車搶走。

二零零三年,劉俊仁在蓮花二社,將手拎布兜的法輪功學員李生成攔住,非要搜查布兜,李生成不讓搜,劉俊仁惱羞成怒開始搶布兜,而且還追趕不放,為了能追上李生成,把鞋脫下扔了,邊追邊給蓮花派出所打電話,最後,夥同派出所攔路綁架,將李生成送往南山看守所並非法勞教一年。剩下李生成的妻子和兩個不懂事的孩子艱難度日、終日以淚洗面,承受著精神上的痛苦。

法輪功學員告訴他:不要迫害法輪功學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他惡毒地說:「我不怕遭報,報一個我看看。」一人作惡,全家遭殃,他的三個兒子相繼出車禍。而且他自己騎摩托騎到沙子堆上去了,連人帶車摔在地上,摔得昏迷不醒,清醒後,他有點覺醒,說:「以後缺德的事不幹了!在我眼皮下煉,我也不管了。」可是,他好了傷疤忘了疼。

張文學 男,五十多歲,曾舒蘭市環城街道專職迫害法輪功,每天早上專揭法輪功學員用於救人的粘貼、真相,有時也騷擾法輪功學員。積極參與邪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他也不聽,並說:「我不怕現世現報。」妻子對於他的所作所為和生活作風不滿,兩人爭吵,張文學把妻子勒死,他從自家六樓跳下身亡。

李繼偉,舒蘭市蓮花鄉泥溝村村民,於二零零一年八月向派出所舉報兩名法輪功學員(二人被非法勞教一年),他得一千元獎金,不到兩個月,從施工的二樓上墜地致殘。臥床一年期間痛苦不堪,死於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份。

結語

在過去的十七年裏,吉林市法輪功學員並沒有因中共惡徒血雨腥風的迫害而放棄對真、善、忍宇宙真理的信仰,反而魔難中煉就的更加理智、堅定。天理昭昭,善惡必報。歷史告訴我們: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各級不法官員和惡徒都在劫難逃!我們希望通過這一篇篇血與淚的事實與見證,能使還在被邪黨矇騙繼續誣陷法輪功及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人前車為鑑,快快醒悟,棄惡從善,不做中共惡黨的打手和殉葬品。

望江城的百姓和所有的同胞們,在大是大非面前 ,在善與惡的抉擇中了解真相,脫離共產邪黨的一切組織,在新紀元到來之際,走向盛世美好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