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厚者報美 怨大者禍深(上)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四日】《群書治要》卷四十二《新序》中有這樣的記載,「蓋德厚者報美,怨大者禍深。故曰,德莫大於仁,而禍莫大於刻。」這句話的意思是說,道德深厚的人一定會獲得吉祥美好的回報,與人結怨太多的人,一定會招來深重的禍患。所以說,沒有比仁慈更大的美德,沒有比苛刻更大的禍患。

很多時候人們無法選擇自己的生存環境,也無法預測變幻無常的時勢,但無論在任何情況下,只要堅守良知,不做欺心之事,順應天道,就會立於不敗之地,就不會迷失人生的方向。許多古人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時辰一到,一切都報。」善惡有報的天理千百年來一直在史書中不斷的書寫和印證著,不管你承不承認,相不相信,洋洋灑灑的二十四史中許多地方記載著善惡有報的例證,讀中國的二十四史,可以看到有關善惡有報的事例在各個朝代的記錄,善惡有報的天理彰顯其中。浩繁的史書中,我們擇取以下兩例來一起鑑析。

范仲淹造福地方百姓 流芳千古 子孫富貴興盛

天禧五年(1021年),范仲淹調任泰州西溪鹽倉監,負責監督淮鹽貯運及轉銷。西溪瀕臨黃海之濱,唐時李承修築的舊海堤因年久失修,多處潰決,海潮倒灌、滷水充斥,淹沒良田、毀壞鹽灶,人民苦難深重。於是范仲淹上書江淮漕運張綸,陳述海堤利害,建議沿海築堤,重修捍海堰。天聖三年(1024年),張綸奏明朝廷,仁宗調范仲淹為興化縣令,全面負責修堰工程。范仲淹徵調民眾4萬多人,重修捍海堰。新堤橫跨通、泰、楚三州,全長約200華里,不僅當時人民的生活、耕種和產鹽均有了保障,還在後世「捍患御災」中發揮了重要作用,當地人民將所修之堤命名為「范公堤」,遺址迄今猶存。

天聖五年(1027年),范仲淹為母守喪,居應天府。時晏殊為南京留守、知應天府,聞范仲淹有才名,就邀請他到府學任職,執掌應天書院教席。范仲淹主持教務期間,勤勉督學、以身示教、創導時事政論,每當談論天下大事,輒奮不顧身、慷慨陳詞,當時士大夫矯正世風、嚴以律己、崇尚品德的節操,就是從范仲淹倡導開始的,書院學風亦為之煥然一新,范仲淹聲譽日隆。范仲淹曾經用自己的俸祿供養四方遊學之士,而自己的兒子卻要輪換穿一件好衣服才能出門,范仲淹卻始終泰然處之。

有一年發生了嚴重的蟲災和旱災,江、淮、京東這些區域災情尤其嚴重。范仲淹請求朝廷派遣官員前往災區察看災情,沒有得到答覆。范仲淹於是就問仁宗說:「宮廷裏的人如果半天不吃飯,情形會怎麼樣呢?」仁宗皇帝於是派遣范仲淹去安撫江、淮地區的災民。景佑元年(1034年),蘇州久雨霖潦,江湖泛濫,積水不能退,造成良田委棄,農耕失收,黎民困苦,范仲淹出任蘇州知州後,根據水性與地理環境,提出開濬崑山、常熟間的「五河」,將積水導流太湖,注入於海的治水計劃。范仲淹以「修圍、濬河、置閘」為主的治水經畫,不但獲得時輿的讚揚,還澤被後世,自南宋一直至元、明的兩浙職守,都依照這個模式去整治水患。

范仲淹多次因諫被貶謫,梅堯臣曾經作文《靈烏賦》力勸范仲淹少說話、少管閒事、自己逍遙就行。范仲淹回作《靈烏賦》,強調自己「寧鳴而死,不默而生」,盡顯為民請命的凜然大節。范仲淹性情剛烈,但外表溫和,本性十分孝敬。范仲淹雖然做了大官,但家中用度十分節儉,妻兒的衣服和飯食,僅僅只能自己充飢、禦寒。范仲淹對人好施予,在鄉族中設置義莊,用以贍養族人。他博愛善施,士大夫大多出自其門下,即使是小巷之人,都能說出他的名字。他死的那天,四面八方凡是聽到這一消息的,都替他歎惜。范仲淹治理國家崇尚忠厚,所至之處都愛護百姓,彬、慶二州的老百姓和眾多的羌部族,都畫上他的像在其生前就來祭祀他。等到他死時,羌部族的首領數百人,像失去父親一樣痛哭,並齋戒三日以後才離開。

「默默中是非有定,冥冥內賞罰無私」。范仲淹一生無私為民請命,為百姓造福,他的功績流芳千古,他的子孫富貴顯達,范氏一門有多人在史書中留美名。正所謂,「天道昭明,扶持正直;神靈顯赫,庇佑真誠」。范仲淹有四個兒子:范純佑、范純仁、范純禮、范純粹。范仲淹的四個兒子全部有才德並且顯貴,在朝為官;范仲淹的孫輩當中,德才兼備並且顯貴為官的也有多人:

(1)范純佑,是范仲淹長子,歷任監主簿、司竹監。《宋史》評價,「性英悟自得,尚節行」,「方十歲,能讀諸書;為文章,籍籍有稱」。

(2)范純仁,是范仲淹的次子,中皇佑元年進士及第,官職北宋宰相,人稱「布衣宰相」,著有《范忠宣公集》。《宋史》評價,「純仁性夷易寬簡,不以聲色加人,誼之所在,則挺然不少屈。自為布衣至宰相,廉儉如一」。「純仁位過其父,而幾有父風」。

(3)范純禮,是范仲淹的第三子,歷任河南府判官、吏部郎中、禮部尚書等職。《宋史》評價,「純禮沉毅剛正」。他為官深受百姓愛戴,「民圖象於廬,而奉之如神,名曰‘范公庵’」。

(4)范純粹,是范仲淹的第四子,官至戶部侍郎。《宋史》評價,「純粹沉毅有幹略,才應時須」。

(5)范正臣,是范純佑之子,守太常寺太祝。

(6)范正平,是范純仁之子,歷任開封尉、像州知州,「學行甚高」,著有《荀裏退居編》。

《宋史》稱讚范氏一門,「論曰:自古一代帝王之興,必有一代名世之臣。宋有仲淹諸賢,無愧乎此。仲淹初在制中,遺宰相書,極論天下事,他日為政,盡行其言。」歷盡將近千年的滄桑,范仲淹的「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精神傳頌至今,為歷代所推崇。范仲淹積大德而遺福子孫的事蹟,也會繼續世代流傳。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