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乞隨乞 嫁叟隨叟"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日】今天明慧網上有篇文章。有同修讀了之後反饋說,文中的一句話「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應該是「嫁乞隨乞 嫁叟隨叟」。這讓我想起一個相關的問題:文化追宗,或者文化歸正。當然這個話題很大,本文只是雜談,很淺的議論這個話題,希望以小見大,與讀者朋友共同注意一下文化的遺失,並試圖找回一點文化的本來面貌。

網友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原為「嫁乞隨乞,嫁叟隨叟」。意思是一個女人即使嫁給乞丐或者是年齡大的人也要隨其生活一輩子,意思是守婦道。但很多人囫圇吞棗或者不求甚解,年代久了,乞、叟成了雞、狗,誤傳成一句破罐破摔的話,原來的含義是勸人恪守婦德,因為能成夫妻主要是緣份和恩德,不是現代人這種很隨意的、亂性的概念。

順便提另一件事。現代人道德底線很低,把罵人話當日常用語表達感情和語氣,這種事比比皆是,司空見慣。傳統文化是不講罵人的,更不能罵不離口、不罵不成句。古時講的是打人不打臉,即便打人也要給人留有餘地、留點面子和自尊。

有人說有的罵人話是古時傳下來的,這個說法值得研究推敲。比如說,「狗X不通」,其實當初是「狗皮不通」。這是一句比喻用語,毫無不雅和污濁。為甚麼借「狗皮」說事呢?因為狗的表皮沒有汗腺,天氣炎熱時或者奔跑之後,狗要伸著舌頭來散發體內的燥熱。「狗皮不通」就借狗的這個特點,來指文理不通的、不明事理的人與事。用的時候,有很多時候反而是很委婉的,並不是直接攻擊、侮罵、不留情面。比如面對一篇文理不同的文章,評論和反饋的人不說「這篇文章或者這篇文章的作者文理不通啊」,而是說「狗皮不通啊」(主語是狗皮),那麼參與談話的其他人都很明確對這篇文章的評價,但又給作者留了面子。

又如「X八蛋」,這是現代人侮辱性很強的一句罵人話,絕大部份人已經對其不假思索地接受和使用了。可有人考證之後說,這句話原本是「忘八端」。「八端」是指「孝、悌、忠、信、禮、義、廉、恥」。這八端是古代做人的根本,說人忘了「八端」也就是說這個人忘了做人的基本道德規範,當然是很嚴重的,但卻沒有辱罵和低級下流的含義。訛變成現代罵人話,應該和華夏五千文明整體被貶低、砸爛、抹黑有關。

再如「無奸不成商」,本為「無尖不成商」。「尖」來源於古代用來度量的鬥。古代米商做生意時,除了要將鬥裝滿外,還要再多舀上一些,讓鬥裏的米冒著尖。在那個時代,不能敦厚到這程度的,就被公認為不夠資格當商人。不過現在道德一日千里地下滑,商道也跟著敗壞和腐爛,不奸詐就無法經商逐漸成為現代共識了。

現代人身心緊張,特別是中國大陸淪落於中共之手以後,越來越人人為近敵,讓老百姓很苦很累。好不容易出現一個講真善忍、講究從裏到外實現身心健康的群體,江澤民又不惜餘力的打壓十七年,造成死傷無數、慘案多多。訪古問今,也許能看到一些道德水準變遷的軌跡,以及一個慧根很深的民族如何從文明之宗淪落到幾乎沒文化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