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法會交流文章的一點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日】當看到明慧網上《第十三屆大陸法會徵稿通知》時,我的第一反應是又過了一年,這一年我的狀態真是太差了,能寫甚麼呢?

我從「明慧廣播」中下載了第十二屆大陸法會交流文章,聽的過程中被那些精進大法弟子的事蹟感動,心裏不停的說:「這樣才不愧是大法弟子呀!」同時感覺自己與那些精進的大法弟子相差太遠,那麼我有甚麼事值得寫的呢?

不想動筆,但是只要是煉功的時候思想中就開始呈現寫作的那種狀態。文章的大體結構,每一部份的大概內容都一一往上湧,根本靜不下來。一連幾天都如此,最後連題目都想好了。我在腦海中大致梳理了一下,感覺文不對題,馬上另一個題目又出來了。

我想起之前做的一個夢,夢到大家都要參加考試,只有我在外面遊蕩,別人說你不去考試?我說之前不是考過了嗎,分數都出來了還考甚麼?等別人考完,問我你怎麼不參加考試,我又把那句話重複了一遍,別人把分數單給我說,你之前那是期中考試,這次是期末考試。我一聽傻眼了……

看來必須寫啊!

當我真正動筆的時候我卻很難擠出幾個字。雖然我心裏有個提綱,但是在遣詞造句中很難用合適的語言表達出來我想寫的話。電腦開了又關,文章開頭寫了又刪,心裏也一直說算了不寫吧,又不是修的很好。

我把徵稿通知又看了一遍,「避免利用明慧文章證實自己」這句話讓我一驚,腦海中呈現一個問題:「你想證實自己還是想證實法?」

我覺的修的不精進就可以不寫,修的精進才寫,是不是我只想向別人展示表現好的那一面而隱藏不好的一面?假如認為自己修的好,我會毫不猶豫的寫,是不是我的潛意識中想顯示自己呢?因為覺的修的不好不願意寫,從而把那個顯示心給掩蓋住了,我這不就是想證實自己嗎?

另外我下不去筆的原因是因為找不到合適的語言,因為一直以來喜歡有文采詞藻華麗的文章,不想讓自己寫出的文章是那種接近白話的敘述,深挖自己內心,還是想通過那種華麗的詞藻來證實自己呀!寫交流文章是同修之間相互促進、共同精進圓容師父所要的,以便能更好的發揮「法粒子」的作用來助師正法,文章應該更注重內涵而不是表面的語言啊!

想明白這些我就開始動筆了,在寫的過程中不斷的流淚,因為寫的過程中自己彷彿又回到當時的那個情景中,當時去人心的那種剜心透骨的感覺又出現了,我多次想放棄,拖拖拉拉接近一週才把一篇文章寫完。寫完後我的心平靜了,我在思考,寫的時候為甚麼我會哭?

因為當時的那些人心並沒有去乾淨,當我再次進入那個場景中去的時候,我的人心再次被帶動了,而那些人心是應該被徹底去掉的,那麼我寫的時候也是在暴露並且去除那些人心,可是那些人心很頑固,不想被清除才會干擾我讓我難受讓我不想寫。

比如說我寫到去依賴心的過程的時候,當時那些消極的想法一一呈現在腦海中,我被那種思想帶動著。為甚麼會被帶動?因為前幾天我想和父母一起出去貼真相粘貼,掛真相條幅,他們以白天工作太累太熱而不願意同我出去。幾天都如此,導致我想出去又不願出去。這不就是依賴心嗎?

明白了這些,當天晚上我自己就出去了。農村的晚上狗比較多,草地裏蟲蛇也多,而且還得時不時經過墳地,這些都是我比較怕的,也是我要突破的。貼真相粘貼的時候小狗對著我叫,開始時我比較慌,後來再遇到小狗就能忽略它了。

往樹上掛真相條幅的時候,有時候拋不准,掉到路對面的草叢裏,想到做這些真相條幅時自己耗費的不少心血,如果沒起到作用就這樣浪費了自己覺的不甘心。但是讓我自己穿過草叢去撿我害怕,我怕草叢裏會有蟲啊蛇啊之類的。猶豫再三咬咬牙跑過去從草叢裏把條幅給找出來了。沒有出現我害怕的東西。

經過墳地的時候,我就背師父的詩詞:「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1]。

第二天我再看自己寫的關於去依賴心那一段的時候,沒有寫作時那種難受的感覺,我知道,在寫作的時候我發現了自己還存在的人心,而在實踐中去掉了那顆心之後,我也就不會被帶動了。

以上是寫法會交流文章的一點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