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名利情 緣歸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九日】修煉法輪大法前,我父母供附體。那時,父母說附體有能力,能保家人太平。我拜過附體,同時也怕附體,我還給買過香。我結婚後,和公婆住在一起,公婆家也有附體,對大人、孩子干擾都很大。公婆對我非常不好,說罵就罵,說打就打,丈夫也聽他家人的。那時,我就找了附體看,說我要不離婚,就得死在他家,不定打錯手,就把你打死了。那時,孩子還小,不離婚,看也看不好,我只好選擇離婚。

這時,妹妹來了,告訴我學《轉法輪》,就甚麼都好了,也不用離婚了。於是,我抱著祛病、驅附體和想過人世間美好生活的強烈執著走入了大法修煉。

雖如此,得法沒多長時間,師尊就把我家招的附體給清理了,而且我一身病也都好了。當時,感恩師尊的心情無以言表,我內心非常感謝師尊。

在邪黨和江氏流氓集團的瘋狂迫害期間,我孩子得了抑鬱症。我想盡辦法給他治病也沒治好,住精神病院也不好,於是,不修煉的弟弟和弟妹提出找附體能看好。當時知道不對,但就是一心要給孩子治好,就跟著去找附體,給孩子治病,不但沒看好,還添了附體,最後孩子竟失去了生命。

而我自己由於法理不清,對孩子的情太重,對丈夫一家的怨恨太深,又招來附體干擾,導致自己不向內找自己,不在法上悟道,而且悲傷、怨恨(連幫我在苦難中一起走過來的家人同修,我都怨恨)、妒嫉(懷疑丈夫有外遇,年節看見人家大人孩子團聚一起,也妒嫉)、怕(怕不好的東西跑自己這來,怕附體干擾,怕過世的孩子干擾,怕精神病,怕鄰居盯梢監視,怕警察綁架)、色慾心、爭鬥心……一大堆強烈的人心攪在一起,使我的心總揪在一起總難受。

這樣,學法、煉功、發正念長年犯睏不清醒,同修們都為我捏把汗,都長期幫我在法中提高,可我就是精神不起來,正念就出不來。學法,總和法隔著,發正念倒掌,煉靜功經常迷糊過去了。同修時常提醒我找自己,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我也沒太在意,也沒往深了挖。

直到最近,本地區一位不到七十歲的同修病業離世後,我腦子裏出了一念:我這種狀態,下一個死的就是我了。

這一念驚醒了我,我把它告訴了同修,同修聽說,更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幫我挖執著的根。這回,我不再擋了,不怕觸及過世的孩子了。於是,同修幫我挖到了不二法門的根,我向師父認錯,同修幫我發了一個多小時的正念,我全身都熱了,頓感一身輕鬆。

我給師尊敬香,感謝師尊一直沒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一直呵護弟子有驚無險的走出這一漫長的生死大關。

如今,我已把人世間唯一的房子和丈夫放下了,我想和丈夫離婚,把房子給他,讓他再找一個年輕的本份的女人結婚生子,以撫平他中年喪子之痛。我已給他做了「三退」,他對大法有了正念,我告訴他常念「法輪大法好」他未來的一切都是最美好的。

我這麼一做,本來跟我三心二意過日子的丈夫竟非常認真起來,一定要跟我過一輩子,竟要把工資卡給我。真是當我從名利情中跳出來時,才發現人世間的一切不過是一場戲,戲中之人迷失在紛亂的假相中,而修煉的人才能明白這一切表象背後的本質。

在此寫出此文,警醒自己和那些與我有類似問題的同修能夠引以為戒,趕緊挖出執著的根,不要掉隊,走正走好師父用巨大的承受為我們這些不爭氣的弟子延續來的最後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寶貴時間,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不辜負眾生的期盼。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