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到最後 內部的干擾破壞越嚴重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一日】現在真修大法弟子都在全力以赴的講真相或者在項目上配合救人,非常的辛苦。但是就是那麼一些人,心思不是放在如何走好、走正、走穩最後修煉的路,如何多救眾生,不給自己的修煉留下遺憾,而勇猛精進,卻是人心繁重,表面上是在商量探討,實際上卻是嚴重的干擾破壞。

其實內部的干擾破壞從迫害一開始,到如今,一直都沒有間斷過。不同的時期有不同的變化方法和行為方式。比如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的一段時間內,內部的干擾破壞表現在,有人說:「在家學法煉功,不能上北京上訪,那樣是危險的。」在被中共遙控邪悟者的煽動下,真的是大部份大法學員躲在家裏不出門了。大部份在家裏學法煉功,到現在正法快要結束了,很多人還是走不出家門。大部份帶修不修的,修煉狀態很不樂觀。

一開始就不聽邪悟者所宣講的大法弟子,堅定的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這些大法弟子,現在還是衝在講真相的第一線,在救人項目中相互配合,但為數實在太少了。

到中期,邪悟者根據邪黨的要求,編一套邪悟的理論──所謂「不驚動邪惡」,真的符合了大部份學員害怕的心理狀態,阻止大法弟子掛條幅、張貼等項目。真有很多大法學員就躲在家裏了,不去做救人的項目了。時至今日,那些邪悟者還在繼續販賣其邪惡的一套,還在阻止同修掛條幅、張貼真相展板,其理由是「張貼展板,如果常人撕掉了,這個常人不就毀了嗎?我們是救人的,不能銷毀人呀。」其邪悟的程度可謂登峰造極。我們地區有五十幾名現在還在學法的大法學員,有三十多人聽信了邪悟者那一套,長期被他們安排的怎麼做怎麼做。到現在為止沒有一個走正修煉路的。長期躲在家裏,根本就不出門,更不用說配合救人項目上的事了。

只有幾名大法弟子以法為師,以明慧網大方向做項目,集體學法,形成整體,不受外部任何人的干擾破壞。在救人的項目上有分工、有配合,無論男女老少,每個人都能獨當一面。做項目也好,面對面講真相也好,每天都默默做著自己應該做的事。

要說我們地區還是比較好的,雖說大部份被干擾,還是有能堅定的走正師父安排的正法修煉路的。但有的縣市情況就極複雜嚴重了。有的市縣只有兩、三個真修的大法弟子。大部份說甚麼「學法煉功悟高層次上的法理」,連訴江的事情都不參與了。更多的大法學員在家根本沒有上街或者到農村去掛條幅、張貼、做展板之類的項目。

從二零一五年五月控告江魔頭到現在,邪惡綁架大法弟子的事情沒有間斷過,內部的干擾破壞極為嚴重和複雜了。比起邪黨的迫害相比,則是更多變、更具迷惑性、更嚴峻,真修大法弟子千萬不能掉以輕心。從我們這個小地方的情況看都如此嚴重,其它大市、地級市、縣的大法學員更多,其實內部的干擾破壞也特別嚴重。正法已到最後了,內部的干擾破壞也從沒有停止過。而且形式多種多樣,如阻止大法學員做救人的項目,在家中有常人手機的情況下或不注意場合、環境公開議論誰誰做甚麼了,如何如何。

關鍵的問題是很多的大法學員已經被拉下去了,自己還不知道。而且從不同角度阻礙真修大法弟子走好、走正、走穩最後的修煉路,所以真修大法弟子時刻保持清醒的頭腦,不要被任何邪悟形式所干擾破壞。

最後用師父的話和同修共勉:「有些事情啊,你們自己就是不能夠理智的去想。針對你們要做的事情也是用人心爭來爭去的,你從來都沒有想過你是大法弟子!你承擔的責任有多大!你從來不是按照你在救度眾生這樣一個基礎上思考問題,總是用人心去想!一到具體問題的時候人心就上來!一到具體事情的時候人心就返上來!你說大法這哪是開玩笑的事情?真的不能夠正確對待的時候,真的就出問題。那還不只是小問題,你的生命和你的生命的永遠都會被舊勢力結束。」[1]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