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無神論」到走在神的路上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一日】大法改變了我,使我從一個地地道道的「無神論」者變成一個走在神的路上的人。大法把我從一個自私狹獈、動不動就發火罵人的人變成一個寬容大度、心胸闊達、能設身處地做到處處為他人著想的人。過去我一切不信的傳說都讓我親自見證了。

我從二十多歲開始就得了胃病, 後又得了月子病,從那時起我就經常問醫服藥,從不間斷。醫了三十多年, 我原來的病不但沒治好,反而越治病越重,越治病越多。到了五十多歲,我總共得了十四種病: 胃病、心臟病、肝鬱、神經官能症、肩周炎、腰椎四節增生、頸椎四節增生、坐骨神經痛、全身關節炎、慢性咽喉炎、肛門漏管、肛裂、脂肪肝、慢性結腸炎等,每天不是這痛就是那不舒服,吃不下、睡不著,大小便不通暢,行走困難。

整天生活在病痛的折磨中,天天打針吃藥,本國的、進口的,甚麼藥都用上了, 但都無濟於事,我認為世上再也沒甚麼藥可治我的病了,覺得活著是在受罪。

一九九七年初,我單位的同事幾次向我介紹法輪功,說此功法是佛法,祛病健身有奇效,我不相信。後她送我一本《轉法輪》叫我看,為了顧及面子,我把書接過來,回家後,隨便的把書看一遍,由於自己從小被「無神論」和「黨文化」毒害太深,對書中所寫完全不相信,而且非常反感。隔一段時間後,同事打來電話,問我書看了沒有,我告訴她看完了,但我與佛法無緣。就這樣我第一次與佛法擦邊而過。

後來我因左腳小趾骨扭斷了,醫了幾個月,經過拍片醫生說骨頭已接上好了。但我的整個左腳都硬邦邦的,像機器人一樣活動不靈活,走路困難,無法上下樓,這下我更慘了。我只好整天呆在家裏以淚洗面,對人生徹底絕望了,覺得只有死路一條。

有一天我哭著哭著,突然一個念頭打進我的腦海: 「人家告訴你法輪功好你又不信,不信就等死吧。」此時我心中一震,我問自己「為甚麼不信」。後來冷靜的想了一下,覺得反正無路可走了不如去試一試吧。

就這樣,我帶著一個複雜的思想走入修煉中來的。由於自己不怕死,第一天煉功我就把所有的中西成藥和針劑全部停掉,看看這個功到底能不能治好我的病。煉功一個星期後,我不但不會因為沒有吃藥而死掉,相反的精神覺得很好,胃口大開,原來甚麼都不敢吃、也不想吃的東西都吃了,反而吃後舒舒服服的,甚麼不適的感覺都沒有,實在太神奇了。

醫了幾十年的病沒醫好,煉功才幾天就好了,我感到不可思議。我開始有信心了,我就堅持天天煉功,身體越來越好了。煉了一年,我的身體完全好了,而且人也變得年輕了。

然而好景不長,就在此時(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利用手中權力開始迫害法輪功,我被謊言欺騙,我想煉功是為了有個好的身體,既然不好那我就不煉了。放棄修煉一段時間後,我的身體開始不舒服了,舊病復發了,我只好問醫服藥,但是藥物根本不起作用,我又像過去那樣難受痛苦,又無路可走了。

在痛苦煎熬中,我開始冷靜的思考,我覺得奇怪: 為甚麼我以前沒煉功,醫了三十多年的病都沒醫好,可是煉功之後,不打針不吃藥病都好了,可現在說這個功法不好,我不煉功病又犯了,打針吃藥也不見效,這是為甚麼呢?共產黨說的是假話嗎?我有點疑惑,就去問了三位煉功多年的老學員,我問他們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都不約而同的告訴我:「功法是好的,是佛法,是傳出來救度人的。共產黨在造假、說謊,在騙人,不要相信它,你堅持煉下去,你就知道是真是假了。」

回去後,我還是不相信他們的話,我的偏見是: 敢在電視上公開說,就不會是假的,再說它造假幹甚麼呢? 對它有甚麼好處呢? 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矛盾重重。我從小就被灌輸聽黨的話,一時分不清誰真誰假,十分苦惱。最後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 我想,不管那麼多了,只要能減輕痛苦,能活一天算一天。我又從新走入修煉。

可是由於家人被電視毒害太深,都反對我煉,我只好等全家都上班了,才煉。煉功不長的時間,我復發的全部病又好了,再一次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和威力。也讓我真正的看清了邪黨的邪惡嘴臉,打死我都再不相信它了。

我偷偷地看《轉法輪》被我丈夫發現了,他要我放棄修煉,我沒聽他的,他就發動所有的子女,一齊對我施加壓力說甚麼:為全家人的前途和生活,不要與××黨作對。我沒有屈服,我告訴他們,我活了幾十年,幾十年來我一直都聽黨的話,這一次總算讓我看清了它的本來面目。我差點讓它害得沒命,我再也不會上當了。從此我一直在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了下來。無論是消業多麼嚴重,也無論被綁架迫害,在黑窂裏出來我都沒有放棄過一天修煉。兒子說: 「我們說服不了你也無法用強制改變你。」

是的,誰也動搖不了我,因為我從法中知道了生命的存在價值,我已經是大法中的一粒子,我本性的一面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能走到今天,師父為我付出了多少心血,我無法想像。沒有師父慈悲無償的付出,沒有師父的一路看護,我無法走到今天。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