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醒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二日】去年八月十九號,爸爸病危了!這突如其來的消息,讓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我連夜從外地趕回家中,到醫院看到爸爸躺在病床上,身上插了各種管子,臉色發青,呼吸困難。媽媽說,爸爸是腦出血,而且出血量很大,醫生讓家人準備後事,說爸爸情況非常危險!

面對著這突如其來的一切 ,我嚎啕大哭。醫生說可以做手術,但成功的幾率也是很渺茫。媽媽最後決定給爸爸手術,哪怕只有一線希望,也要試試。很多同修也聽到了消息,都來到了醫院。當推著爸爸到手術室時,外面下起了大雨,這時爸爸的手機鬧鈴響了,我告訴家人和同修們,幫助爸爸發正念。我在心裏求師父救救他,再給他一次機會,以後我會幫助他,督促他好好學法,我知道只有大法才能救了爸爸。

一九九八年,十二歲的我跟著父母走入了大法修煉。從小我體弱多病,一年到頭,總是到處難受,通過學法、煉功,不知不覺中,全都好了。小時候我跟著父母學法、煉功,只是在感性上知道大法好,天目有時可以看到很多美妙的景象,但由於悟性不好,當時不知道是看到的,以為是自己想像出來的。沒過多久,九九年七﹒二零,這個恐怖黑暗的日子到了,所有的電視台都在播放詆毀大法的謊言,媽媽被邪惡的謊言騙了,爸爸沒有受任何影響,堅信大法,並開始證實大法。那時晚上我跟著爸爸出去貼真相不乾膠,並沒有很怕。

隨著年齡的增長,環境的壓力,干擾我學法的敗物開始漸漸增多。有時爸爸沒了耐心,就不管我了,可每當這時,我心裏就很難受,感覺自己的內心是渴望學法的,但是又被阻礙著,突破不了!步入社會以後,面對工作的壓力,和各種人情世故的煩惱,使我不知所措,迷失在社會的大染缸中,時常在名、利、色、氣中掙扎徘徊,渾渾噩噩的活著。

手術後,爸爸昏迷了將近二十天,其間發生了各種併發症,都是很危險的,我和家人日日受著煎熬。這期間,同修們一直在給爸爸發正念,我也每天給爸爸聽師父講法。爸爸終於醒了過來,同修幫助爸爸轉了單人病房,同修們每日都來很多人幫助爸爸發正念,爸爸開始快速的康復,慢慢的在攙扶下,能下床走動。醫生看到爸爸如此神速的恢復,連連驚嘆,覺的不可思議(據醫生說,爸爸這種情況,就算生命保住,右側也會癱瘓)。

爸爸清醒以後,就嚷著要出院,在第三十三天時,終於回家了!出院那天,主治醫生領來了一大幫醫生。同修們也很高興,來幫我們收拾東西。同修們為了幫助爸爸,在我家中成立了學法小組,由於爸爸的語言受到干擾,字也不認識了,在學法時,我要在身邊照顧他。就這樣,我又從新回到了大法中。

剛開始學法時,干擾很大,爸爸出現了多次抽搐現象,我和家人都非常驚恐,但是我們沒有間斷學法。在不斷的學法中,我經歷了許許多多的神跡,也經歷了許許多多的關難與考驗。這麼多年在常人大染缸裏被污染,讓我覺的自己不配學法,心中的壓抑無法言表。在一次學法中,看到這段法:「來到常人這個社會環境中,人們對他的干擾,就使他重名、重利,最後就掉下去了,永無出頭之日,所以誰都不敢來,誰都害怕。有這樣的人來了,來了之後,他在常人中真的就不行了,真的就要往下掉了,一生做了不少壞事」[1]。我的淚水湧出,止不住的流,感覺阻擋我學法的自卑心在逐漸解體。

突破了學法的障礙,慈悲偉大的師父不斷的點化我,鼓勵我。一次在學法中,讓我看到了五光十色的《轉法輪》;讀法讀到某一段時,字會突然眼前一亮;煉功時看到了很多穿著五顏六色衣服的神仙,非常美好壯觀;還看到了準備啟航的法船,聽到了另外空間的音樂等等。

在師父的鼓勵下,感覺自己像坐火箭一樣不斷的昇華著。我不斷的歸正自己,決定把這些年師父的講法全都看一遍,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把師父的《論語》背下來,做好三件事,把家中的環境徹底清理,以前爸爸沒有重視的改字都改好,希望自己能儘快追趕上正法進程。

但是在真正去做的時候,遇到了很多關難,每一關都剜心透骨,每過一關都感覺像蛻了層殼。有一天,想讓爸爸看師父的講法錄像,由於干擾,爸爸拒絕看,我很生氣,說,不看拉倒,不管你了,我自己看。我剛剛看了一會,就聽「銧」的一聲,非常巨大的震動,回頭看到爸爸身體蜷縮,趴在地上,抽搐起來,還出了血,我嚇壞了,趕緊大聲跟師父說:「我錯了,我錯了!我不該那麼說話,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求師父救救爸爸!」慈悲的師父再一次救了爸爸,我馬上想到了,曾經我在心裏跟師父說,如果爸爸能好,我要幫助他,這才意識到誓言的嚴肅性。

還有一次,同修讓我幫助整理電話號碼,我知道這是師父給我參與講真相的機會,我很高興,但是由於量太大,平時事情多,整理了一半的時候,有些急躁,就想有沒有甚麼快速、簡單的方法能整理好呢?我就開始耍小聰明,結果電腦系統出現問題,我馬上知道,自己錯了,趕緊跟師父說:「我再也不耍小聰明了,我會認認真真的做好。」這時師父給了我智慧,成功的把問題解決了。修煉真的是十分嚴肅的。

有時,同修會讓我打一些三退名單,我想這麼簡單的事情,這也算是參與講真相嗎?這一念一出,竟然上不去網,我這才明白,修煉無小事。做甚麼事都要有正念,認真,用心的做好。

同修說以前手機裏的大法書,有的版式不符合,得刪除。由於我家中師父的各地講法不全,只有手機裏是全的,在改字時,需要拿手機裏的講法去對照。我心想如果能有一整套大法書,該多好啊!過幾天一個同修到我家,我說我家的書不全,那位同修說可以請一套。我很高興,馬上請了一套。過了一段時間,請的四十五本大法書郵到了(其中有一本是新經文)。由於我有一顆追求完美的心,結果我請的書中,有的書皮褶皺,有的裁切不齊等等,我這才意識到,追求完美也是一顆很強的執著心,必須去掉。

師父點化爸爸,讓我看看書全不全,我一本本對照,發現竟然少了一本《各地講法三》,多了一本《精進要旨三》,我知道這不是偶然的,肯定是師父在點化我甚麼。我找到一本《各地講法三》看到師父說:「師父看你真著急呀!師父看你真著急呀!」[2]我渾身一震,馬上意識到時間的緊迫,千萬不能錯過這萬古機緣,必須勇猛精進,才能不辜負了師父的慈悲苦度。在看這四十五本講法時,在理性上不斷的認識法理,時而渾身震顫,時而淚水漣漣。

有時看交流文章,看到同修說學了大法,整個人都變了。我就想,為甚麼我就不變呢?後來發現我沒有做到真修,為甚麼做不到真修呢?還是法理不清!我就開始認真的學法,在遇到矛盾要發火時,就在心裏問自己,你是真修弟子嗎?你想不想真修?想,我想好好修,我想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師父說:「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1]。師父還說:「你自己是先天的自己,他是不變的」[3]。我悟到那些讓我鬧心、發火的東西都不是我,而是後天形成的觀念,思想業力,是它們在鬧心,不是我,先天的我是同化宇宙特性的。師父給每個人安排的修煉路,無論出現甚麼關難,都是能過去的,不想過關的是業力,是它在垂死掙扎,只要分清,正念對待,就能過關。但是有時做不到時時保持清醒的正念,只有不斷的學法才能不斷的加強正念。

通過寫文章,我發現了自己的很多執著心:依賴心、怕心、怨恨心、顯示心、執著於自我、執著於親情等等。在今後的修煉中,我會不斷的向內找,不斷的歸正,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了我從新修煉的機會!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卷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