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小弟子:師父指點我修煉的路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一日】我是一個愛笑的男孩,媽媽說我在她肚子裏的時候就是笑著的,因為我在媽媽肚子裏的時候就聽媽媽讀法了,但是同時我在陌生人面前也很害羞。從小師父就一直呵護著我,每當我需要師父的幫助的時候,師父都會立即出現。下面僅舉幾個典型的例子,目地是讓大家互相鼓勵,更加信師信法。

一、幫媽媽消滅阻礙救人的邪惡

大約兩歲多的時候,有一次,早上媽媽打真相電話,我在半睡半醒中看到一個邪惡在干擾媽媽,我當時就想「你不能干擾我媽媽!「結果我身體突然就變得很大很大,然後我一拳就把邪惡給打沒了。

二、師父給我的鑰匙

大約四歲的時候,有一次,我被鎖在洗手間裏出不來,那把鑰匙怎麼都打不開鎖,我叫媽媽,媽媽也不知如何是好,於是我就大聲叫「師父幫幫我」,這時師父帶著兩個穿著粉色衣服的仙女在我頭頂的上空出現,然後師父慈悲的把鑰匙遞給了我,也就在我接過鑰匙的同時,媽媽叫來的管理員用同樣一把鑰匙從外面打開了門。後來媽媽說,當時媽媽打電話給這個管理員的時候,她說只能試著開一下,她不敢保證是同樣的鑰匙,結果沒想到真的一下就打開了,我知道這是師父的慈悲,於是我默默的在心中謝謝師父。

三、師父,我還能修嗎?

一次我在幼兒園不小心摔了一跤,當時手裏拿著一個小鐵棍,一下子飛了出去正好砸在了我最好的朋友的腦門上,霎那間,很多血流了出來,我嚇壞了,我哭著趕緊去叫老師來,然後他被送進醫院縫了好幾針。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這麼多血,我害怕極了。

回到家,一進門我便一屁股癱坐在地上,一言不發,媽媽看我不對勁就一直問我發生了甚麼,但是我不敢說,因為我覺得我犯了一個造大業的錯誤,估計修不成了,在媽媽的一再追問下,我哭著說出了事情的經過,然後就大哭道「媽媽,怎麼辦?我修不成了,我不能修了。」媽媽說:「又不是你故意的,不怪你。 」可是他腦門上出血的景象一直浮現在我的眼前,我問自己我真的還能修嗎?儘管媽媽一再開導我,可是我還是不放心,就默默地盤著腿坐在床上,叫師父,突然師父在床邊的牆上顯現出來,然後師父笑著對我說:「那不是你故意的所以沒有那麼大的業力,但是畢竟他出血了,所以會有一點點業力而已,不用擔心。」師父一說完,我馬上開心的從床上蹦起來跟媽媽說:「媽媽,師父說了只有一點點業力而已,不用擔心。」媽媽聽了也很高興。

四、第一次打坐

大約四、五歲的時候,媽媽說我到時間要打坐一小時了,當時我的腿很短,雙盤還很費勁,不到半個小時我就疼的不行了,我哭著求爸爸媽媽能允許我放下腿來,可是他們說如果我不能雙盤一小時就飛不上天,我哭著問「不能坐飛機飛嗎?我疼得受不了了。」媽媽說,坐飛機飛得太低了,打坐乘著蓮花才能飛高。我還是不明白打著坐怎麼飛。當晚,師父就坐著蓮花來了,把我也一同帶到天上走了一圈,這下我知道了如何盤著腿飛上天了。

在七歲前師父給我顯現的很多,我看到的另外空間也不少,本來我並不願意提起,不過媽媽說這是為了能讓其他小同修更加堅定對師父的信,所以就寫了一點。但是希望大家不要執著另外空間。

因為從小,大法在我心裏就已經深深的紮下了根,所以我遇到事我都儘量用法衡量。下面僅舉兩個例子:

我是學校裏唯一的一個中國孩子,而且我也很害羞,前四年級的時候我經常受到班裏男孩的欺負和排擠,有幾次有男孩打我,我開始有點生氣,但是馬上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還手,否則我會給他德的。」過後我向內找,我發現我還有仇恨的心,不夠寬容,所以才會發生這樣的事。所以無論誰需要幫助,我都會伸出援助之手,包括經常欺負我或打過我的同學,當他們需要幫助的時候,我都會毫不遲疑的去幫助他們。所以每次家長會的時候,不同的班主任都說我是班裏男孩中最乖的一個,也是最愛幫助同學的孩子。

我發現,當我的心不動,我能做到寬容的時候,周圍的人也會發生變化。逐漸地我的朋友越來越多,媽媽說:「這是師父講的‘修內而安外’[1]的理的一種表現。」

還有一次在做手工課的時候,我的一個手指被釘進了一個訂書釘,一位家長幫我把訂書釘從手指頭裏取出來,當時流了很多血,非常疼,我心裏就想著「師父幫幫我」。之後老師跟我爸爸打電話說必須要送醫院打針,爸爸給在國外推神韻的媽媽打電話商量後決定不去醫院,老師後來也沒問。我的手沒兩天就神奇的好了,可是跟我同時還有一個女孩也被一個訂書釘釘到手指裏,她被送醫院打完針,後來還是出現破傷風了。過後,我對師父說:「謝謝師父對我的幫助」。

我知道我還有很多執著需要去掉,比如,要面子、怕被欺負、怕別人看不起、懶惰、貪玩等等。我會在之後的修煉中不斷的去掉這些執著的。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以上是媽媽幫我根據事實整理出來的。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內而安外〉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