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悟環境對修煉狀態的影響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日】轉眼修煉已經十八年了,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個不精進的弟子。下面想分享一下環境及周圍同修們對自己修煉的影響。

一九九八年剛得法的時候,看到周圍同修對集體學法、集體煉功很重視,自己也儘量參加,那個時候早起對於習慣睡懶覺的我變得不太困難了,因為看周圍同修都能做到,自己也就自然這樣做了。

可惜幾個月後,迫害就開始了,沒有了環境,我漸漸就帶修不修了。二零零零年初,和同修聯繫上,才知道有明慧網,在明慧網上看到同修們可歌可泣的壯舉,覺得太偉大了,感動極了。很快自己也開始了發真相資料,全身心投入到講真相中。回顧這一段近一年的修煉過程,其實完全是被做事心控制的,幾乎不煉功,雖然堅持學法,但是心一點都不靜,腦子裏都是各種事情。修心就更差了,不知道向內找,也控制不了自己的各種情緒。雖然做了證實法的事,但卻沒修自己。

來到海外之後,看到海外的年輕同修們能每天堅持煉五套功法的很少,甚至很多都很長時間才煉功,還覺得在忙項目,很正常。自己本來就在煉功方面堅持得就不好,這樣也就隨大流了,而且越來越覺得煉功多少不是大問題。

其實這期間,我也接觸到一些很精進、很嚴格要求自己的同修,師父也一直點化我。比如,剛出國後找到的第一份工作,單位有一個老年同修,她每天堅持五套功法一步到位,而且學法非常多,所以本體轉化很好,臉上一點皺紋都沒有,臉和嘴唇都是紅撲撲的,從來不覺得累。看得出她是發自內心的煉功和學法,真心願意這樣做而不是完成任務。後來我參加一個項目組後,裏面的兩位年輕同修也能自覺堅持每天煉五套功法,雖然那時大部份同修們都做不到,但是她們還一直堅持著。這些雖然給我不少觸動和啟示,但並沒能改變我根深蒂固的求安逸心,我天天上鬧鐘希望自己能早起,但很多年都幾乎沒有起來過一次。

直到幾年前,一位中年同修突然出現嚴重病業最後離世了,聽說他煉功方面一直做的不好。那個階段,我自己也出現頑固的病業狀態,這才迫使我對煉功重視起來,要求自己一定要做到。自此開始了早起煉功,後來項目組早上有了集體煉功和學法的環境,我就一直參加,覺得早起就更加不困難了。

回頭看看自己浪費了這麼多年的寶貴的早晨的光陰,真是很可惜。而且感覺到最終我能做到早起,其實和從前的那些能堅持做到的同修們給我的啟示是分不開的,雖然我那時候沒能做到,之後很多年都做不到,但畢竟內心是受觸動的,知道那樣做是對的,大法弟子就應該那樣去做。其實同修們的做法就是在用自己的行動證實法,證實他們對大法的珍惜,這就會對周圍同修有正面作用。

其實不光是煉功方面,在其它方面,周圍同修及環境對我的修煉影響也很大。比如靜心學法、修心、發正念,周圍同修們做的好的例子都會對我有觸動,慢慢我就會有所提高。

師父一直強調集體學法、集體煉功、集體交流的重要性。我悟到,因為每個同修的情況都不同,業力大小不同,對法的認識不同,總有的人特別重視這個卻忽視了那個,所以大家的「比學比修」[1]就很重要,這樣能彌補我們由於個體認識上的侷限性所導致的不足,讓大家都能真正認識到大法的珍貴,在方方面面都做好。

我個人認為,因為我們參與很多不同的項目組,時間長了之後,同一項目組的同修們在認識上和人心上都有一些相似之處,可能就會有一些同樣的執著及認識問題的侷限性,但自己感覺不到。這時候,和項目組之外的同修們接觸及交流,會發現很多不同的看問題的角度,能對自己的修煉有啟發有觸動。參加國際法會則能有突破地區地域侷限性的作用,所以每次法會都會很有收穫。上明慧網讀學員的體會也有這個作用。

以上是個人的修煉體會,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