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陷冤獄九年 原寧夏中學教師再遭非法批捕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日】(明慧網通訊員寧夏報導)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五日的上午,永寧縣法輪功學員姜濤開著電瓶車在回家的路上正常行駛,遭永寧縣公安局國保大隊的警察強行搜身,並綁架。七月二十日,姜濤被永寧縣檢察院非法批捕。

原來,六月九日,寧夏某官員的車經銀川市永寧縣濱河大道,看到懸掛的大法真相條幅,責令永寧縣的國安去查條幅的事。於是六月十五日下午,永寧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聯合永寧縣城關派出所的警察非法抄了姜濤的家,當晚將姜濤非法刑事拘留在永寧縣看守所。第二天,銀川法輪功學員蘇青玲、王世和、曹桂蘭也被綁架,現已回家。

法輪功學員姜濤,男,四十三歲,曾是永寧縣增崗中學美術教師,姜濤心地善良,為人厚道,一九九五年,修煉法輪功以後,處處以真、善、忍為標準做好人,得到單位同事、親朋好友的一致贊同。九九年七二零後,姜濤兩次被非法判刑,第一次三年半,第二次五年半,因屢遭迫害被無理開除公職,後以開電瓶車拉人為生。

銀川監獄(磚廠)被迫害三年半

二零零零年十月,姜濤及其一家三口,還有永寧當地的七名法輪功學員去北京天安門廣場證實大法,講清真相,在天安門廣場,姜濤一家三口被便衣跟蹤,綁架到北京和平門派出所。接著,被帶到銀川駐北京辦事處,最後被銀川市永寧縣公安局的警察帶回永寧。就為了說句真話,姜濤被非法關押在永寧縣看守所八個月左右,後被判冤獄三年半,囚禁在銀川監獄(磚廠)。

銀川監獄河東磚場,位於黃河東岸。監區是一個長方形的院子,院子有四十多間雜木土坯蘆葦建成的房子,院牆四週圍拉著鐵絲電網。二零零一年初,中共「殃視」上演誣蔑法輪功的「自焚」鬧劇之後,寧夏政法委、六一零,指使操控寧夏司法廳、監獄管理局加大力度迫害法輪功學員,這裏便成了罪惡之地。

當年上半年,寧夏六一零惡徒經過精心策劃,把寧夏境內所有被非法判刑的男性法輪功學員全部集中到銀川監獄的河東磚場進行酷刑、勞役和強行洗腦轉化多重折磨。當時全寧夏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有七人。寧夏六一零和司法廳頭目經常到河東監區進行「指導」,寧夏監獄管理局教育處處長李偉一度長駐河東監區「督戰」。磚場一旦有外來參觀人員,獄警就將法輪功學員藏起來,怕反映情況、怕人發現他們受的傷。

剛被關押到河東磚場的法輪功學員幹的是運送磚坯的活:每天勞動十個小時以上,拉著架子車,累計要跑數十公里的路,惡警的口號是:「重車跑起來,空車飛起來」;如果不「轉化」便加大勞動強度、延長勞動時間。不「轉化」的便強行集中到磚窯裏幹出窯(將燒好磚運到窯外)或裝窯(將磚坯運入窯內)的活。

出窯和裝窯是高溫、高粉塵、高強度的勞役,所有幹奴工者面臨許多危險,且幾乎沒有甚麼勞動防護措施,常常發生安全事故。燒好的磚溫度都在一二百度,窯裏的溫度高達五、六十度,人在裏面透不過氣,呆一兩分鐘就會汗流浹背。幹出窯的活,幾天下來手上打滿血泡;甲溝全部裂開;腿上、身上不斷的被磚塊砸傷、劃傷、燒傷、燙傷。不長時間,兩手就會變形,十個手指不能伸直;除了刮大風下大雨,沒有休息日。

獄警規定其他犯人到磚窯幹活,可以有一個月的「適應期」,在「適應期」內,不定勞動量。法輪功學員沒有「適應期」,剛去就要求完成和熟練犯人一樣的勞動量,每天每人出窯五千五百塊,如果完不成便進行「懲罰」(對法輪功學員實施酷刑、強制「轉化」的藉口)。法輪功學員幹一段時間熟練了,能完成任務了,獄警就再給往上加。這樣就永遠都因完不成任務,遭酷刑折磨。

姜濤於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一日回到家中,第二天,又被永寧縣公安局帶到銀川市消防總隊強制洗腦。

在平羅監獄、石嘴山監獄被非法關押五年半

二零零五年四月,因製作真相資料,姜濤被永寧縣法院冤判五年半,後被轉到寧夏石嘴山市平羅縣平羅監獄迫害。期間,惡警為了「轉化」法輪功學員,警察把姜濤轉到寧夏石嘴山監獄繼續迫害。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六日,姜濤結束冤獄回到家中。當時的姜濤身心受到了極大地摧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