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年,我們為何而奔走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日】十七年是一個不短的時間,正如嗷嗷待哺的嬰兒將成長為有志青年一般,一個社會所經歷的變遷註定更繁多、更深遠。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與中共沆瀣一氣,使用全部國家機器,公然發動對法輪功的大規模殘酷迫害。利用公、檢、法、司等部門嚴格控制,以及媒體宣傳等角度造謠誹謗,企圖「三個月消滅法輪功」。

由於中共統治下早已變異的社會環境,生活在中國大陸的人們很多都不願意關注那些看似與自己無關的所謂「政治問題」,在法輪功的問題上,更是不敢過多了解那些與政府宣傳本質截然相反的事實真相。

然而,十七年過去了,今天人們的觀點和認識是否仍然只是一知半解,或者基本停留在從前呢?

真相是法輪功學員長期以來用寶貴的堅持,艱苦的付出,甚至生命為代價換來的中共統治下民眾的基本知情權。十七年來,法輪功學員傳播真相,是希望民眾不要再被中共謊言蒙在鼓裏、因不知情而殘害自己的同胞;是喚起民眾正義良知,不要再對「真、善、忍」犯罪。法輪功學員所傳播的真相包括:「法輪功是甚麼」、「中共迫害法輪功真相」以及「天滅中共、善惡有報」幾個基本方面。

一、走近法輪功

法輪大法,又稱法輪功。是以「真、善、忍」為根本指導,包含五套優美舒緩的功法動作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法輪功教人向善,要求修煉者從做好人做起,努力按照「真、善、忍」標準提升道德水平,修煉者由此變得誠實,善良,寬容,平和。

一九九八年國家體育總局在中國五大城市醫學調查結果顯示,法輪功的祛病健身總有效率高達百分之九十八,當時的部份人大離退休老幹部對法輪功進行了數月調查後,得出的結論是「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如今,法輪功已弘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受到世界人民的喜愛和尊敬,並且因對人類身心健康做出的傑出貢獻,獲得各國政府褒獎、支持議案、支持信函超過三千項。

二、中共迫害法輪功真相

前中共頭目江澤民出於對法輪功創始人的妒忌和對修煉人數眾多的恐懼,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發起了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瘋狂迫害。

江澤民濫用手中權力,凌駕於《憲法》和法律之上,造成億萬修心向善的民眾及其家人被捲入這場迫害,眾多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關押、酷刑折磨、甚至被活體摘取器官牟取暴利。

江澤民命令全國性恐怖組織、類似納粹蓋世太保的「六一零辦公室」凌駕於國家憲法和法律之上,系統性的對數以千萬計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

控制媒體、毒害百姓

中共在迫害初期,最善於利用媒體宣傳欺騙世人,給法輪功造謠。偽造甚麼「一千四百例」,將精神病患者、殺人犯說成是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共還在天安門廣場上演了一出「自焚」鬧劇,隨即向全國播放,公然栽贓陷害法輪功。


然而,從央視播出的自焚畫面上,可以發現許多明顯的漏洞:被火燒過的王進東,不僅兩腿間裝汽油的塑料雪碧瓶翠綠如新,就連最易點燃的頭髮也還保持濃密完整。而一旁的警察拎著滅火毯,等待王進東對著鏡頭喊完口號才把毯子蓋上;自焚的女子劉春玲並不是被燒死的,從照片上可以看到有重物猛擊劉春玲頭部後被彈起以及一隻掄起的手臂,一穿大衣的男子站在出手打擊的方位,還保持著一秒鐘前用力打擊的姿勢。

二零零一年八月四日,「國際教育發展組織」(IED)在聯合國會議上,就「天安門自焚事件」,強烈譴責中共當局的「國家恐怖主義行徑」:所謂「天安門自焚事件」是對法輪功的構陷,涉及驚人的陰謀與謀殺。聲明指出:「我們的調查表明,真正殘害生命的恰恰是中共當局……我們得到了一份該事件(天安門自焚案)的錄像片,並從中得出結論,該事件是由這個政府一手導演的。」面對確鑿證據,中共代表團啞口無言,沒有辯詞。該聲明已被聯合國備案。

綁架抄家、開除公職或學籍

十多年來,中共警察對法輪功學員肆意綁架抄家已成家常便飯。他們以監控、監聽、跟蹤等卑劣手段限制法輪功學員正常合法的人身自由,如入無人之境一般搶奪法輪功學員私人財物。

據明慧網報導,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早上七點多,遼寧省瀋陽市沈河區惠工派出所片警李昌富到法輪功學員劉家澤家裏進行所謂的「核實控告江澤民」一事。李昌富打電話叫來沈河區國保大隊六、七個便衣警察將劉家澤綁架,抄家達七個多小時,劉家澤的筆記本電腦、打印機、切紙刀、打印紙、墨水、mp3播放器、移動硬盤、U盤、大法書籍等私人物品被搶走,劉家澤被綁架到惠工派出所遭受迫害。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一日晚十點左右,山東省萊州市國保大隊長毛旭波帶人在萊州市黨校小區門口,將剛回家的法輪功學員王平綁架,在沒有出示搜查證的情況下非法抄家,抄走了打印機、電腦和大法書。王平被綁架到萊州市拘留所迫害。

教育系統、機關單位、司法部門工作人員很多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而被停發工資,甚至開除公職,在校學生因堅持信仰被開除學籍。控告江澤民大潮掀起以來,重慶市江津區教育系統就有十三位法輪功學員因控告江澤民而被恐嚇騷擾、停發工資數月,很多法輪功學員還被綁架抄家,當局更是以開除公職威脅在職教師。

勞教所、監獄迫害

「勞教」是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工具之一,自中共發動殘酷迫害以來,因不放棄修煉而被強制勞教的法輪功學員不計其數。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在國際社會的壓力下,延續了半個多世紀的中共勞教制度被廢止,然而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卻絲毫沒有收斂。

據明慧網統計,目前有數千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中國大陸各地監獄遭受迫害。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入獄後,便會遭到殘酷的肉體折磨和精神虐殺。獄警利用刑事犯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包夾」,以暴力手段強迫他們「轉化」(即違心表態放棄信仰)。對於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獄警慫恿利誘包夾對其進行殘酷毆打、體罰、虐待,以達到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目的。

酷刑示意圖:吊起來晃盪
酷刑示意圖:吊起來晃盪

為達到強制「轉化」,中共監獄在嚴密封鎖消息的情況下,使用殘忍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以吉林省女子監獄為例,暴力轉化法輪功學員的酷刑手段就有十多種,如:將人吊起之後來回晃盪;將人體五馬分屍後使勁抻拉;不允許吃飯和大小便;上大掛;銬地環;坐二十公分的小板凳(上面都是一個個的小包);抻死人床;長期銬在床上,一隻手被銬床上,另一隻手被一包夾犯人拽著,另一個包夾犯人坐著學員的背往下壓,揚言要把大腸頭撅出來;殘酷毆打;抓著頭髮往牆、地上撞;身體前傾九十度,兩手伸直向後上舉開飛機;拳打腳踢;打耳光。

中共酷刑:五馬分屍
中共酷刑:五馬分屍

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六日下午三點鐘左右,黑龍江肇東法輪功學員高景雲、楊淑君、王清、黃麗華,在肇東市尚家鎮四合村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舉報,而被肇東「六一零」綁架。就在法輪功學員被送去的當天,獄警安達等多人把兩名女學員毒打致傷,其中女學員王青被多名惡警同時毒打,被用腳踢、踹、用手掐、狠命的毒打,用電棍電等,王清被打的內臟疼痛呼吸困難,渾身是傷一條腿不能動,獄警就把她抬到屋外,在零下十多度的情況下,放在水泥地上凍後又端來兩盆涼水從頭潑到腳,身上的棉衣全部濕透,致使王清昏死,又用涼水潑醒後抬到屋裏放進小號、綁鐵椅子等繼續迫害,直到王清生命垂危。

洗腦班迫害

中共以封閉式洗腦方式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洗腦班通常都被披上「法制教育中心」之類的外衣,有的沒有牌子,從外面看來就像一所學校或旅館,其實是一座黑監獄。那裏面除了所謂「學習」、強制洗腦外,還長期不讓睡覺、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如果轉化不了的就送到勞教所或監獄,繼續遭受轉化迫害。

多數法輪功學員在家中或工作中被強行綁架到洗腦班,期間沒有任何法律程序,綁架過程完全違法。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被長期監管控制,剝奪一切自由,包括家屬探視權。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屬於強制關押,洗腦班所收取的費用卻不比賓館少,都是由法輪功學員自己負擔、惡徒向家屬勒索或令單位從工資中扣走。

除此之外,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遭受的酷刑迫害邪惡程度不亞於勞教所、監獄。如今勞教所解體了,洗腦班也像精神病院、戒毒所一樣接替上演勞教所的迫害黑幕。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下午三點鐘,重慶市合川區「六一零」出動五部警車,以頭目黃京、張紅睿、趙高兵為首,帶領區國安、雲門鎮派出所、社區劉祿建、唐勝兵等二十幾人非法圍捕法輪功學員、七十八歲的退休教師鄭開源,將他綁架到五尊洗腦班。

在洗腦班,鄭開源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不聽。一個彪形大漢凶狠的說:「我要你先死」,說罷就有五個人將年邁的鄭開源死死壓住不能動彈。他們以檢查身體為名,強制抽血、強行打針,在鄭開源肝臟部位和脾臟部位各注射了一針不明藥物。第二天這伙人又將鄭開源死死壓住,在肝臟部位和脾臟部位又各注射一針不明藥物,共計注射不明藥物四針。強行打毒針後,鄭開源出現神經錯亂、肌肉萎縮、人形枯瘦。警察做賊心虛,害怕他死在洗腦班,第二天就派六個警察送鄭老師回家。

活摘器官

自二零零六年三月以來,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黑幕在國際上被撕開。這場由中共前頭目江澤民下令進行的,由中共政府、軍隊統一管理,從監獄、法院、醫院形成一條龍的秘密大屠殺,是對全人類的犯罪,是人類前所未有的罪惡。

法輪功學員的人身自由沒有任何法律保障,中共可以在家裏、單位裏或在大街上隨意綁架法輪功學員。失去人身自由的法輪功學員被強制採血、驗血,用來建立活體器官庫。中共內部根據病人的情況,對活體器官庫進行匹配,在短時間內即可獲得匹配的法輪功學員,然後將被匹配學員押送到指定醫院,由醫生進行活體器官摘取。眼角膜、肺、心臟、腎臟、肝臟、胰臟等人體器官被以天價販賣後,遭到活體摘取器官的法輪功學員被焚屍滅跡。

中國器官移植數量從一九九九年開始上升,與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同步,在二零零三年~二零零六年期間暴漲並達到高峰。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七日,中國衛生部副部長蔣作君在「衛生技術評估與管理工作研討會上的講話」中說:「在數量上,我國已成為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器官移植大國。」但是中共聲稱的器官來自死刑犯根本解釋不了實際數量龐大的器官移植。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二日,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美國資深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和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在美國國家記者俱樂部聯合發布中共強摘人體器官的最新調查報告。報告顯示,中國發生的實際器官移植數量遠遠超過官方公布的數字。三位聯合作者估計,中國器官移植手術數量每年約為六萬至十萬例。過去十五年中,在中國大陸估計進行了大約一百五十萬例器官移植手術。這些器官的主要來源是法輪功學員,因為強摘器官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數量比之前的調查所估計的要高得多。最新調查發現,中國的器官移植具備「按需移植」的特徵,雖然缺乏有效運作的器官捐獻系統,卻一直有著充足的器官供應。大衛﹒麥塔斯指出,大陸器官移植數量猛增和迫害法輪功的時間契合。

三、天滅中共 善惡有報

法輪功學員為甚麼冒著被抓、被打、被非法關押、洗腦,甚至不惜失去生命的代價告訴人們真相?從人間法律的層面來講,依照「憲法」第三十五條規定,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法輪功學員信仰和傳播信仰完全是自由合法的,法輪功學員因信仰自由被打壓而告訴人們真相,製作、散發資料是法律允許範圍之內的事。法輪功學員按照「真、善、忍」的原則做好人,從來沒有危害其他人,更沒有利用甚麼組織破壞任何法律、行政法規的實施,相反卻是在維護法律。

從另一層面來講,善惡有報是天理,作惡者不僅要遭到人間法律的制裁,更要接受上天的懲處。由於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的例子比比皆是:海口市法官陳援朝,作為全國第一個對無辜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的法官而被記了「二等功」。身為法官的陳援朝明知信仰自由是憲法賦予的權利,卻仍強加罪名給法輪功學員。兩年後,陳援朝身患肺癌,於二零零三年九月在萬箭穿心般的煎熬中死去。河南登封市公安局長任長霞,因積極迫害法輪功而獲中共封賞「全國英模」,二零零四年四月的汽車追尾事故中,車裏其他人都安然無恙,坐在後排最安全位置的任長霞卻死亡,年僅四十歲,而且死後三天閉不上眼。任長霞在車禍死亡前一天,還親自下令抓捕了二十多位法輪功學員。一人作惡,殃及家人。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九日,任長霞的丈夫衛春曉也突發腦溢血死亡,家裏只剩下一個孩子。「天安門自焚」偽案的央視專題節目製片人陳虻,在製作此節目後的十月,升任為《東方時空》主管。他曾大言不慚的講「新聞在我看來並沒有甚麼真實性」 「誰給我飯吃,我就給誰賣命」,後來果然應了自己的話。二零零八年初,滴酒不沾的陳虻患上胃癌,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在痛苦中死去,時年四十七歲。

如今,中共及其對法輪功的迫害機器正在走向全面崩潰,不思悔改、助紂為虐的行惡者們更是報應連連:王立軍、薄熙來、李東生、周永康、徐才厚等曾不可一世的迫害者紛紛落馬,而當初發動迫害的罪魁禍首江澤民已被超過二十萬的民眾實名控告到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其惶惶不可終日所等待的就是被送上歷史的審判台了!

中共建政以來,戰天鬥地、破壞自然,早已罪惡滔天,如今又無所不用其極,殘酷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這樣的惡黨必遭天懲,正所謂「人不治天治」。二零零二年六月,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發現的距今二億多年的藏字石,石頭斷面上渾然天成「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同樣也是在昭示著「天滅中共」的天意。

結語

十七年過去了,法輪功學員辛苦奔忙,告訴人們真相,就是希望人們能夠在「天滅中共」到來之時,不給中共邪黨作殉葬品。希望人們能夠穩下心來,多多珍惜報箱裏收到的冊子、光盤,多多留意小區裏懸掛的條幅、展板,多多聽取手機來電的語音片段或者身邊路人的善意提醒,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中共黨、團、隊,給自己和家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