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落馬高官都是因為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

血腥的腐敗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九日】北京大學人民醫院在其官網上有一篇日期為2014年7月16日的介紹,說是從2000年到2014年,人民醫院肝、腎移植的總量接近1200例。按這個水平,也就是每年不到100例。如果考慮到全國有政府批准的100多家醫院做器官移植,合起來每年也就1萬多例器官移植。這個1萬多例正是中共長期以來對外公開的所謂「官方數字」。

實際情形呢?據新華網2013年9月3日的報導,北大人民醫院肝膽外科主任朱繼業在接受《中國經濟週刊》採訪時表示,「2010年展開試點工作之前……我們醫院曾在一年之內做過4000例肝腎移植手術。」朱繼業不經意透露的秘密顯示,在「某一年」北大人民醫院的器官移植數量就高達4000例,是公開數字的40倍。北大人民醫院還算不上器官移植裏面的「大戶」,按照他們的這個「40倍」推廣到全國,恐怕這「某一年」全國的移植數量就遠遠不是1萬多例了。這還是「某一年」的情況,就算朱繼業說的那個「某一年」的器官特別多,其他年份少一點,從2000到現在,超過15年了,那累計起來不就是一個很驚人的數量嗎?

這麼多器官來自哪裏呢?2006年3月首先曝光出,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2016年6月13日,美國國會眾議院全體通過343號決議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針對法輪功學員和其他良心犯的「活摘器官」行徑。

2016年6月22日,獨立調查員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聯合發布了「深度更新調查報告」(An Update To 「Bloody Harvest」 & 「The Slaughter」),揭露中國系統性的、由國家組織驅動的大規模產業化的活體器官移植黑幕,認為器官移植數量每年達到6萬到10萬例,遠超過中共官方所說的1萬例,也比他們當時寫作《大屠殺》(The Slaughter)和《血腥的活摘器官》(Bloody Harvest)所估算的規模大很多。受害者絕大部份是法輪功學員。

用金錢驅動的迫害

活摘器官的背後是巨大的金錢利益。就拿朱繼業說的「某一年」他們醫院4000例肝腎移植來算筆賬。器官移植的費用動輒幾十萬,屬於超級暴利行業。保守地算,一個移植手術20萬,這4000例手術,就是8個億的收入。這還只是一個醫院的移植中心的創收!

在正常的社會裏,器官移植行業的瓶頸就是供體,沒有供體醫生想忙都忙不起來。可是,在中國卻有充足的器官供體庫。醫生們忙到甚麼地步呢?山東大學齊魯醫院器官移植中心的李恩剛在醫院網站的科室新聞裏是這麼形容的:「以田軍主任和董來東主任為首的器官移植團隊,真正做到了『我不在醫院,就在取腎的地方;不在取腎的地方,就在去醫院和取腎地方的路上』」。真是「有錢能使鬼推磨」。

中國器官移植市場的瘋狂後面,正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帶來的天價利潤。這龐大的利潤培植了一條從上到下的腐敗利益鏈。2015年3月15日,前衛生部副部長、活摘器官的參與者、人權罪犯黃潔夫接受鳳凰衛視採訪時承認,器官移植形成的骯髒利益鏈背後的大老虎就是周永康。

其實這早就是公開的秘密了。活摘器官是由江澤民親自下令,周永康具體管事的。江澤民針對迫害法輪功有個內部政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活摘器官就是為江澤民「肉體上消滅」的迫害政策效力的。因為器官移植能給參與者帶來巨額收入和名聲,從而利誘了大批官員、軍隊醫院、地方醫院蜂擁而上,大發血腥財。披著白大褂的醫生們,把殺人當作事業發展的基礎,以此獲取金錢、名利和地位,從有人類以來,絕無僅有。

無論是古羅馬皇帝尼祿迫害基督徒,還是希特勒的納粹屠殺猶太人,甚至中共的反右、文革一系列政治鬥爭中,都沒有依靠金錢作為核心力量來驅動迫害。而用「金錢利益」來驅動這場迫害,恰恰是無能的小丑江澤民能夠把這場對「真善忍」的迫害搞起來,而且邪惡至極的關鍵原因。

用金錢利益來驅動迫害,小丑江澤民用了「金錢鼓勵」和「金錢脅迫」。

「金錢鼓勵」的做法能調動壞人參與迫害的積極性。只要跟隨江澤民一夥迫害法輪功,就可以「悶聲發大財」而官運亨通。2001年中國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在全球化經濟浪潮的席捲之下,海量的資金蜂擁進入中國。根據外匯管理局國際投資頭寸表,截至2009年底,外商直接在華投資累計餘額接近1萬億美元。正是這些龐大的資金,成為江澤民放手腐敗的資本,也為持續迫害法輪功提供了所需的巨額費用。積極追隨江澤民參與迫害法輪功的犯罪團伙(也就是今天被人們稱為的 「血債幫」)把持著輿論宣傳、政法公安和幾百萬軍隊,架空胡溫體系。江澤民在退下來時要把「七常委」改成「九常委」,也是為了把迫害法輪功的骨幹塞進政治局常委,好繼續維持迫害。迫害法輪功給他們換來了權力,他們利用權力大肆貪腐,大把撈錢,沒有底線地糜爛。江澤民讓腐敗為他的人權迫害保駕護航,權、錢、色交易遍地開花,讓整個社會都墮落下去。這個「金錢鼓勵」是從上到下無所不在的,金錢就是每個迫害環節的潤滑劑。比如,一次性獎勵遼寧省馬三家勞教所所長蘇境5萬元人民幣,副所長邵力3萬元人民幣。很多地區每抓到法輪功學員獎勵數千乃至上萬元。很多「洗腦班」轉化一名法輪功學員,也是獎勵數千乃至上萬元。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平白無故的誰願意幹啊?小丑江澤民就是用金錢來刺激人們去幹這種傷天害理之事的。

「金錢脅迫」的做法能逼迫本來不想參與迫害的人也去參與迫害,把本來是同情法輪功的人群逼到對立面,脅迫全社會都參與迫害。比如,如果有法輪功學員去上訪,或者是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的轉化率不高,就把「轉化率」跟當地政府的「政績」和「烏紗帽」掛鉤。通過這種方式,迫使本來對法輪功很同情的單位領導或者是當地政府官員也參與到對法輪功的迫害當中。特別還有一種, 就是跟單位全體職工的獎金掛鉤,從經濟利益上把整個單位的人都煽動起來仇恨法輪功。這種把單位同事株連進來的邪惡做法,超過了古代的株連九族。

血腥的腐敗

江澤民讓迫害銅臭化,用金錢來把中共官員心中的魔鬼勾出來,去違背良心地迫害好人,去打壓真善忍,把整個社會拖入道德崩潰的深淵。更是利用經濟全球化,用經濟利益讓國際社會對這場迫害不敢吱聲,讓世界失去正義,把道德敗壞帶給全世界,企圖毀滅人類,這正是江澤民最邪惡的地方。

腐敗是銅臭的,江澤民卻讓腐敗政治化,讓腐敗變得血腥。如果說銅臭腐敗的背後只是單純的貪慾,那麼,血腥的腐敗則是以十七年來持續至今的迫害法輪功這場前所未有的滅絕人性的人權災難為主線的。

「打老虎」中落馬的貪腐高官數以百計,包括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令計劃、蘇榮等國級官員,李東生、王珉、馬建、白恩培、劉鐵男、申維辰、蔣潔敏等省部委官員,以及張越、周本順、武長順、朱明國、奚曉明等政法官員……名單還長得很,而且還在不斷增加中。反腐中落馬的高官,我們發現個個都是迫害法輪功積極追隨江澤民的殘暴凶手,這能是偶然的嗎?

今天我們面對的整個中國的腐敗,就是一個腐敗窩案,可謂有史以來最大的腐敗窩案,血腥的腐敗窩案。落馬貪官們的「利益共同體」是甚麼呢?就是參與迫害法輪功。

落馬貪官案例

周永康──前中共「政法委」頭子

周永康是江澤民的「馬仔」,迫害法輪功的「前台總指揮」。周從1999年任四川省委書記開始殘酷迫害法輪功,受江澤民一路提拔,升任公安部長、政法委書記、直至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利用政法委,動用巨額「維穩」經費,打造「第二中央」,成為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直接代言人,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就是在江澤民授意下由周永康具體貫徹的。

周永康
周永康

薄熙來──前重慶市委書記

薄熙來是迫害法輪功的主犯,活摘器官的主謀。鎮壓開始一個月後,1999年8月20日,江澤民到遼寧省大連市視察,授意時任大連市長的薄熙來:「你對待法輪功,應表現強硬,才能有上升的資本。」於是薄熙來成了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換來了大連書記、遼寧省長、商業部長及重慶市委書記等職。最後進了秦城監獄。

薄熙來
薄熙來

徐才厚──前軍委副主席

江澤民的親信,也被稱為「江澤民在軍中最愛」,是江派在軍中貪腐代言人。徐才厚被批為「國妖」。徐才厚是中共軍隊系統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主要責任人,在其主政期間,中共軍隊通過獨立的後勤系統、武裝保衛、交通運輸、情報保密、醫療設施主導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和移植產業,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幫凶之一。

徐才厚
徐才厚

郭伯雄──前軍委副主席

最大的「軍老虎」。討好江澤民爬上軍委副主席。2004年江澤民從軍委主席一職退位後,郭伯雄就成了江澤民在軍中的代言人,依然執行江對法輪功的慘無人道的迫害政策,對抗江的繼任者,直到2012年離任。郭伯雄也是軍隊醫院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主要幫凶之一。

郭伯雄
郭伯雄

令計劃──前政協副主席 統戰部部長

向海外輸出迫害的操盤手。令計劃擔任統戰部長期間,配合610辦公室和使領館等中共機構,繼續在海外推行迫害法輪功政策,並且利用海外特務組織在習近平出訪期間,用暴力對待和平表達訴求的法輪功學員。

令計劃
令計劃

蘇榮──前政協副主席

蘇榮在吉林、青海、甘肅任職時積極迫害法輪功。2004年11月時任甘肅省委書記的蘇榮出訪讚比亞,被海外法輪功學員告上該國高等法院,他接到傳票後,倉皇逃回中國,成為當時官場上的一則醜聞。

蘇榮
蘇榮

李東生──前「610」辦主任 公安部副部長

「610」是江澤民成立於1999年6月10日專門迫害法輪功的凌駕於「公檢法司」之上的黑社會組織。李東生任央視副台長時極力抹黑法輪功,還導演了「天安門自焚騙局」。受周永康重用,從未摸過槍而當上了公安部副部長。落馬前一個月還去河北懷來縣直接部署要加大力度迫害法輪功。

李東生
李東生

張越──前河北省政法委書記

2003年至2007年任公安部「二十六局」局長,這個局是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 張越是在公安系統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直接幫凶,雙手沾滿了法輪功學員的鮮血。在調任河北省政法委書記之後,張越更是變本加厲地在河北省抓捕和迫害法輪功學員,血債累累。

張越
張越

馬建──前國安部副部長

馬健曾負責國安部第十局。第十局又稱「對外保防偵察局」,負責監控駐外機構人員及留學生,偵查境外組織活動。國安系統還有另一項隱秘的工作,即參與迫害法輪功,如在海外實施迫害、海外法輪功學員回國受迫害等。

馬健
馬健

周本順──前中央政法委秘書長

周本順是地方積極追隨江澤民、周永康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而被提拔的代表人物之一。他於2000年任湖南省公安廳廳長,殘酷迫害法輪功,被周永康提升為中央政法委秘書長。2012年才轉任河北省省委書記,直到落馬。

周本順
周本順

武長順──前天津公安局長

武長順積極執行江澤民的迫害政策,殘酷迫害天津的法輪功學員,不但親自坐鎮指揮,還親自號召出租司機給公安局提供法輪功學員線索,並給予獎勵,獎金最高2萬元。早在2006年、2007年,天津市前檢察長李寶金案發及天津市前政法委書記宋平順自殺身亡時,當時就傳出天津市公安局局長武長順被調查的消息。周永康把武長順保了下來。武為擺平此事向周永康行賄數千萬元。

武長順
武長順

朱明國──曾任三省政法委書記

朱明國曾任海南省、重慶市、廣東省政法委書記,期間主管迫害法輪功。2002年6月11日在江澤民至重慶所謂的考察之後,召開政法部門會議,要求落實迫害法輪功;2002年10月25日主持市近郊地區「穩定形勢分析會」上部署迫害行動;2003年5月,重慶市公安局在薩斯期間大力迫害法輪功。

朱明國
朱明國

奚曉明──最高法院副院長

奚曉明是江澤民的江蘇老鄉,他是江澤民在最高法院的代理人。2003年3月兩會,江交出國家主席職務後,擔心任上海市政法委書記的姨外甥吳志明的職位保不住,就事先把奚曉明安排掛職當上海政法委副書記,若吳志明下去,那就把奚曉明扶正。奚曉明不折不扣是江絕對信任的人。不久奚曉明就被任命為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

奚曉明
奚曉明

呂錫文──北京市委副書記

呂錫文曾任北京西城區區長、區委書記。在任期間,呂竭力追隨江澤民,叫囂「西城區一定要不遺餘力的『戰勝』法輪功」。在西城區首先開辦所謂的「法制教育班」(洗腦班),把西城區所有掛名的法輪功學員都綁架到這裏,還輪流幾次洗腦。呂錫文把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所謂「轉化率」當成政治資本,極力往上爬。

呂錫文
呂錫文

萬慶良──廣州市委書記

萬慶良在任廣東揭陽市委書記時,領導和指揮著當地的公、檢、法機構,肆意拘捕、關押、騷擾、酷刑折磨和司法外殺害揭陽法輪功學員,並授意建立所謂的「德育基地」,以軍訓為名,用組織觀看誹謗法輪功的錄像、圖片展等形式,矇騙、毒害揭陽市的所轄縣、市、區的中學生。萬慶良任廣州市委書記後繼續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萬慶良不僅玩共用情婦,還包養一批情婦。涉巨額受賄、包二奶私生子等。

萬慶良
萬慶良

譚力──海南省副省長

譚力是周永康的馬仔。在擔任四川廣安、綿陽市委書記期間,將迫害法輪功視為首要任務,積極操縱、指揮迫害法輪功。2009年3月,譚力從四川「空降」海南任副省長,繼續作惡。2008年汶川大地震期間,時任綿陽市委書記的譚力「一笑走紅」,在民眾悲慟時刻,不合時宜的幾次露笑,被網友稱為「譚笑笑」。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8625餘萬元。

譚力
譚力

王立軍──前重慶市副市長兼公安局局長

王立軍是薄熙來的馬仔,迫害法輪功不遺餘力。在錦州任公安局局長時,成立了「錦州現場心理學研究中心」進行器官試驗。王曾因一篇器官受體移植實驗研究的論文而獲獎,王立軍在獲獎致辭中說:「我們的科技成果是幾千個現場集約的結晶」。在兩年多的時間裏,這幾千個人體器官從哪來?原來王立軍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直接劊子手。2009年,有王立軍手下擔任警察的目擊者證實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並證實王立軍下的死命令是對法輪功「必須斬盡殺絕」。

王立軍
王立軍

趙黎平──內蒙古政協副主席

曾任內蒙古公安廳廳長的趙黎平,是內蒙古公安系統追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主要頭目之一,在公安系統竭力執行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政策,趙黎平多次在公開場合詆毀法輪功,在其任職期間,很多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和遭受酷刑。趙黎平大肆貪腐,因為槍殺與之有染的28歲情人而被捕,也再次驗證了是凡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共高官都是腐敗透頂、敗壞人倫的。

趙黎平
趙黎平

蔣潔敏──前國資委主任

蔣潔敏曾在石油系統工作長達近40年,曾任中石油董事長,是「石油幫」重要成員。在任職石油系統高官期間,整個石油系統,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情況非常嚴重,被非法迫害致死、非法判刑、非法勞教、非法關押及綁架到所謂「法制培訓中心」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大量出現。

蔣潔敏
蔣潔敏

劉鐵男──前國家發改委副主任

劉鐵男曾任中共發改委黨組成員、副主任,國家能源局局長等職務。劉鐵男被指是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的「財務管家」,為江家幫在能源系統掠取大量黑金,貪腐的背後隱藏著江氏集團的龐大利益。早在胡、溫時期,劉鐵男雖然屢次被舉報,都沒有被查處,倚仗的正是江系的靠山。在明慧網統計的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副省(部)級以上高官中,就有劉鐵男的名字。

劉鐵男
劉鐵男

這裏列出的只是冰山一角。仇視真善忍、迫害好人之徒,能不貪,能不腐嗎?能不魚肉百姓,貪贓枉法嗎?能不男盜女娼,淪為人渣嗎?這些高官落馬,看上去是因為腐敗,其實,不就是迫害法輪功遭到的惡報嗎?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