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費加羅報》大篇幅披露中共活摘器官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九日】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五日,法國大報《費加羅報》在其網站長篇刊登記者Thomas Delozier對加拿大獨立調查員David Kilgour專訪的報導,揭露中共大規模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並牟取暴利的駭人聽聞的罪行。

文章介紹說,由李洪志大師傳出的法輪大法,教人保持身體的健康和道德良知的覺醒。因此廣受民眾喜愛,卻遭江澤民嫉恨而遭到迫害。

文章援引David Kilgour披露,十五年來,每年約有六到十萬法輪功學員被中共強迫摘取器官而遭殺害。總數可逾百萬。

以下是《費加羅報》報導全文:

在中國,9萬例非法隱密的器官移植維持著整座整座的醫院

《費加羅報》文章配圖:來自蒙彼利埃大學醫院的外科醫生Francis Navarro說:「用7萬美金可以訂購包括往返機票、旅店和一個腎臟的套餐。」
《費加羅報》文章配圖:來自蒙彼利埃大學醫院的外科醫生Francis Navarro說:「用7萬美金可以訂購包括往返機票、旅店和一個腎臟的套餐。」

一份來自加拿大的報告揭出一宗重大非法器官販賣,大多摘取自「良心犯」。

「永遠不要相信中國官方提供的數字。」David Kilgour肯定地說。因此,這位前加拿大自由黨議員、職業律師,在他六月底面世的報告中揭露,中國官方宣稱的去年一萬例器官移植的背後,掩蓋著另外「六萬到九萬例」的非法手術。

在這份自籌資金完成、即將在北美書店面世的報告中,David Kilgour和他的合作者們還對中國大約二萬家醫院中的七百家的床鋪數量的演變、其使用率、及器官接受者的等待時間等做了分析。

David Kilgour(今年)七月初途經巴黎。他說:「在中國從來沒有過這麼多的器官移植案例。僅天津中心醫院就在二零零六年增設一整棟十七層、擁有五百個床位的大樓,專門用於進行器官移植。我們認為那裏去年做過六千例移植手術。很難讓人相信其它一百四十四所官方器官移植中心總共只做了四千例移植手術!」

在巨大的接納量之外,中國還有能提供「菜單點菜」式手術這一特徵。上海長征醫院保證「器官平均等待時間是一個星期,而且緊急情況下只需四小時」。中國國際器官移植幫助中心是專門對器官移植提供幫助的機構,它甚至說,「如果移植的器官出問題,病人可以在下週得到另一個器官」。

這份加拿大的報告充滿了令人瞠目結舌的證詞。比如一位台灣公民,曾經僅僅在數週內接收過至少七個供體器官。這樣的事情在西方不太可能,因為等待供體器官要歷時幾個月,甚至幾年。來自蒙彼利埃大學醫院的外科醫生Francis Navarro說:「這真的造成了手術旅遊。用七萬美金可以訂購包括往返機票、旅店和一個腎臟的套餐。」 他曾經多次參加過相關話題的會議。

法輪功

《費加羅報》文章配圖:彙集在南韓首爾的法輪功學員。那裏他們沒有遭受迫害。
《費加羅報》文章配圖:彙集在南韓首爾的法輪功學員。那裏他們沒有遭受迫害。

那麼在一個文化傳統上看重死者遺體入土為安的國家,這些移植的器官到底來自哪裏呢?當局稱是「自願捐獻的死刑犯」。然而這樣的解釋並不能讓世界衛生組織滿意。他們認為,對於一個被監禁的人來說,這樣的決定不是「自由和清晰的」;而且這樣的解釋也不能讓David Kilgour滿意。他說:「不是那麼回事。因為那要有相當數量的死刑犯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供應如此大量的器官」。Kilgour 律師認為「大部份器官摘取自良心犯──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是一種人生理念,追求身體的健康及心靈的覺醒。由李洪志老師於一九九二年傳給大眾。這一功法在二十世紀末吸引了近十二分之一的中國人來學,受到民眾的傾心。這卻讓時任中共總書記的江澤民不高興,他下令從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根據國際大赦組織的報告,從那以後,法輪功學員們被關滿了中國的監獄。David Kilgour解釋說:「我們認為,幾千萬法輪功學員身陷牢獄。很難給出精確的數字,中國的監獄系統非常不透明。」

「非常健康」的供體器官

在一九九七年到二零零四年間,移植手術數量增長了四倍,這與(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的時間段相吻合。前國會議員Kilgour說:「我們假扮患者,給好多醫院打電話,問他們那裏是否有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他們都回答說‘是的’」。為甚麼特別是這些法輪功學員群體呢? 「他們不吸煙、不喝酒、有規律地鍛煉身體……所以,他們的器官非常健康。」

據這份加拿大報告的作者們認為,自一九九九年至今,多達約一百五十萬法輪功學員被摘取器官而被殺害。Kilgour 確定「這是反人類罪」。

面對這一大規模犯罪、非政府組織的對其之抗爭、及一些人權機構對這一抗爭的褒獎──「人權協會」二零一零年曾對加拿大人對活摘罪行最早的揭露給予嘉獎,國家所做甚微。

外科醫生Francis Navarro遺憾地說:「這屬於敏感話題,因為它與經濟利益密切相關。當我們問詢法國政界人士的意見時,他們回覆說這與他們無關。」在二零一零年,共和黨議員Valerie Boyer曾提出一項法律草案,反對「用器官供體還活著、違背本人意願、在威脅下摘取的器官進行器官移植旅遊」。然而這一提案卻不了了之。

為了世人能夠真正明白他們的抗爭,David Kilgour及獲二零一六年世界和平獎提名的「醫生反強摘組織(Doctors Against Forced Organ Harvesting)」,奔波於全球,參加更多的會議,呼籲相關機構和民眾的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