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活摘器官報告公布 國際主流媒體關注(圖)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四日】六月二十二日,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資深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聯合發布了中共強摘人體器官的最新調查報告。報告顯示,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數量驚人。報告發布後,很快引發國際主流媒體的高度關注。

法輪功學員在香港購物區模擬中共活摘器官
法輪功學員在香港購物區模擬中共活摘器官

CNN:中共仍然在大規模摘取器官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六月二十三日發表長篇報導,表示中共仍然在大規模摘取被關押者的器官。

報導說,一份新的報告指,中共系統性的廣泛從被關押者身上摘取器官,那些與中共觀點不一致的人被摘取器官而死亡。

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和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從中國各地的醫院收集到的數字顯示,中共官方公布的器官移植的數量與實際數量之間存在巨大的出入。

他們指責中共及其政權、醫療系統、醫生和醫院沆瀣一氣,狼狽為奸,實施摘取器官的罪行。麥塔斯說:「中共說每年器官移植的數量是一萬例。但是,只看二、三家大醫院的移植數量,就遠超過中共官方公布的數字。」

調查報告估計,每年在中國醫院進行的器官移植數量為六萬例到十萬例。

根據該調查報告,二者的數量之差是由良心犯、死刑犯填補的,許多囚犯是因他們的宗教或政治信仰而被關押。中共沒有報告被處決的犯人的總數,它將這一數字視為「機密」。

秘密器官移植

根據此報告,成千上萬的人在中國遭到秘密殺戮,他們的器官用於移植。那麼,是誰在被殺害?報告作者說,主要是遭到關押的宗教人士和少數族裔,包括維吾爾族人、藏族人、地下基督徒和法輪功學員。

中國的器官移植系統大多是保密性的。中共官方數字顯示,在二零一五年有二千七百六十六名志願者捐贈了器官,獲得七千七百八十五個大器官。每年移植的數量在一萬例左右。調查報告認為這些數字不對。

報告的作者指出,中國各地醫院公開發布的聲明和記錄聲稱,他們每年各自進行了幾千例移植手術,並且對醫生的採訪和醫生個人的官方簡介都聲稱,他們各自都在其職業生涯中做了數千例器官移植手術。「只是簡單匯總報告中調查的幾家醫院的數字,就輕易超出了每年一萬例器官移植的數量。」作者寫道。

根據中共官方公布的統計數字,中國有超過一百家醫院獲准進行器官移植手術。但調查報告指出,作者們已經「核查和確認有七百一十二家醫院在從事肝臟和腎臟移植」,並申明,實際移植數量可能比中共數字多出幾十萬例。

殘忍、不人道的行徑

調查報告說,實際移植數量與中共官方數字的明顯差距,是由良心犯的器官填補了。

據國際大赦組織,自從中共當局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輪功以來,「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受到任意拘留」。

人權觀察中國研究員王麻亞(Maya Wang)說,中共當局拘留、監禁和折磨法輪功學員。

調查報告說,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迫進行驗血和體檢。這些體檢化驗報告的結果被輸入到活體器官供體數據庫,這樣可以立即進行器官匹配。

這種大規模的器官供源使醫院和醫生獲利豐厚,促使移植行業火爆。

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定於週四聽取報告作者的證詞。

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前主席羅斯-雷婷恩在網上發表的聲明說,「中共一直在持續對法輪功學員和其他良心犯犯下恐怖滔天的罪行,然而,中共並沒有因這些罪行而受到任何譴責,更別說是制裁了。」

雷婷恩議員說:「中共政權慘無人道的剝奪了這些人的自由,把他們投入勞教所或監獄,將他們殺害、摘取他們的器官做移植,這些行徑超越了可以理解的範疇,必須受到人們的一致反對,必須無條件地停止。」

加拿大《環球郵報》關注中共強摘器官報告

這份報告也引起了加拿大最具權威、最有影響力的報紙之一《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的關注。

《環球郵報》六月二十二日報導說,根據這份報告,中國醫院正在進行比中共官方承認的更大規模的器官移植。報告提出了器官來源這一令人不安的疑問。

包括兩位著名的人權活動家組成的研究人員,收集分析了大量的醫院記錄、醫生敘述、媒體剪報和公開的訊息等,計算出中國有多少器官移植手術。

他們認為,中國器官移植手術數量每年約為六萬至十萬例;僅天津第一中心醫院的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就每年可能做超過六千個器官移植手術。

調查報告的作者麥塔斯、喬高和葛特曼在過去的十年中發表了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證據。他們公布的長達七百九十八頁的新報告,指控中共掠奪良心犯的器官,以滿足移植器官的需求。

工業級規模反人類罪正在中國發生

喬高說:「我們希望做的,是讓在北京的政權停止摘取人們的器官並將他們殺死。一個工業級規模的反人類罪行正在中國發生。」

在中國,人全身各部位都被出售,令人震驚:肝、腎、心臟、脾、手、胸、胳膊、眼角膜、腸子、胰腺、甲狀腺、幹細胞、毛髮以及骨髓。

「中國並不是唯一一個濫用器官移植的國家。有對器官巨大的需求,有大量的錢可賺,」麥塔斯說。「中國所不同的是,這種移植是制度化的,國家操縱的,受黨指揮的。不是小巷子裏的幾個罪犯試圖賺快錢。」

逃離中國的法輪功學員也講述了自己曾經常無故接受體檢。他們相信,這是中共當局為器官移植做準備。

去年到達美國的難民徐孟蘭(Xu Menglan)表示,在中國被監禁期間,她被迫接受「無數次」驗血。她在受訪中表示,二零零二年,北京一名高級警官直接威脅她說,如果她拒絕放棄法輪功,就「摘取你的器官」。第二年,黑龍江省哈爾濱一個勞教所負責人也對她說:「如果你繼續煉(法輪功),我就摘了你的器官。」

她說,在監獄,人們可以輕易消失。「基於我的觀察和分析,他們都是被摘取器官而死。一些人在很多年後,依然下落不明。」